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章
    杜念眨了眨眼睛,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而此时,他的手机再一次不屈不挠的响了起来,杜父的名字在昏暗的车厢内显得格外的刺目。

    杜念顺手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挂掉了杜父的电话,而欧明聿已经登陆了微博,在热度排名前二十的话题中,一眼就看了有关杜念家庭的话题:#杜氏总裁逼死前妻,师妹小三成功上位#。

    他把手机递给杜念,杜念快速的浏览一下,又顺着话题下面的评论翻到了其他与自己有关的话题,最后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说是的,我爸就是逼死了我妈,我要跟他脱离父子关系吧。”他把手机还给欧明聿,“主流道德观希望孩子完全不计较父母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连抛弃、拐卖和都要求原谅,更别提这种了。反正他把我衣食无忧的养大了,上位的小三表面上也对我很好的样子,我怎么可能再计较这个?到时候不等我出道,就要被封杀了。”

    欧明聿心疼的摸了摸杜念的脸,轻声道:“没事,这种事情总到底还是算作家丑,公开处理对你的名誉只坏不好,白白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咱们想要报复他们,总有各种让他们有苦说不出的主意,既不让别人注意到你,还能让他们不好过。”

    “你不用明着和他们撕破脸,”欧明聿接着说,“这件事的依然有几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你主动澄清此事,演一出父慈子孝、继母良善、兄友弟恭的戏,拍几张全家欢的照片发到微博上,主动声明你和他们的关系很好,再找个合适的借口解释你母亲的事情,表示你父亲和你继母与你母亲的死亡无关,把事情彻底压下去;

    “第二种,就是你什么都不说,别人主动问起的时候,简单的说一句你和他们的关系很好,再深入的问题就不再回答,一旦提起你的母亲,你只需要沉默就好,留给他们遐想的空间,既不留给别人话柄,却也没有彻底洗白他们。”

    杜念毫无犹豫的说:“当然是第二种。”白莲花什么的,杜念最擅长了。

    欧明聿点了点头:“明天我派人去接你,你来万晟一趟,正式签约,我给你安排一个经纪人,再配套一个完整的工作团队,给你处理这种事情。”

    “不过一件小事儿就安排一整个团队,太兴师动众了吧。”杜念不确定的说。

    “你将来是要当影帝的,这些东西,迟早都会配置起来。”欧明聿的手滑到了杜念的大腿上,来来回回轻轻抚摸着,“难道你没有信心?”

    杜念笑着环住欧明聿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谢谢老公。”

    欧明聿觉得后背一阵发麻,伸手扣住他的臀部,用力的揉捏着,道:“你喊我什么?”

    “明聿哥啊。”杜念眨着眼睛,无辜的说,“还能叫什么?”

    欧明聿不轻不重的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你就折腾吧,迟早把你办了。”

    “那欧总你倒是把我办了啊。”杜念笑得诱惑,腿一迈,跨坐在欧明聿的大腿上,用自己的臀部轻轻的碾压着欧明聿已经鼓起的那块,挑衅道:“光说不练假把式,欧总不会是不行了吧。”

    欧明聿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堵住了那张总是在不停的挑衅的嘴。

    欧明聿晚上要回欧家老宅,杜念第一天见欧父欧母,如果当晚欧明聿就夜不归宿,恐怕本来就对杜念存有偏见的父母,对他的印象恐怕会更差了。于是欧明聿只带着杜念绕着二环转了五六圈,两人亲热够了,这才将杜念送回了杜家。

    杜念站在别墅花园的门口,看着欧明聿的车消失在道路拐弯处,这才转身走进大门。此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别墅依旧灯火通明。杜念走进客厅,毫不意外的看见杜家一家三口都坐在客厅里,此外,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正坐在杜父对面,三人仿佛在商量什么事情,杜念隐隐听到“澄清”“父子”“家庭”之类的字眼,立刻猜到这两人怕是公司的员工,大半夜的来到老板家里,为了网上流传的杜氏总裁逼死前妻的话题加班。

    看到他进屋,杜父停止了讨论,满面怒气,冯思玲双眼红肿,坐在另一张沙发上,还穿着出席公司年会的礼服,手拿着纸巾擦拭着眼角,时不时的抽噎两声,杜昭霆坐在她身边,拦着她的肩膀,恶狠狠的瞪着杜念。

    杜念脚步不停,好像没看到他们似的直接上楼。杜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道:“你晚上跑哪儿去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害得我和你冯阿姨着急。”

    杜念停住脚步,站在楼梯的中间,居高临下的看着杜父,皮笑肉不笑的说:“看来您真的挺担心我的,我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你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呢。”

    杜昭霆忍不住蹭得站了起来,吼道:“网上那些谣言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雇的水军在网上故意摸黑我们?你赶紧把那些谣言都删了!不然我……”他对上杜念深幽的双眸,忽然感到后背一阵凉意,仿佛被一把利剑架在脖子上,刀刃上散发着森森的杀意,只要他再多说一句,就能让他血溅三尺,当场毙命。

    杜念见杜昭霆被他唬住了,便收起身上的杀气,莞尔一笑,道;“我尚且未和你们追究杀母之仇,你们倒要追究我的责任了。真是太可笑了些。”

    “小念,你下来。”杜父站起身来,“咱们好好谈谈,当年的事情……”

    杜念举起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打住。别解释了。”他说,“就好像解释了,就能证明你当时没有出轨,而我母亲不是在将你们捉奸在床后,才气得跳楼身亡的。”他说完,正要上楼,转身又补充道:“如果不是,那只能说明,我母亲不是自愿跳下去的,而是你们故意谋杀。说不定是被你们推下去,故意伪装成自杀的模样的。您觉得这样的话题走向如何?”

    “胡说八道!”杜父怒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也希望我是胡说八道。以及,是的,我就是在威胁你。”杜念微微一笑,立刻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而另一边,欧明聿走进欧家老宅的大门,同样在客厅遇到的仿佛三堂会审一般的阵势。欧父坐在正中,欧母和欧定宸坐在他两边,两位家长表情严肃,而欧定宸则偷偷冲着他挤眉弄眼。

    “明聿,你真的在和杜家的孩子谈恋爱?”欧母最先沉不住气。

    “对。”欧明聿脱下西服外套,递给身后的佣人,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先追的他,他刚刚成年没几个月。”

    “那肯定是他诱惑了你,暗示你去跟他表白的!”欧母急切的说,“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孩子,你能喜欢他什么?”

    欧明聿有些无语,沉默片刻,道:“很多。说不清。”

    欧母倒吸了一口气:“明聿,你没谈过恋爱,你不知道,越是乖巧可爱的越是会骗人。我见过太多了,那些商业大佬,被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哄得团团转,被骗得家破人亡……”

    欧定宸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妈,这说的不是您自己吗?上次那个什么?杰森?不是把您骗的差点把欧氏股份都给他吗?”

    欧母是个颇为浪漫的人,虽然接受了商业联姻,但是却始终不想放弃浪漫的爱情,快五十岁的人了,依旧保持着一颗,经常自认为自己遇到了真爱,去年遇到一个自称是中法混血的模特,被迷得晕头转向,差点要和他共享自己的所有财产,达成事实婚姻。如果不是欧明聿一直都派人关注着母亲的动向,及时揭穿了那人偏财的真面目,欧氏的股东恐怕又要多一个了。

    听到儿子提到自己的伤心事,欧母顿时恼羞成怒,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朝着欧定宸扔了过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

    欧定宸一低头躲开扔过来的靠枕,站起身道:“小念是我同学,他好不好,我比爸妈你们更有发言权,我觉得他和哥挺配的。再说了,哥都快二十八了,成年这么多年了,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您二老就别操心了。”

    “别说二十八,就是八十二了,你们也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也是你们的父母,也该管你们。”欧父突然道。

    欧定宸切了一声,表情颇有些不耐烦:“我说,爸,妈,这年能不能好好过啊,反正一年到头,你们就这个时候尽尽父母的责任,能不能只尽天伦之乐那部分,你开心我开心大家都开心,过完初七就该干嘛干嘛,这时候非要摆爹妈的架子……”

    “欧定宸!”欧父厉声道,“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欧明聿拍了拍弟弟的头,拉住他,不让他继续和父亲顶嘴。他上前一步,注视着自己的父母,眼中有尊重,有退让,有忍耐,却唯独没有孩子对父母的爱:“爸,妈,你们一直对我十分有信心,所以让我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一直到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对我的这份信心,相信我能够处理好这段感情。现在已经不早了,该睡觉了。”

    说完,他拉着欧定宸上了楼。

    客厅里,欧父欧母面面相觑,最后欧母瞪了欧父一眼,道:“都怪你,成天把时间浪费在小妖精身上,一点都不关心明聿!现在好了吧,想管都没法儿管了!”

    欧父被倒打一耙,瞪着眼睛看着欧母离开的背影,半天才冷哼了一声。

    而杜念这边,又是一夜刻苦练功,第二天,上午九点,欧明聿派来的车准时停在了杜家门口,载着杜念来到万晟影业的办公大楼。万晟影业虽然是欧氏集团的分部门,但是因为其特殊性,不像其他分部门那样,办公地点都在欧氏集团总部大楼内。

    轿车最后来到一处繁华的商业大街的街角处,那里矗立着一栋八层高德玻璃黑色玻璃幕墙大楼,方方正正,线条分明,除了“万晟影业”四个白色大字墙外并无太多装饰。门口聚集着一群粉丝,手里拿着各种海报板,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尖叫。

    车并没有在路边停下,而是从楼侧绕到了大楼的后方,进入了万晟的地下停车场。杜念按照欧明聿吩咐的,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达顶层,而在电梯口处,欧明聿的助理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助理将他带到一间办公室内。放假之前,公司还要做一些年度收尾工作,因此欧明聿需要在总公司坐镇,没有办法为杜念签约亲自保驾护航。不过万晟的总裁和总监都已经知道杜念的身份了。

    总监为杜念介绍了安排好的经纪人、助理等团队工作人员,又介绍了未来一年的工作安排,见杜念并没有什么异议,万晟总裁拿出a级合同,一式三份,签好双方的名字。

    收起合同,杜念的经纪人秦绛对杜念说道:“你有微博吗?”

    杜念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点开自己的微博,递到秦绛伸过来的手中。杜念的微博昵称就是他的本名,秦绛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杜念的曾经发过的微博,满意的发现杜念在网上并不怎么活跃,个位数的微博,全是自己拍的风景图,连搭配文字都没有。这说明他不需要费心再给他消除黑历史了。

    接着,秦绛手指动的飞快,将他的个人资料“神月教左护法”设置为“万晟影视公司签约男艺人,代表作《绿珠》”,又带着杜念走出办公室,让杜念站在电梯间印着公司logo的那面墙前,给他拍了张照片,上传到了微博上,这才将手机还给杜念:“写一段话,就表示自己成为了万晟的艺人感到很开心,以后会好好工作。”

    杜念照他的话发出了这条微博。而此时,经过一个晚上,杜念的粉丝数量已经过了五万,发出这条微博,很快就接到了数不清的点赞、评论和转发,粉丝数量再次攀升

    秦绛说道:“从现在起,这个号的微博不是你用来玩的了,而是你的工作平台,是你和粉丝交流的平台。每一条微博,每一个转发,每一条评论,每一个点赞,都必须慎之又慎,不要给自己惹麻烦招喷子。”

    杜念点了点头,眼前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虽然表情严肃,看起来很凶狠的样子,但是他能看出对方眼神中的认真和关心,这是经纪人会是个十分负责,同时道德底线也十分高的人。经纪人给手下艺人拉皮条,强迫艺人陪客的事情,杜念听说了不少,虽然自己有欧明聿做靠山,再人渣的经纪人也不敢让他去陪客,但是他也不愿意和这种青楼老鸨一样的人渣一起工作。如今秦绛看起来是个有实力的正人君子,杜念感到很满意。

    秦绛也很满意,他的高要求曾经把一个艺人逼得神经衰弱,自此他的“恶名”便在圈子内声名远扬,而杜念看起来软,不过能把剑术练到那种程度,应该是个能吃苦的。

    两人握了握手。

    “以后就拜托您了。”杜念微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