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五一章 玄异的境界
    这是出窍期?不对,是分神期?

    慕未名右手虚握,想要厘清现在的境界,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解释,甚至于先前《虚剑诀》中简要提到的剑道境界都无法衡量了。

    如果是一些根基深厚的修士看到慕未名,一定会认为他这是根基不稳,随时可能跌落境界,或者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然而以慕未名自己的体验来看,他的境界非常的稳固,最幸运的是,被极寒禁锢的剑元又再次解封一成。

    “哈,这种感觉不错!”

    紫玉明灯回到手中,寒光散去,皓月回归少年剑者的石像,一切恢复常态,慕未名扫了一眼在极远之处围观的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道海邪尊”越神宗身上。

    就在慕未名准备和越神宗交谈一二时,围观中突然蹦出几人,盛气凌人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魔道联盟的盟主慕未名,交出你得到的传承剑诀,这一千中品灵石就是你的了。”

    慕未名一怔,神情古怪地看向这名二百五,信手一招,接下他抛过来的小乾坤袋,稍稍掂量了一下,只见系住袋口的布线自然解开,中品灵石洒落一地,清脆有声。

    “你!”年轻的白脸修士大怒,尖声喝道,“慕未名,你知道得罪断罪岩的后果吗?”

    “原来是太监,一、二、三、四!”慕未名似笑非笑地扫了几人一眼,“修为还不错,报上你们的名字,准备去死,怎么样?”

    “放肆!哼,哼。哼!”白脸修士怒发飞剑,剑气阴寒,“记住我的名字。断罪岩何玄曦!”

    “断罪岩断秋风!”

    “断罪岩寒夜雪!”

    “断罪岩南山喵!”

    “断罪岩凌胭!五方绝翼,起阵!”

    何玄曦。断秋风,寒夜雪,南山喵,在凌胭的主持下布下五方绝翼阵,霎时将慕未名困在核心,剑光叠翼,封闭天穹,断去退路。

    慕未名右手指向凌胭:“哈。除了她是个,不对,可能是个女的,其他都是太监,你们断罪岩究竟是断根岩还是无根岩?”

    “哈哈哈!”

    听到慕未名的话,围观的群修顿时哄笑起来,虽然求仙路上会有一些人会使用一些偏激手段来断去自己的七情六欲,一心求取仙道长生,但这些修士无一不在苦修,更极少出现在修真界的视线中。但今天像断罪岩这般嚣张,还是第一次出现。

    不过那凌胭的实力确实属于一流,她曾游历西方洲域。闯下极大的名气,最后因相同的理念而加入断罪岩,成为断罪五菁之一。

    “慕真人,小心啦,这妖婆的剑总是先攻下路,只说是要断天下男人的原罪!”有一年轻人高声喊道,慕未名余光一扫,还是一个老熟人,星罗殿荆决。

    毫无意外。荆决身后照例跟着两名实力高深的老者,使得凌胭心怒却暂时不能发作。而其余修士察觉到凌胭的目光后,其中感觉靠的太近的无一不稍稍退后一些。以免下方真的发冷。

    “哈,这是要与天下男修为敌啊!”

    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向前走了三步,脚下霜雪嘎吱脆响:“我想,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看着慕未名似笑非笑的目光,凌胭、何玄曦、断秋风五人相互望了一眼,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妥,但偏偏慕未名的目光又看的他们心中发冷,真切切的冷。

    没错,是寒冷!

    紫玉明灯一闪,洒下片片寒光,霎时间,寒风铺面,五方绝翼阵中五人被刺骨的寒意所牵制,动作微僵,脚下的寒霜更是直接向他们的小腿蔓延而上。

    “小心寒气,速战速决!”

    为布阵,断罪岩五人误入极寒气场,现在却是连自身走路都成问题,凌胭不禁懊悔,究竟是谁困住谁?

    何玄曦尖啸一声,聚五人之力,镇压极寒,祭起一道磅礴剑气率先攻向慕未名,慕未名瞥了一眼剑气,轻身一动,避开攻击。

    旋即,五方绝翼阵中各方升起一道法相,各执元气剑,准备发动极招。

    “你们真不冷吗?”

    声音很是关切,让人产生错觉,凌胭一扫阵心,哪里还有慕未名的身影,人呢?

    人在何玄曦身侧,慕未名竟是不受五方绝翼阵的阵法禁锢,能来去自如!

    惊骇莫名间,慕未名的右掌已搭在何玄曦的肩膀上,何玄曦浑身一颤,嘴角鲜血流淌,聚起的真元在这一刻消散于无形。

    “哈,我其实很好说话,但是你们太高看自己了!”

    邪煞禁元催动,贯入何玄曦体内,几乎不见何玄曦有任何挣扎,直接瘫软在地,化成一摊灰白色的血泥。

    何玄曦一死,五方绝翼阵顿时被破,其余四人各受反噬,倒退数步。

    从慕未名被阵法所困,到慕未名破阵,不过十个呼吸的时间,看的周围的修士惊骇莫名,慕未名真的是境界不稳,即将走火入魔?为什么他还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还想走吗?”

    断秋风见势不妙,便趁机逃遁,忽见身后光芒一现,一道白色的流光已刺入身体,紧接着就感知到无数的寒气入侵脏腑,冻结一切,眨眼人已被冰封成雕像。

    星罗殿少主荆决小心底接近雕像,他看的清楚,冰层内的断秋风还在运转法力努力抵抗挣扎,痛苦非常,奈何这极寒冻意太过可怕,不论断秋风怎样努力,都无法溶解半分。

    “太可怕了!”

    荆决缩了缩脖子,带着两个老仆远远退开,他虽然纨绔,却极有眼识,对于当年在青莲宫外没有太得罪慕未名而感到庆幸。

    杀!

    断秋风被禁,何玄曦被杀,断罪岩此时才知道这位年轻的魔道联盟盟主是有多么可怕,但不论内心是否后悔。都没有了退路,逃是死,战或许有生机。

    凌胭率先出剑。南山喵、寒夜雪策应攻击,然而眼见慕未名要中招。却发现眼前的不过是残影一尊,风霜簌簌,如是几番后,断罪岩三人越发感觉慕未名的可怕,以至于提不起反抗之心。

    这是比直接击杀他们还要可怕的事情,他们一心追求仙道,道心坚定万分,而现在慕未名却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一点一点地打碎他们的道心。推翻他们的信念。

    “哈,无趣!”

    慕未名停下身形,左手中紫玉明灯倏然一亮,洒下万千寒光,将合攻而来的三人湮灭,紧接着三道煞元掌发出,将三人击飞,落地瞬间就化成了灰白色的血泥,残酷无比。

    “这就是残忍无比的魔道修士,你以后遇到。千万不要开罪他,能避则避。”有老修士对后辈亲传弟子告诫道,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所有人听到,至于所谓的除魔卫道,完全被他们默默地遗忘了。

    “越神宗,你我的恩怨,是否要现在解决一二?”解决掉碍眼的五人后,慕未名再次看向“道海邪尊”越神宗。

    “你的境界不稳,本道与你交手,于你不公平!”越神宗拂尘一收,孤傲地说道。

    “本道是魔。你是邪,还要说什么公平公正?尤其是在这么多的正道人士面前。岂不是可笑?”慕未名是真心想要找越神宗一试身手,好正确地感知现在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越神宗盯着慕未名看了许久。判断依旧,唯一不同的是慕未名现在给他的感觉很强,非常的强,已不弱于他,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也不明了。

    正因为如此,若是他真和慕未名交手,恐怕不分出结果会很难结束战斗。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慕未名,而是东方玦,万年前的仇没有一个结束,越神宗心中的症结就越难释怀。

    “万年之仇未报,等本道寻到东方玦后,你我一战!”

    慕未名没想到越神宗会退让,有些无语,不过转念一想,他来这里也要寻找东方玦的隐秘,现在如果和越神宗交战,确实不是很好。

    “可以,不过若我遇到其余两位,就不会留手了!”

    越神宗点点头,化光离开,因为他感知到远处有熟悉的上境之剑的气息,极有可能就是东方玦出现了。

    “东方玦?”

    慕未名皱眉,倏然,神秘空间深处数道剑意直冲天际,辐射万里,引动他体内的剑意共鸣,周围其他的剑修也有不同的感应。

    “人境之剑、神境之剑、上境之剑,以及……”

    慕未名喃喃自语,一挥长袖,几步之外的断秋风冰雕应风碎裂,化成一地冷气森森的冰屑,随即与紫玉明灯合一,化成一团白光向着剑意出现之处极速飞去。

    “哈哈哈,本座终于找到了!”神秘的迷雾剑台之上,东方玦看着悬浮在眼前的三十六柄神剑,神色癫狂,长笑不止,“开天计划,你们以为本座不知道吗?哈哈哈,百万年前的剑域降临,你们想要再来一次,真以为本座不知道吗?三境之剑,三境之剑,只要本座都修炼完成,只要本座都修炼完成,哈哈哈……”

    三十六柄仙剑没有任何的回应,它们各自释放出自身的剑意,撕裂苍穹,最终在破碎的虚空中凝结成一座繁复的可怕剑阵。

    “不对,不对,三境之剑都在,都在,但为什么感觉缺了什么?”

    东方玦神色张狂,在三十六柄仙剑中走来走去,想要寻找到他所缺失的,但不论怎样寻找都没有找到,至于其他的剑意,完全不是他所需要的。

    “劫开元道之初,剑谛八荒神话。欲沧桑,睨苍穹,业海瀚涛履中行,负手定乾坤!”越神宗自高空化光降落,道渊出鞘,插在剑台之上,气劲迸射,剑意凌杀:“东方玦,久违了!”

    “是你!”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