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五六章 问罪
    c_t;readx;

    寒风萧萧,落叶飘零,时隔数月,深秋已过,冬雪初临。( 广告)

    一方道威赫赫,无极定天;一方剑意斥云,瑟瑟无痕;一方邪气嚣狂,道海沉沦,三方势力各据一地,围困南剑阁,等待剑域给他们一个说法!

    说是讨一个说法,又何尝不是威逼南剑阁,欺南剑阁底蕴不厚,战力不够,但摄于南剑阁的护山剑阵威能,至今没有一方去主动进攻,而南剑阁里的剑修自然也不敢随意出来。

    不论是哪一方,只要剑阁中人冒头,都要面临无数法宝飞剑的狂轰滥炸,任人修为高绝,也不敢保证能不受伤。

    剑魔森林一役,海族折损两位太子,数万大军,彻底没了声息,小公主萧炫炫更是下令占据琼阁岛的海族大军后撤,甚至是直接退出了琼阁岛。

    与此同时,南剑阁下令辖区内剑修不得进入琼阁岛,否则后果自负,但是南剑阁先是被帝流胤亲率百万大军围困,到现在再被三方势力合围,那纸命令对南剑域上的诸多修士就成了废纸一张,许多修士悄然返回了琼阁岛,准备争夺资源。

    而琼阁岛上仍存在许多海族、妖族,双方不可避免地再次爆发了大战,南剑阁对此不闻不问,海皇殿负责南剑海的小公主萧炫炫也约束部下不得参与,最终琼阁岛以及周边海域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修士,变得混乱非常。

    “一月限期已到,南剑阁必须就剑魔森林献祭剑阵一事给天下正道一个交代!”子非鱼飞上三十丈的高空,怒气燃火,真元鼓荡,向着南剑阁大声说道。

    为了阻止越神宗的报复,子非鱼带着门中二十九位长老,请出老祖慈松真人,跟着进入剑魔森林,谁知还没和越神宗多说几句。就陷入了那神秘空间之中,二十九位长老生生被剑魔奴击杀,成为了祭品,整个周山道受到了万年来第二次极其惨烈的重创。

    这是他第三次飞上高空向南剑阁发声。然而不管他周山道带来了多少派门,多少高手,南剑阁一概不理。

    高空中的风比较大,比较冷,尽管子非鱼拥有分神初期的修为。可以将这寒流尽数屏蔽在体外,但他仍是感知到了这股寒意,奈何却是难灭心中怒火。

    等了很久,南剑阁依然没反应,这让周山道掌教子非鱼进不得,回不得,只得呆在高空中继续等待。

    风很冷,围观修士的脸上也很冷。

    一个时辰后,由非四大剑阁掌管的剑修派门组织的临时联盟中走出五人,五人来到南剑阁百里之外。合力向着南剑阁护山剑阵发出一剑,一剑之后,五人极速遁逃。

    但见五剑归一,驰骋百里,轰在护山剑阵之上,刹那湮灭,而南剑阁护山剑阵受击点上顿时凝聚出一道三丈余长的剑气,瞬息发出,破击长空,将那五人刚才所站之地轰出深达百丈的剑坑。

    逃的快的五人心有余悸地扫了一眼剑坑。收剑回返营地。他们还记得两月前,有五位道友不明情况地攻击南剑阁护山剑阵,当场被剑阵一剑反击,轰杀成渣。可怜可叹可怕!

    在剑修临时联盟例行问候南剑阁后,就该轮到邪灵了。

    邪灵大军中,“地狱之裁”掩伤怀托着黑色禁典,带着十名邪将优雅地走出军阵十里,仰望云雾中的南剑阁。

    “多么美丽的仙阙啊!”掩伤怀仰望南剑阁,张开双臂。黑色禁典浮在胸前散发出浓郁的邪煞之气,使周围的邪将刹那失神,“啊,让我掩伤怀信奉的伟大邪道啊…恩?你们还不布阵?!”

    听到邪尊厉喝,十邪将当即回神,围绕着掩伤怀布下大阵,同时催动邪能,顿时,无穷的邪力聚成邪涡向着黑色禁典汇聚,邪氛弥天,连站在天空另一边的周山道掌教子非鱼也不得不暂时退让。

    就在掩伤怀密咒将起之时,南剑阁中忽闻一声剑鸣震天,但见一道淡紫色剑气离开剑阵,直向地狱之裁激射而下!

    危险!

    凌厉的剑意,可怕的气息,掩伤怀眼皮一跳,当即停下禁术,抽身疾退。

    而组成阵法的十名邪将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剑化虚,破空斩落,瞬息间,六邪将被剑气爆体,另外四邪将肢体离散,重伤昏迷。

    逃得快的掩伤怀回到邪灵大军中,看着那深愈千丈的剑坑,暗道运气不错。

    “哈,有客远来,怎么没人通知我出关呢?”蓝白云纹道袍飘飘,白发扬扬,身背天蓝仙剑的宋思手握拂尘,御风而落,“让诸位等了这么久,是本道失礼了,先向各位道友、敌人赔罪了!”

    宋思向着众人作了一揖,拂尘一收,傲视众人:“不知各位围观我南剑阁是为了什么?”

    “四大剑阁必须为剑魔森林内的献祭剑阵向我们做个交代,否则,踏平南剑阁,平灭剑阁道统!”高空中的子非鱼压着心中的怒火,咬着牙说道。

    “咄咄逼人,向来是周山道的作风吗?”宋思冷笑一声,如今他一身伤势恢复九成,又得那奇特真元相助,即使再对上天道意志压制下战力全开的越神宗,也有一战之力,绝不会像上次那般狼狈,因此,现在的他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

    强势压逼,那就强势应对!

    “什么交代?剑魔森林是我南剑域禁地,你们要进去找死,与南剑阁何干?”

    “宋思!”

    “怎样?”

    “剑魔森林内的献祭剑阵只有历代阁主才能执掌,我们数千同道在里面受到三大剑魔的攻击,你敢说不是你在操控?”

    “哦?证据!”

    “三个月前,你身受重创,在百万邪灵大军面前回到南剑阁,你敢说不是在剑魔森林内受创吗?”

    “本道重伤而回,就一定是去了剑魔森林吗?证据?reads;!”

    “百万邪灵大军皆可作证!”

    “哈!”宋思讥笑一声,“堂堂正道第一宗门周山道,如今竟要邪灵来作证,岂不可笑?”

    “不可笑,邪灵大军可证明宋思在三个月前重伤回归南剑阁。”坐镇邪灵大军中的“道海邪尊”越神宗突然开口说道。声传千里,让在场的所有修士都能听的清楚,包括南剑阁内群修。

    越神宗的作证,让围困南剑阁的几十万修士一片哗然。有义愤填膺,有悲哀莫名,好像认定了剑魔森林的陷阱就是宋思设计,但是他设计邪之界就好,为什么连他们也要陷害呢?

    子非鱼听到越神宗的声音。有些意外,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越神宗,越神宗似是毫无所觉,仍是关注着战场中心的宋思。

    有一种直觉告诉他,宋思和那人很相似,只是功体修为完全不同,让他无法判断。

    “宋思,枉我们敬你为南剑阁阁主,竟然连同为剑修的我们也算计,真是可恶!”临时的剑修联盟中有年轻的元婴修士愤怒地吼道。

    “宋思。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南剑阁必须给我们交代!”

    “哈!”第三声轻笑,震慑全场,四方安静,宋思神色淡然地反问道,“诸位,没有证据的事靠起哄得不到你们想要的结果,另外,莫要忘了你们的身份,本道的身份。”

    “你是南剑阁阁主又怎样?必须给我们交代!”

    “不是这个身份。”拂尘一收,宋思侧身说道:“是剑修的身份!”

    虚无剑意瞬间席卷八方。恐怖的剑压下,那些靠着起哄向前移动的修士顿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甚至略微靠前的数人直接被虚无剑意震伤飞出。

    “难道你要凭一身修为来镇压这里二十万同道吗?莫要忘了你这一身修为都是剑域提供,今天就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宋思摇摇头。不理会那胡搅蛮缠的小丑,目光扫向子非鱼和越神宗,悠悠然说道:“证据!”

    场面一时僵持,见到宋思如此嘴硬,临时的剑修联盟内数位修为高深的剑者甚至想要直接出剑了,但想到宋思的身份与如今的修为。又不得不暂时忍下,等周山道拿出所谓的证据。

    毕竟,今天这里的一切都是由周山道牵头才结盟起来的,尤其是这松散的临时剑修联盟,各自为政,各不服气的人比比皆是,完全难以聚合成一股,好在他们都有弟子、门人或者亲朋陨落在剑魔森林之中,否则还真难站在一起。

    “哎!”慈松真人长叹一声,从周山道的高手中走出,目光带着一丝苦涩与失望地看向宋思,“宋真人数年不见,久违了。”

    见是慈松真人,宋思神色一敛,再次一揖:“原来是慈松真人,当年还要多谢真人相助,等此间事了,宋思为真人摆下宴席接风道谢,还请真人不要推辞。”

    慈松真人摇摇头:“你知道我的来意,在剑魔森林献祭剑阵内,你不杀我,说明你仍心存善心,只是……”

    “慈松真人,宋思并没有进入剑魔森林,身上之伤也不是来自剑魔森林。”宋思直接打断慈松真人的话,坚决不承认。

    “那你说三个月前去了哪里?又是在哪里受的伤?”周山道掌教子非鱼插口问道,语气凌厉,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之势。

    “飞鱼,退下!”慈松真人一摆手,拦下盛怒中的子非鱼,接着道,“老道有幸进入过紫府城的藏书殿,了解剑域远古时献祭剑阵的来由,而这剑阵只有剑域的阁主才能掌控。”

    得到慈松真人的亲口印证,在场的二十万正道修士一片哗然,群情激奋,若不是慈松真人还在前方,恐怕现在就要用无数的法宝飞剑将宋思镇杀了!

    宋思眼神微眯,虚无剑意融入天地,在无形中化去二十万修士的目光中的杀意,轻笑一声。

    “哈!”

    这是第四声!(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