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五零章 魔是什么
    “多谢前辈为冷泉谷报仇!贫道南离子愿追随真君左右,鞍前马后,在所不辞!”老修士南离子泪流满面,当场就要向慕未名跪下,不过却是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气劲,让他无论如何都跪不下去。

    “本道独行惯了,不需要追随者。”慕未名转身说道:“在北寒域和暗剑盟交战的还有飘渺剑宗,你可以去那里?或者,你可以自己联系其他被暗剑盟所侵袭的派门,自己组织,本道不介意你可以使用冻魂真君的名义。”

    听到慕未名让他去飘渺剑宗,南离子的心就寒了一半,他哪里没去过飘渺剑宗,只是飘渺剑宗忙于各种事务,根本无暇接待南离子,对他要加入飘渺剑宗一事更是直接无视了。

    可怜的老道,大约是不曾舍弃他那份樵夫的淳朴本性,以至于经常被人无视。

    不过再听到慕未名允许他可以借用冻魂真君的名义建立对抗暗剑盟的组织时,他的心再一次燃了起来,想要再拜,却是依然拜不下去,只能长揖做谢。

    “大巧若拙。”慕未名看着老道南离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取出一卷字帖丢给他:“这是道德宗一位高人留下的字帖,送你了,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这字帖是慕未名在青莲宫拓印所得,作者自然是来自那位号称“道德宗好人”的怪异修士所留的“到此一游”帖了,慕未名因突然想起《道德经》中的只言片语,觉得这字帖和老道有缘,因此相赠。

    “另外,不论你建立什么组织,是正是邪,希望不要让本道看到不开心。”慕未名说罢,低头看向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颓丧书生。

    看衣着应该是什么名门大派出来的子弟。听语气,他的身世恐怕也不一般,能对圣境后期的武道修士大呼小叫,丝毫不看在眼里,除了醉酒之外,恐怕还有一种是习惯,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出这样的少爷呢?

    哈,不过这些和慕未名无关,只是看了一下,他就再没兴趣了。他想的是上次来春风苑时喝到的美酒,可惜有紫玉明灯在手,连苏暖都认不出他其实是宋思了。

    此外,刚才究竟是谁出手,慕未名仍然不清楚,加上证据都被米芽儿炼化成水让他无处可查,只是这春风苑是苑主苏暖的,以米芽儿和苏暖这样密切的关系,暗中对叶渡江出手的除了她们就再没别人了。

    到底是谁。是怎样出手,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他还活着,看来环保的《寒灯诀》也是很好的。至少为他争取了很多的特权,比如刚才。

    北域大战已经落幕,天山武修群侠的消息也已经得到,慕未名的目的达到。只是暗剑盟竟然敢一路伪装成飘渺剑宗之人偷袭武修群侠,恐怕其中还有一些缘故,不论如何。他都要为武修群侠从暗剑盟身上多讨回一些利息。

    “苑主,今天多有打扰,告辞了。”

    动静闹的够大,该到收场的时候了,慕未名向苏暖致谢告辞,苏暖点点头,米芽儿则是眨眨眼睛,抛给他一块印有月桂花的玉牌,传音道:“记得常来玩哦,拿着这块玉牌,春风苑将给你最高级别的贵宾待遇。嘻嘻,这可是连那傻宋思都没得到的。”

    “好,告辞。”哈,傻瓜宋思?慕未名点点头,提着紫玉明灯离开春风苑,走入还未停歇的风雪之中。

    “等等我!”

    才走几步,却见那颓丧的书生从春风苑中追了出来,慕未名脚步不停,书生追的急切,大约是这幅身体经他自我折磨过度,没追过百米,竟会嘭地一声滑落倒地,摔了一身残雪,手掌见血。

    若非这是修真者群居的飞雪城,最为注重城市清洁,恐怕他要摔出一身泥泞污秽了。

    慕未名停下脚步,只停了一息,就继续往前走,神识之中,在书生摔倒的一刻,他看到书生眼中流下了一滴泪水,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相似,唤起了他心底某处的记忆,但因为太久远,以至于这些记忆很模糊。

    记忆,那些缺失的记忆在哪里?这种记忆里模糊的感觉,似乎距离那些缺失的记忆很相近,慕未名再一次停下脚步,静等由泪转喜的书生追到他身边。

    此刻,天才蒙蒙亮,不过在茫茫风雪下,仍是昏暗无比,慕未名手中的明灯光华在其中就显得暖人无比了,虽然这光华透出的是寒冷气息。

    “前辈,你能带我修炼魔道法诀吗?”书生问道,一个儒门子弟,突然要向魔道修真学习魔道法诀,怎么看都显得十分怪异。

    “什么是魔道?”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徐步走在前面。

    书生听到传说中的冻魂真君问话,不由欣喜万分,跟在后面思考这个问题。

    “魔就是邪,魔就是恶,我要成邪,我要成恶!”书生如此答道。

    如果是一般的魔道修真听到这话,大概会呵呵一笑,然后对书生不予理睬,不过他遇到的是慕未名。

    一念成仙,一年成魔,魔是什么,魔道又是什么,慕未名也不清楚,不过书生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因为每次要修炼虚剑诀更高一卷时,都会遇到关于剑的古怪问题,还要被折腾的很惨,所以慕未名今天就问一问这个突然变得不那么颓丧,有了一点希望的书生。

    回答的不对,就不教,回答的合理,也许他会教。不论是什么东西,若是得来的太过简单,这人也不会太珍惜,慕未名不相信人人都有儒门那种君子品德,更何况儒门君子中还出了凌行墨这等人物。

    慕未名继续往前,不给书生任何回应,书生当即反应过来,他的答案错了,只得挠挠后脑,跟随上去。

    “魔就是魔!心不正,道不正,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坏天地之平衡。”书生忽然想起从某本书上看到的关于魔的介绍,脱口而出,但说出来后,怎么都觉得这是在骂人,小心地看了眼慕未名,依然是无动于衷。

    从东大街走到西大街,从天光蒙蒙走到天光淡明,书生一路上提出三十多种答案,慕未名都没有理睬他,不由变的颓丧起来,魔是什么,魔道是什么?经常听人说的魔道,他竟然不知道是什么吗?

    沮丧和颓丧再次袭来,书生停留下风雪中,看着慕未名的步履不停的身影,甚至有些怀疑慕未名是不是在耍他,不过那又有什么好处呢?就在慕未名快经过一个拐角时,书生咬牙再次追上去。

    好在,慕未名并没有甩下他。

    书生沉默地跟在慕未名身后,开始想着各种各样的答案,这一次他没有轻易地开口,而是在逐一分析,寻找真正的答案。

    “空中楼阁。”慕未名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这家专门出售法宝华丽店铺,走了进去,书生愣了一下,随后跟了进去。

    进入后,慕未名发现这里和朱鹤楼一样,也在大厅中放置了许多查询的法器,估计也有论坛一类,就是不知道两边的论坛是否相连。

    径直走向柜台,柜台上趴着一位长须冉冉,鹤发皆白的灰袍老者正兀自呼呼大睡,睡梦中偶尔还会发出嘿嘿的笑声,不知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趣事。

    紫玉明灯临近,寒意森森,慕未名直接敲敲柜台,将老者惊地跳了起来,待他睡眼朦胧想要破口大骂时,大约认出了来人是谁,不由收敛起愤怒的神色,稍稍整理了下,然后盯着眼前的提灯少年,不说一句话。

    “做生意,本道要十六口极品灵器级飞剑,一艘小型飞舰,一间可以移动的洞府,十二套上品阵旗。”慕未名直接说出来意。

    如果是别的掌柜听到客人报出这么多东西,一定会欣喜若狂,这样一大单的生意,他能获得的抽成也将不少,但眼前的老者明显不买账,看来是起床气极大啊。

    毕竟在美美的睡梦中被吵醒,这是谁都不喜欢的事,如果慕未名的修为再低一点,他不介意先教训慕未名一番,可惜眼前这位偏偏是修真界鼎鼎大名的冻魂真君。

    “真君是法道修士,还需要极品灵器级飞剑?”老者从柜台中翻了翻,找出一本灵宝鉴,翻开后,光华绽放,一件件宝物虚影顿时映像在虚空,三维立体地呈现它们的形态。

    对于灵宝鉴这种小术法,慕未名神色不变,心中却已翻起狂澜,他虽然在寒灯诀上修炼到元婴中期,可是对修真界的了解却还是少的可怜,这次在飞雪城中见到诸多奇妙的修真科技,没想到修真界和凡人第五次科技革命后的世界相比,修真科技竟然要更加精妙万分。

    右手剑指屏起,一点青色剑芒显现在老者面前,优雅清逸的青莲剑意顿时充斥四周,不等老者露出惊异神色,慕未名就将剑芒散去。

    “青莲剑诀!传说真君在青莲宫得到了青莲剑仙的传承,没想到是真的。”老者嘀咕了一声,翻到飞剑谱极品灵器阶这一页,虚空顿时映现出三十余种极品飞剑模样,仅看这些飞剑外形,就能隐约感应到这些飞剑的天然剑意。

    果然都是极品,慕未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指向其中一柄飞剑。

    “这些飞剑,本少都要了!”还不等慕未名说话,一名狂傲无比的白衣公子带着六名黑衣剑奴,似裹挟着无尽的刺骨风雪踏入空中楼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