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五四章 落魂金钱
    《子贡手札》被荆决拍走后,梨白衣微笑着取出三个长条形的玉盒,玉手一抬,打开其中一个,顿时药香扑鼻,弥漫四方,令诸多参与竞拍的修士精神一震,敌对慕未名的墨袍老者双眼更是放出如恶狼一般的光芒。

    “是龙魂草!”有炼丹师认出了灵药的来历,惊地脱口而出。

    “不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拍下!”几位大修士紧紧地盯着拍卖台上的玉盒,在心中暗暗发狠。

    龙魂草是炼制多种灵丹的主要,这些灵丹最次的也能让元婴期修士圆满地突破到出窍期,而高阶的更是突破到分神期的最佳辅助丹药,如果能获得一株龙魂草,炼制成丹药,就等于凭空为元婴修士节省了近百年的修炼光阴,增加了近千年的寿元。

    尤其是在天地灵气日渐稀薄,修真者受到的压制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大修士们对龙魂草这等灵药的需求就愈发迫切了。

    “龙魂草,炼制引神丹、化神丹、凝神丹的主药,可遇不可求,一共三株,底价十万,竞价十万一加,现在开拍!”梨白衣合上玉盒,看向拍卖场中的修士。

    不消片刻,这三株龙魂草就被竞拍到了六亿的天价,不过这次参与竞价的荆决竟然意外地放弃了,饶是如此,得到龙鳞草的大修士还是面色不善地瞥了一眼荆决,只怕这小子日后麻烦不少。

    接下来,梨白衣拿出的几株灵药也都拍出了天价,不过和龙魂草相比,就逊色了许多。

    慕未名品着灵酒,看着楼下的激烈竞拍,优哉游哉,丝毫不急,因为这些都不是他所需要的。他要的是拍卖单中列出的几种稀有金属矿石。如今紫耀已经无法承受更高阶的剑招,必须升级一下了。

    “虚空云沙十两,底价十万,竞价十万一加,各位道友,请!”梨白衣亮出一枚朱红乾坤袋,法诀一掐,顿时一团星芒闪烁的虚空云沙飞出,在众人眼前一晃而过,又落回乾坤袋中。

    虚空云沙。就是它了,虚空云沙能极好的承载虚无剑气,是给紫耀升级的极品炼材,一般的飞剑只要掺杂一丝就足够了,不过修炼《虚剑诀》的他显然还需要更多。

    “十万!”

    听到五号贵宾间出声,准备参与竞价的槐鬼愣了一下,端起一盏灵茶,兀自品尝起来,身后两名侍剑弟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继续透过窗口关注拍卖台上的梨白衣。

    梨白衣可是朱鹤楼的王牌拍卖师,明星一般的仙子,平常难得一见,今天能跟随三长老槐鬼参加拍卖会一睹仙容已是他们的福气。因此,无论三长老做了什么决定,那都是英明神武的,哪里需要他们来评价。

    总而言之。一切还是看美女重要!

    “五十万!”一位光着膀子,背着一柄巨剑的中年大汉声若雷霆。

    “一百万!”大约是荆决见有人的声音盖过了他的气场,立即出价。反应他的存在。

    果然,听到荆决出价,中年大汉的脸色变黑了,干脆地举起了空牌:“娘咧,遇上你这败家子,算打铁的倒霉。”

    这自称打铁的大汉倒也有趣,不过他把荆决搭进来了就是慕未名的麻烦了。

    “一百一十万。”慕未名继续出价。

    出乎意料的是,荆决竟然直接放弃了,其他人见五号贵宾间出价,荆决放弃,就没人再竞价,让慕未名捡了一个便宜。

    接下来,慕未名又拍下了紫火鎏金,归墟冷泉,天魔石等炼材。这些材料中部分也有荆决参与竞拍,不过但凡慕未名所需要,荆决都放弃了,显然是无意和他抬杠,或者还有其他原因他不知道。

    之后,慕未名拍下一些可能有用的古怪材料后就再没有出手,甚至当最后压轴的三枚仙诀玉简出现时,他都没有为之动心,只是梨白衣对三枚仙诀的介绍让他有所疑惑。

    梨白衣称这些玉简是昆虚星修真界受到天地压制万年来第一次被发现,既然是第一次被发现,为什么发现的人不修炼,反而将它们拿出来拍卖,这其中显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些原本不足以让慕未名关注,真正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当三枚玉简开拍时,拍卖场的角落里有几人的神识不时地扫过来,可惜受到朱鹤楼屏蔽阵法的隔阻,让他们无功而返。

    最后,星罗殿少主荆决独占两枚仙家玉简,引得拍卖场中诸多修士的注意,纵然有两位太上长老做保镖,他也无法再泰然自若了,不等第三枚玉简拍卖结束,就匆匆离去了。

    没了星罗殿败家少主的争夺,最后一枚仙家玉简被一位炼丹师拍走,这一届的朱鹤楼拍卖会就此结束。

    “走吧!”慕未名提起紫玉明灯,领着路空缘和书生大摇大摆地走出贵宾间,丝毫不在意跟踪而来的几道神识。

    蓦然,一根神识刺疾速袭击而来,慕未名停下脚步,神识一动,轻而易举地将这根神识刺湮灭。

    “哈!”慕未名冷笑一声,不屑地瞥了一眼墨袍老者,径直离开,还有暗剑盟白衣公子送他的储物戒、储物袋没清点,哪有时间和想找死的人计较,如果此人偷袭不成,还要追杀过来,那慕未名不介意将他的储物袋之类笑纳。

    走出朱鹤楼,慕未名这才用神识查看了一下黑色道袍上附着的一丝黑线:“哈,又是一笔大买卖。”

    “哼,区区魔道妖孽,不过元婴中期,等老夫料理了简隐那只蝼蚁再来收拾你。”

    偷袭不成,又受慕未名鄙视,墨袍老者愤怒非常,但碍于这里是朱鹤楼,又在飞雪城中,不好直接动手,只能暂时忍下,在慕未名身上下了一个神识印记,等处理完简隐后再来找回面子。

    “老夫要见你们的简掌柜!”墨袍老者对着一位红衣侍女说道。

    红衣侍女愣了一声,躬身一礼。竟然不问原因就领着墨袍老者往简隐的地字间走去。

    “前辈,这是通行玉符。”红衣侍女将墨袍老者带到地字间后,交出一枚玉符,就躬身离去。

    抛了一下通行玉符,玉符上“十七”二字亮起,随后朱鹤飞起,向着地字间射出一道红光。

    “十七长老吗?请进!”正在处理此次拍卖会账簿的朱鹤楼掌柜简隐见到红光射入,头也不抬地说道。今天的拍卖会非常成功,让朱鹤楼收益极大,因此简隐要处理的事务一时间也变得纷杂繁多起来。

    地字间是简隐的主要办公地点。屋内还有一桌六椅,供简隐办公以及和长老们议事所用。地上则铺着一张古旧的毛皮地毯,地毯上印着一枚巨大的铜钱,外圆内方,大约是象征着简掌柜的做人行事,不过铜钱上古怪的蝌蚪符文就令人不解了。

    “嘭!”墨袍老者大步走路,两扇大门顿时被强大的气势震地四分五裂,散落两旁。

    “蒋道友!”简隐放下笔墨,呵呵一笑。似乎面对墨袍老者的到访丝毫不意外。

    “哈哈哈,哈哈哈!”墨袍老者听到“蒋道友”三字,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杀简隐一事反倒不急了。“区区炼气期,你竟敢称本座为道友,简掌柜,听到这三字。老夫就让你多活片刻。”

    “论道不论修为,能论道者皆为道友。”简隐笑着解说道,“蒋道友此来是为五号天晶一事吗?”

    “哈哈哈!什么五号天晶。不过是虚物罢了,你简隐要给谁就给谁,老夫哪里管的到。”墨袍老者讥讽一声,紧接着面色一冷:“不过,你简隐的生死,老夫还是能管的到的。”

    “简隐再次先谢过蒋道友,让我多活了片刻。”简隐向墨袍老者躬身长揖,“简隐不过炼气期,死不足惜,但为了走的明白,还请蒋道友告诉我,是哪几位长老叛变了。”

    “虽然是练气修士,活得却也明白,就是可惜了。”墨袍老者赞了一声,将通行玉符抛给简隐:“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尽管说来。放心,得到五号天晶的那魔道妖孽也会陪你而去的。”

    简隐抚摸着手中的通行玉符,叹息一声,向着墨袍老者躬身长揖:“简隐,请蒋道友上路。落!”

    墨袍老者勃然大怒,但“落”字一出,他便觉神魂一怔,随后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紧接着元婴呆滞,等到发觉不对时,已经晚了。

    黑暗的空间中,一只只干枯的骨爪从泥泞中伸出,狠狠地抓过来!可怕的一幕发生了,墨袍老者惊恐地发现他现在不仅是元神体,而且连一丝法力都无法调用出来,只能任由骨爪将他撕碎。

    “叮!”

    撕碎墨袍老者的神魂后,一枚铜钱凭空出现,落在书桌上。简隐面色惨白,收起铜钱,双手按在桌上,支撑着他站立。不知过了多久,简隐喷出一大口鲜血,跌坐在地,颤抖地取出一个玉瓶,将里面的丹药尽数服下。

    “咳咳,封神传说有落宝金钱,我简隐能有落魂金钱,这一生,值了!”看着门口失去灵魂的墨袍老者尸体,简隐吐出一口血痰:“呸!什么狗屁大修士!”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第一个到场的正是出卖简隐的十七长老,他看着死去的墨袍老者以及重伤状态的简隐,惊愕万分,然后扑通跪下,向着简隐磕头求饶起来。

    很显然,十七长老将简隐当成隐藏修为的大修士了,在大修士面前,才元婴初期的他是绝对逃不掉的,不过现在也不失是一个好机会啊!

    暗聚法力,连磕几十个响头的十七长老突然抬起头,面目狰狞,杀意焚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