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章
    欧明聿先带着杜念简单地冲了个澡,去蒸了个桑拿。当杜念发现两人什么都不穿,只围着浴巾坐在桑拿室里的时候,立刻眼睛一亮,门一关,开始对着欧明聿上下其手了起来,幸好桑拿室里温度太高,蒸了一会儿,杜念没了那个兴致,懒洋洋的坐在欧明聿的身边,靠在木板围起的墙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话。

    蒸完了桑拿,欧明聿又带着杜念来到另一个房间,而房间里已经候着两位按摩师了。做按摩前要先去角质,接下来才会涂抹精油进行全身按摩。杜念两辈子都没被除了欧明聿之外的人摸过身体,看着两位年轻的女按摩师,抱着毛巾不肯松手。欧明聿好一阵劝,最后只能换了个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对方已经是会所的管理层人员了,不过今天的客人是欧明聿,得罪不得,伺候好了还能分得份额不小的红包,便高高兴兴的上了阵。

    杜念见阿姨的年龄做他母亲都绰绰有余了,这才放松下来,在床上趴好。

    他虽然有内功保护身体,平时精力充沛,但是好比一辆马力十足油量充沛的车,虽然能高速行驶很久,但是还是需要维修和保养,不能一直这样开下去。杜念仗着自己年轻还有内功,又正是“贪食”,这几个月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足。他自己并不在意,但是现在放松了身体趴在按摩床上,由人从头到脚按揉着放松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时,还是不知不觉的便陷入了睡眠。

    梦中,他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仿佛泡进了热水里,浑身都是松的。他顺着热乎乎的泉水朝着不知名的地方飘去,雾蒙蒙的热气渐渐的散尽,他发现自己正在站在神月山上欧明聿的院子里,欧明聿曾让人引了温泉到院子里,又挖了一个小池子供两人沐浴。如今他站在这池子里,浑身是水。

    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杜念有些不解。然后他的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一下一下的挤压着他的胸腔,仿佛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正催着他去做。而他也跑了起来,施展轻功,翻墙越屋,直奔前院。

    然而刚刚在院子里落下,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喊杀喊打的声音,只听一个嘶哑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飘了过来:“杀了魅惑教主的狐狸精!杀了杜念!保护少主!”

    他心中一惊,冲进房间,却见一身是血的欧明聿,鬓发凌乱,胸口几个狰狞的伤口正在流血,口中还在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聿郎!”杜念冲过去扶住他。

    “莫要管我,带着定宸赶紧走!”欧明聿推了他一把,忽然直愣愣的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要把定宸抚养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看着他子孙满堂,看着我有了孙子,重孙子,围在你的脚边叫你太奶奶!答应我!否则我死了也不瞑目!”

    杜念扑上去紧紧抱住他的后背:“你不瞑目,待我死了,亲自去给你合上!记得在黄泉路上等着我,等我为定宸夺回教主之位,去找你,莫要忘了!”

    “你敢!”欧明聿扯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拉开一点,双目赤红的瞪着他,突然低下头狠狠的啃咬着他的嘴唇,含含糊糊的说道:“我等着你!”

    杜念吞下他口中的鲜血,含泪道:“你千万要等我!”

    “决不食言。”欧明聿推开他,“快走!”

    杜念转身,抱起欧定宸一跃冲出了院子,兔起鹘落般穿过了教内重重的院落,朝着山下赶去。然而身后追兵不断,他几次差点被暗器击中,他心中焦急,却发现自己越跑越慢,身后的追兵马上要赶上他们了。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喘着粗气猛的翻身坐了起来,把正在为他做按摩的按摩师吓了一跳:“杜少?”

    杜念惊恐的转头去找欧明聿的身影,一回头,看到欧明聿正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小念?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杜念跳下床,赤着脚踩在地上,几步跃过去,扑进欧明聿的怀中。欧明聿抱住他,将他放在大腿上,“怎么了?”杜念不肯说话,只是抱住他的脖子不撒手。欧明聿很快感到一阵暖流顺着锁骨流了下来。

    他挥了挥手,示意房间里的人都出去。大家立刻退得一干二净,把空间留给两人。

    欧明聿抱着杜念,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有些笨拙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好像哄小孩子一样:“乖,怎么了?不能和我说说吗?”

    杜念吸了吸鼻子,略有些哽咽的说:“没什么,只是做了噩梦。”

    “梦到什么了?”欧明聿摸了摸他的脸,低头亲吻他的额头,“跟我说说?”

    杜念摇了摇头:“不好的梦,不想说了。”

    “那不说了。”欧明聿搂紧了他的后背,“别害怕,梦都是相反的。”

    杜念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感觉慢慢的镇定了下来,这才有些不好意思,杀伐四方的神月教左护法竟然会被一个噩梦真的惊吓到,说起来实在有些丢人呢。

    好在按摩已经做完了啊,欧明聿给杜念喂了点水,便带着他又去了另一间房间,房间里,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食物,杜念看了看,全是水果蔬菜和烹饪清淡的海鲜。

    “做spa的时候,要吃的清淡一点。”欧明聿给杜念叉了一块儿龙虾肉,“明天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才不是定宸呢。”杜念鼓着脸说,却接过了龙虾肉放进了嘴里。

    两人选了一部电影,在躺椅上躺下,一边相互喂着水果和海鲜,一边接吻。这个房间没有桑拿室那么闷那么热,杜念从梦到上一世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后,深深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奖励奖励自己,没吃几口东西,便开始动手动脚了起来,如果不是欧明聿强烈的拒绝,他已经扒了他的浴巾,直接坐上去了。虽然没能达到最终目标,杜念还是把手伸了过去,好好的相互过了一把瘾。

    等身上的精油吸收得差不多了,欧明聿又带着杜念去泡了几十分钟的水浴,做完了一整套spa,两人觉得仿佛焕然一新一般,浑身都松快了不少。

    两人没打算多留,正准备回家,却在走廊里遇到了程博东的父亲。程父脸上毫无怨愤之情,看起来还有些热情,很高兴的充满打着招呼:“小欧?好久不见了。”

    欧明聿脚步一顿,客气道:“程局长。”程父几次想和他搭上关系,不过欧明聿知道程博东私下里都说了不少不堪入耳的话,有心晾一晾他,十次有八次都找借口推脱了,如今竟然不小心直接对上了面,怕是必须得给个交代了。

    程父笑呵呵地和他寒暄了两句,好像一个熟识的长辈关心自己的晚辈一般,忽然又话题一转,看着欧明聿身边的杜念,道:“这位是杜家的大公子了吧,听说是个多才多艺的,参演的作品都要角逐国际电影节的奖项了。不错,不错。”

    杜念笑了笑。程父的表情很虚伪,看着热情,然而笑不及眼,如果是平时,杜念也算了,各需所需罢了,可今天,他刚刚按摩时梦到了上一世欧明聿去世的惨烈场景,依旧心有余悸,水浴之前又勾起了不小的yu火,满心想着都是赶紧回公寓好把聿郎扑倒安抚安抚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肝,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明明是仇,却装着世交般攀谈,耽误时间。

    他心中不满,面上的笑容便更加冰冷,眼中射出两道锐利的视线,仿佛两把冰锥,寒气逼人。

    程父心中一凛,又勉强和欧明聿聊了两句,便离开了。待欧明聿和杜念走远了,他才长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道:“后生可畏啊。”

    “确实啊。”跟着他来的人说道,“欧家能出这么一个人物,也是祖坟烧高香啊。”

    程父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他,说的是他身边的杜念。”

    “杜念?”那人疑惑的问道。他没对上杜念的视线,不知道那种目光多么咄咄逼人。

    程父转过身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轻声道:“这孩子,怕是见过血呢。”

    “程局?您说什么?”

    “没什么。”程父迅速道,“看来,怕是得舍下脸来,找一天亲自登门拜访,发出邀请了。”

    果然没过几天,程父便带着妻子去了欧家老宅登门拜访。欧明聿的私人住宅并未公布地址,他们查不到,即使查得到,贸然上门,肯定只会惹人反感。

    程父程母和欧父相谈甚欢,程父许了不少好处,最后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了欧父,希望欧父能够出面,请欧明聿帮忙为程博东看看病。

    欧父心里又高兴又不满,高兴的是刚刚轻轻松松达成的对于欧氏完全有利的合约,而不满的是,他说好了不承认杜念的身份和地位,可现在居然要主动请他来老宅,真是有些打脸的感觉。↗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