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 > 左护法演技一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0章
    上一世,他英年早逝,记忆直到被叛徒所杀便戛然而止,而欧定宸是寿终正寝,比他多做了一个月的梦。回想了当初欧定宸跟他说的,上一世自己去世后,他跟着杜念四处流浪,最后杜念在他面前力竭而亡的情形,欧明聿勉强压制住多余的情感,道:“看到小念,不要太激动。不要让他担心。”

    欧定宸答道:“是。”又说,“那,这事,您打算什么时候向、向嫂子坦白?”

    欧明聿沉默片刻,道:“好歹等到记忆完全融合,不再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省得让你爹……让你嫂子担心。”

    欧定宸道:“明白。只是我觉得,嫂子没有您想的那么看重子嗣的问题。毕竟,他最爱的人是您,若是知道了您恢复了上一世的记忆,他只会高兴,哪里会因为还不存在的后代和您生气呢?”

    欧明聿怅然道:“我只是觉得很对不住他。”

    “您不和他坦白,不让他早日与您团聚,才是对不住他。”欧定宸一针见血的指出。

    “我会考虑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欧明聿迅速的终止了这个话题,道,“我这里有副手串,可以镇定灵魂,我现在让人给你送过去,记得马上带上。”

    挂了电话,欧定宸收起手机,捏了捏眉心。凭空多出来六十多年的记忆,他这两个月一直觉得头疼不止,又酸又胀,好在他上一世性情沉稳,不会因为这段时间性格不稳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怎么了?又头疼了?”一双手从身后抚上他的太阳穴,欧定宸手抬起来差点就要拧断这只手,听到声音才反应过来,满心懊恼的放下自己的手。

    欧定宸向后靠在容慕诗的身上,闭上了眼睛。容慕诗为他按揉了一会儿肿胀的太阳穴,最后亲了亲他的额角,低声道:“这段时间,你很不对劲。但是你放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欧定宸睁开眼睛,他上一世顺从教众心意,取了元老之女,两人相敬如宾,他又不看重男女情爱,因此,两辈子算下来,容慕诗是他第一个爱的人。如果可以,他很像把这一切都告诉容慕诗,只是怪力乱神,怕是不会有人相信。于是只是转过身来,抱住恋人,在他的面颊上印下一个亲吻,道:“谢谢。”

    秀场安排在百货大楼的大厅,大楼门口铺了红毯,国内大部分一二线巨星都去欧洲参加国际时装周,因此前来百货公司的都是二三线的艺人。不过好歹也是一条新闻,作为艺人,参加各种活动也是工作之一。

    杜念走了红毯,接受了记者的简短采访后走进大厅,很快就在前排位置看到了欧定宸。容慕诗是这次时装周的模特,欧定宸回来看他走秀在正常不过。因此杜念并不觉得吃惊。

    一见到杜念,欧明聿立刻站起身来。对于这一世来说,杜念不过是他的同学,他哥哥喜欢的恋人,而对于上一世的他来说,杜念是亲手把他抚养长大的父亲,为他付出了一切,自他去世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像杜念这样爱他的人了。

    一种难言的情绪在心中涌动,让欧定宸几乎要落下泪来。他强忍着心中翻腾的情感,在杜念笑着走向他张开双臂的时候,控制着自己双臂的力度,不让自己过分用力的拥抱这个人,可他还是忍不住把脸埋进杜念的肩膀。鼻息全是熟悉的气息,他屏住呼吸,不让自己丢脸的哭出来。

    “怎么了?”杜念立刻发现了儿子的异常,忙摸摸他的头,柔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欧定宸摇了摇头,等觉得情绪稍稍有些平复了,这才抬起头道:“没什么,只是咱们好长时间没有见面,我有些太激动了。”

    杜念不信,不过也知道,儿子这么大了,也有自己的心事,况且他也不再是他的爹爹,作为朋友,自然不能过问他的私事,只是有些怅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

    欧定宸差点又要哭出来,忙转移话题,和杜念天南海北的扯了起来。

    十几分钟以后,发布会正式开始,场内除了t台上,其他地方的灯光都暗了下来,模特踩着音乐的节拍,从印着logo的挡板后走出,婀娜多姿。

    然而欧定宸的心思完全不在t台上,坐在杜念的身边,他总是忍不住要去看他,如果可以,他真想像小时候一样,趴在杜念的腿上,感受他的手指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但是他不能。

    被人这样目光灼灼的盯着,即使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瞥一眼,杜念还是感到如芒在背,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凑到欧定宸的耳边轻声道:“你到底怎么了?”

    欧定宸艰难的转过头去,突然压抑的情感猛然爆发,他低下头,用手捂住了眼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杜念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怕被场内的记者发现什么。过了一会儿,欧定宸抬起头,眼睛微微发红,但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并不太能看的出来。

    “没事。”欧定宸勉强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真的没事。”

    一场秀结束后,设计师并未到场,接受采访的是国内该品牌的负责人。欧定宸拉着杜念去台后等容慕诗,很快换了便服的容慕诗走了出来,他看了看杜念,脸上表情有些微妙。杜念觉得这其中饱含敌意。

    意识到容慕诗可能误会了什么,杜念放弃了原本打算和欧定宸一起去吃晚饭的计划,又和两人聊了一会儿,便迅速的离开,去找周韫安了。

    欧定宸依依不舍的看着杜念的背影,忽然被拉到一边。两人一直往里走,一直走到无人的走廊里。容慕诗将他推到墙角,捏着他的下巴,笑得妩媚危险,道:“亲爱的,刚才我在台上穿的衣服,你觉得好看吗?”

    欧定宸挣扎了一下,无奈道:“好看。”

    “你根本就没有看,怎么知道好不好看?”容慕诗凑近他的脸,“你一直在看着杜先生,根本没有分出一丝注意力在我的身上呢。还有,我已经忍了很久了,这段时间,你几乎天天和杜先生打电话,比和我打电话还要勤快。怎么,你忘了,杜先生可是你的嫂子。”

    “你想到哪儿去了?”欧定宸有些哭笑不得,他抬手抱住容慕诗的脸,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唇,容慕诗立刻捧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容慕诗个子高,还穿着高跟鞋,低头吻欧定宸还需要弯腰,于是他箍着欧定宸的腰,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压在墙上啊,下.身隔着皮裙,不停的碾压着他的大腿。

    在擦qiang走火前,容慕诗放开欧定宸。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欧定宸轻声道:“我爱的人是你,如果我变心了,我会告诉你的。”

    “那你为什么刚才一直看他?”容慕诗撅起嘴唇,抱着他的肩膀,一副小姑娘撒娇的模样,“你知道我在台上,发现你根本没有看我的时候,我心里什么感觉吗啊!”

    “对不起。”欧定宸搂住他的腰,“我没有办法解释,但是我爱你,这一点我不会骗你。”

    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灯光闪过,伴随着闪光的咔嚓声,容慕诗下意识的抱住欧定宸,将他的脸藏在怀中,但是欧定宸迅速的推开他,看到一个记者就站在不远处,拿着相机对准两人。

    他迈开步子朝着记者走去,要去拿他的相机。欧定宸不是娱乐圈的人,就算砸了记者的相机,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记者见状,抱着相机立刻转身就跑。欧定宸,两步追上他,一个擒拿手扣住他的肩膀,一拉一推就将他摔倒在了地上,相机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他的手里。

    欧定宸取出相机的存储卡收了起来,随手扔了相机,又弯腰在记者身上翻找他的手机。记者伸手去挡,欧定宸随手在他的肩膀上点了几下,他便觉得浑身都酸麻,动也动不了了。

    找出手机,果然,在相册里还有几章照片,他直接格式化了手机,仍还给欲哭无泪的记者,直起身来,就看到杜念站在不远处,瞪大了双眼望着他,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欧定宸心中一惊,仔细回想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有什么会暴露自己已经拥有上一世记忆的行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还未想通,杜念的嘴唇突然微微蠕动,无声的念了一个名字:“菲利普。”

    菲利普是欧定宸跟着杜念逃亡至拂菻国时取的名字。如今再见到爹爹用这久违的名字称呼自己,欧定宸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只能狼狈的低下头,转身朝着容慕诗走去。

    “怎么了?”周韫安奇怪的看着杜念突然泛红的眼眶。

    “没事。”杜念笑道,迅速的眨着眼睛,逼退让眼中升起的泪意。刚刚那个“菲利普”只是脱口而出罢了,可欧定宸的反应,让他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早就发现了欧定宸的变化了,虽然没有见面,可这段时间,两人通电话的次数却突然猛增。交流的多了,他就发现,杜念有时候还是像平时那样欢脱,但是大部分时候,却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整个人忽然沉稳了下来,仿佛突然长了十岁,说话也变得咬文嚼字了起来,听起来,就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

    随着交流越来越多,杜念心中疑窦丛生。他想到之前欧明聿身上的事情,欧明聿对于神功内容莫名的熟悉,以及有时候对杜念的喜好过于深入的了解。有自己做先例,杜念早就怀疑欧明聿和欧定宸有一天会回想起上一世的记忆。

    而如今,看到欧定宸使出那一招擒拿手,还有熟练的点穴手法,杜念只感觉自己仿佛又看到了上一世的儿子,那一句“菲利普”便忍不住脱口而出了。擒拿手是很普通的招式,可不同的人使用出来,有不同的区别。欧定宸的武功,是欧明聿和杜念一起□□的,他武功的特征是什么杜念一清二楚,即使是一个最大众的擒拿手,杜念也能认出他来。

    欧定宸转身离开,杜念知道这不是他不想见自己,怕是情绪激动之下,不得已只能退避开,以免做出失礼的举动。

    场内还有记者,杜念只能先行离场,上车之后,马上给欧定宸发了条短信,告知了他自己的酒店住址,让他晚上来找自己。等回到酒店,他立刻给欧明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接起电话,不等欧明聿说什么,杜念道:“定宸什么都跟我说了,聿郎,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电话那边的背景,从有些嘈杂的地方,转移到了一个非常安静的位置。欧明聿有沉默半天,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呢?”杜念含泪道,“聿郎,你好狠的心,抛下我十年,好不容易有了团聚的机会,你却又瞒着,不愿告诉我。聿郎,你这是不想要我了吗?”

    欧明聿长叹一声,道:“别哭,别哭。是我的错,你不要伤心。我怎么可能不要你,若不是为了你,我又何必去向易雨求了那欢喜禅。只是,原本不用那东西,那些记忆,该想起来的,将来总会想起来。只是因为我没有耐心,害得你将来膝下空虚,无法拥有子女后代,享不得天伦之乐。我一想到此,便觉得无颜见你。”

    “我向来是不在乎子嗣之事的,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便心满意足了。再说,我和你不是已经有定宸了吗。”杜念擦了擦眼泪,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不过,这个欢喜禅,是怎么一回事?你又为何说是害我?”

    欧明聿这才发觉自己被爱人诓了。

    “你快说了吧。”杜念语气温和,“不然,我就去问定宸,定宸最听我的话,一定会告诉我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