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零一章 万里冰封
    北寒域,在暗月山脉的绝地内,今日霜云涌动,紧接着,数道黑色雷霆降下,粉碎峰,雷声滚滚之下,恐怖无比的雪崩爆发,将山下诸多生灵湮没。

    雪崩中,一座黑暗寂寒的雄伟大殿出现在峡壁半腰的平台上,大殿牌匾上“暗殿”两字漆墨如渊,似在吞噬宇宙中无尽的黑暗能量,让灵魂颤栗。

    大殿内,一颗颗夜明珠亮起,散发出莹莹白光,照亮一座座威严狰狞的魔像,现出斑驳琉璃的怪异通道。

    通道曲曲折折,刻画了诸多深奥繁杂的魔道杀阵,一旦有外敌来犯,将确保这条通道能极大的杀伤侵入者。

    其中,最为可怕的隐藏绝杀是刻画在通道墙面上的黑色剑纹,这些黑色的剑纹每隔十尺刻画一柄,每一柄剑上都蕴藏着数百道杀道剑意。

    走过漫长的通道,就可以来到暗剑盟的主殿,大殿上方建着一座九尺余高的祭台,祭台中间是一座黑色血池,血池内不时地浮起一具枯骨,而后再沉没下去。

    诡异的是,不论人距离血池多远,都难以闻到那黑血的一点气味。

    黑袍罩住微有发福的身材,将面容掩藏在黑暗之中,让人难以探查,他站在祭台之上,抽了抽鼻子,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不适应。

    这位就是执掌昆虚星暗剑盟的最高特使,身份成谜,无人能探知他的来历,哪怕是和他一起降临昆虚星的其他特使也无从知晓。

    “都到了吗?”最高特使拿起一卷书册,瞥了一眼大殿内的一群黑袍人,随意翻了翻,“难道要用点名这样差的手段?”

    “九国修真盟司徒初夏,东厂督主林之风,西厂厂公花子衿。”最高特使对照名册念了下大殿中少数几个不穿黑袍的人,点点头。似乎对此很满意。

    司徒初夏望着祭台上的最高特使,目光妖异,想要看穿这位神秘特使的真正修为,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将这位特使取代。

    能毁灭北寒域第一宗门小极北天宫,同时让剑域陷入毁灭倒计时的极端势力,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若真能掌控,那么要杀宋思将会变得容易许多,哪怕宋思现在是剑域四阁阁主之一。

    “乌、黯、黛都死了啊。”最高特使将点名册甩到一旁,语气轻描淡写。对几位同修的死毫不在意,“说吧,这次找本座来有什么事?”

    “回禀暗使大人,覆灭小极北天宫时,逃了三人。”晦使说道。

    “是谁?”

    “宫主水舞清尘,长老净寒以及一个名叫凤渐麟的弟子。”

    “暮和昏呢?万年玄冰珠到手了?”

    “没有。暮和昏正在追杀中……”

    “那不就行了。调查几个人,魔天宫久稚真君、望月宫柳唯雪,查出他们的真正来历。”这位看起来怎么都不靠谱的最高特使暗说道。

    “是!大人,只是来历吗?您好像已经说出他们的来历了。”

    “有吗?”暗使反问。一股恐怖的威压似风一般拂过晦使,让他在刹那间仿佛进入地狱深渊,“不要质疑我的任何命令!”

    “是!”

    “好了,这次找我回来有什么事?”暗使拍拍手。直接坐在祭台的台阶上,双腿岔开,说不出的怪异。

    “大人,您该制定下一步计划了。”晦小心的提醒道。

    “对。宋思现在成为南剑阁阁主了,我又不能亲自出手,这杀起来确实有点困难。”黑色斗篷下的暗使沉吟。“按照原计划进行,把剑域毁掉,我想魔圣知道了,也一定会进行嘉奖的。”

    “是!”

    “宋思曾遭遇上界邪天魔君的夺舍,不知道会留下多少后遗症,如果能让宋思彻底成为我魔道中人,会不会更好呢?”暗使轻语。

    下方的司徒初夏闻言眼皮一跳,难怪宋思的神识如此强大,恐怕是吞噬了邪天魔君的元神的缘故,只是宋思竟然没被撑爆,这就奇怪了。

    “我要的东西呢?”

    “早就为大人准备好了。”晦使递上一枚黑色的乾坤戒,暗使接过,往食指一套,戒指便消失不见,随后再往中指一抹,取下另一枚空戒指交给晦使。

    “三个月内,我要万妖谷对南剑阁开战;三个月后,我要青衣楼邪地内的邪主攻打南剑阁,宋思,必须受到重创!。”暗使站起来,看了眼林之风和花子衿,露出一丝稀奇的神色,“当然,如果能击杀宋思,那就更好了。”

    “遵命!”晦使应声,“大人,此外还有昆虚星上新成立的魔道联盟,我们是否要利用一番?”

    “我的事就那些,其他的你们自己处理。”暗使挥挥手,化作一道黑色灵光消失不见,这只是他的一道化身,不能离开本体太久,需要及时赶回。

    “这个暗剑盟来历神秘,最高特使怎么看都像一个神经病,只是不知道实力究竟有多强?暂时不宜轻举妄动。”司徒初夏在心中做下应对。

    到是林之风、花子衿两人高兴非常,变成光杆司令的两人开始谋划重新他们新的太监组织!

    “司徒初夏,你去截杀墨雪,她此刻在前往南剑阁的路上。林之风、花子衿,你们配合暮使、昏使去截杀小极北天宫余孽!至于万妖谷,本特使会亲自走一趟。”

    “遵命!”

    晦使在最高特使暗离开后再次恢复了他的狂霸气态,强大的威势令大殿内众人感到难以喘息,司徒初夏的眼神微微变化。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位晦使的修为恐怕已经进入了分神期,那最高特使暗的修为又将达到何等程度?

    ……

    沙漠中,一位白衣宫装的美丽仙子正带着两人疾疾奔逃,在他们的身后,晦暗诡异的剑光如影随形地追杀。

    这正是北寒域小极北天宫中逃出的幸存者,宫主水舞清尘、长老净寒、以及弟子凤渐麟,他们遭到的暗剑盟的算计,整个小极北天宫的仙阵被潜入的暗剑盟死士破坏。导致整个仙宫被毁,传承几十万年的大派就此覆灭。

    当时宫主水舞清尘正在闭关中,灾难发生时只来得及带走还没进入的净寒和凤渐麟,饶是如此,她还是受到了重创。

    原本他们计划前往飘渺剑宗,却不料在中途就遭遇了暗剑盟的截杀,一路血拼下来,水舞清尘的伤势越发严重,净寒、凤渐麟两人也几乎半废,不得已之下。他们不得不改道往沙天域逃离。

    因为当年那些武修逃入沙天域后,暗剑盟就停下追杀,然而当他们真进入沙天域后,却发现暗剑盟的追杀完全没有停止,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

    “分开逃!”水舞清尘喷出一口鲜血,放下同样重伤垂危的净寒真人和凤渐麟。

    “宫主!”净寒真人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喉间的鲜血堵住,什么都说不出来,不得已。他点点头,燃烧体内最后的真元,背起凤渐麟往另一处极速遁逃。

    “师叔……”趴在净寒背上的凤渐麟隐约知道了什么,声音微弱地问道。“宫…主…呢?”

    “宫主为我们引开追杀了。”净寒真人答道。

    “我们……我们是……被抛弃了……”

    “不要乱想,宫主是为我们引开追杀。”净寒真人气息一窒,前路模糊,险些一个趔趄栽倒。但是他还不能倒,他必须逃出去。

    “师叔,你…怎么了?”

    “不要……多问!我们就快安全了!”净寒真人咬牙坚持。

    “师叔…我渴……”

    “坚持住!”

    黄沙漫漫。映照无垠血路,不知奔行了多少里,流了多少血,净寒真人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倒落尘沙。

    净寒真人双眼迷蒙,忍不住想要闭上,不管如何,他握住凤渐麟的手不曾松开一丝。

    “师兄,师弟只能走到这里了……”

    弥留之际,净寒真人隐约见到一名身穿黑袍的剑客来到他们的面前,缓缓地抽出腰间的长剑。

    真被抛弃了吗……

    咻!咻!咻!

    沙丘中突来几十道剑气,水舞清尘紧急变向,素手纤幻,左右各发一掌,掌劲过处,不论是人是沙是剑气,尽数被冰封!

    就在水舞清尘杀出生路之际,身后恐怖的魔杀剑气再次袭杀而来。

    手诀变幻,水舞清尘凝水成剑,接下剑气,倒退数步,喷出一口鲜血,她的伤势已经到了极其恶劣的境地。

    水舞清尘按下伤势:“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风萧萧,天昏昏,黄沙漫漫,不经意间水舞清尘又一次陷入对方的剑意幻境之中。

    不妙!

    看着昏暗的空间,水舞清尘知道她这次陷入绝境了,伤重至此,除了万年玄冰珠,她再也没有其他底牌。

    可如果真使用万年玄冰珠,没有退路的她,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无尽的剑气裹挟着黄沙铺天漫地袭杀而来,退路无,进路亦无,这是绝杀!

    水舞清尘祭出了万年玄冰珠,她别无选择,准备豁命一击。

    万年玄冰珠!

    真的出现了,隐匿在黄沙中的昏使心头大喜,连忙加催真元,要将水舞清尘斩杀,夺下万年玄冰珠,立下大功。

    然而,下一秒,他就露出了极尽的惊恐神色,拼了命地想要逃离。

    “万里冰封!”

    霜色光华在沙漠中亮起,刹那间扩散至万里方圆,沙天域第一次下起了霜,森寒刺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