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一二章 饕餮堂
    血与痛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浮过,雁徊云内心痛楚无比,而神情却变得越发孤默,甚至绝情!

    两种痛苦的极端,呈现在一人之上,令人唏嘘。

    “大人,堂主回来了!”黑暗中,走出一人,向雁徊云禀报。

    雁徊云没有抬头,只是盯着眼前的血池,默然自语:“饕餮堂、埋血丘、雁歌城。”

    城字,在雁徊云的心中拖地非常长,似乎永远都不想停下,记忆在这一刻莫名的清晰起来。

    那一年,雁歌城前,那人遭遇群妖暗算,血战至残,最终被妖帅夜饕餮虐杀在城前。

    血泪欲流,终是被雁徊云用真元蒸发。

    黑色披风一甩,漆黑斗篷下的雁徊云起身离开,他要去见饕餮堂的堂主,那位他名义上的“义父”。

    黑暗的世界,传统的妖族大殿中,妖帅夜饕餮如同饕餮堂内所有人一样,隐藏在漆黑如墨的斗篷下。

    “拜见堂主(义父)!”

    夜刃、血刃两大杀手照例用余光看了一眼风刃雁徊云这个特殊的存在,他们一直认为这个靠爹的家伙是完全没有资格成为饕餮堂三大杀手之一,但碍于堂规,他们不能对雁徊云动手,因此只能用眼神来鄙夷对方了。

    一如往常,雁徊云视两人如同空气,说到底,他们都是失去本心的可怜人。

    “云儿,你来说下上次截获的情报。”见人到齐,夜饕餮说道。

    “是,义父!”雁徊云抱拳说道,“三天前,我在暗河截杀了东剑阁执剑使墨皓,从他身上搜出一枚龙卧先生送给宋思的玉简,玉简内说东剑阁目前面临死异生物的扰乱,暂时抽不出人手支援南剑阁。但是他已委托了寒墨尘、余棣棠两位客卿长老先行前往。”

    夜饕餮点点头:“寒墨尘、余棣棠分别的出窍中期和元婴后期,前者擅长剑法,后者擅长阵法,就交给夜刃、血刃你们二人带队截杀。”

    “遵命!”夜刃、血刃二人心中一喜,用挑衅地余光看了眼雁徊云,然后退到一旁。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忽然,夜饕餮态度一变,怒声喝问,强大的威势散开,只差一线就要吹开雁徊云的斗篷。

    “我见到了紫府城城主月潋卿。”雁徊云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回答的声音仍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然后!”

    “月潋卿告诉我在一个月内,南剑阁会摧毁律城,让我离开。”

    “为什么要你离开?!”

    “她告诉我,我是雁歌城前城主的儿子!”

    “那你可知他是怎么死的?”

    “被义父虐杀!”

    沉默、压抑,恐怖的气氛在大殿中弥漫,不知过了多久,夜饕餮哈哈大笑起来,连道三个好字。

    “那你想不想报仇,比如杀掉本座?”夜饕餮双手张开。空门全露。

    “想!”雁徊云答道,夜刃、血刃以及众杀手悚然一惊,气势丕变,杀意如风。尽数汇聚在雁徊云身上,雁徊云周身汗毛根根竖起,似乎他只要稍有动作就会被乱剑分尸。

    “本座就在这里,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不敢!”

    “为什么不敢?本座可是在无数人和妖的目光下将你的亲生父亲虐杀了!”

    “因为畏惧!”雁徊云平静无比地答道。

    “哈哈哈!好!”夜饕餮赞道。“不愧是本座的好儿子。如果本座给你一个绝佳的机会,你会不会杀我?”

    “会!”

    沉默,大殿内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听着这对父子的对话,饶是另外两大杀手,也不禁流下在一丝冷汗,他们对雁徊云的看法在这一刻发生了完全的改变。

    “你下去吧!”

    “是!”雁徊云转身,在杀意的层层重压下走出大殿,返回血池。

    “你们也下去进行任务吧,哼,南剑阁要毁灭律城,本座倒要看看宋思要怎么毁灭?”说罢,夜饕餮坐下开始沉思。

    说实在的,他在刚才那一刻就想将雁徊云击杀,但养了雁徊云那么久,他这样一个大妖竟然对一个人产生了感情,实在难以理解。

    其实,在十多年前,他还是有一个儿子的,只是那个儿子很不成器,在一次任务中被人击杀。这让夜饕餮几乎丧失理智,而让及时清醒的正是这个原本是为儿子准备的修炼炉鼎,也就是义子雁徊云,亲情也因此而转移到雁徊云身上。

    另一方面,是在雁徊云说出会的时候,夜饕餮感到了一丝危险,让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而且,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考虑。

    以目前的情报来说,南剑阁面临万妖谷大军的威胁,能守住就是不易,反击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但是,三位殿下突然来到军营代理军务,并直接支开他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血池前,殷红的血丝蒸腾,疯狂地往雁徊云体内钻去,如果掀开斗篷,就能看到他脸上极度痛苦的表情,狰狞、嗜血、可怕!

    在大殿之时,雁徊云一直都在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杀意,他怕一控制不住就会出手,但终究是没有冲动。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雁徊云仿佛感觉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体内虚脱无比,因此回到血池后,就开始汲取血液,短短数个呼吸,血池内的血液就几乎少了一半。

    还有一件事,雁徊云没有告诉夜饕餮,那就是不仅仅是律城会被毁灭,整个剑域都可能会被毁灭,只是后一件事月潋卿也无法确定而已。

    雁徊云想到这里就感觉很冷很冷,剑修的疯狂远远不是这些自诩天帝后裔的妖族可以相比的。

    毁灭整个剑域?雁徊云想也不敢想,哪怕他是饕餮堂的三大杀手之一。

    此外,支援南剑阁的两位客卿将是由东剑阁阁主龙卧先生亲自带队,至于去埋伏他们的饕餮堂杀手的结局,已经不用去想了。

    可怜、可悲、可叹!

    饕餮堂的这些杀手恐怕都与他一般,是昔日剑域修士的后裔或者孤儿,被万妖谷抓来,以妖血洗骨换脉,最终一个个都成为非人非妖的存在。

    不知道过去,不知道血仇,却还要为妖卖命,这双手,这人心,哈哈,悲哀啊。

    越想越乱,血泪流下,雁徊云停下这种无意义地思考,大步离开血池,或许,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了。

    ……

    自雕王、紫炎傲鸾凌晨突袭南剑阁后,万妖谷大军似乎就沉寂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更别提什么“踏平南剑阁,君临剑域”了。

    “无聊啊!”二长老残咖打了个哈哈,拿起一枚紫红色的灵果,丢入嘴里。

    上次一战后,残咖长老只是受到的灼伤严重,很快就被药师夜倾觞医好了。并且,他在生死攸关中有所感悟,不出几日就顿悟突破,直接晋入出窍中期,修为战力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他最大的想法就是能再和那第三妖将一战,扳回颜面。

    “可怜啊,这是逼我减肥啊!”络岚坐在客卿长老的位置上同样叹道,对她来说,没有可口的妖族食材送上门来,实在是人间惨剧。

    抱怨间,莫流离、叶韵林、慕容宸、诸葛嗷、夜倾殇五人先后走入南天殿,向众人打了个招呼后各自落座。

    “咦,你的剑韵很好听,有空和我切磋一二。”络岚看到叶韵林,笑着说道。

    叶韵林背后沁出一层冷汗,心中直打寒颤,这几天因络岚没见到宋思,找各自借口和南剑阁中的人切磋,然后结果自然是参与切磋的剑修无一不是痛苦无比。

    所幸有药师夜倾觞在,这才没有导致此次会议南天殿里缺席太多。

    “什么鬼?和你切磋,不是要拆我的骨头吧?”叶韵林在心中吐槽道,但脸上却不能这样说,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应下。

    因为,拒绝的后果会更加可怕!

    少顷,宋思与南剑阁的诸多长老执事走入大殿,反击万妖谷一事,将在今天做出决议,墟城、律城以及妖族大营将是此次会议的重点。

    不过讨论了半小时,宋思就做出决定,由曹禹长老率领新整编的一千剑修战部进攻墟城;宋思亲带莫流离、叶韵林、残咖等长老带五百剑修进攻妖族大营;大长老东方玦等人留守南剑阁;而律城,则有专人负责,宋思没有透露具体信息。

    “宋思,我怎么没安排?”络岚站起来说道:“好歹我也算是南剑阁的客卿长老啊!”

    莫流离神色不动,叶韵林专注着手中的灵茶,慕容宸的思想云游天外,甚至连刚刚修为大涨喜欢说话的二长老残咖也在这时安静了下来。

    “你还没有客卿长老令,暂时算不上南剑阁的人,所以没有给你安排。”大长老东方玦适时地打破沉闷,灵思一瞬,继续补充道:“现在客卿长老令只有阁主能发。”

    “哦?”络岚笑眯眯地望向宋思:“宋思,我能不能成为南剑阁的长老呢?”

    宋思真想扶额,但想想络岚的要求并非不合理,所以他飞快地拿出一枚客卿长老令,保持距离,解决了可能出现的问题。

    “现在我是长老了,让我和你一起去妖族大营吧!”络岚高兴地扬了扬新得的令牌,然后华丽丽地向宋思扑了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