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六三章 截杀少主
    紫府城九天剑台之上,三道光影仍在商议着接下来的剑域大事,突然位于东剑台上的白色光影突然停下讨论,周身剑意一放一收,仅在瞬息之间。倘若有低阶修士在侧,一定会幻觉他曾经历过一次死劫。

    “龙卧先生,你分神了。”红色光影提醒道。

    “我东剑阁两名元婴执事被杀了,是太监和魔道剑者所为。”白色光影沉吟一声。

    “太监?武修吗?”蓝色光影周围华光浮动,“神剑大典在即,东剑阁可需要助力?”

    “无妨,东剑阁尚有长老任宁海、君无逸等镇守,暂且无碍,我等还是以神剑大典为首要。”

    “北有真理教,御承枫你北剑阁压力不小,至于龙卧先生,你东剑阁和我西剑阁主力皆在南剑域,防范妖族和海族,也动不得。现今只有等神剑大典结束将剑域好好清理一次了。”红色光影话语淡然,杀意却似静水深渊,让人不敢轻试。

    “影风月,你的杀戮剑道又精进了。”蓝色光影笑着说道,“是否要来我北剑阁多试炼一番?”

    “两位,闲话少说,话题岔开了。”白色光影语带不悦:“试剑大典就在三日后,该是我等开启剑阁宝库布置场地了。”

    话语一转,红色光影再次问道:“东剑阁之事,真不需援助吗?”

    “不过是一些阉人,东剑阁自能处理,两位无须多烦恼了。还请继续正题!”

    ……

    靠近剑域的九国修真盟分舵大堂中,司徒初夏剑意凛凛,看着一袭玄水道袍的小极北天宫的长老净寒真人冷冷回道:“神剑,你拿不动!”

    净寒真人面色一变,他没想到一个刚进阶元婴期没多久的人会拒绝他们的要求,司徒初夏还真当他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少盟主了?要知道即使拿整个九国修真盟放在小极北天宫面前,不过也是一只蝼蚁罢了。

    “两位。请勿争执,兴许……”静夜惆怅适时地站出来,想要缓解眼下的僵局,谁知话还没说到一半,司徒初夏就打断了他:“神剑,你们拿不动!”

    傲气冷冷,司徒初夏的态度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留给人任何转圜的余地,这让静夜惆怅神色一怔,旋即想到他自身的分量。面色一沉,退到一旁默默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个人大派长老,一个是少盟主,而他虽然也属于修真大派飘渺剑宗,不过他只是一个执事,说话的分量终究是太轻了。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一名剑修也明白,贸然向一位剑修所要性命双修的飞剑。无疑是在向这位剑修宣战,不死不休!

    误会,虽然现在是一个误会,但误会已成。谁来都无法解开。

    “岳长老,送客!”手一摆,司徒初夏吩咐岳归送客。

    还在品茶的卿少寒也不由面色一僵,笑容消散。他没想到这位九国修真盟的少盟主竟会直接下逐客令,这逐客令中明显有他一个名额。放下茶杯,卿少寒忽然想起北域大战时司徒初夏的表现。抚须一笑,转身离开。

    长老岳归小心地看了一眼司徒初夏,又望了一眼离去的卿少寒以及还站在那里的净寒真人、静夜惆怅,只能在心中摇摇头,请他们离开。

    冷哼一声,净寒真人瞥了一眼不再说话的静夜惆怅,面色一沉,甩袖离开。一步移,剑势散,还停留在原地的静夜惆怅和岳归这才发现司徒初夏和净寒真人两人中间的几块地砖已经化成齑粉,地面更是在无声无息之间塌陷数寸。

    “哼!不知所谓!”目送所谓的盟友离去,司徒初夏摘下背后的神剑,手按剑柄,静等岳归回返大厅,“岳长老,我吩咐下的事情,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禀少盟主,都办妥了。”岳归看了一眼地上塌陷的地方,心中对司徒初夏越发地佩服起来,他们的少盟主刚刚进阶元婴不久就能和净寒真人这等存在比拼剑势,当真了不得。

    “恩,办妥就好。另外……嘟!……”一口鲜血喷出,司徒初夏提剑倒退数步,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惨白无比。

    “少盟主!”岳归惊呼一声,不知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鲜血轻咳,司徒初夏取出一块粉红色锦帕擦净嘴角的鲜血,小心地折好收入储物袋:“咳咳,没事。北域第一大宗小极北天宫名不虚传,这笔账我迟早会找回。”

    “可是,少盟主,三日后就是剑域的试剑大典了,你这样还能再参加吗?”长老岳归担忧地说道。

    “试剑大典涉及剑域的一件大事,是天下剑修无法忽视的大事,我不能错失机缘,哪怕老天不给,我也要去争!三日后的试剑大典,我一定会参加。只是去紫府城的路上,就要有劳岳长老了。”司徒初夏拍拍岳归的肩膀,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柄一模一样的神剑交到岳归的手中。

    离开九国修真盟的分舵,三人停下遁光,净寒真人面色冰寒,对于同行两人的态度十分不悦:“两位,我等此来是为司徒初夏的神剑而来,若无神剑,剑域之事,只怕难成了。”

    卿少寒展开纸扇,笑着说道:“诶,道友此言差矣。我们是为神剑而来,却不是要取司徒初夏的性命,对剑修来说,剑就是他们的性命。道友此前的态度,无疑是要取司徒初夏的性命。”

    “哼,不过是要他一剑,如何是要他性命了。”净寒真人冷哼一声:“罢了,此事我来处理,两位先回吧。”

    “三日后就是剑域试剑大典,本宗三长老槐鬼已传讯命我赶往紫府城,两位道友,我先行告辞了!”静夜惆怅也知分寸,干脆搬出三长老槐鬼的名号,然后告辞离开。

    “如此,我也先行告退了。”卿少寒莫测高深地一笑,收起纸扇,化光远去。

    司徒初夏身为剑修,必然会去参加剑域的试剑大典,而这里前往剑域的路线又是固定的一条,至于净寒真人留下来想要做什么,不用猜也能知道,沧澜圣宗在数年前的大战中损耗巨大,这种事情还是不参与的好。

    就在卿少寒、静夜惆怅离开后不久,净寒真人回头看了一眼九国修真盟的分舵,化成一团寒光远遁离去。

    数个时辰后,一道剑光自九国修真盟分舵中飞出,向着剑域方向疾驰而去,然而这道剑光还没飞出千里之地,却见下方山岭间千道冰剑冲天而起,直刺剑光中的人影。

    仓促之间,剑光急停,而后在冰剑中腾挪闪避,险之又险地躲过冰剑逼杀。

    “九国修真盟的少盟主果真有说话的资格。”一袭玄水道袍的净寒真人现出身影,虚空中千道落空的冰剑顿受牵引,剑啸回返,在净寒真人手下汇聚成一柄深寒冰剑。

    “是你!净寒真人!”剑光中的人影怒喝一喝,虚晃一招,向着净寒真人发出七道剑丝后转身就逃。

    “逃的了吗?”净寒真人讥笑一声,剑指凝光,向着冰剑轻轻一点:“启阵.剑光分影!”

    霎时间,冰剑升空,飞旋中再次化出千道冰剑光影,轻易破去七道剑丝,掠影纷纷,刺向极速逃离的剑光。

    这次仅在接触的瞬间,剑光便破碎殆尽,现出司徒初夏的身影,面临净寒真人的逼杀,司徒初夏提剑抵挡,奈何双方实力差距过大,司徒初夏纵有神剑加持,仍是远远不敌。

    余光一扫,净寒真人不知何时消失,力挡冰剑的司徒初夏顿时警兆大起,然而不等他有所应对,就感到右臂一寒,整条握剑的右臂已离肩而去,落入突然出现的净寒真人的手中。

    净寒真人右手一抖,将司徒初夏的右臂化成冰灰飘散,随后收起神剑,左手再起一掌,将已然受到重创的司徒初夏击飞百丈,避开冰剑围杀,他还不想真的将这位所谓的九国修真盟少盟主击杀在这里。

    “不对!”

    忽然,净寒真人面色一变,掌心出现收起的神剑,此时这柄“神剑”光芒黯淡,灵气流散,竟不停地跌落境界。

    这竟是一柄铸造手法极其高明仿制神剑。

    神色一寒,手中“神剑”寸寸碎裂,净寒真人咬牙切齿地看向断臂的司徒初夏,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位“少盟主”因受到重创再难维持伪装,已变回他的本像,正是九国修真盟的长老岳归。

    “哈哈哈,少盟主真是料事如神,老夫即便是把命留在这里也服气了。”岳归望着高空中的净寒真人吐血大笑:“咳咳,另外,净寒长老,少盟主让老夫给你带一句话,他在剑域紫府城恭候小极北天宫大驾!”

    “可恨!”净寒真人右掌抬起,顿时虚空风云涌动,一只百丈大小的真元大手凝聚而出,向着岳归压下!

    轰隆一声巨响,川河断流,山峦化深涧,尘浪滚滚,烟霾盖天。

    等到尘霾散去,岳归半跪于地,抱肩咳血,苟延残喘。

    那一招,净寒真人没有杀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