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1章
    一口血喷了出来,杜念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倒了下来。

    他以一己之力力战五位堂主和左右护法,为欧定宸与伪教主的决斗争取时间,车轮战打了整整两天两夜,如今欧定宸已砍下杀父仇人的脑袋,大仇得报,拿到了神月令,收回了神月教,成为了新任教主,他也已是强弩之末,胸中那口气一松,便是吐血不止,内力骤失,丹田尽废,眼看着命不久矣,已然无力回天了。

    “爹爹!”欧定宸抱着杜念,失声痛哭,“莫要离开定宸,定宸还未报答养育之恩啊!”

    杜念的手艰难的攀上青年与人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庞,又咳出一口血,气若游丝道:“定宸莫哭……其实,我早,不想活了……我与你父亲,约好了,不能同生,必要同死,同死不得,也要在,黄泉路上,等着,一起喝,孟婆汤,过,奈何桥……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爹爹!”欧定宸泣不成声,“定宸已经没了父亲,不想再失去爹爹啊!爹爹!别走!别走!”

    “好孩子……”杜念的目光留恋地徘徊在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孩子的脸上,心中千种叮咛,万分不舍,可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十年前痛失所,这十年间他过得如同行尸走肉,活下去的理由,也不过是为了将人欧明聿唯一的子嗣抚养长大,报仇雪恨。如今大限将至,他虽有不舍,但更多的却是释然和轻松,最后,只留下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便闭了眼,撒手而去了。

    这一闭眼,杜念只听着那耳边凄凄哀哀的哭号声渐行渐远,自己的身子也越来越轻,也越来越冷,仿佛正躺在一叶扁舟之上,在昏暗无光的混沌中摇摇晃晃,随波逐流,渐渐地陷入一片死寂。杜念不知身在何处,不过想来总是往黄泉路上去的。一想到马上能见到人欧明聿,杜念不由得欢欣鼓舞了起来,身上的伤痛寒冷和这在黑暗中似乎无穷无止的飘荡也不足挂齿了。

    他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渐渐的,眼前又逐渐亮了起来,喧哗声从遥远的某处朦朦胧胧地传到耳朵里,一股温热的清风拂过他的身体,带来些许凉意,他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而身上的那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和如炙如焚的内伤也不再疼痛,除了四肢疲软,后脑胀痛,略有些恶心外,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接着,他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这不是任何香料的味道,混杂着果香花香还有麝香,浓郁激烈,颇为呛鼻。杜念皱起了眉头,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装的吧!都他妈的会皱眉毛了还装晕!”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不耐烦地响了起来,接着他感到自己躺着的这张床狠狠地震了一下,好像被人用力地踢了一脚似的,“赶紧给我起来,少跟那儿装林妹妹!再陷害老子,信不信老子真把你打住院去?”

    虽被人恶语相向,然而杜念尚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也不觉得生气,况且如果是地府,他初来乍到,也不好跟管事的小鬼发生冲突,俗话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他可不想给自己和聿郎惹麻烦,届时给这人陪个小心、道个不是,先低个头也算了。

    此时,杜念觉得身上有了点力气,便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情况。刚一睁眼,明亮的光线闯进眼帘,晃得他双目涩痛,他想抬起手挡一下光,却看到一个人影恍恍惚惚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隐约见到这人头顶五颜六色的,而刚才那呛鼻的香味,也似乎是从这人身上传来的。

    “醒了?不装了?”那人恶狠狠地说,猛地揪住杜念的领子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敢陷害我!老子今天非把你打成脑震荡不可!”

    杜念这才看清这人,顿时愣住了,这头发头短得好像刚还俗的和尚,还染成了五颜六色,身上香味浓得呛人的人,竟长得和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儿子欧定宸一模一样,连发怒的表情也分毫不差。

    “定、定宸?”他忍不住喃喃唤道,又忽的觉得头晕目眩,胃挤压扭动着,传来阵阵呕意。

    而眼前这和欧定宸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还在晃动着他的衣领:“谁准你叫我的名字的?少他妈的跟我套近乎,现在知道少爷我的厉害了?我告诉你,敢陷害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杜念忍不住抓住这人的手,想推开他,却发现四肢虚软无力,竟推不动这人。恶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竭力侧过头去,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那揪着他衣领的人吓得大叫了一声,狠狠地推开他,杜念维持不住身体平衡,腿一软,再一次摔倒在地上,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头一晕,跟着昏过去了

    在昏迷之前,他感到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个人在尖叫:“欧同学!你在干什么!杜同学都摔成脑震荡了,你这是要弄死他吗?”

    杜念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了,昏黄中带着些艳红的夕阳照在病房洁白的墙壁上,晃得整个房间都泛着一层温馨的红光。

    他昏迷了大半天,却已是将这身体的记忆快速地浏览了一遍,消化吸收了。根据这身体的记忆,他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并非来到了阴曹地府,而是穿越时空。而睁开眼后所看到的这一切原本对他来说是天方夜谭的事物,也因为吸收了原身的记忆,蒙上了一层熟悉的外衣,本质上,却还是令他感到陌生而惊骇的,这种感觉着实诡异。

    杜念撑起身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却又感到一阵头晕,只好靠在床头上喘气,缓过劲儿来后,便开始小心地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单人病房,目光最后落在了病房里唯二的那个人的身上。

    病床边,那个昏迷前揪着自己衣领的男孩儿,正四仰八叉地坐在沙发上睡觉,他两条腿向两侧敞开,直直的伸着,一只手从扶手上垂下来,另一只手握着一个似乎是叫手机的东西,放在肚子上,头向后歪斜着仰靠在靠背上,嘴巴大大地张开,一丝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杜念忍不住轻声地笑了起来,这气势嚣张的男孩儿,不仅名字和长相与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连睡觉的姿势也完全相同。想起儿子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没心没肺的,坐在哪儿都能睡着,每次睡觉都会张着嘴巴流口水,像小猪一样。可自从欧明聿为奸人所害,他们不得不流亡西域,躲避追杀后,他便再也没有这样放松的姿态了,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严肃、不苟言笑,冷静得近乎冷漠,除了杜念,再也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想到已不在同一个世界了的儿子,和早已阴阳两隔的人,杜念顿时感到胸口一闷,剧烈地喘了两口气,后脑勺便又疼了起来,刚刚压下去的那股眩晕也再一次袭来。

    自从欧明聿为叛徒所害后,杜念便心存死志,等了十年,才迎来解脱之日。他原以为自己这一死,便能去阴曹地府与聿郎团聚,谁知竟来到这等异世,将一个无辜的男孩儿夺了舍。也不知这个世界的黄泉路和他上一世的黄泉路还是不是同一条,他若死了,还能不能见到聿郎,又想到,若这黄泉路不是同一条,那聿郎岂不是要在奈何桥上一直这样等下去?聿郎最是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等不到自己绝不先走,如此一来,岂不是耽误了他投胎转世?

    想到这儿,杜念忍不住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欧定宸被一阵压抑的哭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有那么几秒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脖子酸腰疼腿麻,舌头发干,脸上湿乎乎的,好像又流口水了。他迅速的抬起发麻的胳膊把脸擦干净,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等看到了靠坐在床头,泪眼朦胧低声啜泣的杜念,这才想起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纠结了起来,看上去想发脾气,又隐隐的有些愧疚。

    “喂,”他低声道,“别哭了。不磕了一下脑袋吗,至于娘们儿兮兮地掉眼泪吗?”

    杜念不理他,只是用手捂住了脸,声音更为压抑,却也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欧定宸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

    今天,他和几个哥们儿跟高三年级的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在天台打架,结果阵势刚摆开,班主任和年级主任从天而将,几个大小伙子被叫到办公室写检查,还要请家长,丢人丢到了极点。

    欧定宸上的这个高中,虽然是私立的贵族学校,学生都是些有权有势的二代三代,可学校也格外的硬气,早和学生家长沟通好了,该管管,该骂骂,该惩罚惩罚。欧定宸被大哥在电话里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被停了三个月的零花钱,气得七窍生烟。打架的事情他们从未传出过任何消息,怎么被老师发现了,又忽然想到那天他们在走廊里商量的时候,杜念曾经路过他们,还看了他们几眼。

    杜念是个沉默寡言,内向怯懦,独来独往的娘娘腔,一个朋友也没有,很不招人喜欢,欧定宸最讨厌这种细声细气、扭扭捏捏、被别人欺负了也不敢吭声的假男人,总觉得这种不合群的人都是那种会在背后暗害别人的阴险小人,便下意识地认为是杜念打的小报告,立刻去找他算账,推搡间,不小心将杜念推得摔了一跤,头磕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昏了过去。

    欧定宸平时打打闹闹的,也没少磕磕碰碰,见自己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杜念晕过去了,便认为对方是在装病博同情,陷害自己,因而才发生了校医院的那一幕。而现在他已经知道,打架的事是哥们儿女朋友怕出事,这才通知了老师的,自己误伤了无辜的人,还伤上加伤,把对方又摔晕了一次,心中过意不去,便主动留下来照顾他。

    欧定宸不是个好学生,每天上蹿下跳,惹是生非,可也不是个坏人,很讲“江湖义气”,虽然打架,却从不欺负弱小,也敢做敢当,他冤枉了杜念,还误伤了对方,那要好好地弥补过失,赔礼道歉。

    可现在,杜念醒了过来,什么都不说,却哭个不停,欧定宸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干巴巴的劝了两句,见对方理都不理,气得只想甩门而去,又觉得自己这样太不负责任,只好气呼呼地坐下来,从床头拿了个苹果,想削个苹果给杜念吃。

    欧定宸是欧氏集团总裁的小儿子,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想吃水果立刻有人给他削好了切成块淋上沙拉插上小叉子端到他面前,什么时候需要他自己动手,结果现在拿着刀,刚削了一下削到了自己的手指。

    他平时跟人打架的时候,不管受了多重的伤,都一声不吭,现在却被失去控制朝着自己的手指砍去的小刀吓得大叫了一声,立刻把苹果扔了出去,扔完了才发现自己好像又丢人了,心虚的朝着杜念看了一眼,希望对方还在哭,不要看到自己刚才的蠢样子,却看到杜念已经放下了手,眼睛红红地看着他。

    “看什么啊!”欧定宸尴尬极了,忍不住又吼了起来。

    杜念没什么表情,只是伸出手,从他手里拿过水果刀,道:“我来吧。”说着,他拿起一只苹果,用手指捏着,水果刀微动,一根细细的果皮便簌簌的落了下来,很快,一只洁白圆润的苹果便出现在他的手中。杜念在床头看了看,没有发现装果肉的盘子,便把苹果直接递给了欧定宸。

    欧定宸被他露的这一手震得瞠目结舌,呆呆地接过苹果,咬了一口才发现自己把原本要给杜念的苹果吃了,又不好还给他,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吃干净。

    杜念放下水果刀,疲倦地靠在床头,半闭着眼睛。如今自己死而复生,这原本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他不想生,他只想要自己的人。一时间,杜念心灰意冷,死意萌生,如果不是顾忌到眼前这个男孩儿,怕吓到他,他已经从窗户跳出去了。

    欧定宸被房间里压抑的气氛搞得坐立不安,正好此时护士推门进来,见杜念已经坐了起来,忙让他躺回去,又对欧定宸抱怨道:“病人醒了,家属怎么不叫医生过来看看啊?”便出门去叫了医生。

    杜念也没受什么重伤,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躺两天好了,医生看了看他的情况,叮嘱了两句好好休息,离开了。欧定宸尴尬地站着,他自告奋勇要来照顾杜念赔罪,结果什么忙都没帮上,却没事找事地对着杜念发了好几次脾气,还吃了杜念削的水果,心中愧疚,更加烦躁了。他和杜念不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都没能打破僵局,只好把电视打开,希望能稍作缓冲。

    频道挨个换了一圈,欧定宸也没找到好看的,最后停在了还在播放广告的电影频道,拿出手机连了网,开始和人打起游戏来,很快便投入了进入,一时间,房间里除了电视机的广告声,是欧定宸手机里传出来的游戏背景音乐了。

    杜念顺着声音看去,目光落在了电视屏幕上。虽然已经从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中,得知这是一种在这个世界非常常见的、叫做“电视”的机器,但是杜念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识到这器物的神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然而新奇事物带来的巨大冲击很快过去了,一想到恐怕死后也不得相见的欧明聿,杜念再一次情绪低落了起来。

    广告播放完毕,电视上开始重播昨天晚上年度大片《伏魔》的首映典礼,一首曲调古典的音乐由低到高渐渐响起,随着古筝的音符渐渐变得密集,一个空灵的女声远远地传来,吟唱着颇具古风的歌词。杜念头也不抬,只觉得这歌的调子听起来有些怪,但多听两句还是蛮悦耳的,只是这歌词文不文白不白,在他看来,倒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一曲既毕,便是声音清脆悦耳的女主持人激情洋溢的开场词,随后,她开始热情地介绍起了坐在前排的来宾。

    杜念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这都是他没见过的奇景,可却无法在他心中掀起哪怕一丝波澜。

    然而,在这时,女主持人的声音传进了杜念的耳朵:“……欧氏集团总裁,欧明聿先生!”

    杜念猛地转过头,五十二寸的电视屏幕上,一个器宇轩昂,神情冷峻的男人出现在镜头前,剑眉星目,鼻梁挺直,棱角分明,一双薄唇紧紧抿着,嘴角勾着一个淡漠得几乎看不出来的客套的微笑,对着镜头微微颔首,以示尊重。

    “聿郎?”杜念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里攥着被子,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喃喃自语道,看到屏幕上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早已深深刻在自己心上的脸,只觉得脑子里一瞬间炸开了无数烟花。一时间,震惊、喜悦、恐惧、茫然、无措、疑惑,种种心绪涌上心头,百感交集,又感到胸口一阵酸楚,久不得寻的委屈和蓦然相见的极喜,令他的心尖都酸痛了起来,呼吸也开始颤抖,竟又要哭了。

    他克制不住地哽咽了两声,忙拧着胳膊上的肉,遏制住哭意,对着正忙着玩手机的欧定宸唤道:“定、定宸?”

    欧定宸立刻抬起头,杜念终于主动对他说话了,简直是太不容易了:“怎么了?”他有些过于热情地问道。

    “这人。”杜念强压着激动,指着屏幕上的欧明聿,“这人……哎呀!”

    镜头换到了下一个来宾,不过欧定宸已经看到了杜念所指的人是谁了,他立刻拿起遥控器,把画面倒了回去,停留在欧明聿的镜头上。

    “诶?老哥什么时候也愿意上电视了……”欧定宸对着屏幕疑惑地自言自语道,然后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脑袋,“哦,怪不得,是《伏魔》!我差点忘了!”他回过头对着杜念说,“你喜不喜欢看电影,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看x的《伏魔》怎么样?《伏魔》是我们欧氏旗下的万晟影业这几年投入最大的一部电影,光特效花了五个亿,立志要冲击奥斯卡呢,所以才能请得动我大哥去参加首映……诶?诶?你哭什么啊?”欧定宸又被杜念的眼泪吓到了,忙站了起来,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

    杜念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强忍着哭意,问道:“你大哥……你大哥,叫欧明聿?明德惟馨的明,聿修严配的聿?”

    “啥?你说啥?”欧定宸没听懂杜念拽的这些诗文,挠了挠头,道,“我大哥是叫欧明聿,日月明,律法的律去掉双人旁的聿。你刚才说的那两句是什么?”他又问道。

    杜念捂住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原本还不清楚自己为何不像其他往生者一般,去走黄泉路过奈何桥,而是穿越了时空,来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如今,见了这个世界的欧定宸,又见了这个世界的欧明聿。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却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也完全相同,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火击中了他:说不定,这两人是他的人和儿子的转世,他被神灵送到这个世界,成了儿子的同学,是为了方便他和聿郎团聚,再续前缘。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一回事,如果上一世没有发生叛教事件,小定宸长大了,说不定是这个世界的欧定宸这番嚣张幼稚,却又认真负责的模样。而电视中,虽然只是几秒的镜头,可这位欧明聿的表情,他的眼神、笑容、抬头的姿势、嘴角微笑时见惯了的弧度,都和上一世的欧明聿一模一样,那样的凛然傲慢,那样的气势逼人。想到这些,杜念忍不住喜极而泣,低声唤道:“明聿……聿郎……夫君……我终于找到你了……”

    欧定宸听不清杜念在说什么,但听清了“明聿”这个词,不由得大吃一惊,暗想:难道杜念暗恋自己的大哥?又想到杜念是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大哥才这样又哭又笑的,便越发的确定了这个想法。

    自己的同学喜欢上自己的大哥,欧定宸对这种事情早习惯了。他大哥欧明聿年轻有为,是欧氏集团的现任总裁,也是集团不二的继承人,长得也高大英俊,虽然不是偶像明星,却比偶像明星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不少女明星都放下身架,倒贴上去,不少豪门小姐,甚至包括欧定宸的同学,也心系于欧大公子,自己还是个黄毛小丫头,开始做梦要当欧家的大少奶奶,给他当大嫂了。

    欧定宸早习惯了大哥对于异性强悍的吸引力,如今看到连同性也沦落了,不由得咂舌,却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他虽是直得不能再直的异性恋,不过家中有个荤素不忌、男女通吃、毫无下限的老爸,早对同性恋没什么特别的看法了。不过,当看到杜念喜欢自己的大哥喜欢到哭了的地步,还是觉得有些小尴尬,又有点小自豪和一点点对于大哥魅力的嫉妒,半天才别别扭扭的在床边坐下,僵着胳膊拍了拍杜念的后背,道:“你……你别哭了,等你好了,我送你一份我大哥的签名,怎么样?”

    杜念点了点头,擦去眼泪,看着一脸别扭的欧定宸,破涕而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