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三四章 上境之剑
    掩伤怀、冥颂君、花若羽三大邪尊突然出手,声势惊人,让宋思心中感到一阵不安,如果不挡,恐怕会被当场重创。

    琴声响,邪思起,宋思猝不及防之下受到影响,手上动作一顿,定心借着这一瞬之机与宋思再次拉开距离。

    这时,掩伤怀的绿色卡牌已到宋思身后,宋思不得不放下对定心的追杀,变招击碎绿色卡牌,与此同时,数道无形的邪音刃在宋思的眼中放大,竟是要直取宋思的性命。

    宋思不闪不避,心剑流转,将音刃尽数化去,并绞碎了无数鬼手,让鬼影不敢轻进。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在眨眼之间,得到三大邪尊的救援,定心也终于逃出宋思的剑势,心有余悸。

    但,似乎有什么不会!

    定心转身,却见慕未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他身后,掌聚无穷煞气,一掌摧山断岳,雷霆般落下。

    危险!

    究竟是邪之界的五大邪尊之一,即使是面对慕未名的恐怖袭掌,仍是提起了周身邪元,聚于双掌之上,迎击而上!

    嘭!

    不知是爆炸声响,还是定心坠地的声响,只见虚空中气劲四射,一抔血雾飘洒,定心已然是被重创了!

    无视四射气劲,慕未名剑指一抬,向着地上深坑射出一道凝练至极的青莲剑气。

    深坑内的定心只觉汗毛根根竖起,哪里还有佛家的定性,邪尊的霸气,由于接连遭到宋思、慕未名的打击,现在他竟连挽救自己生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死亡近在眼前,定心在恍惚间似听到了鬼门关前黄泉流淌的声音……

    就在此时。天外破空飞来一剑,挡下青莲剑气的同时将慕未名暂时逼退,定心刹那回神。再提邪元,抽身离开深坑。数个闪退间回到三大邪尊身边!

    尘烟散尽,正见道渊剑插在战场中,邪光闪耀,强大的剑意让慕未名不得不暂时收起攻势,紧握紫玉明灯,凝神戒备。

    “劫开元道之初,剑谛八荒神话。欲沧桑,睨苍穹。业海瀚涛履中行,负手定乾坤!”

    诗号朗朗,云海开道,但见来人拂尘一扬,凌风逾光,再眨眼,人已站在四邪尊身前。

    飘逸的披风,倜傥的道袍,绝世的身影,以及眉心的邪异道纹。无一不彰显他的身份,邪之界五大邪尊之首“道海邪尊”越神宗!

    “无奈啊,风头又被抢了!”掩伤怀用中指抬了抬金丝眼镜。再将手中卡牌变成一朵鲜艳的玫瑰,优雅地吸了口香气,以此平复心情。

    “哼!”

    冥颂君散去法杖上的光华,收起咒法,向旁边移动了几步,与掩伤怀拉开距离。

    花若羽单手按琴弦,右手捋了捋发丝,清眉微蹙,对于这种打断战斗的事。她十分不开心。

    拂尘一挥,道渊剑飞回剑鞘。越神宗正色看向眼前手持仙剑的少年,元婴后期圆满。实力稳压位列五邪尊的定心和尚,不容小觑。

    “越神宗?”

    在邪灵进攻烨城与雁歌城的时候,就有第一楼的杀手暗中录下的四大邪尊影像,独缺越神宗,而眼前这位看气势很有可能是五邪尊之首,但他的实力隐隐让宋思感觉不弱于邪主帝流胤,所以他疑惑了。

    “南剑阁阁主宋思?”

    见到天蓝仙剑,越神宗确认了宋思的身份,收起傲视的目光,拂尘一挥,道渊剑咻地一声飞回剑鞘。

    昔年曾参加过试剑大典的越神宗知晓剑域四阁诸多的秘辛,例如四大阁主必须由纯剑修继承,而所谓的纯剑修就是那些结剑丹,不结元婴的人。

    对这种剑修而言,不论是元气、灵气或者魔气,都能可以为他们所用,修炼成剑元,发挥出远超同阶的战力。

    在上古时,剑域内关于元婴期阁主越级击杀返虚期的传说就有很多,甚至于有秘典记载远古时代有元婴期的纯剑修击杀下界仙人的事迹,只是该秘典早已散佚,无处可考。

    因此,面对剑域阁主之时,如果你轻视他的境界过低的话,那就极有可能要在交手中悲剧,甚至万劫不复。

    “剑阁高手果然名不虚传,但偷袭这种手段,未免有违正道风范。”越神宗说道。

    “我是魔道,不是正道!”慕未名冷笑。

    掩伤怀拉低了帽檐,拆台道:“什么偷袭不偷袭,定心老秃杀剑阁的人就是偷袭,而且连这位宋阁主也偷袭了一掌。越神宗,大家都不是什么好鸟,不用这样冠冕堂皇。”

    “来这里就是开杀,越神宗,邪主管不了你,你也管不了我们!”定心说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定心老秃。”掩伤怀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风度,要风度,你好歹也是堂堂邪之界的邪尊呢。”

    宋思听到定心这样说话,杀意越发强烈,天蓝剑锋直指定心,虽远隔百丈,受同伴保护,但仍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意。

    “剑修不问正邪!”宋思再提剑元,疯狂催动,顿时剑惊百里,天地尽霜寒,“要战,就战!杀人,偿命!”

    剑域众高手同时上前,各自寻找他们的目标,运起法力,飞剑出鞘,准备一战。

    五大邪尊又如何?越神宗再强又如何?

    犯剑域者,必杀之!

    越神宗拂尘一摆,见战火将起,干脆直接说明来意:“宋阁主,我等此来只为拜会故友东方玦,并非开战。”

    “说什么拜会,人家都要开杀了。无奈啊,你看定心老秃就直接干掉了南剑阁三人,越神宗你认为他们会和你好好谈?”

    再抬了抬金丝眼镜,玫瑰化作一只红酒杯,掩伤怀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来了就是开杀的,攻进去找到东方玦不就省事了?”

    抛弃酒杯,掩伤怀披风一紧,帽檐下的双眼登时变成暗红色。双手一抛,顿时暗黄色的塔罗牌飞舞,在掩伤怀的周围构筑出一个个邪异莫测的魔法阵。

    这是准备开杀的节奏。

    “东方玦?”

    宋思一皱眉,一瞬的迟疑并没有让他的怒火消减,而是更加炽烈,万年前的人会拜会六千年后出生的人,那就真是奇了。

    “杀!”

    一剑,快若流星,迅若闪电。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见宋思快剑已杀到越神宗面前。

    越神宗心神微凛,他没想到宋思的进攻会这样的灵犀,面对宋思一剑快过一剑,无物不穿的剑气,不敢怠慢,道渊出鞘,上境之剑,应招而出!

    两人越战越快,越战越强,不过百招,仅仅战斗余波就让战场中的五六座山峰被夷为平地、沦为山谷、剑壑网布,令远处不能参战的众人心惊莫名。

    “这是什么剑法?”莫流离问道。

    “是万年前名震剑域的上境之剑!”南宫逸枫说道,“最近我在查阅南剑阁的典籍,有一部《三境之剑》中就有记载,三境之剑分别是人境之剑,道境之剑,上境之剑,是人间剑道的三大极致,得其一就是傲视天下。”

    “这么厉害?”

    “不过有传闻这三境之剑牵扯到万年前剑域的一场剑道恩怨,和南剑域东部的远古森林也有关,至于具体情况就没人知晓了。”

    “对面的贱友,不要再说贱了,老大都开打了,你们还不动手吗?”掩伤怀手杖一摇,顿时六张塔罗牌化光飞向剑阁众人。

    巨剑插地,霸气挡关,二长老残咖率先出战,挡下卡牌的同时被震退百丈之地,口吐鲜血。

    “卑鄙,你暗算!”残咖指着掩伤怀怒道,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背后竟中了一张卡牌。

    只见卡牌化成一只巨大的蜘蛛,蛛丝喷吐禁锢残咖的身体,大螯一动,邪光漫漫,竟是要直取残咖性命。

    就在此时,一枪掀起万丈涛澜,倾覆而下,将邪蛛不知卷到哪里去了。

    剑仙城城主白凌天这时走到掩伤怀面前,长枪所指,万顷海浪若隐若现。

    “地狱之裁掩伤怀,请喜欢用枪的美人指教!”掩伤怀行了个绅士礼,俯首行礼的瞬间,三张卡牌飞出,分别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杀向白凌天。

    收礼抬眼镜的瞬间,又有十二张卡牌飞向天空,隐入邪氛,不知是准备暗算谁,或者就是要围杀白凌天。

    白凌天干脆将长枪插在身旁,一踩地,万丈波涛再现,但见无尽水汽凝聚成剑,破空而起,不论是掩伤怀准备偷袭,或者预备偷袭的卡牌,在这绵密如丝雨的剑气中,无一不被粉碎,而掩伤怀、定心、冥颂君、花若羽四人顿时陷入剑雨袭杀的范围之中。

    趁此机会,三长老澹台倾夏将残咖救下战场。

    “失策了,我说用枪的美人怎么不用剑,原来如此。”掩伤怀飞出一张卡牌,化光消散,脚下魔法阵顿时发出强烈的邪光,形成一道坚固的魔法结界,将剑雨尽数挡下。

    远处,慕未名单掌托在胸前,一朵青翠的青莲在掌心缓缓绽放,等到青莲完全绽放,极其可怕的剑意充斥战场。

    “不好!定心老秃,你惹来的债,还是由你去还吧!”掩伤怀见到慕未名手中的青莲,心中一阵惊悸,维系魔法结界的他想也不想就将定心踹了出去。

    “掩伤怀,你给本座急着!”惊见无数剑雨袭来,定心双手合十,化出一尊邪佛护住周身,但紧接着他便见到那朵青莲飘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