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三千冰雕
    擦去嘴角的血迹,年轻公子收回金色飞剑,看向徐步走来的慕未名,胸前的绣金“叶”字,显得十分刺眼。

    “生死天命无名使,道耀寒灯逆魔途。”

    紫玉明灯寒光淡淡,光华所至,寒霜凝结。等慕未名走近之时,众人只感觉到一股极其阴寒的压迫感。

    “死气!”叶公子在几人中修为最高,感受到阴寒气势中的死气,讶异非常,他很难想象一个活人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死气。

    如果是一般魔道修真修炼关于死气类的法诀,必然会变的人不人,鬼不鬼,可是看慕未名的容貌,竟是丝毫没有变化,也没有使用任何术法遮掩。

    他不知道半个月间,慕未名身在齐梦楼修炼《寒灯诀》时,意外的发现他的灯元能吸纳禁地中的死气,并极大地增强其中威能。

    “慕未名。”莫流离对慕未名的到来有些意外,听说他进了厄难森林,估计是没进入深层,否则不可能来到这里。

    “多谢道友相助。”慕容宸微微欠身,向慕未名表示感谢。

    慕未名无视慕容宸的好意,对着莫流离道:“还你人情。”

    “阁下这是要插手吗?”叶公子信手引剑,强烈的剑意威逼慕未名,“是的话,就得先问过我叶微寒的剑!”

    慕未名用偷袭的手段,破他剑阵,使他受到剑阵反噬,伤虽不重,但面子要先讨回来。

    “叶微寒?不曾听过。”慕未名的印象中没有这个人的名字,没办法,他才到昆虚星没多久,认识的人实在太少。

    “云城叶家的叶微寒,原来是你!”慕容宸看着叶微寒,语气凝重。

    听到云城叶家,莫流离的面色出现一丝凝重,但是毫无所闻的慕未名不会在意,对手越强,就越能试验出这几个月的历练成果。

    “莫流离,你带着人先走吧,这里交给我了。”

    莫流离点了下头,收剑入鞘:“多谢道友,等我安置好他们,就回来助你。”

    “亲王。”洛清绮呕出一口鲜血,走到慕容宸身边,想要去扶住他。

    慕容宸这一刻心绪百转,神色伤感。洛清绮为了帮助他,虚耗内丹,根基损之又损,日后能不能完好恢复,将是一个大问题。

    “你。”慕容宸握住洛清绮的手,将她拥入怀中,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洛清绮感受着怀中的温暖,眼中带泪,微笑着晕了过去,她早已支撑不住了。

    “走!”莫流离实在看不下去了,当即抓起两人化光远遁。

    风三剑、风花乱两人想要追赶,却发现他们已被慕未名的阴寒气势锁定,似乎只要踏出一步,就将遭受他的攻击。

    “慕未名,你挡得住我们吗?”叶微寒淡然问道。

    李淳风、顾行止、言君谨、风三剑、风花乱五人闻声提起真元法力,准备合攻慕未名。

    “那就一试。”慕未名右手按在紫玉竹上,雄浑真元仿若大江流水般涌入掌心,输入明灯之中:“流光千转!”

    明灯闪耀,光华刺眼一瞬,六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顿时天地失色,尽融于白光之中。

    紧接着,六人就感觉身置万年冰窟,一阵极寒死息夺命而至。

    叶微寒率先察觉情况不妙,闭眼之间,划出三剑,抽身疾退。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剑上沾上一丝极寒之力,游转而上,要沿着剑身钻入手心。

    叶微寒不等寒息入手,当即弃剑,咻地一声射入山壁之中,同时身形再退三里之地。

    “炎!”顾行止闭目写一个炎字,一团火炎凭空出现,护住周身,同时远退。

    但他的速度太慢,火炎瞬息被破,三道极寒灯光瞬息射入他的体内。

    言君谨早在慕未名的右手按在紫玉竹提杆上时,就感应到内心突起的死亡危险,随即无声息地准备好一张土遁符。

    在灯华刺目一瞬,他就开启遁符,土光一闪,人已在十里之外,毫发无损。

    这张土遁符是他唯一拥有的保命上品灵符,遁途虽然较短,却是只需用神念就可以触发,瞬息间将人传送走的保命神符。

    李淳风,身为西秦皇室,身在宝物自然是不少。

    闭眼一刻,他就祭出火龙罩,玄火嚣嚣,化火龙而出,护在身前。不过可惜,火龙凄吼一声,就被灯华瞬息吞没。

    火龙罩破,失去防护的李淳风被一缕灯华射中他的右小腿,寒霜凝结,刺骨冻魄,死气也顺势向着他的筋脉蔓延。

    风花乱反应稍迟,失神瞬间,极寒光华已经射入他的体内,来不及惨叫,就化成冰雕一座,白气森森。

    风三剑原本有伤在身,退犹不及,一道极寒光华刺入他的身体,使得他身形一颤,死亡的危机刺激着他疯狂奔逃,潜能爆发,几乎在眨眼间,他就逃出一里之外。

    “哈哈哈!我逃出来了!”风三剑发现他逃得性命,兴奋地大笑,但是接下来,他发现他的双脚竟然失去了知觉,一步也踏不出。

    风三剑低头,发现他的体内极寒之气正在爆发,冰冻着他的真元,吞噬着他的生命。

    惊惶失措,痛苦哀嚎,提元化解,可惜一切毫无用处,风三剑在极度的痛苦惨叫中化成一座冰雕。

    光华散尽,慕未名云淡风轻地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几人疗伤。

    “好可怕的寒气和死气。”李淳风站在原地,哆嗦地驱动真元,驱散小腿上的寒气。

    顾行止此刻默不作声,正在疯狂地运转真元,化解体内的寒气,只是侵入他体内的死气却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驱散。

    言君谨回到战场,看着两具白气森森的冰雕,心中震惊不已。

    叶微寒收回飞剑,化去剑上寒气,收剑回鞘,神色看不出丝毫变化。

    “还要再试吗?”慕未名在身前划过一道霜线,霜线两侧,草木尽枯,死气幽幽。

    “慕道友真是一位高手!”叶微寒瞥了眼地上的霜线,继续赞道,“道友方才一招的威能,堪比结丹期的修真高手了。不过,道友身为魔道修真,为什么要帮助正道呢?”

    “来之前,本道就说过,还人情。”慕未名答道,“你若是想用交谈来换取回气的时间,大可不必如此。”

    “道友,你所修炼的死气,只怕对身体不好。”叶微寒似是慕未名多年的道友,关切地提醒道。

    “现在看来,你们想追的人已经走远了。”慕未名说着,右手再一次有意无意地按在紫玉提杆上。

    这一动作看的叶微寒心肉一跳,没有十足的把握下,他不想继续和慕未名交手。

    于是,叶微寒一边在内心大骂无耻,一边保持风度地说道:“道友,后会有期。下一次,你不会这样幸运。”

    说罢,叶微寒化作一道剑光疾驰而去,一如他方才逃命时的速度,李淳风、顾行止、言君谨三人自然也不敢久留,随后化光退走。

    战局底定,慕未名看向远处的三千西秦皇城禁卫军以及那位不知死活的金衣使者。

    至于金衣使者身边的军师,他早就在慕未名动手之际,就逃之夭夭了。

    “杀!”

    金衣使者一声令下,禁卫军开始排着整齐的战阵向着慕未名冲杀而来,同时又有箭雨啸风,铺天盖地的射下。

    “破魔箭。”慕未名看着这箭雨中隐藏的破魔箭,原有的一丝犹豫就此沉下,杀意完全释放,手下明灯光华一闪一闪,似是死亡的阴影正在呼吸。

    破魔箭,是由修真匠师所炼制的羽箭,能够攻破修真者的护体金光,将修真者射杀。当然,前提是能够命中。

    多年的教训,让慕未名对于要杀他的人从来都不会留手,不论对手是谁,是强是弱。

    许多年前,他初到唐朝,身患疾病的他身无分文,没有人愿意收留他,以至于流落街头数个月。

    有一次,在他饿晕之时,得到一位好心老人赠予的一个干馒头,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一个身体强壮的乞丐抢夺而去,并且痛揍了他一顿,险险将他打死。

    幸亏纯阳的三师兄路过,将经历了世态炎凉的他带回纯阳,给了他冰冷的心一丝温暖。

    所以,即使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三千禁卫军是普通的凡人,慕未名也不会轻视,不会放过。

    如果现在他是重伤状态,不用几波破魔箭落下,他的命就没了。

    箭雨落下,瞬间将慕未名湮没,一波之后,赫然可见提灯的慕未名还站在原地,不过转眼之间就消散了。

    残影!

    金衣使者的心中惊惶不定,不知慕未名身在何处,他开始感到死亡的恐惧了。

    “军师误我!军师误我!”金衣使者左右看顾,想要寻找军师,可现在哪里还能找到军师的影子。

    “杀!杀!杀!”找不到军师的金衣使者立即下令,他想要借着军队来拖住慕未名,然后趁势逃走。

    只是慕未名现在人又在哪里?

    找不到的目标,又怎样去杀?

    “找我吗?”

    金衣使者战战兢兢地转身,看到慕未名已然站在禁卫军的中心,提着紫玉明灯,看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

    “杀!杀!快杀了他!”金衣使者高呼,歇斯底里!

    三千禁卫军第一时间围杀过来,每一名禁卫军将士都有初入先天的修为,可以说是西秦最核心的战力。

    只是过了今天,这三千禁卫军将自此飞灰湮灭。

    “寒灯紫芒!”

    万千灯芒化剑而出,穿梭无间,收割着一名名禁卫军将士的性命。

    一缕灯芒,一抹血花,一座冰雕,黑色的死气在冰雕间随着冰雾蔓延,将方圆百里化成真正的死地。

    金衣使者祭出飞剑,飞旋之间,编织成一道严密的剑网,接连挡下极寒的紫色灯芒。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绝望。

    只见慕未名屏指成剑,一点青色光华浮在剑指之上,化作一朵绽放的青莲,至圣至洁,清雅无比。

    “青莲剑诀!”

    金衣使者骇然,他要逃跑,他要逃命!

    可惜,来不及了。

    在金衣使者的惊骇的目光中,一道青色的剑华在慕未名的剑指上倏然消逝,而后,万籁俱寂!

    冰雾森森,死气弥散,慕未名手提明灯,徐步从三千西秦禁卫军冰雕间走出,消失在山谷之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