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一四章 霜寒剑诀
    元婴初期!一剑交击,风雪纷扬中,宋思被震退百里,心中对这位飘渺剑宗执事的实力有所了解。

    白执事眼中露出一丝讶异,区区金丹期左右的剑修,竟然能接下他一剑,实力不弱,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接下他第二剑了?

    讶异未尽,却见宋思一剑刺出,掠起千道剑影,若虚若实,连绵无尽,瞬息间攻至白执事的面前。白执事心头一颤,拍出一道剑掌后瞬间抽身疾退,同时剑指一引,飞剑返还,化霜为剑,挡下漫漫剑影。

    一时间,高空中风雪似剑,剑气交击声不绝于耳,雪中的两人身影难寻。

    就在白执事以为挡下宋思攻势时,须臾一剑,刺雪无声,从他的左肩方位递出,邪斩而下。白执事心惊肉跳,抽出剑指,在紫耀剑身上在瞬息间连弹数百下,但听得嗡地一声,宋思手腕一抖,紫耀飞剑脱手而出。

    宋思闷哼一声,似乎顾不得紫耀飞剑,抽身远逃。

    白执事本想趁势偷袭,不意先中一剑,左臂上鲜血如注,古怪的剑气窜入筋脉,沿着脉络向着肩膀、胸口侵入,不停地消耗他的剑元法力,竟然没法在短时间内驱散,以至于白执事运转剑元时,滞阻不畅,不得不再退。

    两人分开一段距离后,身影被大雪没去,宋思冷笑一声,剑指凝气,在右臂上一抹,化去白执事震剑带来的痛苦,同时快速地平息了右臂筋脉中的剑元混乱状况。

    信手一引,紫耀归来,宋思散开忘我剑意,将气息身形完全融于大风雪之中。

    天人合一,无我无剑。虚剑无意!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倏然间被宋思的无我剑意所引动,似乎每一片雪花都成为了宋思的剑意化身,而它们又不是宋思,然而最为可怕的是,每一片雪花都在无形冲化成了迷你版的紫耀剑形,寒光星点,剑雪无尽。

    不对!

    神识突然失去宋思踪影,白执事在心中大骂,眼前每一片雪花都化成紫耀剑形,茫茫无尽。他如何不知道宋思进入天人合一。忘我之境的剑意境界,这根本不似一个金丹期剑修所该拥有的实力。

    蓦然间,白执事瞳孔一缩,他想到一件流传在剑修中极为可怕的一脉,纯剑修一脉。

    在他们看来。把元神修成神剑而非元婴,那完全是令人无法理解的疯子行为。因为这类剑修不仅在平常修炼起来进境也将十分困难。在未来渡劫时也将遭遇更为可怕的天地大劫。

    纯剑修疯狂自负,传承极少,在渡劫飞仙时,又是十死难有一生,以至于他们在修真界中越来越少,现在只听说剑域的三位阁主是纯剑修。就再没其他了。

    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天山派人群中,他飘渺剑宗的执事白菜会幸运地遇到一位纯剑修,以交手过招中了解到的实力猜测。宋思应该还在剑胎境,因此会外在显示出金丹期修真者的气息。

    如果宋思已经达到剑婴期,恐怕他想在第一时间内逃命都难。

    雪剑狂旋,袭杀而来,白执事内心有数,暂时将体内古怪的剑气压制在一个穴窍中,然后气息一沉,剑元滚滚,输入飞剑之中,雪色的九尺剑芒再现,瞬息间,霜寒剑势席卷而出,退开宋思的剑形雪花。

    “剑化寒霜临五岳!”

    一剑指天,飞雪凝霜化剑,无数飞剑整齐地在白菜周围应运而生,扩张开来,不停地粉碎意图侵袭而来的剑形雪花。

    起!

    白执事嘴角溢血,镇宗绝学中这一剑,他才学了七八分,并不能完全掌握,没想到因压制宋思那一点古怪剑气导致剑元运转中出现一丝差错,以至于遭受不轻地反噬。

    但是他不能停,因为一旦停下,就会被这一剑彻底反噬,自毁修真根基。

    临!

    白执事手聚剑势,终于将越来越大的霜寒剑芒升到一定高度,剑意凛凛,天地肃杀,迫临五岳山河。

    斩!

    长达三十余丈的霜寒剑芒向着剑形雪花区域斩下,引动万道雪剑同时斩落,不论你宋思躲在哪里,都将逃不过这一剑。

    数千宋思身影倏然出现,奔袭而出,凝聚为一,化出一道三丈余长的剑芒瞬息斩出,破开数千雪剑后,被巨大的霜寒剑芒所粉碎,而宋思喷出一口鲜血后,几乎在同一时间化成无数雪花消散虚空。

    白执事不惊不喜,他看的出,宋思肯定是被重伤了,躲入雪中就有效了?若非现在支撑地痛苦,否则他一点要露出一丝讥讽的神色,好凸显他的剑道高人形象。

    聚精会神,白执事嘴角鲜血不断地溢出,艰辛地操控着霜寒剑芒继续向下斩落,无数雪剑紧随其后,声势骇然。

    一时间,剑碎五岳山河,百里区域的剑形雪花几乎被斩碎殆尽,化成无数霜寒之气,融入空气,重伤无助的宋思也在这一刻被逼出身形,出现在白执事的视线之内。

    这是云霜剑院镇派绝学《霜寒诀》,究竟是谁逼的白菜执事连这招都使出来了?正在远处和潇潇寒霜交手的风若辰露出一丝疑惑,想要分出心神向这里看过来。

    奈何潇潇寒霜实在难缠,近战不退,让他诸多强大的剑诀无法施展,只能干脆手握飞剑,近身硬拼,较量剑法高低。

    激战中的云霜剑院副院主李云聪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天山派前来阻截飘渺剑宗的人员中,似乎就凌墨薇和潇潇寒霜拿得出手,其余人都在元婴期以下,根本不堪一击,怎么还有人能对得上元婴初期的白菜执事,并且逼的他连镇宗剑诀都施展出来了?

    侧身一看,李云聪心中大呼不好,正要出言提醒,却见对面凌墨薇掌聚千山雪,凝练成三尺大小的雪掌破空拍来。

    “飘渺.剑二!”

    一剑化二。李云聪剑指凝芒,两道耀目至极的剑芒出现在剑指两侧,瞬息刺出,迎上三尺雪掌。

    剑啸破云,劲气冲击横扫千里,风雪倾覆,拦下李云聪的去路,更有数道雪精冰棱在炸开的雪中暗袭而来。

    原本打算出手救援的李云聪不得不按下他的心念,剑指一动,分别射出数道剑气化消风雪中的雪精冰棱。并以剑指上三寸寒芒抵住一片射向他心口的一片雪花,一退再退。

    这片蕴含凌墨薇十成掌劲的雪花才是她真正的杀招。

    “战场中分心,怎么能长相伴啊?”凌墨薇轻笑一声,咳出几丝鲜血,就在李云聪接下雪花时。她也被两道剑气所伤。不过,李云聪也不好过。剑指上凝出森寒血霜。显然也受了不小的伤。

    李云聪无暇计较,趁着凌墨薇回气的空隙,再看白执事那边的战况。

    白执事一剑斩下,万剑齐落,声势骇人,将重伤无助的宋思瞬间灭杀。连一点冰渣都不曾留下。

    可是,这似乎哪里不对?纯剑修,哪怕是剑胎期的纯剑修,就这么弱吗?

    但不对又在哪里?

    一截淡紫色的剑锋穿腹而过。给了白执事答案。

    宋思的嘴角带着一丝新鲜的血液,不知何时来到白执事的身后,一剑刺穿他的紫府气海,洞穿元婴,了结了白执事的性命。

    抽出紫耀,宋思习惯性地摘去白执事腰间的储物袋,瞬间退走,融入风雪之中。这一次,他没有将周围的雪花化成剑形,风雪覆盖数万里的冰荒苔原,若宋思执意想逃,恐怕强如李云聪都难以捕捉到宋思的踪迹。

    白执事身死,正和师兄弟结成剑阵戏弄天山弟子的欧阳函心神一阵激荡,剑阵倏然出现一处破绽,在两位天山弟子舍死一击之下,助其他师兄弟脱出剑阵。

    “欧阳师兄,快拦下!”有位师弟高呼道。

    欧阳函意识到他的不对,正要祭起飞剑补起剑阵破绽,继续把一众天山弟子笼入阵中时,忽见高空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坠下。

    这,这,这不是白执事吗?

    大脑嗡嗡作响,欧阳函记得白执事拦下了宋思,战场就在不远处,现在他死了,那宋思人呢?

    欧阳函终于明白了这一丝不安来自哪里?是宋思!

    “飘渺.剑三!”

    再顾不上联结剑阵,欧阳函第一时间撤出,施展飘渺剑宗绝招,万剑齐发,声势浩荡地在周围破空刺出,宋思一定就在周围!

    剑阵忽然撤去,其余结阵的飘渺剑宗弟子一时间气息滞碍,纷纷闷哼一声,快速离开原地,以免被天山弟子的突袭。纵然他们反应够快,仍有一位同门被一位面色阴冷的天山弟子一剑刺穿胸口,伤口冻血反流,危及心脉。

    他们不明白欧阳函为什么会这样做,一个个面带愤怒和不解,纵然欧阳函是风若辰长老的闭关弟子,但在战中无故变卦,坑害同门这一条他欧阳函逃不了,如果解释不清,回门派后就必须接受律剑院的制裁,谁都救不了!

    施展完飘渺.剑三,欧阳函就后悔了,他不该退出剑阵,而是应该继续结阵对抗宋思。

    天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后悔药,一剑之后,欧阳函并没有发现宋思的踪影。

    疑神疑鬼?欧阳函相信他的第一直觉,飘渺.剑三对真元法力的消耗非常的庞大,不等他回气,也不等同门质问,嘴角溢血的宋思就这么面带微笑地出现在欧阳函身前,相距不过十步。

    然后,欧阳函就见到宋思缓缓地递出紫耀飞剑,剑锋紫气流光,非常地好看。

    “北域,冰荒苔原。宋思杀飘渺剑宗云霜剑院执事白菜,杀飘渺剑宗长老风若辰弟子欧阳函。”风雪之下,有位身穿白衣的神秘人物默默地观察着战场,将这一切悄然记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