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一四章 生死血仇
    密林上空,身受重创的夜饕餮与萧无名正疾疾奔逃,他们身后一朵浓黑如墨的魔云紧紧追杀。

    三刻钟后,夜饕餮、萧无名忽然停下遁光,看着前方提灯等待的慕未名,惊疑不定!

    萧无名御使飞剑,一剑破空,向着慕未名刺去。

    咻地一声,剑光穿过慕未名,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刺中一般。

    “中计,这是投影!”萧无名面色一变。

    就在这一瞬间的迟疑,魔云已追袭而至,翻涌之间,现出了天魔宗宗主慕流云的不世身影。

    投影消散,华光凝聚,慕未名手提紫玉明灯挡住两妖的退路。

    “慕未名,我万妖谷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和我们过不去?”萧无名忿忿。

    慕未名露出意外的神色,反问道:“不是已经开战了吗?”

    说罢,不等萧无名继续抗议,慕未名已将右手按在紫玉提杆上,极寒灯元快速地贯入紫玉明灯,霎时,双妖如临冰川,周遭空气尽遭霜劫。

    身受重创的夜饕餮受霜劫影响,伤势恶化,没等慕未名极招发出,就已入垂危之境,若极招发出,将再难幸免。

    “魔道联盟会为此付出代价!”

    多说无益,萧无名心知再不拼命,就将步入穷途,怒喝一声,挡在重伤的夜饕餮身前,祭起本命妖婴,催动飞剑,“奏鸣曲!”

    剑曲奏起,妖异快捷的曲调似要将人拉入靡靡幻境。

    奈何冰寒之下,人的清醒程度要比正常环境下高出许多,更不要说萧无名的对手本就是深谙此道的魔道巨擘了。

    “寒阳点灯!”

    一轮炽白寒阳飞出,极致的温度瞬息将空间冻结,将剑韵消弭无声,而后吞灭剑气,直向萧无名撞去。

    萧无名身受极寒气势限制。面对寒阳避无可避,情急之下,只能豁出妖婴本源之力,再发极招硬接。

    “回旋终曲!”

    剑韵回旋,奏响命途终章,然而不过刹那就被寒阳湮灭。

    无声惊爆,几乎能割裂空间的极寒气劲冲击四方,耗费本源的萧无名与重伤的夜饕餮顿时被击飞出数里。

    就在倒飞途中,天魔宗宗主慕流云再发一掌,魔气嚣狂。强大的掌劲险些将萧无名击穿,饶是如此,他体内骨骸也没有多少完好的了。

    鲜血飞洒,萧无名重重地摔倒在地,昔日的骄傲,都在这一刻的直视天空中化成虚影迷茫。

    强,什么是强?或许这就是。

    萧无名颤抖着,挣扎着,他想要站起来。双手努力地向四周抓去,忽然他发现,连飞剑都在刚才被重伤的时候掉落了。

    呵,可笑啊……

    突然。萧无名心头一痛,而后心口变的空空落落一般。

    夜饕餮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但见他张开口,将那颗跳动的心脏吞入腹中。他的状态哪里有身受重创的模样。

    “六殿下,本帅会记住你的救命之恩的!”

    说罢,夜饕餮化出饕餮本相。仰天一吼,吞纳风云日月,刹那天地昏暗,飞沙走石,恐怖的威势直追上古大凶祸乱凡尘。

    紧追而来的慕未名、慕流云两人险些栽倒,两人各发一招,借助气劲的反推力脱出吞天空间。

    等到沙尘消散,天地现光,地上只剩下了一头失去了心脏,被冰霜冻结的巨鹰尸首,正是那六殿下萧无名。

    “有腾蛇血脉的妖鹰,这可是不多见,可惜心脏没了。”慕流云检查了下巨鹰的伤口,惋惜的说道。

    “烧烤也不错!”慕未名提议。

    “沾染了饕餮毒,误食的人一生将处于饥饿状态,需要不停地进食,要么暴食而亡,要么饥饿而死。盟主,你确定要尝尝?”

    “算了,拔了羽毛,卸了爪子回律城。”

    逃了不知多久,夜饕餮确定身后没有人追来,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幸好万妖老祖不知什么缘故把智商略低的萧无名从雁歌城调到律城,这才让他有机可乘,吃了有腾蛇精血的心脏,恢复数层元气逃出性命。

    至于原来的律城城主,夜饕餮想起那张冷酷的脸,心中不由感到一寒。

    因为他是萧无绝!

    乍然,风起,血映苍茫,黑色的斗篷,带杀的身影,渐渐地出现在夜饕餮的视野。

    “天涯孤旅几知音,残灯一缕路未明。远风低徊沙丘下,刃血恨是秃头鹰。”雁徊云披风一扬,手按刀柄:“夜饕餮,我的杀父仇人,久违了!”

    “你果然会杀我!”夜饕餮低着头,他想要拖延一些时间用来恢复体力和妖元,毕竟刚遭遇两大魔道巨擘的围杀,他的伤势也是不轻的。

    雁徊云不回答,他缓缓地抽出孤徊刃,心中莫名地恐惧起来,但更多的则是可以复仇的兴奋。

    第一次,他感受到了刀沉,于是,他的心跳更快,杀意凝成锋刃。

    刃血缨锋!

    这是雁徊云能够位列饕餮堂三大杀手的成名杀招,不论是正面对敌,还是暗中偷袭,都能发挥十二成的威力。

    刀出之后,必定饮血而回。

    但这次,他失误了。

    夜饕餮看着雁徊云攻来,在心中冷冷一笑,回身抬刀,一斩一顿,斜挫袭斩,直取对手右手。

    这一刻,雁徊云心中的恐惧被莫名放大,但来自饕餮鲜血的兴奋让他完全无法自拔,危急时刻,只见他心一横,弃刀化拳,轰向夜饕餮胸前被寒霜冻结的伤口。

    无形中,血色的气场散开,让雁徊云看起来就像是血海中凝结而出的嗜血怪物,妖异而可怖,悍不畏死!

    更令夜饕餮震惊的是雁徊云此时身上散发出的一丝熟悉的血脉气息,那是饕餮之血,如出本源。

    是饕餮戮血!夜饕餮瞪大了双眼,那根本不是什么吸血族的修炼法诀,雁徊云欺骗了他,很早以前就欺骗了他!

    他的儿子是被雁徊云所杀!

    “是你!”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夜饕餮怒火冲心,这一刻他竟任由雁徊云血拳贯入,而后主动欺身前进,中拳的同时将雁徊云撞飞百丈。

    骨碎声声,爆响长空。

    嘟!

    鲜血喷洒,雁徊云不及落地,又见夜饕餮如影随形,人爪铸金,索命掠杀!

    忽然,寒风凄凄。霜凝沙落,欲夺雁徊云性命的夜饕餮清醒过来,疾速暴退,神识放开,戒备四方。

    没有熟悉的诗号,也没有提灯的身影,不是慕未名,那又是谁?

    目光一凝,眼前落下的并不是雪花。更不是霜气,而是寒沙。

    “是你!”

    胸前的伤口,殷红的血丝如有藤蔓般开始生长,缠绕。蔓延,腐蚀夜饕餮的伤口,让夜饕餮气息一滞。

    夜饕餮不得不暂时止步,运起妖元压制内外交逼造成的新旧伤势。否则他很有可能在击杀雁徊云后难以赶去烨城。

    简单处理完伤势,夜饕餮甩去手上的鲜血,用嗜血的目光盯着右臂碎裂的雁徊云:“你的手都断了。纵使有这等虚张声势的手段又能如何?你还杀的了本帅吗?”

    “能不能杀,还要等结果出来!”雁徊云神色疯狂,双眼血泪流淌,他的恨火丝毫不必夜饕餮弱,甚至还要强上几分。

    “不要忘了,你的功法都是本帅交的!即使你现在新学了什么招数,也不会是本帅的对手!”夜饕餮哈哈大笑起来,而后他化出了饕餮本相,神色狰狞地吼道:“为吾儿,本帅定要将你撕碎。”

    “哈哈哈!那就来吧!”雁徊云说罢,惨嚎连连,但见他的手臂红色血丝缠绕,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右臂就恢复如初,而他的脸色则变的苍白无比。

    刀影划空,孤徊刃重新回到手中,雁徊云运转寒沙诀,初试刀威!

    “寒沙刃.月残!”

    残月无光,雁徊云人刀合一,步入暗月之境,极斩而下!

    夜饕餮神色一变,双爪合击,险险架住刀光,这才没有被立劈,饶是如此,遭遇反击的刀气仍化作数百刀光,摧毁三十里方圆。

    一刀未竞,雁徊云闪电般撤走,不给夜饕餮任何反击机会,随即极招再出!

    “寒沙刃.裂风!”

    破风声响,刀裂虚空,夜饕餮骤感压力大增,毫不犹豫地豁出全身能为,双爪凝阵,再一次挡下刀光。

    刹那间,巨大的刀劲妖气荡灭四方,百里之地,尽成废墟。

    鲜血自伤口中流淌而出,滴落于地,夜饕餮难以置信地看着双爪,这对能直接抓碎极品灵器的双爪竟然被伤到了。

    这一次,雁徊云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停在远处先将孤徊刃上的饕餮血吞食,惨白的脸这才恢复了一丝血色。

    夜饕餮看着雁徊云那疯狂的动作,一时间竟没有趁机偷袭,再反应过来时,眼前的雁徊云已是一个正在消散的残影了。

    “寒沙刃.黄泉!”

    地狱境开,黄泉声响,雁徊云的声音有如冥界勾魂使者,飘忽无迹,甚至连刀光也难以捉摸。

    夜饕餮心中惊疑不定,短短一天之中,他被两个元婴期的小辈欺凌,这传出去,恐怕要成为天下笑柄。

    愤怒无用,仇恨无用,绝境中的妖帅冷静下来,双爪聚纳天地元气,不顾伤势恶化,疯狂地转化成为妖元。

    陡然,元气被切割的裂痕吸引了夜饕餮的注意!

    这里!

    一声嘤啼,刺耳裂魂,同时双爪裂空,直抓向自幽冥中杀来的雁徊云。

    刀光、爪痕,交错空间,幻境破碎,刹那无声!

    胜负,在这一刻分晓!(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