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君子之道
    紫气铺天,浩荡三千里,炽烈的昊天光华破开浓厚的云层,至九天之上垂落而下,灌注在凌行墨的身上,手中的惊鸿笔所散发出的威能也越发强大,隐隐露出一丝儒门贤者气息。

    然而这贤者气息,却是无比的霸道、刚烈、令人敬畏!

    就在惊鸿点墨之际,通天彻地的昊天光华突然消散,三千里紫气忽地向东飘移,摆脱凌行墨的控制,两只凤凰虚影从紫气中化光飞出,舞动九天。

    失去了昊天之力的补充,紫气的加持,凌行墨的儒门绝式只能万分不甘地终止。

    “知命以为君子,知圣以为贤者,万里路,万卷书,天下桃李济苍生。”

    诗号朗朗,只见一位儒雅的白衣大贤脚踩青云,飘然而来,在凌行墨同等高度的虚空中停下。在他身后,三千里紫气倏然归拢,融入两袖清风,云淡风轻。

    凌行墨见到来人,躬身行礼:“凌行墨见过大贤。”

    没错,来人正是一直坐镇武城的筠阳书院大贤易水途,也是真正让羽族大祭司面色变化的人物。

    虽然凌行墨极强,距离迈进贤者境界只差半步,但这半步的境界却仿若两个相隔的世界,极难逾越。

    易水途看向凌行墨,问道:“君子三畏,汝可知?”

    “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凌行墨收起惊鸿笔,恭敬地答道。

    点点头,易水途再问道:“君子九思,汝可知?”

    “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静,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易水途再点头:“那汝的行为,可有静思?可有所畏?”

    “有所思,无所畏。”凌行墨挺直了腰板,坦荡荡,无所畏惧。

    易水途叹息一声:“这件事的来由,吾都知晓,起因于上官家,本不至于汝,为什么要不爱惜自己的羽毛?”

    “子曰:君子三畏而无畏,吾行之。凌家子孙被杀,君子复仇而无畏,吾行之。既然如此,何畏之有?又有何所思?”

    “错在于凌家,错在于上官家,汝还要执迷不悟吗?”

    “杀人偿命,天地正理,何错之有?”凌行墨怒道:“今天吾为君子,汝为大贤,难以多言。”

    “哎,凌行墨,汝偏执了。在筠阳书院,汝是第三位有机会晋入贤者的君子,可惜了。”易水途说罢,手中出现了一幅卷起的书画,缓缓地展开,昊光万道,刺地众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易水途,你……吾不甘啊!……”

    睁开眼睛,宋思只见易水途手中画卷上出现了一位手执毛笔的高傲君子形象,赫然就是君子凌行墨。

    宋思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再看高空中,此时哪里还有凌行墨的踪影?

    “凌行墨,吾将汝镇压于君子图内两百年,希望汝能离开歧途,早日领悟贤者之道。”叹了口气,易水途卷起书画,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宋思身上。

    易水途长袖一甩,一团紫气飞出,打入宋思体内。惊疑之时,宋思脚下黑白太极图再现,阴阳相生,一身重伤顿时去了大半。

    轻咦了一声,易水途不再停留,转身飘然远去,眨眼就消失在天际。

    上官羽见到易水途离开,凌行墨又被镇压,哪里还敢停留,转身就跑,十几个修炼邪道的修真紧紧地追了上去,想要擒下这位大儒,提炼出他的丹青血。

    危急时刻,却是易水途去而复返,浩然一掌,湮灭一众邪道修真,带着上官羽飘然远去。

    易水途离开后,羽族大祭司思考着这位儒门大贤给他的传音,等宋思调息完毕,微笑着说道:“宋思小友,不知你能否随我回鹤雪城一趟?”

    “多谢大祭司相助,我还有要事需要先办理。”

    “你要办什么事?能不能和老夫说下,或许能帮的上你。”

    宋思心中狐疑,羽族大祭司要帮忙,肯定是为了邀请他前往鹤雪城,只是,他和羽族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因为上次在箭神广场,引动了两座鹤雪神像的战意吗?

    不过,羽族大祭司救了他们的性命,如果能报答,宋思一定会报答,只是现在救墨雪才是他的第一任务,进入昆虚星已经过去一年,他不知道天山派还能压制墨雪体内的毒性多久。

    “为了去剑域寻找圣佛蝉,救人。”

    “圣佛蝉?曾有耳闻,这是佛门大德高僧才能拥有的灵兽,你可知谁有此物?”

    “杀僧不留佛。”

    “是他!你想从他手中得到圣佛蝉,十分困难。他喜怒无常,有时候他是佛,有时候,他就是修罗。从来只有他从别人那里拿东西,极少有从他那里得到东西的事情。而妄图从他那里取得一些东西,哪怕取一草一木的人,都会被他灭杀。”

    宋思不语,转头看向莫流离和红尘影游,莫流离不清楚杀僧不留佛的情况,红尘影游却是知道,感觉到宋思看向他,闭目疗伤中的红尘影游点了点头,对羽族大祭司的话表示认同。

    “前辈既然告诉我这些,请问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从杀僧不留佛手中取得圣佛蝉?”

    羽族大祭司皱眉沉思,几息之后,从袖中取出一枚白玉佛珠,交给宋思:“拿着此佛珠,你能从杀僧不留佛手中取得圣佛蝉。但是,在你救人以后,需要为我羽族做一件事。”

    收下佛珠,宋思点点头:“请问前辈,需要我为羽族做什么事?若有违本心,宋思哪怕毁约,也会拒绝。”

    羽族大祭司看着宋思,笑着说道:“此事不会违逆你的本心,但请事成后一定要来鹤雪城一趟。”

    “宋思,言而有信!”

    “哈哈哈,如此就好。小友,告辞,老夫就在鹤雪城等你的到来。”羽族大祭司说罢,负手而行,一步百丈,飘然远去。

    宋思看着手中的白玉佛珠,向着鹤雪城方向深深一揖。

    五个时辰后,星满天河,钩月暗悬,大战后的七人一狐,架起火堆,围火坐谈。

    柴火哔哔啵啵,燃烧的正旺,火焰直窜三尺多高,照亮众人疲惫的脸庞。当然,大腹便便的诸葛嗷得排除在外,他除了出手偷袭一次上官羽,消耗了大量真元外,就没受到一点伤。

    “嘿嘿,缺药可以找我,这里疗伤的丹药,管够。”诸葛嗷拨动了下柴火,十分热切地道。

    宋思瞥了诸葛嗷一眼。

    叶韵林瞪了诸葛嗷一眼。

    红尘影游很专注地看了诸葛嗷一眼。

    空气似乎变得很冷,诸葛嗷轻咳了两声,连忙摆摆手道:“良药苦口利于病。良药苦口,良药苦口。”

    没有人回应,这种气氛很不好,诸葛嗷摸摸凸起的大肚子,说道:“这黑色灵丹,是我按一座上古洞府中取得的仙方调配炼制而成的,药效极佳,能在人仅存一口气的情况下将人救回。”

    众人听到黑色灵丹竟然是仙药,不禁有了一丝好奇,苦归苦,确实对他们的重伤有很好的疗效,就这一点,他们也打算原谅诸葛嗷有意无意的隐瞒丹药极苦一事了。

    但诸葛嗷接下来一句话,却让他们连当场杀掉他的心都有了。

    “虽然这黑色灵丹是我试验出来的半成品,还不能达到真正的仙丹功效,但少在几位好友身上验证了……”诸葛嗷停下话,连连摆着双手:“三位道友,不要乱来,本丹师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啊!”

    “打他!本道已经忍你很久了!”叶韵林率先扑来,宋思紧随其后,两人左一拳,右一拳,把诸葛嗷打成熊猫眼,这才松开手。

    诸葛嗷郁闷,纠结啊,他的修为还没突破,完全逃不出他们的掌心,只能挨了两拳。

    “你们,你们简直是恩将仇报!”诸葛嗷揉着巨大的黑眼圈,指着宋思、叶韵林喊道,“等着啊,以后你们重伤,千万别想本丹师的灵药。”

    宋思、叶韵林听此一言,当即赔笑赔罪,没有一点节操可言,看的红尘影游不得不侧过身去,装作没看到。

    堂堂剑修,竟然这样没有节操,成何体统!不过诸葛嗷的半成品黑色灵丹苦归苦,疗效确实不差,红尘影游感觉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五六层。如果在平时,恐怕至少也要三个月,才能恢复到这样的效果。

    “你们说,那位儒门大贤和羽族大祭司,谁更强一些?”慕容宸突然问道。

    宋思沉默,叶韵林犹豫了下,没有说话,莫流离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诸葛嗷看看宋思,又看看慕容宸,心中叹了一声,也不说话。

    红尘影游看出这支队伍中的一点端倪,笑了笑,挑了挑柴火,说道:“儒门君子凌行墨,我和他交手时,感受到是元婴后期左右的修为。羽族大祭司和凌行墨交手时,凌行墨的修为就越发难测了,羽族大祭司的具体实力,我估计比凌行墨要高上一层,境界差距应该不大。”

    看到今天的大战,慕容宸才真正了解到儒修君子、大贤实力的强大。总有一天,他也要达到这样的高度,那时候,天下间再也没人能够欺他,再也没人能伤害他身边的亲人、好友。

    慕容宸专注地看着红尘影游,等待接下来的分析。

    因为,他也是一名儒修!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