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六二章 入邪
    六千里外的高峰之上,绝逸身影身背鹤鸣剑,背月而落,开碧落转过身,左右各有十名青玉剑穗杀手现身待命。

    如果有其他强者注意过来,就会发现开碧落等人身上的气息十分不稳定,最明显的便是他们的周围邪气鼓荡,若非他们的身份在,恐怕是要被当成某位不出世的邪道老祖前来观战了。

    “天武双流,邪之界帝氏成名绝学,一式万化,攻坚破防效果显著。”开碧落看着战局发展,露出一丝讶异神色,“宋思的功体不稳定,恩,这是要脱出掌控了吗?”

    战场中,宋思手持天蓝仙剑一跃而起,一剑刺破邪掌,停顿一瞬便再次爆发,极速杀向帝流胤!

    曾让龙卧先生、剑破真君都感到十分棘手的天武双流,就这么简单的被破了!

    观战的还君辞有些惊讶,高峰上的开碧落同样惊异,当然,最感到震惊的还是帝流胤,他虽在与疯剑客一战中受了重伤,但经过邪灵本源的治疗,已完全恢复。

    邪气爆发,势荡万里,帝流胤伸手一招,天武战戟激焰而出,随后向下一压,挡住天蓝仙剑,水蓝色的剑波扩散而出,天地失声,两人各自被震退的瞬间,脚下大地已出现了一道千里剑壑。

    “哈,邪主你终于拿起武器了。”

    天蓝仙剑一撇,剑芒裂空,一瞬间竟在空中留下一道浅浅的空间裂缝,看的帝流胤瞳孔一缩,在昆虚天道的压制下,不该出现这等力量,然而宋思的境界依然浮动在出窍期。

    另一边,被困于八荒剑阵的越神宗终于找到了阵眼。以南剑阁的一位新晋出窍期的中年书生模样的长老为突破口,抓住剑阵运转的空隙,上境之剑.无生天葬立时施展。其余五人救援不及,令这位新晋长老被当场重创!

    紧接着。越神宗收剑,汲无穷邪气为阴,纳无尽灵气为阳,道生道灭!

    白凌天、残咖等人攻势未停,又遇越神宗道门镇教禁招,受损的八荒剑阵再也坚持不住,顿时被破,毁灭之力席卷万里。天地昏灭。

    南剑阁八人吐血倒飞而出,等到落地之时,仅存白凌天、残咖能站在废墟之上,吐血坚守,而另外六位长老已完全没有了任何生息。

    黑白风暴的中心,越神宗再执道渊剑,徐徐降落。

    不知是何缘故,破灭八荒剑阵后的越神宗气色稍微差了一些,胸口隐隐有丝丝虚无剑气透体而出,这是上次宋思用天蓝仙剑使用禁招一剑破虚造成的剑创。

    越神宗至今没有恢复。反而需要使用两成邪功时时压制。

    鲜血自嘴角缓缓溢出,经过数息的调息后,越神宗再次压下了伤势。看向白凌天与残咖,只需解决了这两人,宋思将再难支撑整个战局。

    白凌天眼中露出一丝苦涩,但手中的长枪握的更加紧了!

    残咖双手按在重剑剑柄之上,含血一笑:“再战!”

    一处战局已定,掩伤怀与莫流离、南宫逸枫、叶韵林、慕容宸四人之战也近尾声。

    不论是根基的差距,还是手段的变化,南剑阁四人都远弱于成为邪尊两千年的掩伤怀,能靠阵法困住掩伤怀数刻钟。已经十分艰难。

    “为何你不受天罚?”

    帝流胤收戟直视宋思,想要看出答案的同时试探那天道意志。很遗憾的是,天道意志很有存在感地威胁了帝流胤一下。让他不敢解开封印。

    “天罚只针对超出境界的存在,却不会限制境界下能使用的实力。不过,现在即使你能知道,也迟了!”

    不知不觉间,宋思双眼中的血光越来越邪异,竟隐隐有入邪的趋势。

    “蝼蚁的存在永远只会关注方寸之地,你认为牵制住本帝就能免去南剑阁覆灭的危机吗?”

    帝流胤在继续观察,他要找到宋思拥有如此战力的关键,无奈除了那发出邪异血光的双眼,再没有其他的变化。

    “你,入邪了!”

    “邪,哈哈哈!堂堂邪主,也会惧邪吗?”宋思邪邪一笑,“你在拖延时间,本座也在拖延时间,四位道友,有劳了!”

    帝流胤闻声一震,看向南方,正见天际有四道魔光呼啸而来,慕流云、段寒衣、陆离、久稚真君先后到来,替下深受重创的白凌天、残咖以及莫流离等人。

    慕流云一身黑袍扬扬,魔气嚣狂,独自挡下越神宗:“万年前的道界传奇,剑域名人,慕流云深交已久,今日有机会与越道友过招,实在是荣幸之至。”

    越神宗看着慕流云,淡淡道:“没想到魔神宗最后还是灭亡了,不过传承依旧有人继承,可喜可贺!”

    慕流云拱手:“越道友能脱出剑域封禁,再现道界传奇的风采,当为同贺!”

    越神宗道:“没想到昔日的魔界圣子会变的这般谦逊,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慕流云笑笑:“谦逊有谦逊的对象,高傲有高傲的理由,道友,请!”

    越神宗点头,无形的上境剑意开始升华,一息之后,人境剑意直破云霄,再一息,神境剑意开始于上境剑意、人境剑意交相辉映,以越神宗为中心的十里之地,万物不存,生灵难近,草木石土,尽化风沙,随着剑意流转无息。

    见到此景,高峰上的开碧落皱眉:“越神宗竟然同时掌握了三境之剑,这下有麻烦了!”

    万里外的还君辞洗净玉手,用白绢擦干,坐在紫玉苍烟前,素手按弦。

    “果然如此!”

    慕流云露出满意与了然的神色,双手一拍,瞬成魔狱之阵,魔风、魔焰、魔雷、魔雨、魔林,五阵轮转,直接镇压越神宗,越神宗傲然一笑,主动踏入阵中,周身顿被魔雷围困。

    段寒衣、陆离、久稚真君见慕流云要和越神宗单独对决,只能将怜悯的目光转向掩伤怀,掩伤怀一见三大魔道巨擘将他包围,只觉被死亡的阴影缠绕一般,挥之不去,驱之难散,不由面色变得阴沉起来。

    塔罗牌合起,邪光闪烁间一本漆黑的禁典在掩伤怀的面前浮现,与此同时,两对漆黑的邪翼在背后缓缓展开,一股不属于人间的邪威仿佛穿透世界隔膜,降临于此!

    久稚真君嘻嘻一笑,伸手一招,同样变出一本漆黑的禁典:“拉风的变身,然而并没有什么……”

    两对深红魔翼在久稚真君背后展开,刹时间,魔威邪威交织,风雷滚动,南剑阁外竟显出一派灭世绝景。

    陆离好奇地问道:“咳咳,久稚道友,你也是要单打独斗吗?”

    段寒衣道:“陆道友,我两还是一旁观战比较好!”

    听到两人的话,飞上高空的久稚真君当场喝骂道:“观战有病啊!三个打一个不打,是不是傻?!特喵的没看到这货是正版的邪翼,我的只是伪版的魔翼,坚持不了多久的。”

    掩伤怀听到久稚真君的评价很是高兴,举起魔杖鞠躬道:“美丽的魔女啊,你的美就像那天上的吸允晨露的玫瑰花,令人怜惜,请你一定放心,地狱之裁会让你在这一战后体验到死亡的美感!”

    “邪星坠!”

    一道邪光直射天虚,声势惊人无比,然而过了十息时间,却是什么都没发生,最无奈的是掩伤怀还保持着十息前的姿势,看起来虔诚无比,若非是他背后两对邪异的气息太过骇人,恐怕久稚真君会第一时间上去将他给砍了。

    陆离抬头望了望:“怎么没反应啊?这是什么情况?”

    段寒衣道:“不知道。”

    久稚真君更是不明白这算什么,当即不再等待,魔翼一张,射出千百魔羽剑气,同时翅膀一扇,瞬息间出现在掩伤怀身后百丈,翻手一抛,一个小罐子滴溜溜一转,变成水缸大后,缸身现出一张骇人的魔脸,魔脸邪异一笑,密密麻麻的牙口一张,向下咬去!

    倏然,一道流光闪过,哐当一声,惨叫一声,魔缸被当场击碎,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抱歉,让各位在鬼门前久等了!”

    掩伤怀魔杖一挥,又有数道流光闪现而出,陆离、段寒衣、久稚真君只觉神魂被诡异的事物锁定,不敢犹豫,连续瞬移,身后却是流光连闪,等到掩伤怀魔杖停止挥动时,战场中已凭空多了数千陨石深坑,一时间南剑阁地震不休,外岩浆横流。

    “可怕!”

    陆离、段寒衣在这等玄诡的手段前心惊不已,当即与久稚真君联手,施展手段合攻上去,务必要让掩伤怀没有时间再使用这等杀人邪术。

    当看戏的两大魔道高手加入战局后,掩伤怀同样认知到眼前对手的可怕,这等高手,恐怕和那慕未名相比也相差不远了,唯一庆幸的是他们中没有一人是慕未名。

    战况再次胶着,不论是南剑阁还是邪之界,一定的时间内,双方高手都不再拥有干涉各处战局的余力。

    如此一来,他可以出全力了!

    现在的状态,非常好!

    纯净无暇的天蓝仙剑核心突兀地冒出一丝血光,直接融入了虚无剑意,融入了宋思的神魂,而宋思对此仿佛毫无所觉,他对着帝流胤邪邪一笑,双眼的血光越发的浓郁,虚无剑意越发寒冷,渐入极寒之境!

    察觉到宋思状态不对的帝流胤在这股剑意下顿感压力大增,只觉身在鬼门前,生无退路,死则落溺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