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四六章 神秘大殿
    两个元婴初期,周身煞气缭绕,一见到慕未名就变得面目狰狞,出手就祭出本命法宝,嘶吼着要将慕未名撕成碎布。

    “这是要走火入魔变成剑魔奴的节奏吗?”

    剑指凝青芒,慕未名身影瞬分,流光一闪,停在这两人的身后三丈之地。

    提灯转身,散去指尖剑芒,慕未名看着这两名站在半途,嗬嗬有声的元婴修士,感到十分的奇怪,这两人分明是法道修士,不知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并被莫名其妙地侵蚀了心神,走火入魔向着剑魔奴转变。

    就在两名元婴修士意识彻底消失,转化为剑魔奴,发出嗜杀声时,青色的剑气自两人体内迸射而出,顿时血雨纷飞,散落一地。

    血肉落地后很快就被神秘的白雾湮没,紫玉明灯一晃,洒下一片寒辉,驱散白雾,地上的鲜血早已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堆烂泥般的白褐色古怪物质。

    “原来如此。”

    慕未名淡淡一笑,提着紫玉明灯走向白雾深处。

    剑魔森林中,修士与剑魔奴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几乎蔓延全境,最可怕的是有些修士刚才还在与道友并肩作战,不知什么时候就双目露出狂乱之色,暗剑杀向他的道友。

    随着混乱扩大,神秘白光开始出现在剑魔森林各处,将一个个闯入的修士带入这片神秘空间,让进入的修士继续厮杀,不愿厮杀的就让他们出现在剑魔奴的面前,直到他们战死。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修士会渐渐流尽他们的血液,在无知无觉中死去,在无知无觉中变成剑魔奴。但是唯一奇怪的是那些强大火修或者类似慕未名这等存在遇到的发狂修士的几率会低上很多。

    因为他们在击杀对手后,不是将对手变成难以融化的冰屑就是用烈焰焚烧成灰,这对神秘空间来说简直是超级浪费。

    不知不觉。又走了半个月,慕未名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前方,一座恢弘的大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神秘白雾之中。

    “要开始了!”

    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走出白雾,向着大殿走去。

    来到高约百丈的大殿门口,慕未名停下脚步,看着巨大的光门,惊叹一声。

    没有用神识探查,没有接触两边的石雕。慕未名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放下一个蒲团,盘膝坐下,就此等待。

    走了那么多天才发现这座大殿,想必是它是在吸收了足够的精血才出现的,只是不知道这神秘空间究竟带入了多少修士让他们互相厮杀。

    再等片刻,估计会有其他的修士到来了。

    慈松真人在白雾空间中已经走了很久,刚开始会有很多剑魔奴来找他麻烦,甚至是蓝袍剑魔都出现了一次,只是都被他击退。自此之后,他就再没有遇到剑魔奴,保持神智的修士更是一个都没遇到。

    突然。白雾散开,他看到了唯一一个拥有神智,又似曾相识的修士,一袭黑袍,紫玉明耀,这是昆虚修真界最近声名鹊起的魔道联盟盟主慕未名。

    慈松真人走到大殿门口,驻足看了一会巨大的光门,没有打扰入定修炼的慕未名,也寻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打坐。

    “啊,不妙啊。看来聪明人果然不能太聪明,这么快走出迷雾遇到的是仇……啊。慕真人,许久不见。”

    掩伤怀带着一株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走向大殿,微笑地向慈松真人与慕未名打了个招呼,见慕未名没有要开杀的打算,寻了个稍远的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开始数手中的玫瑰有多少花瓣。

    不一会,“道海邪尊”越神宗走出迷雾,来到大殿门前,见到慈松真人的刹那,抬手便聚起六丈大小的元气巨掌向着慈松真人按下。

    慈松真人睁开双眼,眼中光芒一闪,拂尘一扬,轻易化去元气巨掌。

    越神宗拂尘一收,凝神稽首:“越神宗见过慈松师伯!”

    “万年未见了,你一切……哎,罢了。”

    慈松真人面露哀伤之色,对于这位师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样说,那年他亲眼见到师弟死在越神宗手中,然后是越来越多的周山道同门死在他的手中。

    然而,这一切又不能怪越神宗,因为越神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若不是门中有些人的贪欲作祟,就不会去鼓动同门对越神宗进行迫害,追杀,最终酿成惨剧。

    “万年后能再见到师伯,实在是一大幸事。”越神宗笑笑,笑的有些悲戚,“我已知道师伯的来意,不论他们是生是死,总是需要一个结果的,不然,也枉我一身邪气!”

    说罢,越神宗周身邪气爆发,百丈之地绿邪如墨。

    一放一收,不过瞬息。

    越神宗平复邪气,神色淡然:“师伯,你说是也不是。”

    慈松真人无奈道:“你要作何打算?”

    “长辈亡,子嗣亲传代受;尚存者,杀无赦!”

    看着越神宗一脸杀气,慈松真人心中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该阻止:“当年的事,是宗门的错,如今你……是否能给他们一个机会?”

    “机会,从来都不会给受难者,万年前我被周山道追杀,跨四洲三洋六十九域,险死还生数百次,那时又又谁给我一个生存的机会?”越神宗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再者,他们如今找来师伯,又何尝不是想借师伯的手来除掉我?”

    慈松真人无言以对,子非鱼在请他出山时,确实存着让他除去越神宗,以绝后患的想法,只是他没有答应。

    “师伯,你是越神宗一直敬佩的存在,所以我不会杀你,但是我要杀人,希望师伯也不要阻止。师伯想要保护周山道的道统传承,这一点,请放心,越神宗不会让师伯失望。”

    慈松真人看着越神宗,神色黯然,确实,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阻止,甚至连动手的资格都没有,毕竟昔日错的是他们,如今越神宗要来找回,也没有什么错,只是……

    “此事暂且按下,师伯既然也来到了这里,就让我们一切探寻一下扰动剑域三十万年风雨的三境之剑。”

    越神宗拂尘一摆,大步走向光门,就这么毫无防范地走了进入,消失不见。

    慈松真人看了眼慕未名,又看了看掩伤怀,叹息一声,走入了光门。

    掩伤怀此时的表情有些丰富,心中惊叹莫名。

    “天哪,老大的师伯,万年前周山道的高手竟然还存在于世,这真是末法降临的修真界吗?莫非是这片神秘空间是能隔绝天道意志的小世界?”

    一旦开始胡思乱想,掩伤怀就完全停不下来了,直到花若羽在一名女剑修的搀扶下走过来。

    “啊,你怎么受了如此重的伤?!”

    掩伤怀腾地一下出现在花若羽身旁,观视了下她的伤势,“是谁伤你?”

    花若羽无视了掩伤怀的话,愤恨地看向远处打坐的慕未名,个中意思再明显不过,奈何掩伤怀将她目光中的人自然过滤了。

    “你的伤太重了,我先为你疗伤。老大的已经进去了,他的旁边还有个活了万年的老怪物,好像是老大的师伯,暂时顾不上我们,等你伤势再稳定一些,就带你一起进去。恩,这位美丽的琴师,掩伤怀是否能荣幸地为你疗伤?”

    掩伤怀优雅地鞠躬道,“啊,还没请教这位仙子名号?是否能将位置让给在下?”

    搀扶花若羽的花墨雨瞥了一眼掩伤怀,确认了对方身份,冷哼一声,闪身进入了光门,远处的慕未名对此毫不在意,并没有出手阻拦。

    失去搀扶的花若羽一个踉跄,险些栽倒,所幸掩伤怀及时扶住,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掩伤怀,还不快……疗伤!”花若羽咬牙切齿。

    “哎呀,是掩伤怀的错,我这就为你疗伤。”

    就在掩伤怀准备为花若羽疗伤时,慕未名站起来了,手中的紫玉明灯寒辉耀耀,给人感到刺骨的冰冷。

    “不妙啊,慕真人,我们是邪道,你是魔道,你我本是一家,何必动手呢?”

    “我的伤就是拜他所赐!”花若羽咬牙道。

    “这,这真真是要害死人了。”

    “你说什么?!”

    慕未名不语,看了两人一眼,似笑非笑,手中紫玉明灯洒下的寒光也越来越冷了!

    “可恶,大不了拼了!不瞒你说,本座身为地狱之裁,可是有压箱底的禁招,如果真用出来,慕真人你也得不了什么好处。”

    单手扶着花若羽,掩伤怀右手一番,玫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本邪气四溢的黑色禁典。

    无声风起,黑色禁典翻开扉页,显出禁典第一章,周遭顿陷邪狱世界。

    奈何,慕未名对此不闻不问,就这么笑看着掩伤怀施为,掩伤怀见慕未名没有主动攻击,一时间也不敢主动对慕未名出手。

    至少,在邪狱世界内,他和花若羽的性命都有了暂时的保障。

    就在此时,一人一剑,白发飘飘,腰悬南剑阁长老令的剑者缓步走入邪狱世界,出现在三人面前,慕未名似笑非笑的目光停在来人的脸上。

    上境剑意、极寒冻意骤然爆发冲突,霎时间,邪狱震动,天地尽霜寒,落雪纷飞,剑意肆虐,邪灵哭嚎!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