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四四章 喵大人
    了无人迹的冰雪苔原上,风雪依然,生灵难觅,无垠的山川平原上覆盖了近两丈厚的雪衣,凡人若是走在雪地上恐怕会很快地陷下去,难以拔出。

    极目远眺,可以看到雪原上一些凸起的丘陵小山,说是小山也是因为这些山上依稀还可以看到一些冒出雪面的银杉树,就在山腰位置的一株银杉树下,枝雪漱漱,在树下堆起一座小雪丘,一人一剑从雪下中艰难地爬了出来。

    这是一位白发道人,他身上蓝白相间的云纹道袍上似乎早就被鲜血染红,变成了蓝白红相间,嘴边的血迹不知存在了多久,早已凝成了暗红色的血晶。

    道人仰天一躺,望着大雪风飞的天空,粗重地呼吸着,吐出一团又一团的霜白水雾,他从雪下爬出来消耗了极大的体力。

    片刻后,白发道人平息了体内呼吸,挣扎着站起来,从乾坤戒中取出几枚补充法力真元的丹药服下,稍稍炼化后,眺望四方,粗略地辨认了下方向后便御剑而起,向着远方飞去。

    不知飞了多久,白发道人在一座不知名的荒山前停留了下来,这里风雪早歇,覆雪较浅,灵气稀薄,没有一点人迹,是个临时安身养伤的场所。

    神识放出,粗略一探,白发道人在一处向阳的山腰处降落下来,剑指一扬,飞剑紫光闪耀,剑气纵横,片刻间就开辟了一座临时洞府,然后,道人在聚气凝雪,将洞口掩埋,再抛出一大把阵旗和几十口灵剑,布下两座隐匿阵法和三座简易的剑阵。

    这位白发道人自然就是大战后昏迷在荒山野岭,无人过问无人寻找的宋思了,御剑飞行一千五百里。开辟洞府,布下剑阵,几乎耗尽了他体内剩余的最后一丝剑元,不过好在,做完这一切的他暂时安全了。

    进入内室,宋思从乾坤戒中将所有能疗伤的丹药取出,当看到诸葛嗷后来又托人送来的三枚黑色灵药时,嘴里不由变得苦涩无比,这玩意可真是不想吃啊,但就体内的伤势来看。却是不得不吃了。

    北域大战中,宋思先被息林夕剑浪所创,再受卿少寒半掌,之后又和司徒初夏拼的两败俱伤,最后更是遭到镜玄真人玄武虚影在天罚下的爆炸余波冲击,若非跑的快,伤上加伤的他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自嘲一笑,宋思服下黑色灵药,顿时陷入奇苦无比的痛苦之中。不由加紧运转虚剑诀,转化体内异种剑气法力,再以纯阳真元疗养伤势,当苦到极限时。宋思忽感身体莫名一轻,然后进入了玄之又玄的空灵之境……

    飞雪城中,不管在白天还是黑夜,春风苑内都是热闹非凡。因为这是一家全天侯都持续营业的欢乐场所,苑内姑娘轮换上班,客人进出不止。

    苏暖抱着白色花猫依靠在二楼的栏杆上。轻抚猫身,看着姑娘们的表演,看着进出的修士。

    她的目光始终都不曾聚焦过,大约是这些人都没有资格进入她的眼睛。

    不过,今天苑内的气氛有些不寻常,深夜风雪中走进五人,为首的黑袍神秘人周身散发出一种极其古怪的气息,令人厌恶,和之前杀掉的那名黑衣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十分相似。

    微微蹙眉,苏暖停止了对白色花猫的抚摸,准备看看这些人打算做些什么,如果也是来破坏春风苑的规矩,她也不介意去招待一番。

    主人的爱抚突然停了下来,白色花猫有些不满,它伸了伸双爪,张开大口打了个哈欠,猫儿抖动数下,晶莹雪白的胡须微微一动,在空气中留下几道细微的痕影。

    “胡闹。”苏暖拍了下白色花猫的脑袋,随后将它放下,任它自己去玩了。

    白色花猫对此更是不满,看了一眼比她还要慵懒的主人,抖动了下全身的猫毛,优雅地离开。

    它昂首挺胸,行走在二楼的走道间,似是此地真正的主人一般,开始对领地进行巡视。

    春风苑内的姑娘们见到白色花猫的到来,都会让开道路,若是不忙还会向它行礼,或者好生招待一番,这都会让白色花猫感到很有成就。

    “这是本王的喵之国度!”白色花猫这般想到。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猫国王大人出离地愤怒了!

    一位叫晚绣清的红牌姑娘领着新来的五位客人走向二楼的包厢,正巧遇到了巡视而来的猫国王,晚绣清按照惯例给猫国王行礼让道,但是跟在她身后黑袍神秘人竟无视它的存在,直接一脚踩过来。

    白色花猫轻巧地闪过,愤怒地向五人咆哮一声,可是看起来弱小无比的它,哪里入的了他们的眼睛,只当是楼中哪位姑娘圈养的玩宠罢了。

    于是乎,跟在后方的太极国“剑圣”叶渡江顺道一脚踢过去,腿风残影,隐约可见脚尖的一丝剑气。

    好在白色花猫身手矫健,再一次闪了过去,这不是戏弄,这是故意谋杀!

    大约在黑袍神秘人等五人看来,杀死一只宠物猫,也没什么,大不了多给些灵石就是,一个欢乐场所的姑娘,还会有资格和他们叫板?

    这一幕的发生不过在一息之间,转身的晚绣清正好看到叶渡江踢出的一脚,顿时花容失色,变得慌神无比,连忙阻止五人对白色花猫的戏弄!

    “住手!快住手!”晚绣清急急忙忙地来到花猫身前拦下,不让他们继续动手。

    前不久,花魁苏沫儿失踪,有姐妹问苑主苏沫儿的去向,苏暖只是语气十分平淡地答道:“死了。”

    没有多余的一个字,就如很多年前,几位大修士在春风苑中失踪,几大派联手来要人,苏暖也不过回了两个字:“死了。”

    那几大派的人当时就要动手,却被紧急赶来的飞雪城禁卫以及城主拦下,事情也随后不了了之。

    现在他们竟然得罪了白色花猫,若是苑主问罪下来,恐怕她也难逃责罚,晚绣清诚惶诚恐,连连向着白色花猫赔罪。

    “猫大人,请见谅,绣清先代为赔罪了。”晚绣清连连道歉,想要安抚白色花猫的愤怒。

    “喵嗷!!!”白色花猫浑身炸毛,根根竖起,向着晚绣清咆哮,似是质问,又或者是其他。

    “猫大人,请见谅,新来的客人不懂规矩,您请多担待。”晚绣清继续说道。

    “喵嗷!!!”

    然而,这一句说完,叶渡江、宫本山崎等人就大为不悦了,连带着黑袍神秘人也目光一冷,昌顺、罗屠户两位华山长老更是微微散出一丝杀气,似乎随时都会动手。

    “不就是一只猫吗?踢死又能怎样?代我们赔罪,你够资格吗?”叶渡江一把拽开晚绣清,准备再给白色花猫一脚。

    就在这时,白色花猫微微抬起前爪,一瞬间整个过道都陷入一种死亡的寂静,就在这时,正好昌顺出手,拦下叶渡江,怪异的感觉也在瞬息间消失,似乎从来都不曾发生过。

    瞥了一眼怒气犹然的白色花猫,华山派长老昌顺向黑袍神秘人说道:“使者大人,何必和一只猫过不去呢,今日我们还有要事,就不要为一只猫浪费时间了。”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黑袍神秘人看了眼昌顺,十分赞赏,然后转身向晚绣清挥挥手:“带路。”

    听到黑袍神秘人发话,叶渡江不敢再放肆,瞪了一眼白色花猫,跟随众人离开。

    在前带路的晚绣清后悔无比,懊恼她为什么要接待这些人,得罪了客人不说,还开罪了苑主的白色花猫,现在她只希望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变故才好。

    看着挑衅的人离开,白色花猫怒目不消,缓缓地放下前爪,在地板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爪印,一声不坑地转身离开。

    天字六号包厢中,晚绣清安排好一切后,心有余悸的她被黑袍神秘人屏退,原本以为会被刁难或者虐待的事一件都没有发生,让她心中稍安,但想到白色花猫一事,不敢再耽搁,连忙向折身返回,她要向苑主苏暖告罪,求免重罚。

    “刚才那怪异的感觉,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自封的“剑圣”叶渡江犹豫了一下,忽然开口问道。

    “哼,什么感觉?叶君你是不是想姑娘了,如果是想了,可以向使者大人说一下,使者大人肯定会让你先去快活的。”宫本山崎放下酒杯哈哈大笑道。

    黑袍神秘人目光微沉,叶渡江说的那种感觉,他察觉到了一丝,不过由于那种压力是完全罩向叶渡江,所以他并没能追踪到来源,或者分析出什么。

    幻觉吗?叶渡江摇摇头放下疑惑,在使者大人面前,他可不能丢了面子,旋即面色恢复如常,加入到接下来的议事中。

    “这一场北域大战,你们华山派的功劳最大,本使会向上面禀报,给你们赐下地仙级的剑诀作为赏赐。”黑袍神秘人淡淡地说道。

    “多谢使者大人,我华山派一定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华山长老昌顺、罗屠户听到赏赐,顿时大喜,连忙躬身谢道。

    有了地仙级的剑法,他们华山派哪怕是恢复唐时纯阳宫的大派气象,也是不远,至于设计武当镜玄真人引来天罚一事,即使来日武当兴师问罪,拥有地仙级剑诀的华山派也将无所畏惧。

    “哦?是你们做的吗?”倚栏而立的苏暖轻叩玉栏,在心中冷笑一声,还真是蠢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