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二七章 规矩
    “晦气。”年少站在床边,看着已经死去的苏沫儿,很是不悦,他还想从苏沫儿口中套出一些情报过来,但是现在人死了,这却是有些麻烦了,一来是他没法向老板娘苏暖交代,二来没法向笙歌交任务。

    “花魁苏沫儿背后的人必须揪出来!”这是笙歌所说,语气冰冷,年少回忆起来,至今能感觉到肢体发寒。

    “晦气!”翻了翻苏沫儿的储物袋,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发现,干脆直接离开。但年少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不久,看似死去的苏沫儿吐出一口气,艰难地爬起来,怨恨无比的看着关闭的房门,然后深吸几口气,开始运功疗伤。

    苏沫儿在心中庆幸采花贼年少不知道她的丹田一隅还隐藏着一个暗丹田,暗丹田中藏着第二颗金丹,经此一劫,两大丹田融合,反让她有所突破,若不是受伤过重,估计她能借此机会直接晋入元婴期。

    杀宋思是一个交易,交易的人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神秘人,至于配合的人,自然就是刚才被全灭的华山派六人了。让她不满的是这个神秘人明显太自负了,派了六个废物来围杀,被宋思一剑破阵。

    一剑破虚,破术法、破阵法、破虚妄。他们太小看宋思,更不清楚宋思所学《虚剑诀》各种剑招除了威能强大外是否还有其他功能,就拿这次破阵为例,幕后人物推算总结起来,大约归咎于这一剑太逆天了。

    两个时辰后。苏沫儿睁开眼睛,谨慎地探查了下周围的情况后准备逃离,她相信年少离开后一定没有和老板娘说她已死的事,量他还没有这样的胆量。

    可惜苏沫儿终究算错了一件事,在阵法覆盖之下,苏暖作为春风苑的主人,她会不清楚这里发生什么吗?

    吱嘎……

    苏沫儿心神一惊,以染血的被子遮住身体,警惕地望着即将进来的人。

    门只打开了一个缝隙,一只猫爪伸出来。挠了挠。将缝隙扩张到足够大,然后白色花猫有如女主人般踏入屋内,抬头盯着床上全神戒备的花魁苏沫儿。白色花猫向前走了几步,转了个圈。见苏沫儿盯着它一动不动。于是再次抬头看向苏沫儿。

    苑主的白色花猫。往常它也常来,苏沫儿松了一口气,但是今天它的到来。那诡异的举动,让刚刚心神放松的苏沫儿察觉到一丝危险,一点不寻常。

    不对劲!危险!她再抬头,就见到华衣锦绣的苑主苏暖已经进入房间,抱起地上的白色花猫,轻抚几下。

    “苑主……”苏沫儿坐在床上,欠身一礼,紧张地看着向她走来的苏暖。

    苏暖走到苏沫儿的床边,扫了一眼满床血污,柳眉轻皱:“春风苑是做生意的地方,以前你们做什么事都会按照规矩来,所以我不会管。可是,今天你们却把这里弄成这样。”

    “坏了规矩!”苏暖加重了语气。

    温文尔雅,热情可人的苑主?苏沫儿看着苏暖,莫名地感到一丝惊恐,她用尽了手段,靠着侥幸从杀手年少手中活下来,现在却要面对深不可测的苑主,她没有任何保命的信心和底牌。

    “你来春风苑五十七年,做红牌,做花魁,我没有查你的来历,也没有要求你张开腿去接那些老怪物、大富商。可是,你今天终究是坏了规矩。春风苑的第一条规矩,不得对饮冰灵酒的客人动手。你忘了吗?”

    苏沫儿这才意识到她犯了什么错,她来春风苑培训时学的第一条规矩,不论来自哪里,出于什么目的,都不得对饮冰灵酒的客人下手,违者凌迟处决,抽魄炼魂。

    死,她不怕,终究有转生的可能,但是抽魄炼魂,那就……

    “苑主,饶命!苑主,饶命!……”不顾难堪的仪态,苏沫儿向苏暖跪下,不停地磕头求饶。

    杀,或者逃?几条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用性命验证过,在春风苑中,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来这里以后,苏沫儿从未见苏暖出手过,但从苏暖优雅的一举一动以及无意间显露的气势,多少推算出她有多么的可怕。

    春风苑内动手杀人的事件不是没有,恰恰相反,发生过很多次,但苏暖都没出面处理过,渐渐的苏沫儿等人也就淡忘了,甚至忘却了春风苑里极难触及的规矩。

    就这两天,宋思坐在偏僻的桌上,把冰灵酒当茶水一样喝了一天一夜啊,而她还傻傻地去配合华山派六人进行围杀。

    完了!一切都完了!

    “苑主饶命!苑主饶命!您不能杀我,沫儿是……”

    不等她说完,就见苏暖有些趣味地抬起怀中白色花猫的猫爪,向着苏沫儿轻轻挥动数下,紧接着苏沫儿如同破碎的瓷瓶一般摔碎,血雾如荡起的尘灰,洒满了半间屋子。

    最为可怕的是,苏沫儿此时还没有真正死去,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血液在流淌,每一块血肉,每一根骨头的痛感,万分的疼痛,但是她做不了任何举动,她想将神魂融入金丹,挣脱无尽的痛楚去逃命,可是她做不到,尽管她仍能感觉到金丹的存在。

    “你已经死了……”苏暖放下白色花猫,取出一个精致的绿色玉瓶,拔开瓶塞,口朝苏沫儿的尸体。

    刹那间,一股诡异的吸力从绿瓶中发出,将形似苏沫儿的虚影从碎肉中拉出,吸入瓶中。

    “出来吧。”苏暖收起绿瓶,再收起苏沫儿的金丹,看向角落里三尺高的大花瓶。

    光影幻化,身长七尺的黑衣人从花瓶旁显现出来,对苏暖能发现他表示十分讶异。

    “不愧是春风苑的苑主,老朽佩服!”黑衣人拱手说道。“苏沫儿已经被苑主所杀,接下来的事,不知苑主能否和我们做个交易。我们将可以赠送苑主一枚前往异域的司南令。”

    “春风苑的规矩,想必沫儿还没和你说过吧。”苏暖听闻司南令,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一如先前那样说着话。

    “恩?”黑衣人很明显察觉到苏暖的语气,司南令是春风苑苑主苏暖一直寻找的东西,他们很早就掌握了这个信息,恰巧,他们也拥有十余枚司南令。拿来和她做交易。想必是十拿九稳。

    不论是支持当初的华山剑宗,还是暗中培养盗神云梦醒,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杀宋思!不过碍于莫名其妙的规则。他们现在还不能亲自动手。于是只能先假借别人的手去杀。可惜都失败了。

    但是,司南令三字并没能引起苏暖的一点兴趣,她的反应。很不对,给他的感觉,更加不对,黑衣人只感觉周围很冷,很冷,这是杀人的前奏。

    “你认为这里的阵法能困住本座吗?”敬酒不吃吃罚酒,黑衣人冷哼一声,元婴后期的气势骤然爆发,想要将苏暖震慑,逼退。

    然而,元婴后期大修士的气势对她毫无影响,苏暖优雅地弯腰,再一次抱起白色花猫,抬起它那雪白可爱的右爪。

    黑衣人瞳孔一缩,看着那只萌萌的猫爪,莫名地感到有些精神恍惚。不对!这是分神期高手的手段,昆虚星怎么可能会有分神期的存在?不可能!?

    猫爪在他的眼中逐渐放大,然后向着他轻轻地左右挥动了三下,随即无尽的痛楚从上,从元婴中传来,甚至是灵魂,都似乎在这一瞬被分割了。虽然他还站在角落里,但是他知道,他已经死了,和苏沫儿一样的死法。

    这是什么手段?他不明白。

    “你已经死了。”苏暖轻声地说道,就像她刚才对苏沫儿说话一般:“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春风苑的规矩,不能被破坏,你看,这么多血,打扫起来很麻烦的。”

    黑衣人很想哼出一声,嘶吼一声,或者骂上一句,但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被杀了,却仍被诡异地定在那里,忍受着无尽的痛苦。现在,他只求一个痛快,可以真真正正死去。

    “小白啊小白,这样很不好,对不对?”苏暖抚摸着白色花猫,转身离开。

    在苏暖踏出房间的一刻,苏沫儿房间内开始浮动起无数的玄异阵纹,屋内竟然凭空下起了雪,一片一片,晶莹剔透,渐渐地堆积,将苏沫儿、黑衣人掩埋,湮灭。

    大约是知道了杀手年少所做的事,笙歌赶到二楼,见到正抱着白色花猫,神色很是不悦的苏暖,不由在心中打了个寒颤,对于春风苑的老板娘苏暖,她多少是了解一些的。

    “苏姐姐,今天的事……”笙歌心中七上八下,飞雪城她能用的人不多,采花贼年少算是一个,可眼下却得罪了苏暖,她真想把年少杀了,但又不能那样做。

    苏暖知道她的来意,笑着放下白色花猫:“没事。不过他回来后,罚他做春风苑的杂役小厮三个月。”

    “多谢苏姐姐。”笙歌心中顿时放下一块石头:“城外的事我还要处理一二,改天再想姐姐赔罪。”

    ……

    城外,宋思站在雪地中,直接拔出紫耀,紫芒耀耀,照亮三丈风雪。

    是伏击武修的飘渺剑宗的执事吗?不知道此时他遇到的会是什么人,实力和之前小觑他的白执事相比,会有多少差距?

    “飘渺剑宗陈潇、龙毁领教宋真人高招!”黑暗的风雪中走出两名飘渺剑宗执事,只是他们那尖细尖细的声音,令人感觉很突兀,很奇怪,像太监。

    元婴初期,金丹圆满,还行,正好试剑,验证下近期的进境,宋思露出淡淡的微笑,不由分说,一步踏出,身化光影,瞬息间出现在陈潇、龙毁身前,刺出凛冽一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