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零五章 为剑而战
    晨光熹微,仙雾氤氲,百鸟绘鸣,朝气勃发。

    宋思来到瀑布下,掬起一捧清泉,尝了一口,洗了把脸,顿感清爽无比,再眺望连绵不绝的绿色山峦,心情大好!

    “真希望这些美好能一直存在。”宋思在心中说道。

    剑光炫目,划破长空,这是南剑阁剑修第一次大规模聚集,来的人除了拜见新任阁主外,还有就是商讨关于万妖谷的事务。

    万妖谷,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妖族聚集区,灵脉稀薄,剑域四阁本着万物平等的原则,任其发展,直到三十万年前,有天妖在那里降生,一统妖族,这才成为妖族的圣地。

    尽管如此,剑域内的妖族与剑修相处还算和谐,没有大规模的摩擦,这最主要的还要归功于四大剑阁阁主的震慑。

    但是,妖族血性凶残,一代代传承下来,万妖谷与剑域的摩擦越来越多,最终发展为战争,双方交战规模最大时,剑域四阁有将万妖谷踏平,万妖谷也曾围困南剑阁百年。

    末法临世,上任南剑阁阁主意外陨落,这在无形中助涨了万妖谷的威势,谷内群妖不停地与南剑域内的各大剑修派门发生争斗,灭派夺脉事件屡屡发生,而失去阁主的南剑阁的阁主只能步步退让。

    最终的结果则是,南剑域逐步成为了昆虚星上妖族的大本营,甚至连四大剑阁控制的雁歌城、墟城、烨城、律城被万妖谷占领,仅余的雨玄城、青冥城也岌岌可危。

    可怜的南剑阁此时若没有其余三阁的支撑。就早已消亡了。

    尽管如此,剑域在外的印象里,各大宗门说起来也只会提“剑域三阁”四字。南剑阁早已被人所遗忘。

    重回南剑阁的剑修们心情复杂,他们看着南天殿前的剑炉石雕,一步步踏入大殿,是新生,还是再次被遗忘?

    他们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这里有了一位新阁主。万年来的第一位新任阁主!

    大殿上方,悬挂着一幅剑字,这个字是由一位南剑阁剑仙飞升前所留。如果有剑阁中人境界达到,就可以自由进入南天殿细细参悟,若境界不够就去参悟,就有陨落的风险了。

    剑字之前。宋思平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一个个进入大殿的剑修,记住他们每个人的面容。

    在他的左侧是大长老东方玦、雨玄城城主幻兮邪、青冥城城主羽卫先锋、二长老残咖、三长老澹台倾夏等长老执事,右侧分别是莫流离、诸葛嗷、叶韵林、夜倾殇、慕容宸等新任客卿长老,至于可怜的慕子夜、南宫逸枫因伤势过重,仍在修养之中,没能参加此次会议。

    六位元婴之上,六十位元婴剑修,二百一十六位金丹修士。也差不多了,宋思向众人微微颔首:“我是你们的新阁主。宋思!现在,大长老,请将南剑域的大致情况说一下。”

    “一天前,阁主斩杀了万妖老祖小儿子萧无痕、万妖谷妖帅纳兰莲清、妖将绘音笔、漫天游羽、树银花、熊山,以及小妖数千。”东方玦顿了顿,用神识扫了下大殿内惊愕不一的神情,然后继续说道:“由于以上情况,阁主决定向万妖谷宣战,要一个说法。”

    南天殿内哗然,众人听到宋思的战绩,虽然惊愕,但终究不是亲眼所见,因此对宋思的敬畏也是有限,更多的则是怀疑。

    对万妖谷开战?还是因为杀了万妖谷的人,这样的逻辑总觉得哪里有问题,或者就是这个新阁主不是一个骗子,就完全是一个疯子。

    对于大殿内的喧哗,东方玦不闻不问,继续说道:“本次南剑阁的大会主要就是商讨对万妖谷的作战方案,方案内容包括收复雁歌城、墟城、烨城、律城,踏平万妖谷。”

    大殿内的声音更嘈杂了,恐惧、怀疑、不可置信,仅有少数的剑修感到体内热血沸腾,准备为南剑阁万年来的怨气一战!

    南剑阁的长老们则是脸色平静,没有表露出任何战或不战的迹象,雨玄城城主幻兮邪干脆坐下,细细地品着桌上的灵茶。

    这茶是羽族的特供,清爽可人,具有美容养颜的功效,身为高阶女修士的她对此更是毫无抵抗力。

    于是,大殿内的一切几乎和她都无关了。

    “如果有一枚传说中的驻颜丹就好了。”幻兮邪捧着灵茶,这般想到。

    “请诸位各抒己见!”东方玦结束了他的发言,讨论就此展开。

    “不可能!南剑阁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万妖谷的对手,南剑阁会为此而覆灭的!”有位元婴中期的执事开口说道。

    几道神识扫过,这名剑修丝毫不惧,据理力争,力陈南剑阁不是对手的诸多原因。

    剑阁会议上,人人平等,不得威胁,不得事后报复,所以这位剑修才会在主战派的目光下这么无所畏惧。

    除非他是万妖谷的奸细,并且被人识破,那样的话,恐惧就不是他有生命去思考的问题了。

    “记下来,这是南剑阁的弱点。”宋思听完陈述,命旁侧的剑阁弟子记录下来。

    “愚蠢!”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者站出来,直接斥道:“不是对手就不能战了吗?不是对手就不是去战的借口了吗?!非要妖族的牙齿咬在你的脖子上才会想到去战吗?简直愚蠢至极!”

    年轻修士在老者的威势下倒退数步,指着老者不敢多说一句。

    “各位同道,抱歉,是我无礼了!”老者先行致歉,而后正色道,“万妖谷强,这不错,但万妖谷欺我南剑阁已久,南剑阁已到了非战不可的时候,再不战,我南剑阁就该亡了!”

    “诸位,你们是否还记得,万妖谷三屠墟城,占律城,侵烨城,攻伐剑仙城更是不知道多少次,就在今天,剑仙城仍是由海族、妖族、人族共管!凭什么我剑域的主城要被妖族侵占,由妖族管理?”

    老者白须如针,掷地有声:“这些,都是我南剑阁的耻辱!”

    “诸位同道,你们且看看,若非青冥城靠近南剑阁,恐怕早已易手,可就是这样,青冥城中的四阁传送阵有多少年没有开启了?六千年,是整整六千年!”

    说道这里,老者的眼中流下泪来:“为了这六千年,有多少剑修在赶路中被妖族伏杀?有多少剑道先辈为此流血?就在五天前,我的一位弟子就在赶来南剑阁的途中被妖族所杀了……”

    “他才二十三岁,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金丹后期,成就元婴指日可待。他在同门中最小,也最受师兄弟们的喜爱,可如今,就这么没了……”

    老者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诸位同道,你们中有多少人还记得昔日的剑道誓言?还有多少人还记得剑道尊严?违背剑誓,剑道受辱,这要如何才能成就剑道?问道剑仙之境?难道你们真的甘心几百年后沦为一抔尘土?”

    大长老东方玦看着老者,目光微微有些变化,但在一瞬之后就恢复过来,变得依旧坚定,另外几位元婴之上的剑修此时也将目光汇聚在老者身上,在末法世界中变成尘土?他们怎可能甘心?

    二长老残咖神色淡然,三长老澹台倾夏轻起长袖,凝神专注,雨玄城城主幻兮邪此时也放下了灵茶,静静地听着。

    在宋思的右侧,莫流离怀中的剑第一次地安静下来,这还是宋思首次见到,让他不由有些惊奇。

    叶韵林面带微笑,对他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各自独特的剑韵,非常适合他的剑道研究,尤其是眼前的老者,他的剑意平和,却蕴含着愤怒、复仇、哀伤等韵调,无论是哪一种都非常恐怖,让他不得不仔细研究。

    慕容宸收起了折扇,一拍一拍,敲击着左手,目光复杂,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夜倾殇则是神色平静,唯一令他犯愁的大约是,接下来的时日,恐怕要接待许多的伤患了。

    诸葛嗷则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宋思一眼,他以为这是宋思的安排,不过宋思没有转移目光,对此不做回答。

    “为门派,为南剑阁,为我们的剑道,更为我们的剑仙之路,我们,必须战!哪怕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战意有如熊熊烈火一般,将大殿内的所有人都点燃,最终汇聚成一道惊天剑意,直冲云霄,破天而起!

    炽烈高涨的战意氛围下,原先主张退让的一些剑修也不禁面色通红,他们自然地退到角落中,不发一言。

    尽管如此,宋思仍发现其中有几人正紧紧地握拳,眼中的战意与羞愧交织不定,也许,在他们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想战的。

    “以后给他们一个机会。”

    宋思暗暗记下几人,向老者作揖问道:“请问道友名号?”

    “回宋阁主,在下曹禹,是南剑阁客卿长老,宗门于一千两百年前被万妖谷所灭。”曹禹回礼,坚定的双眼中泛着一丝泪光,“宋阁主,一万余年了,我南剑域的剑修终于等来了你!”

    “宋某不敢,但一定不会让诸位失望。”宋思快步扶住想要大拜的老者,“这些虚礼就不用了,现在我们商议一下,先打哪里。”

    “墟城!”曹禹抓住宋思的手,坚定地道,“妖灾从墟城开始,就该让妖族在墟城开始灭亡!宋阁主,曹某愿意做南剑阁战部先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