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55章
    电影的拍摄进入到尾声部分,演员们对于角色的把握达到了最炉火纯青的地步,也磨合出了最默契的配合。就在这个时候,迎来了《仙途》的部分:碧落崖决战。

    天衡上仙坠入魔道后,闭关四十九天以稳固魔丹,出关后当即回到前去寻找叶天璟报仇。而此时,一直没有寻到天衡上仙尸体的叶天璟内心焦急万分,找了借口携属下离开玉京门派,亲自寻找天衡上仙的下落。两人在中途的碧落崖相遇,爆发一场大战。

    叶天璟的实力原本就略逊于天衡上仙,而天衡上仙坠入魔道后,因其内心极度怨恨,又已生了死志,实力更是大增,叶天璟加上属下二十几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几招之内,除了女主角何小冉,都折损在了天衡上仙的手中。

    随即便是天衡上仙和叶天璟的决战。天衡上仙实力碾压叶天璟,比起决斗,更像是在单方面的折磨叶天璟。被天衡上仙只是打晕了的何小冉醒来后,扑到叶天璟的面前为他接下一剑,想为叶天璟博得一丝生机,但是没跑几步,叶天璟还是被天衡上仙一剑钉在了巨石之上,内丹破碎,修为尽毁,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

    就在此时,天衡上仙却放过了他。冤冤相报,叶天璟的复仇,又何尝不是自己母亲造下的孽果,况且动了凡心染上红尘又惨遭背叛的天衡上仙已经心灰意冷,年复一年无穷无尽的修仙之日对他来说,已然变成了另一种痛苦的监狱。

    大彻大悟,看破对实力和永生的追求后,天衡上仙剖出自己的魔丹放进叶天璟的身体中,又把一身的修为全都传给了他,随即转身跳入悬崖,顿时化作一片银沙。

    故事很感人,导演用速写展示的场景十分绚丽宏大,然而拍摄的时候,杜念觉得自己像个从神经病院逃出来的傻逼。神仙打架不像武侠是拳脚和武器的比拼,在《仙途》的武打戏中,特别是这一段部分,只有一半是短兵相接的打斗,剩下的便是神仙发功,大型远距离法术的搏斗,而这些法术自然是后期添加,杜念现在只能原地摆造型。

    于是拍摄现场只能看到杜念一身红色暗纹的黑衣,背披长发随风飘舞,抹着杀气腾腾的黑色眼影,悠闲自在的站在原地,举起一只手,随意的挪动着,三十米开外,梁佑嘉浑身是血,像是被恶鬼缠身了似的,和空气中看不见的东西搏斗着,狼狈的左右逃窜着。

    杜念微微眯着眼睛,默背着内功心法,免得自己被梁佑嘉神经病似的动作逗得笑场。

    候在一旁的女主角戴芝纶见导演一声令下,立刻从侧面扑到梁佑嘉的面前。杜念随即手呈爪状,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手,然而女主角还是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在了地上,眼睛望着杜念,口中却大声喊道:“主上,快跑!”

    镜头此时集中在杜念震惊的表情上,梁佑嘉飞快的将威亚挂在腰上,随即转身跑了两步,立刻被威亚吊了起来,在空中腾飞。

    杜念闭了闭眼。虽然知道何小冉也是叶天璟的属下,眼前这幅场景还是让他心痛如割。再睁开眼时,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两指并拢,向着叶天璟的方向一指,纯寒剑立刻带着幽蓝的寒光,破空飞去。

    “卡!”贺熙喊了一声,随即满意的说:“好好!小杜休息,佑嘉准备!”

    梁佑嘉要先在空中做一个回身挡剑的姿势,随后才会被剑刺中身体,被钉进巨石之中,这部分拍摄完毕后,接下来就是天衡上仙向叶天璟透露心声,将内丹和修为转移至叶天璟体内,随后消散的剧情了。

    杜念回到临时搭建的化妆间内,闭着眼睛任由化妆师为他补妆,仔细思考着这个这段剧情中天衡上仙的情感。从拿到剧本起,他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一部分应当如何演绎,这两周也和导演编剧以及梁佑嘉商讨了无数次,也花了不少时间对戏,但是就像贺熙指出的,还是少了什么,他只是在演而已,如果仅仅谈演技,从技术上来说,确实可以算过关了,但是无论是贺熙还是杜念自己,都觉得还能更进一步。

    “你要把你的整个人都投入进去,你让你成为天衡上仙,然后再让天衡上仙成为你自己。你不是在表演,而是在释放,是真真实实地释放你的绝望、怨恨、痛苦,是实实在在的死了一回,这样表现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震撼人心的东西。”

    “太难了吧。”梁佑嘉皱着眉说,“老戏骨都不一定能够达到这个要求,更可况小杜还是个新人。”

    贺熙耸了耸肩,拍了拍杜念的后背,说:“也是。其实刚才已经很好了,再加上后期,到时候绝对惊艳,没人敢说你演技不行。只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体会,这一点区别,在看电影的时候,观众当时可能体会不出来,但是就像是品茶一样,达到这一点了,就能余味悠扬,你的表演也就脱离了其他爆米花商业片的速食效应,给大家留下深刻长远的印象。而体会了这一条,你的演技也就有了自己的风格了。”

    释放,而非表演。

    杜念琢磨着这句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想象,什么情况下,自己会遇到天衡上仙的遭遇,付出的情感惨遭彻底的背叛,痛得不想再活下去,恨不得杀了对方,可到了最后,依旧下不了手。

    唔……想一想,应该是……聿郎抛弃了自己,要和别的女人成亲。

    怎么可能?!杜念立刻嗤之以鼻,把这个想法远远的抛开,自己和聿郎那可是三生之缘天作之合,上辈子便是情定终身不离不弃的情侣,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可那只是上辈子啊,谁说过,投胎转世了,也还能在一起?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脑海深处微微响起。有聚便有散,谁说的,他一定会一直爱你呢?如果有一天,他对你的感觉消失了,他不再爱你了,他爱上别人了,要和你分手,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更何况,这一世不比上一世,聿郎不是行事肆意的魔教教主,他上有父母,一举一动都受到公众的关注和监督,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孩子,定宸只是他的弟弟,不是他的孩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有一天,聿郎的父母逼他结婚生子,他又该如何?

    聿郎和他的父母关系根本就不好,他才不会任他们随意摆布呢。不然春节的时候怎么敢带他去参加欧氏的年会,怎么敢毫不客气的不理会那些相亲的千金小姐。

    可万一聿郎的父母以死相逼呢?再者,万一他们的恋情被曝光,整个世界的唾弃和辱骂都向两人袭来的时候,为了亲人,为了家族,为了定宸,为了欧氏,他会是只顾全他们两人,还是要考虑大局?如果选择了大局,那时候,他难道还能怪他吗?

    不能,因为他知道,聿郎的出身和地位,就表明了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他又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那么,到时候牺牲的,只能是他和自己的感情。

    化妆师和梳妆师看着表情愈发哀恸的杜念,悄悄的离开了化妆室,通知贺熙杜念正在入戏。过了十几分钟,梁佑嘉的这部分戏结束了,休息了一会儿,便靠在巨石上,任由道具师在他身上安放道具剑,做出一副被刺穿的样子。

    贺熙轻手轻脚的回到化妆室,此时的杜念完全沉浸在欧明聿最后肯定会和他分手的痛苦中,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深深厌世的绝望之情。贺熙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到助理过来通知他准备就绪,可以开拍时,这才弄出一点声响,将杜念唤醒。

    杜念正在思考到底是忍受眼看着欧明聿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更痛苦,还是永生再也不见欧明聿更痛苦,突然听到一阵咳嗽声,忙抬起头,就看到贺熙站在门口,向他招了招手:“开工吧。”等他走到自己的面前,又问道,“琢磨的怎么样?”

    “还好。”杜念勉强笑了笑,“我争取吧。”

    杜念走进片场正中,望着靠在巨石上,胸口插着一把剑,浑身是血的梁佑嘉。此时,两人皆已入戏。梁佑嘉的眼中满含着对死亡的恐惧,可透过这层恐惧,杜念能看到一丝如释重负的解脱。

    这段感情中,入戏的又何止是天衡上仙。

    片场清了人,在场的人都缩在自己的位置里一动也不敢动,一声也不敢出,直到场记板拍下:“!”

    威亚吊着杜念,他轻飘飘的浮在空中,缓缓的落在梁佑嘉的面前,随后一步一步地靠近他,脚步轻盈优雅,仿佛踩在空气中,衣袖飘飞,仿佛是落入水中的绸缎,缓缓地舒展着。

    天衡上仙跪坐在叶天璟的面前,长久的凝望着他的眼睛,最后用自己的袖子,轻轻的擦着叶天璟沾满血污的脸。

    这个动作是杜念的临时发挥,贺熙立刻坐直了身体,脸上露出一丝盎然的兴致。

    杜念擦得很仔细,又用手指梳了梳他凌乱的头发,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却展开了一个微笑,平和中透着一点惨然:“母亲在玉京中辈分很高,和我同龄的弟子,都至少和我差了两个辈分。母亲去世的早,师傅师叔和师兄们各有所忙的要务,其他弟子并不与我亲近。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我能有个弟弟,那就好了。”

    叶天璟眼睛红了起来,咳出了一口血,最后闭上了眼睛。

    “真是没想到,我真有个弟弟。”天衡上仙放下手,抬起头,望着苍茫的天空,“也真是没想到,你我兄弟相认,竟会是这样一番场景。”

    “杀父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叶天璟虚弱的说,随即不再开口。

    “是啊,是啊,你自是该如此的。”天衡上仙轻声叹道,“到底,不过是因果循环罢了。”他微微侧头,看着叶天璟的脸,抬起手,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侧脸,最后双手捧起他的脸,仔仔细细的看着。

    “到底是兄弟,我们,果然还是有几分相似的。”他的声音低沉如耳语,表情如悲似喜,“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些事,该有多好?没有仇恨,没有血债,我和你,就像普通的兄弟一样,一起修炼,一起学习,一起打闹,一起长大,该有多好……”到了最后,他的声音几乎要听不清了,但是仔细听来,仿佛竟带着些哽咽。

    叶天璟勾了勾嘴角,仿佛想露出一个嘲讽得笑容,可怎么看,怎么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般。

    惨白的指尖在叶天璟的脸上缓缓的游走着,天衡上仙仿佛要看透一切似的望着他。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没有流泪,甚至眼眶也没有红,然而他的表情更像是最哀恸的悲哭,所有的伤和痛,怨和恨,从这个凄然的笑容中,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凝聚成漫天阴沉的乌云,降下磅礴的大雨,洗去天地间一切的色彩。

    就在这时,他的手突然自己的丹田,掏出一颗宝光华灿的内丹,敷在叶天璟的丹田之上,叶天璟猛的睁开了眼睛,怒喝道:“你干什么?!”

    “你想要,便给你吧。”天衡上仙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内丹一点一点的没入叶天璟的丹田,“反正,我也是不想要了。说起来,这漫漫仙途,又和世人倏忽而逝的几十年,有什么区别,不过也是勾心斗角,你争我夺罢了,无趣得很。”

    “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不要你的东西!”叶天璟使劲挣扎着,却触碰了依然扎在胸口的纯寒,顿时吐出一口血来,疼得浑身都虚软了,只能喘着粗气,低声道:“成王败寇,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不,我只觉得可笑!你这个没胆子活下来的懦夫!我看不起你,看不起你!”

    “看不起便看不起吧,你看得起看不起,又与我何干?”内丹已经完全没入,天衡上仙站起身来:“这世间的大喜大悲,大爱大恨,该受的,我都受过了,既是如此,你说这五百年,和五千年,五万年,又有什么区别呢?”他摇了摇头,“所以啊,不如归去,早入轮回。”

    叶天璟一只手抓住天衡上仙的袖口,另一只手握住胸口的剑,试图将它抽出来,口中喃喃道:“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不要……”

    天衡上仙弯下腰,抬起叶天璟的下巴,拇指轻轻的划过他沾染了血迹的嘴角:“给你了,就安心拿着吧。就当是,做哥哥的,给弟弟的见面礼。”想了想,又笑道,“若有心,便记着我,莫要……莫要忘了,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说完,他扯断袖口,转身毫不犹豫的大步走开,双臂一展,突然腾空而起。

    叶天璟目眦欲裂,望着他化作一片银尘,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不!不!别走!你别走!师尊!!师尊!!苏辛!!苏辛!!苏辛!!”

    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吐血不止,然而内丹已起了效果,纯寒剑感受到主人的力量,嗡嗡的从他的胸口脱离出来,叶天璟倒在地上,挣扎着向前爬了两步,最后还是趴伏在地上,泪流满面:“哥……哥……”

    嘶哑的哭声渐渐的响了起来,在碧落崖苍廖的天际间回荡着,仿佛一把刀,划破天空,留下沉重浓郁的血。

    “卡!”贺熙大吼道,兴奋的满面红光,“很好!非常好!非常完美!非常完美!”

    片场内的空气好像又流动了起来一般,大家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嗡嗡的交谈了起来。刚刚两人的表演实在太让人压抑了,好几个人看得都红了眼眶,特别是最后梁佑嘉的痛哭,几个小姑娘甚至掉了眼泪。

    梁佑嘉的助理冲过去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梁佑嘉摆了摆手,双手叉腰,低着头站在原地,情绪看起来很低落,似乎还沉浸在戏中无法自拔。而另一边,杜念摘了腰上的威亚,以袖掩面,没有理会想扑过来拥抱他的贺熙,急匆匆的冲到自己的助理面前,从他手里夺回手机,便提着衣摆跑远了。

    直到走到远离了人的地方,杜念这才停了下来,打开手机拨通了欧明聿的电话。

    第一遍电话没有人接通,杜念咬紧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又拨了一遍,好在第二遍很快就接通了。

    “怎么了小念?”

    “明聿哥……”杜念一开口,就是哭腔。

    “发生什么事了?”欧明聿的声音严肃了起来。

    “你、你……”杜念抽泣了一声,“你会不会不要我,和别的女人结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