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二一章 淡然一剑
    逃?怎么逃?影逸冷汗直流,这一刻,他对司徒初夏暗藏的杀意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反而希望司徒初夏能尽快恢复真元,向慕未名挥出刚才那一剑,他不信慕未名能有镜玄真人那样的实力逃脱性命。

    但是,那至少也得现在的司徒初夏能重新站起来,能够挥出一剑,或者让司徒初夏把剑交给他。

    影逸盯着慕未名的眼睛,越发的感到寒冷,极度的寒冷,仿佛这片空间都将在万年寒冰下永恒冰封。

    “慕未名,你别过来!当初要杀你的是盗神云梦醒,后来我帮你把他给弄死了,你不该杀我!”影逸倒退数步,惊惧万分地看着慕未名,生怕在下一刻就被秒杀。

    周围的空气太过稀薄,太过寒冷,他的毒功在这种环境下完全施展不开,面对天时地利尽占的慕未名没有任何胜算。当务之急,影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拖延时间!

    静夜惆怅刚才能引来其他飘渺剑宗的执事支援,那这些落败的执事也能在对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请来救兵,到时候他就有命可以逃了。

    然而,眼看着慕未名一步一步走过来,影逸顿时慌神,连忙摆手道:“慕未名,你别过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知道很多秘密,这些秘密一定会有你需要的。”

    “哦?秘密。”慕未名停下身形,目光若有若无地瞥了眼半跪在地的司徒初夏,冷冷地说道:“什么秘密?说一两个出来证明你有活下去的价值。”

    正当影逸准备回答时,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葛执事,林执事!”

    叶曜挣扎着站起来,见到葛、林两执事浑身是血地躺在风雪中,毫无一丝生机。不由惊怒非常,剩下的静夜惆怅、唐君绝、花莫问、镜都四位执事更是个个身受重创,口喷鲜血,站立不稳,几难再战。

    感受到周围急速下降的气温,镜玄真人有些讶异,这提灯的年轻道人竟能引动极冻寒流,难怪可以在高空中疾行,只是他飞行时明显使用的是剑气,武器却是一盏紫玉寒灯。令他有些疑惑。

    不过,既然慕未名不是飘渺剑宗一方的,镜玄真人就不再多加防范,当即收敛心神,准备解决眼前的这些仇敌。

    沉身一喝。镜玄真人双掌运化,收纳天地元气。天地间顿时风雪激荡。气流疾旋,连慕未名自高空引下来的极冻寒流都被分去一二成。

    掌气未发,骇人威势已夺魂三分!

    叶曜执事紧握手中飞剑,见到这般场景,心生绝望!

    “飘渺.剑四!”

    就在这时,云霜剑院副院主李云聪御剑横空。眼见众人危急,绝式上手,剑气裂空穿云,一挡镜玄真人武当绝学。

    “混元正罡!”

    罡步一踏。镜玄真人抱元双掌霎时推出,雷霆掌劲,融合万物阴阳,蕴含无物不摧的天地罡气,裂地百丈,雄浑威势冲击四方!

    极招相击,掌劲剑气迸射四方,镜玄真人翻掌化消飘渺剑气余力,冷哼一声,倒退三步,而原打算格杀影逸的慕未名也不得不掌按提灯竹杆之上,寒灯紫芒瞬息而出,挡下强势冲击而来的劲气,而后移形换影,远远避开。

    高空中李云聪闷哼一声,竟被震退数十丈,栽落下来,体内真元翻腾,一时难安。

    最为凄惨的恐怕是六执事了,混元正罡余劲穿透剑气,再一次打在身受重创的六人身上,将六人击飞百丈,叶曜、静夜惆怅两人浑身是血地倒落在雪地中,握剑晕阙,唐君绝、花莫问、镜都三位执事更是直接爆体而亡,连金丹都没能逃过。

    至于躲在几位执事布置的阵法中的秦牧云,连睁眼都没来得及,就被混元正罡的劲气爆体而亡。

    半跪在雪中的司徒初夏,更是不敢有半点停留,在镜玄真人掌劲未发之际,就极其快速地挥袖往脸上一遮,随即提起神剑,瞬息远退,在百丈外停下身形,按剑而立。

    奇怪的是,被混元正罡所击飞百丈的影逸却不知用什么手段幸存了下来,不过他此刻狼狈非常,七窍流血地仰面躺在雪地中,躺在司徒初夏的神剑旁。

    “噗!”

    影逸口鼻喷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请求司徒初夏对他进行庇护,但当他看到司徒初夏绝世美艳的容颜时,神情一呆,旋即他想起了什么,司徒初夏怎么可能这么快压制住伤势?

    她的脸,虽然和以往妖孽般绝美的容颜很相似,但仍有差别,而且这和他先前看到的细腻肌肤完全不同,这仍不是他的本来面目。

    他是她,还是她是他?

    影逸看着司徒初夏的眼睛,忽地惊恐万分,因为他看到了司徒初夏眼中的杀意。

    “想要整个九国修真盟的力量?”司徒初夏提起剑,踩在影逸的胸口,咳着鲜血笑问道。

    影逸顿时万分惊恐,想要争辩几句,为他骗得一命,奈何被一脚踩在胸口,喉间鲜血又太多太堵,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轻描淡写,神剑一撇,卸去影逸左臂,血染五尺白雪。

    “真是污了这片纯洁的白雪。”司徒初夏笑着说道,神剑一挑,不等影逸挣扎,再去掉他的右臂:“想要我被你利用?”

    失去双臂,纵使周围空气冷似万年玄霜,不过几个呼吸就冻住他的伤口,但剑气、寒气的侵袭,使得他所承受的痛苦增加了数倍。

    “呜呜呜……”影逸眼中流泪,吐血呜咽,想要求饶,或者想要一个痛快?

    但这些和司徒初夏有什么关系?他毫不在意,看着痛苦万分的影逸,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

    忽然,一股极寒冻气在周围蔓延开来,将热血冻结,空气凝滞。司徒初夏抬头看了一眼慕未名,慕未名回以一个冷冷的笑容:“本道觉得,这样他能体验到更美妙的快乐。”

    用剑拍拍影逸双肩上几乎被冻成玄冰的伤口,让影逸痛地嗷嗷嘶嚎,司徒初夏见此反应,满意地点点头,算是向慕未名致谢。

    “想要我手中的剑?”神剑一捺,司徒初夏削去影逸左腿。

    不等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听,司徒初夏继续问道:“想要我救你的命?”

    神剑一掠,影逸右腿飞出三丈。血洒一地,瞬息凝冰。

    “啊!!!……”惊嚎惨叫,声传千里。

    痛!痛!痛!无以名状的痛!影逸终于喷出了喉间堵塞的淤血,但疼痛却让他几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咳咳…”司徒初夏轻咳数声,拄着剑收回踩在影逸胸口的脚。盯着影逸眼中最后的一丝决绝杀意,不由讥讽道:“想用毒?想要杀我?”冷呵一声。一剑刺入影逸的眉心。“那么,就去死吧。”

    司徒初夏抽出神剑,听着最后一声惨叫的余音,倒退数步,咳血冷笑。

    慕未名见影逸已死,看了一眼司徒初夏。露出一抹赞赏的神色,随后收回极寒冻气,继续静观李云聪和镜玄真人的对峙。

    “果真的魔道修真。”镜玄真人心中对慕未名下了评判,而对面的李云聪更是皱了下眉。对慕未名多了几分警戒,让他更加肯定慕未名只是一名过路的魔道修真,更巧的是和飘渺剑宗那边的人有些过节,这样一来,他先前对慕未名的无礼行为反而成了次要的事。

    不过司徒初夏击杀影逸让慕未名有些赞赏,这就有一些麻烦了。另外,慕未名的实力还在他之下,应该不会因为先前的事和他起冲突。

    但镜玄真人不清楚的是,慕未名明面上是赞赏,实际上却是在疑惑,司徒初夏的名字,司徒初夏的剑,都和他在剑域雨玄城遇到的劫道剑修很相似,就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如果是,那就真是蹊跷了。

    掌下飞剑悬浮,剑芒吞吐,李云聪平息了体内动荡真元,面对实力不知深浅的镜玄真人,增加了一分底气。但由于敌我不明的魔道修真慕未名在侧,让他不得不分神几分,北寒域昔年存在的几大魔宗可都是他飘渺剑宗所灭。

    再加上还有两名重伤晕阙的执事在一旁,如果再和镜玄真人交手,难免会危急到两人性命,这样一来,难免得不偿失。

    李云聪全神汇聚在镜玄真人身上,真元一提,当即做下决定。

    “咻!”

    飞剑回旋,破空啸千里;剑意升华,直冲黑云,李云聪竟是打算不顾静夜惆怅、叶曜两执事的性命,施展更强的镇派绝式,准备一剑重创眼前大敌!

    “飘渺.剑七!”

    人剑合一,剑芒九尺,破空穿云,惊雪扬起百丈,只见李云聪持剑化作一道飘渺无定的凛冽剑光直刺镜玄真人眉心。

    恩?镜玄真人神色一凝,心中对这一剑式的威能猜测了七八分,不敢轻慢,旋即凝雪成剑,三尺冰锋,寒光万道。

    “淡然一剑!”

    一剑递出,缓慢非常,平淡无奇,似和普通剑法没有任何区别,又似乎隐含万千剑道。

    “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这是蕴藏无限大道的平凡一剑,也是人道之剑。

    慕未名仔细盯着镜玄真人这一剑,不由想到《道德经》老子所说,心中顿起共鸣,丹田气海中一朵青莲成型,绽开一瓣,青莲剑意直冲黑云,为白雪苍茫的天地增添一色。

    “青莲剑意,是你!”又有三道光影疾射而来,炸雪十丈,现身的三名道人盯着剑境突破的慕未名,杀意翻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