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零八章 形势逆转
    荒野上,风草凄凄,东剑阁执剑使墨皓正施展上乘轻功踏叶疾行,他正要赶往南剑阁送信。

    由于这里是东剑域、南剑域交界,处于剑谷与青衣楼邪域之间,唯一的主城烨城又被妖族掌控,危机重重,让他不敢使用飞舟代步。

    经过一条大河时,墨皓停下脚步,神色微沉。

    “天涯孤旅几知音,残灯一缕路未明。远风低徊沙丘下,刃血恨是秃头鹰。天涯逆旅几时多,孤灯引魂渡暗河。江南应是花开早,塞外斜阳荒草没。”

    诗号沙哑凄凉,却隐藏不住声音的主人的年轻。

    黑衣兜帽,肩立秃鹫,腰挎孤徊刃,这是妖族饕餮堂三大杀手之一的风刃雁徊云。

    传闻他喜欢杀人,吸食人血,而后会将尸体带去埋血丘半埋,让秃鹫啄食,南剑域诸多修士对此人闻风丧胆,更有传闻昔日剑域一代名宿,青萍剑宗太上长老孤剑清秋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只是,谁都不知道雁徊云在刚出生不久就被妖族掳掠走,培养成杀手,但由于秘药和修炼法诀的影响,导致他的身体一直保持在十六岁的状态上。

    极端的训练手法,给雁徊云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以至于极度畏惧他的养父夜饕餮而无能反抗组织。

    渐渐地,雁徊云的性格变得越发偏邪,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得到了一本名为《饕餮戮血》的邪术,这本邪术可以让修炼者消耗生命快速提升自己修为,凭借这项邪术,他成为了饕餮堂三大杀手之一。

    雁徊云点亮灯笼,将之悬挂在草亭檐下,淡淡的灯光带来方寸光明。

    “天快黑了,过路的剑客,可要停下休息?”雁徊云抱着刀倚靠在扶栏的支柱上。似乎准备睡觉,但是,这可能吗?

    尖锐刺耳的叫声响起,那是秃鹫不满的叫声,它的眼睛黑暗无比,看执剑使墨皓就像在看它的晚餐一般。

    墨皓感觉非常不舒服:“不需要,谢谢。”

    “这条河,叫做暗河,你要小心。”雁徊云没有起声,没有转身。就这般提醒道。

    莫名地,墨皓心头一颤,余光看向暗河,只见河水中映照出一轮血月,突然,水浪翻过,似是泛起粼粼血光。

    眨眼,整条暗河都翻起了血浪。

    “天黑了,月升了。过路的剑客,你要休息吗?”雁徊云再一次问道。

    墨皓蓦然反应过来,却见雁徊云已站在他的面前,孤徊刃仍没有出鞘。只是他为什么没有走?为什么还没有走?

    从天黑,到月亮升起,对他而言,无疑是很长一段时间。墨皓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没有走,他要离开,要去送信。只是莫名地他感到步履沉重,似乎在抬腿间就会双脚。

    “饕餮堂雁徊云,你想做什么?”墨皓定下心神问道。

    雁徊云抬起头,隐藏在黑暗下的双眼没有一丝的表情:“没有什么。夜渐深了,过路的剑客,你确定不需要休息吗?”

    “多谢,我还要赶路!”墨皓拒绝的同时催动体内剑元,临时挣脱莫名结界的控制,化作一道剑光极速逃离。

    就在这时,凉风吹起,血月现芒,孤徊刃正缓缓出鞘。

    眨眼,血色的刀光布满半边虚空,墨皓松开手中的剑,血雾爆散,惊愕万分地跌落下来。

    “天涯孤旅几知音,残灯一缕路未明。远风低徊沙丘下,刃血……”雁徊云走过去,开始处理墨皓的尸体,整理他的储物袋,里面应该有他需要的任务玉简。

    这种事,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对这流程非常熟悉。

    突然,一片莲月清辉洒下,血月结界瞬间破碎。

    “哎,来迟一步。”虚空中的白色剑莲看着地上的执剑使尸体,长叹一声。

    停下动作,雁徊云抽出孤徊刃,谨慎地看着剑莲:“你是谁?来杀我的吗?”隐约感应到白色剑莲的目光,那是一种看向可怜与可悲的目光,兜帽下的雁徊云难得皱眉。

    “我不需要怜悯!”雁徊云深知眼前这人的可怕,恐怕这是剑域的某位城主,或者是四阁中某位强大的剑修,这样的存在,他还远远不是对手。

    “要杀我为他报仇吗?放心,我不会束手就擒。”雁徊云摆开架势,沉声一喝,杀招已出:“徊月斩!”

    弧形刀气直斩虚空中的白色剑莲,而白色剑莲不过飘然一动,洒一下一片月华就将雁徊云的刀气尽数化消。

    “你知道你为什么姓雁吗?”白色剑莲问道。

    “与你何干?”雁徊云收刀,转身就走,既然他伤不了白色剑莲,而她又不准备杀他,不如离开。

    “我来告诉你的来历。”

    “不需要!”

    “雁,是雁歌城的雁。”

    雁徊云脚步停下,白色剑莲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身体有那么一丝细微的颤动,但紧接着雁徊云就继续向前走了。

    “三十年前,雁歌城城主被人虐杀在妖族大军前。”

    雁徊云仿若未闻,脚步不停。

    “虐杀他的妖,今天却被他的儿子称为义父!”

    雁徊云停下脚步,转过身,一滴血泪落下:“你究竟想要怎样?啊?!三十年前,你们不出现,三十年后,你们就来了吗?”

    “看来,你早就知道一些了。”白色剑莲的语气丝毫未变,“我是紫府城城主月潋卿,你可以称呼我月城主。”

    “哈哈哈,城主?真是笑话!与我何干?剑域,与我何干?”

    “我来送给你你父亲的遗物。”说罢,白色剑莲中飞出一道流光,雁徊云眼看着流光飞过,终是腾身而起,接下包裹。

    接住包裹的手青筋爆起,又一滴血泪落下。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想让你活下去。”白色剑莲平静地说道:“一个月内。律城将被南剑阁毁灭,你要离开那里。”

    “是你们要出手?”

    “是南剑阁!”

    “不可能!就凭一个元婴后期的新阁主?不出三天,南剑阁就要被万妖谷踏平了。至于律城,饕餮堂的总堂就在那里!”

    白色剑莲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包裹里有我留下的一部剑诀,怎样选择看你自己。好自为之!”

    月华倾泻,清香渺渺,雁徊云抬头,虚空中的白色剑莲早已不知去向了。

    ……

    南剑阁外,战斗由下午战至深夜。战事越趋激烈,万妖谷仗着妖兵众多,南剑阁凭借剑气锐利,双方各有死伤。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妖族兵多将多的优势就逐渐体现出来了,因为每一个南剑阁剑修几乎都要面对两个以上的妖兵攻击,时间一长,真元不济,就落于下风了。

    “宋思。你太年轻了!”万妖老祖萧千行一掌拍散宋思的剑气,“区区数百人也敢阻挡万妖谷的脚步,可笑!”

    “既然总要牺牲一些,”宋思指剑上挑。凌厉剑气划碎萧千行的衣摆,“那就先牺牲一些也无所谓了!”

    “果然和传闻一样,剑域的阁主都是疯子!”萧千行与宋思硬撼一招,再一次拉开距离。“但疯子总是要死的!结束了,宋思!”

    萧千行仰天怒鸣,刹那间。妖风翻腾,电闪雷鸣,一只九百余丈长的腾蛇妖影出现在虚空,威压万里。

    “妖神禁!”

    腾蛇虚影双翼一扇,宋思周围的空间凝滞,而威能无限的妖雷混合着龙卷风则是速度丝毫不减地落下。

    危急时刻,宋思敛一身剑意,由实化虚,摆脱禁锢,随后散去指尖剑芒,取而代之的是蓝光流萤的天蓝仙剑。

    禁锢空间?对他又有什么用?

    “一剑破虚!”

    一剑击破虚空,正对腾蛇攻击,极招冲击间,天地混沌万物灭,寰宇明灭现玄黄,无尽的剑气、妖雷扫荡四方,万顷地域尽成天坑。

    “嘶!”

    腾蛇妖相消散,萧千行闷哼一声,脱出爆炸中心,重重地落下,脚下千里土地又余劲冲击,裂出千道深壑。

    “喝!”

    宋思道袍再毁,狼狈不堪地倒退千丈后落在一座千米山峰上,不过刹那,山峰土崩瓦解,数道恐怖的气劲直冲地脉深处。

    再看远处战场,南剑阁已陷颓势,在受到两人交战余波的冲击后,又有几十名南剑阁剑修折损在妖族围杀中。

    当然,趁此机会,南剑阁也杀了数名妖将,数百妖兵,只是这样互换下去终究是南剑阁吃亏。

    顾不得嘴角鲜血,宋思祭起仙剑,一剑化虚,阻住萧千行随时可能到来的追击,而后身影一闪,来到战场高空。

    “纯阳无极.剑流云!”

    高空,太极现,阴阳扩散,眨眼数万剑气自太极图中飞出,横扫战场,将南剑阁剑修和妖族大军分隔开来。

    “退!”

    一声令下,南剑阁修士纷纷后撤,退入南剑阁中。

    与此同时,萧千行接下一剑化虚,赶回战场一掌破去高空中的太极剑图。

    看着满地妖兵尸首以及狼狈不堪的妖将,萧千行的神色越发阴沉:“都是一群废物!”

    雕王、夜饕餮面色不佳,只能暂时退到一旁,至于他们心中想什么,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哈哈哈!萧老蛇,不送了!”

    南剑内传出宋思嚣张无比的笑声,不等萧千行发作,却见一道化为实质的黑色剑意自护山剑阵中心冲天而起,以万米一瞬的极速向着萧千行刺下!

    惊天剑威,让萧千行身后的妖族大军几乎在一瞬间就趴下了大半,纵然连身为妖帅的雕王、夜饕餮也感到心惊肉跳,直想立马逃离!

    形势瞬间逆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