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六五章 北落剑台
    紫府城的传说有很多,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这座城是为仙界的紫府大帝所建,不过传说里有个很奇怪的问题,那就是紫府大帝的来历,没有只言片语留下。

    百万年前,剑域自异界降临昆虚星,三十六峰残存十六,四大剑阁更是变得残破不堪,广阔的剑域上,剑修非死即伤,俨然是经历过极其可怕的灾难,而紫府城就在那时成为了整个剑域的核心。

    剑域降临,天下震动,昆虚星上无数的修真者蜂拥而来,想要寻找法宝资源,与剑域发生战争,剑域幸存下来的剑修再遭死劫,危难之际,紫府城中有剑仙出手,一剑定四方,慑服昆虚万教修真,让他们不敢再有丝毫妄动。

    紫府城在昆虚星上的传说也就由此开始,只是几万年后,昔日的剑仙回归仙界,剑域又几经变故,经卷散佚,以至于剑修们想寻找紫府城的来历时,也只了解到这座城是为仙界的紫府大帝所建。

    今天天气不错,蓝空晴朗,云走万里,众人心情也是很好。在诸葛嗷的提议下,尘嚣殿众人决定好好游玩一圈紫府城。

    离开客栈,诸葛嗷双手抄袖,露着和善的笑容,挺着富态的宰相肚,仔细地观察街道两旁的摊位,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珍稀的物件。

    莫流离则是习惯性地抱着他的飞剑,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若是遇到实力不差的同辈剑修,他就会多关注几眼,思考值不值得他出一剑。

    叶韵林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他不想逛街,只是耐不住众人拉扯,这才跟着出来,一路也没发现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因此一直苦着一张脸。成为这个旅行团中极不和谐的一位。

    慕容宸牵着洛清绮的手,为她介绍街道两旁的各种建筑的来历,为了今天游玩能够尽兴,他可是下了大功夫的。为此,慕容宸可是专门查阅了紫府城各类史料典籍,将一些著名建筑以及修真史上的名人悉数记下,再为洛清绮一一解说。

    听到慕容宸引经据典、口若悬河的介绍讲解,若不是知道他的来历,众人都要以为这货是紫府城的原住民了。不过当看到洛清绮一脸的幸福与崇拜,诸葛嗷等人心中也就了然了。感情这些都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至于那位被宋思一封书信介绍来的书生,他跟随在慕容宸身后,没有被眼前的繁华景象所迷离,也没有为慕容宸的学识所折服,而是保持着极端的理智,苛刻要求着他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礼的规范。

    不知是书生内心心底的抵触,还是其他原因,不论他怎样遵守心中的“礼”,言行都显得十分呆板滞涩。偶尔有人问起之时。慕容宸则会十分严肃地会为书生解释:“他在修行,不要打扰。”

    得到答案的人有些会为之折服,但更多的则是继续保持怀疑,甚至怀疑教导这位书生的儒家先生是否合格。是否靠谱。对于后者,慕容宸一概以高深莫测的沉默回应。

    和书生相处了那么久,慕容宸还不清楚他叫什么名字,书生也一直不说他的名字。以至于慕容宸感觉他做人是不是有些失败。

    只是书生不说,慕容宸也就不勉强,莫流离、叶韵林他们又都是剑修。他们对于书生是谁,来自哪里更没有丝毫兴趣。如果书生是一位实力不错的剑修,或许他们就会多关注一眼了。

    话不多说,这支旅行团中最不靠谱的人大概就是红尘影游了,他身为尘嚣殿的长老,一点长老的模样没有也就罢了,反而是各种打破众人的底线和认知,就比如眼前这件事。

    “一年一月一回头,雪花楼,江上愁;一咏一觞一飞鸿,别离中,管弦风。”

    熟悉的诗号响起,红尘影游的目光当时就锁定了高空中的清丽身影,白裙优雅,银发飘飘,这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北剑阁长老霰无音?!

    叶韵林无意间看了眼忽然呆立的红尘影游,花痴的脸上,竟是口水横流,这,这,这尼玛蛋真是元婴期剑修,尘嚣殿的长老?

    “音儿!”声音高亢嘹亮,似公鸡在荷尔蒙激素完全爆发时震彻天地的黎明报晓!

    下一瞬,红尘影游便身化光影,横跨街道,紧追过去。

    他不是剑域四阁的执事、长老,没有在紫府城飞行的资格,所以他只能在街道上狂奔。面对突然跑商驰道的红尘影游,几辆疾驰的马车险些遭遇车祸,虽然一般不会有人命伤亡,但造价昂贵的马车若是被损毁了,车主们非得找红尘影游拼命不成。

    “音儿!”又是一声高呼,原本围观宋思和六公子相争的修士们将目光移转过来,不知是哪位不知死活的修士,竟敢当众调戏北剑阁的长老霰无音,再看看方才这位长老出手,修士们不由暗自为他捏出一斤冷汗。

    原本目送霰无音离开的宋思,在听到这一声呼唤时,很明显地看到极速离去的白色身影清颤一下。

    不等宋思露出古怪的笑容,他就听到诸葛嗷再见他时对小伙伴们地热情欢迎:“你们快来!对,就是那个走哪里哪里就有麻烦的宋思!”

    面色一疆,宋思对诸葛嗷的欢迎致辞表示压力略大,不过在见到这些朋友的第一眼,他还是感到一阵温暖。

    什么是沙漠旅人所遇的甘霖?或许,这样的友情就是。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在了我的前面,试剑大典之上,希望你我能够一战!”莫流离走上前,平静无比地说道,“如果不能遇到,在试剑大典之后,你我也必须一战。”

    “可以!”宋思伸出手掌,与莫流离一掌定约。

    收回手掌,莫流离移开目光,定格在夜孤云身上:“洛城夜孤云,你的剑,我很感兴趣。”

    夜孤云微微皱眉,披散的红发垂下几缕,无形的剑意散开。将莫流离侵袭而来的剑意分割,化解,而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也在这一瞬间爆碎,无形的气浪向四方扩散开来,震的街道两旁商铺上的防护法阵涟漪荡荡。

    双指凝剑,指向战意勃发的莫流离,夜孤云冷冷地道:“今日之事,夜某有错,但这里的事,不是夜某所为。你若要战。那就在北落剑台一决。”

    宋思轻咳一声,拭去嘴角的血丝,向着莫流离摆摆手:“是旧伤复发,和夜孤云无关。”

    “对手难寻。”莫流离怀中飞剑轻颤,凛凛剑意,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来,“就去北落剑台。”

    “请!”说罢,两人消失在原地。

    “真是剑痴!”叶韵林笑笑,“好友。上次你坑我不浅,这次千万不要……”

    叶韵林话还没说完,没想到却被不相干的人打断了,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位在酒楼内大肆宣扬宋思战绩的青衫书生。

    “这位道友,你说的太有道理了!”青衫书生握着纸扇,向叶韵林抱拳道:“在下林往事,对宋真人多有研究。”

    不耐烦地摇摇头。叶韵林直接打断林往事的话:“林往事?你的剑息不纯,藏有敌意!贫道叶韵林,请道友也上北落剑台请一战!好友。一起来观战吧。”

    点点头,宋思与叶韵林直接消失在原地,慕容宸、洛清绮以及少年书生也紧随而去,丝毫不问林往事会不会答应。

    如果他想在剑域立足,那么他就必须应战!因为在剑域,如果连正当的剑决都不敢接受的话,肯定会被所有听闻的剑修所鄙夷,并且以后在剑域行走会遇到很多的不便,尤其是在剑域的核心——紫府城。

    终究是错算了一环,他没想到叶韵林连话都不听就下了剑决邀请,林往事面色顿时沉了下来,纸扇一收,化光向北落剑台赶去,不过刚进阶元婴初期的剑修,接战又如何?

    就在众人离开的片刻,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剑光伴随着一声惨嚎急坠而下,轰隆一声巨响后,尘浪滚滚,红尘影游灰头土脸地从坑中爬出来。

    “呸!”吐出一块碎布片,红尘影游周身剑光一闪,驱散尘灰,整顿衣冠后恢复成先前的倜傥形象,而后丝毫不顾围观群众的目光下潇洒离去。

    “高手啊!调戏了北剑阁长老霰无音竟然还能活下来!”原先被霰无音教训的南剑阁纨绔一个个露出崇拜的神色。

    “蠢货,他是尘嚣殿的长老红尘影游,尘嚣殿和那宋思是一伙的!”

    “可是老大,他确实很厉害啊!”

    “滚!”

    ……

    北落剑台,紫府城专供剑修进行切磋比试的四大赛场之一,专供剑修进行剑决,甚至死决,并且从中盈利,维持剑台的日常维护。

    剑台下,四面大旗立起,一者代表莫流离,一者代表夜孤云,一者代表叶韵林,一者代表林往事,旗帜下分别有四位剑阁执事,设定赌注,接待观战修士下注。

    玄字一号赛场上,莫流离弓步按剑,右手紧扣剑柄,手背青筋暴起,剑鞘口白光漫漫,这是剑意实质化的表现!

    一息、两息、三息,莫流离浑身颤抖起来,无形的剑意似要席卷四方,湮灭一切!

    感受到莫流离周身越来越强大的剑意,夜孤云目光一冷,进入血煞之境。红发飘飘,血剑出鞘,血色剑芒直冲赛场阵法,激起流光阵阵,带起无尽血杀红雾弥漫,这是剑域北方战场上经历万千厮杀后所凝练的杀意,更是杀之剑息!

    元婴剑决,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玄字三号赛场上,叶韵林手握三尺飞剑,剑韵之意,流转剑锋,剑韵天籁,涤荡四方,锁敌无形无影无声!

    “剑韵!”青衫书生惊异一声,手上却没有因惊异有丝毫停顿,真元催动,纸扇一展,三步加速,扇风起剑,直取叶韵林咽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