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三零章 荒野截杀
    仓促之间,慕未名没想到帝流胤借助的小世界之力会如此强大,以至于再交手时身体受创。

    邪煞禁元竟然没能奈何得了他!

    慕未名不等落地,再发数道煞元掌,抽身疾退,不与帝流胤硬拼,同时观察帝流胤的邪功路数。

    交手又是百招后,慕未名终于看出帝流胤的攻击方式,原来他为了破邪煞禁元能禁锢、吸取、转化邪力的作用,特意先以残破的小世界之力轰散邪煞禁元,再以邪功攻击,如此一来,慕未名的邪煞禁元优势就没有了。

    “原来如此,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

    慕未名掌变剑指,六柄飞剑化作六道虹光飞出,组成剑阵,剑阵瞬变,化作一朵三丈大小的青莲。

    青莲剑华流转,青光一闪,向着帝流胤落下!

    帝流胤看着眼前的青莲,神色傲然,天武战戟一刺、一挑,竟直接将青莲击破,砰然一声,青莲内的六柄灵剑应戟而断,随着剑气爆射四方。

    处于剑莲爆炸中心的帝流胤竟是毫发无损,寸步未移。

    不对劲!

    飞剑被碎,附在飞剑上的神识同时被击碎,慕未名嘴角溢出一口鲜血,面无表情的拭去鲜血,看着战场中的帝流胤,他突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刚才那朵剑莲的威能已经堪比分神后期剑修的全力一剑了,可即便如此。仍是被帝流胤轻易破去,让他再添新伤。

    仔细观察,慕未名心中骇然。眼前的帝流胤已完全与此地的邪气融合,实力正在不断地攀升,不知止境。

    就在此时,青衣楼禁地外围,宋思已收起黑晶战舰,御剑疾驰而来。

    “此地邪气能侵蚀神魂剑元,你没有邪煞禁元。要小心。”

    “无妨。”即将进入邪氛范围,宋思扫了眼地面上的邪域大军。虚剑诀运转,身化虚无剑体,眨眼就进入邪域深处。

    “禁地内的邪主帝流胤越战越强,似乎在利用战斗恢复实力。很不对劲!”慕未名避过帝流胤的杀招,紫玉明灯乍放寒芒,抵住攻势后继续心念传音道,“司徒昭景已杀,龙卧先生受邪气侵蚀,伤势很重,华楼隽秀的伤也很重。”

    “稍后我用一剑破虚退开帝流胤,各救一人暂退!”

    “可以!”慕未名在帝流胤的天武战戟下且战且退,攻少守多。一时陷入下风,情势危急。

    感知到又有剑修突入邪域,帝流胤突然收招。盛气凌人地道:“你以为援兵来了就能救得了你的性命吗?”

    慕未名不答,双手按在紫玉明灯的提杆上,有如深渊的极寒灯元疯狂输出,刹那间,周遭百丈冰霜凝结,化为极寒世界。

    “寒耀荡魔!”

    明灯闪烁。瞬间爆射出一团刺目的白色光华,向着帝流胤冲击而去!

    “可笑的挣扎!”

    无视刺目寒芒。帝流胤嗤笑一声,催动无尽邪力灌入天武战戟之中,无边邪威,开启死亡冥途。

    他要破去极招的同时,将慕未名击杀。

    突然,剑啸破空,宋思终于赶到战场,眼看双方已到决胜时刻,当机立断,虚、心两大剑诀同时运转,化出无尽剑气,融合归一,正是衍生版的破虚一剑!

    这一剑是宋思根据虚剑诀与心剑诀的玉简内记录的融合方式所创出来的一剑,比之原版的破虚一剑杀伤力要提升许多,但相应的破虚功能就要弱化许多了。

    极招发出,慕未名再难压制体内伤势,喷出一口鲜血,不等结果出现就瞬影移形,出现在华楼隽秀一侧,抓起他后化成一道白色光华极速遁逃。

    三大极招相击,顿时天地昏昏,无穷剑气纵横四方,寒霜遍地,邪气成晶,千里之地,竟被凭空削去百丈,更有一道深难见底的剑壑横贯其中,诡异的剑意杀灭周围好奇的邪物。

    爆炸冲击中,宋思借势带走龙卧先生,独留下一个再次受创,盛怒无边的邪主帝流胤挥戟怒啸!

    原来帝流胤虽然感知到宋思的到来,却没料到他会偷袭,更可恶的宋思那一剑的穿透性极强,饶是他用邪元阻隔,仍有大部分剑气穿透后直接破开了华楼隽秀出神式给他的剑创,以至于他伤上加伤,行动受阻,不能追击。

    “抱歉,是我来迟了!”到达安全地带,四人先后进入小树林中,宋思放下身受重创的龙卧先生,助他疗伤。

    “是我们低估了邪主帝流胤的实力,所幸有华楼隽秀道友相助,引下天罚,击穿了邪主的小世界,不然就更麻烦了。”龙卧先生咳出一口淤血,脸色苍白地说道。

    “恩,他凭借残破的小世界之力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并且越战越强,恐怕他破封后实力并不是完全的。”稍作调息的慕未名说道。

    “先稳定伤势,一切回去再说!”宋思说道。

    “他的伤很棘手!”慕未名看着华楼隽秀的伤口,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因为华楼隽秀和司徒昭景一样是修炼死气的。

    不管是邪煞禁元、青莲剑意,青衣楼禁地一战,震惊整个昆虚修真界,不为别的,就为在战斗中出现的太乙生灭青霜神雷。

    这等天罚的出现,说明战况极其激烈,且有高阶存在自解封印,不论是剑域一方,还是禁地方面的存在,想来损失将非常巨大。

    对于是否会有高阶陨落,众人是深信不疑的,毕竟那等恐怖的天罚都出现了,如果不劈灭一两个,也对不起它的名号。

    紧接着,他们就从玉圭播放的《修真大事件》中了解到剑域的可怕损失,莫名的感到胆战心惊,只希望剑域能早点除掉魔头。

    结果却是说有人见到南剑阁阁主宋思带着重伤的东剑阁阁主龙卧先生归来,同行的还有重伤的华楼隽秀以及轻伤的慕未名。

    似乎很不妙。

    为了印证他们的想法,邪之界五大邪尊帅带领大军分别进攻东剑阁傲鸾城、南剑阁烨城、雁歌城。

    傲鸾城中,由东剑阁副阁主诸葛雄鹰亲自坐镇,这才在激战中将傲鸾城力保了下来,饶是如此,这一战中东剑阁仍折损了六千余剑修。

    但烨城和雁歌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他们归万妖谷管辖,而万妖谷又刚刚遭受宋思的疯狂打击,损失惨重,哪里来那么多的妖兵妖将去守。

    于是,悲剧发生了。

    在烨城内还在疗伤的妖帅夜饕餮被邪尊重创,危机时刻使用禁术甩下他的大军脱逃,结果烨城被屠,近百万的妖族一夕之间沦为邪物的食物。

    悲剧还发生在雁歌城,驻守雁歌城的妖兵看到天边绿色的云朵飘来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护城大阵都没打开。

    主攻雁歌城的邪尊心中大喜,带了一干邪将采用地遁的方式先行潜入,破开了护城大阵的数处主阵基,而后一声令下,近千万的邪物大军有如潮水般涌入城中。

    那一日,雁歌城火光冲天,哀嚎无尽,血流成河,一如当年人族城破之时。

    风刃雁徊云站在城外静静地看着雁歌城内的冲天火光,隐藏在斗篷下的双眼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不过,有一妖,快到了。

    荒野中,只见距离雁歌城外百里处,一道人影拨开灌木,冲了出来,疯狂向南奔逃。

    他想飞,但又怕惊动那三位邪尊,到时就真逃不了了。

    他带着伤,鲜血止不住地流洒,带着令人着迷的味道,这些血对平常人来说或许很重要,但对他而言,已是微不足道了。

    雁徊云按在背后的刀柄上,嘴角微微弯起,终于,等到了!

    “寒沙刃.月残!”

    雁徊云一跃而起,寒风起,黄沙落,残月现影,瞬息落下。

    正亡命奔逃的夜饕餮惊骇莫名,抬爪一挡,却是手臂无声掉落,鲜血有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是你!孽子!”

    认出了雁徊云的身份,夜饕餮怒吼一声,恍若婴啼荒野,刺耳的声波让雁徊云不得不暂时稍退。

    雁徊云停在虚空中,盯着夜饕餮的身影,享受地舔尽刀刃上的饕餮血,冷冷一笑。

    “寒沙刃.裂风!”

    这一次,雁徊云不再是仓促复仇,在第一楼他接受了更为系统的杀手训练,并接受的体质的强化,修为增进更是一日千里,如今寒沙刃前三式已完全掌握。

    沙刃破风,冰禁虚空,重伤状态下的夜饕餮一时间竟没有发现雁徊云的攻击方向,回神之时,身上又多了一道可怕的刀痕。

    妖识散开,感知着寒风中的杀意,夜饕餮恐惧了,这样的刀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人界,哪怕他在全盛时期,都不一定有把握接下。

    死亡的阴霾在他的眉心开始凝聚。

    “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义父啊!杀了我,你就是大逆不道!”夜饕餮苦情孤诣地说道,颤抖的声音中更是带着一丝哀求。

    他想活下去,还不想死,但回应夜饕餮的是雁徊云更强的一刀!

    “寒沙刃.黄泉!”

    阴冥风起,黄泉天降,晦暗的阴风中唯见鬼影重重,索命而来。

    刹那间,夜饕餮已陷入鬼影重围之中,不论如何挣扎,都难以挣脱。

    一瞬刀落,风停,夜饕餮双眼呆滞无神地站在原地,化作飞灰缓缓消散……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