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二八章 神识道剑
    “哼,区区金丹期就敢如此嚣张,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陈潇右手持剑,剑韵吟雪,左手拈花指,邪魅一笑,勾魂动魄。

    一剑递出的宋思莫名地感到一阵恶寒,一剑化虚,荡起三千剑气,激射而出,同时飞身回旋,借助陈潇、龙毁两人接招时产生的反震之力,急急退避。

    这特么的哪里是正常的剑修,分明是没了种的太监!传闻修真界有剑修为了在剑道修途上更进一步,不惜割去他们原始的来专心剑道,当初宋思听到这种事,只当是笑话,没想到今天还真让他遇上了。

    “宋思,你能杀白执事,证明你的实力不差,值得咱家兄弟来收下你的首级。”龙毁亦捏起兰花指,娘气声声地道:“看剑!”

    两执事瞬间结阵,合攻而来,剑气飘渺无定,无迹可寻,让境界本在劣势的宋思身陷危局了。

    纵然如此,宋思却是毫无畏惧,反是在这危险的环境下被激发了无穷的战意,连带着剑意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升华,直至令人敬畏的程度。

    “这小子古怪!不知道修炼了什么法诀,不可小觑了。”陈潇尖声尖气地喊了一声,旋即绝招出手:“飘渺.剑三!”

    龙毁听到提醒,提起真元,化出剑芒三丈,斩逼而下,断去宋思退路。

    “无剑无形!”一剑化九,倏然合一,宋思避开龙毁攻击,竟直接向陈潇突杀而去。

    剑爆声声,剑气四射,横扫百里风雪,在陈潇讶异的眼神中,宋思竟破去他的绝招,不知死活地近身攻来。

    飘渺剑宗可不是什么修炼术法的门派,近身战才是他们嘴擅长的地方。现在宋思来送死,陈潇冷笑一声,干脆握住飞剑,化出六尺剑芒,攻向宋思上盘。

    迅疾一剑,被刺中的人竟毫无反应,剑芒完全落在了空处一般。

    不好!这是忘我境界的剑意化形,陈潇心知中计,眼前的宋思根本就是一道剑意,视野余光中。正见宋思携无穷杀意,完全不顾生死一般碾杀而来。

    剑芒横扫,宋思的身影再一次消散,陈潇惊异,恰在这时,一道凌厉剑气在他背后出现,破去他的护体气罩。

    不好!这次是真的不好了!

    陈潇闷哼一声,没想到区区一个金丹期左右的剑修这样难缠,他不知道的是。宋思是真正的纯剑修,他所在的剑魄境完全无法用金丹元婴那一套来衡量,因此,他们和白菜白执事一样。从一开始就错估了对手实力。

    眼见同伴护体气罩被破,又难以捕捉到对手踪影,龙毁收剑,来到陈潇身后。背对而立,准备再开剑阵,然而。就在龙毁刚站在开阵位置的一秒,一道虚无剑影在他眉心前出现。

    扑地一声,穿过他的护体剑光,刺入眉心。

    神识道剑!

    龙毁认出了这是什么,没想到竟有剑修能用神识修炼出神识剑偷袭,认出此剑的同时,无尽的恐惧从他心底冒出,他想避开,他想逃走,这一剑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中剑之后,轻则失神数息,重则痴呆,不论是哪种情况,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中,他都死定了!

    “啊!……”高分贝的惨叫声响起,龙毁弃剑抱头,七窍流血,跌落虚空。

    袭击得手,隐匿于风雪中的宋思面色一白,强压住体内涌动的剑元,施展虚剑无意!

    数百道虚影再次攻向陈潇,逼得陈潇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救援,而真正的一剑,则出现在正跌落虚空的龙毁身前,一剑透体,下一秒,龙毁就被宋思分尸,血染飞雪。

    一粒光泽黯淡的金丹飞出,向着陈潇疾驰而去,然而不等陈潇接下,一道凛冽剑气就先行赶至,一剑爆碎。

    神识道剑!神识道剑!

    陈潇站在虚空风雪中,惊疑不定地观察着面色苍白的宋思,不知该不该继续出手,或者等待天荒剑院副院主陌璃兮出手?

    金丹期,他才金丹期,怎有可能修炼出神识道剑?即便是剑修中的元婴后期大修士都难以炼成啊!陈潇在心中狂呼,他开始感觉看不透宋思了,神识道剑,他避不开,一旦中招,他必死无疑!

    副院主陌璃兮明明就在不远处自筑的雪峰上观战,又为什么不出手?他不明白,他想逃,只是被宋思锁定的状态下,陈潇又不知该怎样应对。

    剑决中,元婴期剑修会怕一个金丹期剑修,说出去,他陈潇恐怕会成为整个修真界的笑话,可眼下事关身死,这一点都不好笑。

    “你的剑心被破了。”宋思淡然一笑,打破雪中的沉默。

    陈潇面色阴沉地盯着宋思,兰花指起到一半,就被散去,想再捏起其他指,总觉得气息不济,一时间更加心烦意乱。

    “太监?哈哈哈!飘渺剑宗竟然有太监执事,真是好笑啊!”宋思笑出声来,拖延时间恢复神识的同时进一步激怒陈潇,让他的剑心裂痕扩大,准备一击必杀,现在是他最好的机会。

    “你找死啊!”陈潇尖声厉啸,双眼变得通红,太监,这是他最讨厌的一个词语,任何用太监来讥笑他的人,都被杀了,无一幸存,而且都是经过他无尽的折磨后,才杀死的。

    尘封的记忆,不知道多少年前,他和龙毁还小,游走在凡人城市中,每天靠着一点残羹冷菜活着,可是有一天,他们不小心冲撞了一名神经质的贵族公子,被他的仆人割去了种,扔在雪地中,痛?冷?等待死亡……

    那些感觉,他不愿去回忆,更不愿去触碰,这是痛苦的逆鳞!

    幸亏当年有飘渺剑宗的修士路过,将他们救回,可惜那是在修剑之前,他们失去的,再难用术法修补,于是他们一直都是残缺的人。

    被人嘲笑,他们忍,被人唾骂,他们忍,直到他们成为金丹剑修,甚至元婴剑修,这才将他们的仇人一一杀死,用无数可怕的手段让讥笑过他们的人受尽折磨,在无尽的痛苦和恐惧中死亡。

    哪怕是他的师兄、师弟,也绝不手软!

    割掉种去修炼剑道?那只是个掩人耳目的可悲笑话罢了!因为真正的剑修绝不会这样去做!

    现在,宋思竟敢揭开他的伤疤,陈潇怒了,愤怒和杀意交织,掩盖了恐惧和谨慎,他要打败宋思,让他尝下无尽痛苦后,在麻木中死去。

    “飘渺.剑……”

    一剑横天,一点精血被陈潇逼出,滴在剑身上,凌厉无比的剑意瞬间暴涨,充斥百里空间。

    可惜,这一剑他没能使出,就见一截剑尖从他的胸前穿出,这是宋思的紫耀剑!

    这,怎有可能?

    假的?!

    陈潇忽然想起什么,眼前的宋思果然如他猜想的一般,在风雪中消散了,宋思一直都隐藏在风雪中,除了杀龙毁的一剑,并没有真正出现过,直到陈潇在怒火和杀意中失去自我,失去防备。

    这一剑刺穿陈潇身体的同时,也锁定了他全身的气机和紫府中的元婴,只要宋思稍微一动,陈潇将直接被剑气绞杀粉碎,连元婴中的一丝元魂都难以留下。

    为什么没人来救?他不信伏击宋思仅有他们两人?同为元婴初期的白执事死在宋思手中,他们不可能不防备,这也是陈潇为什么会带上龙毁以防万一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其他人不出现?

    他不明白,不理解,更不明白的是,陌璃兮为什么要这样看着他们死。

    同为飘渺剑宗弟子,只是一个笑话吗?

    “咱家,栽了……”陈潇怔怔然,伸出右手,指向天荒剑院副院主陌璃兮的雪峰所在。

    剑元一动,剑意爆发,虚无剑气几乎在瞬息间毁灭陈潇的元婴、紫府,灭去他的生机。收回紫耀,宋思站在虚空,看着死去的陈潇跌落高空,微微皱眉。

    陈潇、龙毁被杀,他被监控的感觉并没有因此散去,这表示周围还有飘渺剑宗的人,甚至实力还不弱。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出来救陈潇?或者多来几个人,任由他宋思手段通天,恐怕都要交待在这片风雪中。

    千丈雪峰之上,陌璃兮冷眼旁观,就这么看着陈潇、龙毁被杀,至于其他参与围杀的执事,都在她的命令下不得出手援助。

    “残杀同门,该死!”陌璃兮嘴唇微动,这也是陈潇死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位陈潇的师兄在无意间说过陈潇是太监一事,事后在一次宗门任务中,那位陈潇的师兄因为救他而身受重创,不料却被陈潇借此机会,将他残杀了!甚至,这样的事件发生过不止一次,所以,他该死。

    “周青,你们去拿下宋思。”陌璃兮传音道。

    埋伏在三百里外的周青听到传讯,点点头,转身看向旁坐在雪地中的秦江鬼,汤宏,陆子菲三位执事以及二十余名宗门精英弟子。

    “动手!”就在周青一声令下后,风雪中杀机骤起,十二道凌厉剑气破雪啸空,袭杀而来。

    与此同时,千丈雪峰前,飞雪汇聚,化成万千冰剑,缓缓升空,红衣妖艳的笙歌踏着风雪,从黑暗中走出,站在万剑下,面带微笑地看着陌璃兮,一如她在春风苑外见到久违的贵客一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