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六五章 邪陨陆沉
    晴云消散,音摧万里,甫一交锋,就觉她的极招不过是蝼蚁挥臂,琴音只至半途就已被崩灭,而帝流胤的极招仍似天地洪流一般滚滚而来,势不可挡!

    死亡,刹那降临!

    绝望!

    就在此时,一卷竹简自天外飞落,竹简上一个个古朴苍老的小篆飞出,散发出至真至刚的浩然正气,将还君辞层层环绕,一阻无穷邪氛。。しw0。

    顿时,天武战戟攻势顿时受阻,邪雷与小篆对击不止,邪掌更是压字幕之上,刹那之间,竟是难以落下微毫!

    “古圣贤手笔?!”

    怒!怒!怒!

    他帝流胤要杀的贱人,怎容许被人阻拦?!

    已知走入命途终点的帝流胤干脆撤去抵御蓝黑劫雷的邪能,全力催动十二层的邪元,展露合体后期的极限战力!

    半息之间,纵然是古圣贤的手书,也难以再抵抗邪主尽全力发出的极招,登时轰然爆碎,金色光字激射四方,天武双流.亟雷陨天击两大禁招瞬间落地,眨眼,地裂千丈,万里陆沉,正片天地似乎都在毁灭的邪氛中颤栗。

    可怜正道联盟那些高手,仅存残阵的他们又怎么抵挡地了如此一击,好在剩下的三千余人也都是昆虚修真界的精英,合力之下,威能也是惊天动地,但终究也只为他们争取到了一息时间。

    但这一息时间,足够还君辞背后的人使用备用的后手了!

    在古圣贤竹简被崩灭的刹那,其中两支竹简回到还君辞身侧,激发出强烈的浩然之光,光华闪耀之后,身受重创的还君辞就已不见,逃过一劫。

    “嘟!”

    远遁万里的还君辞一脱离次元空间。就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前是周身被邪气缠绕的听雷书院院主慕天羽守护在一旁,倏然。慕天羽睁开眼睛,血喷五尺。整个人在刹那间就萎靡了下来。

    “是吾让执令陷危了,天羽有错。交易已成,速速离开!”

    说罢,不等还君辞有什么疑问,就带着她消失在原地。

    因为这一瞬,邪主帝流胤的神识已然锁定了这里,只需半息,不顾生死的帝流胤恐怕就会立时追杀过来!

    蓦然。天虚一声鹤鸣,一道薄薄的剑光划破邪氛,斩断邪念。

    做完这一切的开碧落同样喷出一口鲜血,也不等愤怒的帝流胤注意过来,就带着众杀手消失在战场。

    剩下的,只需要交给变得越来越可怕的天罚就足够了!

    蝼蚁,蝼蚁,都是蝼蚁!然而他却被蝼蚁折腾到这等田地!真是讽刺至极。

    几近踏入返虚初期境界的帝流胤望着被千万剑气护持的南剑阁内层剑阵,有心想要毁灭这座历经百万年风雨的剑域圣地,却终究是无力去做了!

    在他的气息真正提升到返虚初期时。天空中蓝黑的天罚劫雷彻底变成了缠绕黑色劫焰的蓝芯劫雷,其中可怕的天罚气息恐怕连仙人都不敢轻易招惹,帝流胤不明白。这昆虚星明明都是末法临世了,怎么还会有这种逆天的天罚出现?

    或者这一切都是阴谋?如果是,那又是谁设下的阴谋?

    邪之界一代霸主,在这一刻仰望天罚,静静看着天罚劫雷的汇聚,自问道:要陨落吗?!

    早在当年争夺邪之界帝主之位时他就已经历过,再死一次又何妨?不过,纵然要死,也要让这昆虚的天道意志知晓。他是邪之界的帝主,流风揽月帝流胤!

    “天武裂宇!”

    最后一刻。帝流胤使用邪灵解体禁术,豁尽本命邪元。尽数灌注于天武战戟之中,裂宇破空,发出至强一击!

    霎时间,天地沦为绿溟之色,连天罚劫云都被邪氛所包围,毁天灭地的邪威让天罚劫云散发出的威压越发强大,几乎整个昆虚修真界中只要是境界达到元婴期以上的存在,无一不会感知到天道意志的愤怒与无情!

    传闻宋思在元婴后期时就敢和天罚对着干,而他堂堂邪之界的帝主又怎能输给这样一个后辈,绝不可以!也绝不可能!

    轰隆一声!

    无尽天罚亟雷落在帝流胤身上,帝流胤在最后一刻也展现身为邪之界帝主的至极一击!

    天地噤声,三万里之地沦为绝域,爆炸造成的灰色云团盘踞在战场九万里以上的高空,久久不散。

    等到无尽邪爆平息,天罚余威散去,南剑阁已成一座屹立在绝壁孤峰上的独特景致,至于前方则成为了尘霾缭绕深难见底的地下盆地。

    两万里外,越神宗站在高空,看着这片战场废墟,喷出一口鲜血,悲呛无声。

    感知到慕流云正在向这里接近,越神宗不再停留,一个转身就消失无踪。

    另一边,掩伤怀扇动着他残破的邪翼飞上天空,再见到掩伤怀的久稚真君、陆离、段寒衣三人吓了一跳,第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哪个魔域禁地里飞出来的堕落鸟人。

    只见掩伤怀此时皮肤无光,双眼凹陷,脸上皱纹无数,白发苍苍,手中握着法杖的右手更是几成绿皮枯骨,若是搭配上一柄镰刀,估计都要以为他是西方世界的冥使了。

    “哦,天哪!我俊美如斯的容貌啊!我的手,我的脸!”

    掩伤怀尖叫连连,几乎完全无视了逐渐包围过来的三大魔道高手,只顾虑自己的容貌去了。

    少顷,掩伤怀施展邪术变出一面镜子,可还不等镜子彻底凝成,就直接被他打破,接着就是无穷的苦嚎,简直是比死了还要痛苦万分!

    陆离放下一大一小两把剑,问道:“他是不是疯了?”

    久稚真君舔了舔长长的红指甲:“谁知道呢?说不定他也是邪灵本源的缔命者。”

    段寒衣道:“邪之界的邪灵成为邪师的第一步就是与邪灵本源缔命,他显然也是。”

    陆离道:“既然如此,就趁他虚弱早点了结。”

    久稚真君笑笑:“诶,不着急,万一现在上去他解开自己的境界封印了。另外我总感觉盟主他也来了。怎么不见出手?还有那宋阁主,真被帝流胤杀了吗?”

    段寒衣皱眉:“盟主?不曾见到,这等大战按理他不该错过。可偏偏命我们前来协助,确实奇怪!至于宋思。可能是重伤了。”

    陆离摆摆手,大剑举起:“身为魔道联盟盟主怎么能不神秘一点,上了,解决他!”

    “封印?你们说的是这个吗?”

    无视邪元的溃散,掩伤怀同样解开了自身的境界封印,强大的气息直线上升,不过一息就已直追合体中期,强大的威压更是让陆离、久稚真君、段寒衣三人难以接近。

    “乌鸦嘴。危险!”

    陆离双剑交错,挡下第一波邪能冲击,这还仅仅是掩伤怀因疯狂提升境界而无意间溃散出的邪元造成。

    久稚真君、段寒衣两人面色同时一变,想要退走,却又不能退走!

    因为他们的脚下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座繁复无比的邪能大阵,将他们完全困在了阵中。

    久稚真君妖魅一笑,红色的指甲缓缓地划过虚空,不慌不忙地道:“两位,还不到慌张的时候,我们还有最后的手段。”

    陆离、段寒衣停下挣扎。同声问道:“什么手段?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拿出来?”

    “桀桀桀,天哪!昆虚天道意志的天罚!哦。真是美丽呢?”掩伤怀看着虚空中汇聚的天罚尖笑道,“既然你们毁去了邪灵本源,让本座现出了地狱之裁的本相,同样失去的还有本座的优雅与礼貌。哦,可怜的迷途羔羊啊,准备聆听我的地狱审判了吗?”

    地狱之裁高高地举起魔杖,身前破旧的禁典无风自翻,停留在地狱篇的一章。

    “啊,对了。你说你还有抵抗的手段,本座忽然间很感兴趣。先说来听听,如果有用说不定你们真的可以逃离审判呢。”

    掩伤怀的声音沙哑而阴沉。倘若同为五邪尊之一的冥颂君还在,恐怕会第一个冒出来抗议掩伤怀的模仿。

    “嘻嘻……”久稚真君笑笑,笑声越来越大,大到众人都难以忍耐之际,突然停下,直视掩伤怀:“注意了,我要使用这最后的手段了!”

    掩伤怀捞起禁典,微微抬高法杖,静等久稚真君的最后手段。

    天罚劫雷似乎快降下了呢!

    感知到天罚的异动,掩伤怀的笑容开始变得越发阴冷可怕。

    “救命啊!……慕流云,救命啊!盟主,救命啊!”

    惊天地,泣鬼神的最后手段终于被久稚真君使用了出来,原本对此期望无比的陆离、段寒衣两人此时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而“地狱之裁”掩伤怀更是一脸错愕,只觉耳中乱糙糙的。

    很明显,他被耍了。

    后果,很严重!

    “你的愚蠢让你的同伴也将为此付出代价,就在这天罚的见证下,与本座一起沉沦吧!”

    掩伤怀高举法杖,炽目的绿光亮起,霎时间,邪氛大起,邪灵狂啸,仿若地狱鬼门开启,在邪阵中的三人在被绿光照射的刹那,只觉雷霆击身,动弹不得,而后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只凶残的邪灵向着他们的身躯冲来!

    命悬一线!

    突然,天空中雪落纷纷,一袭黑衣的年轻道人手执紫玉明灯踏虚而出,一指一剑一青莲,灯芒一闪化千芒,瞬息间就轰击在邪能大阵之上,邪阵光幕顿时晃动不已,想要冲入邪阵的邪灵更是被杀的一干二净。

    随即一片炽目寒光闪过,整座邪阵已然被冰封成一个直径长达百丈的绿色冰球。

    “慕未名,你该死啊!”

    一连串的意外打击,让掩伤怀措手不及,更可怕的是因为邪术设定的邪阵被冰封,被他从禁典内召唤出的邪灵无处可去,竟是一只只折返,向着掩伤怀的身体疯狂冲去。

    “啊!……”

    饶是掩伤怀临时拥有了合体中期的实力,可突然被这十几万的邪灵反噬,一时也是难以脱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邪灵反噬中疯狂挣扎的掩伤怀忽然想起了什么,干脆放弃了挣扎,抬头望向天空。

    这道天罚真是美艳的惊心动魄啊……(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