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五五章 救援
    剑极流光!

    单手起剑,绝尘剑瞬化流光,挡下袭击而来的剑气,带着龙卧先生突围而出,饶是如此,仍有数道剑气突破绝尘,伤到了剑破真君。

    “杀!”

    这些黑衣杀手不是第一楼的杀手,剑破真君第一时间判断,因为不管是先前的金丹期杀手,还是现在的元婴期杀手,这些人对自身的力量掌控都很粗糙,像是在仓促间被提升到了元婴期,并且时间很短。

    在这个须弥空间阵法内一味地逃肯定不是解决办法,必须将这追杀的两百元婴修士全数击杀才可以!

    想到便做,剑破真君变幻剑诀,身化流光,破灭剑气,杀入杀手群中……

    “执首,剑破真君陷入暗剑盟的杀阵了。”夜聆落躬身向浮在虚空中的白色剑莲说道。

    “静等!”

    战复战,杀复杀,暗剑盟杀手仿佛是杀之不绝,层出不穷,过度催动剑元的情况下,被压制的邪气开始在剑破真君的体内窜动了!

    “特使真是的,为了杀一个剑破真君,至于投入这么多人手吗?”

    “管他什么原因,特使难得发布任务,我们只要尽力完成就可以了。”

    “说的也对,不过这剑破真君的实力真是太强大了,幸好他被那邪主帝流胤重创,不然也不会有我们的便宜来捡。”

    正说着,一位使者忽然惊呼道:“不好!快催动阵法!”

    另一人往阵内一看,正见漫天尘霾遮天蔽日般凭空出现,将两百元婴修士尽数笼罩其中,并遮住了两名主阵人的视野。

    紧接着,阵内惨叫声连连,无数剑气杂乱无章地射出。往往一道剑气,就染红一方尘霾。

    不消片刻,尘霾中的惨叫声越来越少。直到尘霾消散,仅存六十余名元婴后期杀手神色惊恐地与剑破真君对峙。

    “怎么可能?”

    “不对劲。那剑破真君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方才他使用极招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剑元!”

    “先变幻阵法,将他彻底困住,只要能一次杀死剑破真君和东剑阁阁主,说到底还是我们赚了!”

    “不对!是谁?!”

    黑暗中一道真元箭带起炽热的天外流火激射而来,这名暗剑盟使者冷哼一声,长剑平刺,将真元箭挡下。强大的气劲骤然爆开,炸碎了这位使者的衣袖。

    “哪来的鼠辈鬼鬼祟祟?”

    夜聆落在黑暗中穿梭,身形不定,时不时地射出一箭,对于暗剑盟两位使者的挑衅,不闻不问!

    就在两名暗剑盟使者的注意力被分散之际,骤见天空一道剑光刺破黑暗的云天,轰向阵法结界,一刹那,虚空中现出漆黑的阵法结界流光。在剑气的凌厉锋芒下急速凹陷。

    一剑未消,阵法上空一朵白色剑莲突然出现,快速扩张绽放。可怕的剑意震惊千里,但见数百剑叶聚合归一,刺向凹陷的阵法结界。

    受此攻击,操控阵法的暗剑盟两位使者仓促间只觉一股重力击在胸腹之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黏糊了整个黑色面巾,呼吸难畅。

    两道恐怖的剑气几乎不分先后地刺入阵中,虚弥困阵顿时出现了一道缺口,在阵内的剑破真君第一时间收招突围。冲出阵法。

    “多谢月城主相救!”剑破真君喷出一口鲜血,向着高空中的白色剑莲道谢。

    “你救龙卧先生一命。我救你一次,两不相欠。还请将龙卧先生交我。”月潋卿说道。

    两人旁若无人地在高空上进行交谈,将地上的一众黑衣蒙面杀手悉数无数,尤其是两位暗剑盟使者,此时脸色铁青,所幸有面巾所阻,让人难以看清。

    阵法撤去,阵中仅存的六十余名元婴杀手一个个行动仓惶,但在恢复视力的第一时间就聚合成阵,犹疑不决地看着虚空中的剑破真君与白色剑莲。

    “出窍后期,暗剑盟真是看得起我剑域。”

    白色剑莲莲华洒落,淡淡地剑意散开,让地上的暗剑盟杀手一个个紧张莫名。

    仅仅这淡淡的剑意就让他们明白了他们的层次完全不在一个级别,恐怕只要这位白色剑莲中的人愿意,他们这些受创的杀手恐怕一个都回不去。

    尤其是两位暗剑盟使者,在感知到隐藏在莲华剑意内的杀机时,不约而同地做下应对手段。

    暗剑盟内关于这位紫府城城主月潋卿的情报少的可怜,月潋卿本在西剑域南部一座小镇出生,在她幼时小镇因为两位绝顶剑者的剑决而毁灭,附近的红叶剑派在搜寻幸存者时从地窖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她。

    让当时红叶剑派掌教意外的是月潋卿是先天剑体,这一发现让红叶剑派欣喜若狂,他们几乎聚集了所有资源来培养月潋卿,而月潋卿从未让门派中人失望,六月筑基,三年结丹,十二年元婴,二十一年元婴后期圆满……

    七百年前,月潋卿成为紫府城城主,从此很少步出紫府城一次,交友的人也极少,似乎除了师绮年、杞香落这两位北剑域的城主外就没什么朋友了。

    此外,红叶剑派并没有如当初那位掌教的期望,在月潋卿的成长下崛起,而是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灭掉了,不过这时候紫府城中出现了一位疯剑客,不止一次有人见到月潋卿关心这疯剑客。

    后来,疯剑客遇到了宋思,跟随宋思去了南剑阁,又因夜倾觞之死再次发狂,现在没了行踪。

    心念百转,两位暗剑盟使者就将月潋卿的所有情报在脑海中复习了一遍,并制定出了针对月潋卿的计划草稿,只要今天能活下去,紫府城将成为暗剑盟的必除对象。

    “回去告诉你们暗剑盟的高层,剑域欢迎暗剑盟来搅风搅雨,四大剑阁三十六城绝不会对暗剑盟手下留情!”

    说罢,虚空中突然出现了数千道剑气。向着结阵六十余名杀手倾泻而下,一众杀手在恐怖的剑气下心神惊惧,回击的力度顿降半成。

    两位暗剑盟使者只觉识海一阵刺痛。反应过来之时,那幸存的六十余名元婴杀手都已在莲华剑气下变成了一地血沫。再看虚空,哪里还有剑破真君和月潋卿的身影。

    “快回去禀报特使大人!”

    幸存的暗剑盟使者搭在同伴的肩上,同伴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再一摇。眼前同伴顿时七窍流血,一息之后,强大的剑气迸射而出,身躯爆碎当场!

    ……

    闭关的密室之中,宋思咳着血盘膝坐下。开始静气凝神,抱元守一,运气调息。

    宋思将心神沉入体内,一股股生死之道力交缠不休地沿着筋脉正不停地侵蚀內腑,若不是因为邪煞禁元的霸道,对这股生死道力非常敌视,护住关键穴窍,恐怕状况会更糟糕。

    同属道门,不知道纯阳诀能不能抑制这股道力?

    紫气东来,纯阳无极!

    想到就做。宋思收缩体内邪煞禁元与极寒灯元,改用纯阳真元修复体内的筋脉,并尝试吞噬融合生死道力。当两股真元开始接触,就发生了剧烈地冲突,让宋思险些心神失守,饶是如此,剧烈地冲撞仍给予了宋思不亚于出窍中期修士全力一击的重创。

    噗!

    一口鲜血喷出,宋思眼神黯淡,一身纯阳真元只差一线就要失控,一旦失控,真元将以筋脉的破碎点为突破口暴冲而出。到时他将承受筋脉尽碎、纯阳焚身,生死极炼的危险。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宋思黯淡的眼神中露出狂喜的神色。

    “咳咳。没想到纯阳真元还有这样的效果。”

    经过刚才的冲击,宋思发现纯阳真元在和生死道力的冲击下能产生一种玄之又玄的奇特真元,这种真元与邪煞禁元有些相似,邪煞禁元是能融合同化各类魔邪煞气,而这种奇特真元正是能融合各类纯正的法力、真元,且能和极寒灯元、虚剑元进行互补,并解决了两者之间相互转化可能产生伤害的问题。

    不顾鲜血自口中涌出,宋思继续运转纯阳真元,继续进行冲击,一次次吐血,宋思几乎不顾伤势地催动纯阳真元,大约是察觉到纯阳真元不顾主体伤势的扑击,残存的生死道力开始收缩防线,潜匿踪迹。

    “哈,你们逃得了吗?”

    宋思心中一声轻笑,当即转化为虚无剑体,让纯阳真元驱动着这股奇特真元扫荡体内每个角落,遇到生死道力就直接吞噬,遇到有碍修行的杂质就直接焚毁驱逐。

    “宋思这次闭关已经半年了,他怎么还没出来?”

    慕容宸走在院中,拍着浩然扇,左右踱步。洛清绮浅笑盈盈地坐在亭中抚琴,以琴音安抚慕容宸焦虑的心绪。

    “不用担心,这家伙我熟悉,命很大!”

    叶韵林坐在白玉石桌前,不咸不淡地一杯接一杯地品酒。

    “可他从来都没有闭关过半年之久的。”

    “怎么没有,北域大战那一次!”叶韵林放下酒杯,皱了皱眉,“这次他的对手是邪主帝流胤一级的人物,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受创,但百万邪灵大军撤回邪之界却是真事。”

    “不是说那两名邪尊是被慕未名所杀吗?不对,周山道的子非鱼等人说剑魔森林内的献祭剑阵是由一位阁主所操控,御承枫、影风月在西剑海和海族激战,龙卧先生重伤昏迷,除了宋思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他们要讨说法,没有!要围困南剑阁就让他们围,到时邪灵大军再犯,也省的我们出手,不是更好?”

    “两位长老,不好了,邪灵大军又杀来了!”一位年轻的剑阁弟子快速地来到小院前禀报道。

    哐当一声,酒杯落下,溅了一桌灵泉佳酿,叶韵林望着慕容宸,张了张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