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司徒昭景
    漫无边际的黑暗空间中,慕未名提灯跟随着前方的淡紫色光华,孤身行走在其中,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地界。

    “这是什么地方?”

    看着淡紫色光华前方突然出现的奇异漩涡,慕未名心中疑惑,一时忘记了寻找失落记忆的目的。

    正当慕未名犹豫是不是该跟随这道淡紫色光华进入漩涡时,一点幽蓝色的火焰突然出现在不远处。

    “慕小友,随本道来!”

    慕未名听到声音,停下脚步。

    奇怪,好像是华楼隽秀的声音。淡紫色光华,幽蓝色火焰?

    慕未名看着淡紫色光华后的漩涡,总觉得这后面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慕小友,本道的灵火难以在你的识海中久持,速走!”华楼隽秀催促道。

    齐梦楼内,华楼隽秀手捏灵诀,白色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慕未名的眉心,然而久久不见效果,华楼隽秀的额头汗水涔涔,渐感不支了。

    “我的先座大人,好友,你快支撑不住了!”阙庭芳在一旁笑呵呵地说道,“要我助你一阵吗?”

    华楼隽秀继续向着慕未名输入他的灵力:“不用,我已经寻到他的灵识了。你先去齐梦楼外挡上一阵吧!”

    “楼外?还会有什么不知死活的人来找死吗?”阙庭芳笑道,“也好,我去找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寻点乐趣。但愿这次,他不会让我失望。”

    说罢,阙庭芳走出齐梦楼。华楼隽秀继续维持灵力输送,召唤慕未名的本识回归。

    “慕小友,快走,本道快支撑不住了。”华楼隽秀催促道。

    最后看了眼紫色光华后的漩涡,慕未名转身,跟随白色灵焰离开,片刻后,光明一闪而逝。

    慕未名清醒过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些,究竟是什么?”

    华楼隽秀收回白色灵焰,擦去额头的汗水:“慕小友,你的识海太过奇异,连本道都险些被陷进去了。”

    “多谢前辈,我先疗伤一会。”说罢,慕未名直接开始入定疗伤。

    “恩,我出去帮助好友。”华楼隽秀点点头,走出齐梦楼。

    “为恶到头终应仇,杀人何必断人头。”一剑无影阙庭芳快步越过死亡云阶,来到悬崖顶,静等山下无尽的诡异黑影冲击上来。

    “又是你,阙庭芳!”

    无尽的黑影大军中,六道人形黑影从中走出,散尽黑雾后,六名苍白面色的黑袍道人落下身形。

    与此同时,白雾嚣嚣,黑影大军分出大道,一人身穿华贵锦袍的公子踏着白雾走来,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霸之风。

    “司徒昭景,没想到这次你亲自来了。”阙庭芳背后名剑秋毫末出鞘,死亡剑势疯狂席卷而出:“哈哈哈,司徒昭景,你可知我的剑已经难以忍耐了!”

    “你吗?想和本座动手,还差了一点。”司徒昭景嘘了一声,轻摇中指。

    阙庭芳冷喝一声:“是不是对手,动过手后才能知晓!”

    “试我此招,一剑无影!”

    剑动人动,剑行无影,死亡剑意瞬袭司徒昭景识海,一瞬之间,阙庭芳的长剑已至司徒昭景的眉心。

    司徒昭景轻蔑一笑,手凝剑指,一点黑光挡在眉心,拦下剑尖,然后稍稍用力,狂暴的劲起横扫四方。

    不过瞬息,阙庭芳就被震退十里,一路上的岩石,被悉数撞碎。

    蓝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流出,阙庭芳已然受了内创,而司徒昭景却是毫发无损。

    “本座说过,你,不够资格。”司徒昭景再一次轻摇中指,讥讽败退的阙庭芳。

    “过瘾,但这还不够力。不够力,就不够趣味!”阙庭芳真元再提,剑势疯狂攀升,死亡剑意也随之变得更加强大,“一剑无影!”

    相同的剑招,不同的威能,阙庭芳瞬息无影。

    司徒昭景冷哼一声,剑指黑芒暗暗,向着虚空一点,再一次挡下阙庭芳的剑尖。

    “本座说过,你不够格!”

    暗劲一张,司徒昭景剑指向前微微一推,阙庭芳再次被击飞,撞飞一块块巨岩后,狼狈不堪地站在尘埃中,长发张扬。

    “这才够力,够趣味!比我的杀人古楼有趣多了!”阙庭芳剑指长空,猖狂大笑,“来吧,继续!”

    “本座不喜欢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蝼蚁的挑衅!”司徒昭景剑指上的黑色光芒越来越炽烈,死亡之气漫野铺散,万鬼欢腾。

    正在两人绝招将出之际,虚空诗号响起,顺着死亡阴风带来齐梦楼主人的怒气。

    “物法天择,道谓天下无生;喟叹人间诸事,一夜青灯。”

    华楼隽秀拂尘一扬,一道白色死气挥出,打散两人的战团。

    “哎呀,我的先座好友,你怎么能打扰我的兴致,难得有这样的好对手!”阙庭芳收起名剑秋毫末,抹去嘴角的蓝色血液,一边抱怨,一边走向他的好友华楼隽秀。

    “阙庭芳,这壶好酒给你。”华楼隽秀抛出一瓶好酒,将他打发到一旁,而后直面司徒昭景:“司徒昭景,最近你越界太多了!”

    司徒昭景不屑地说道:“越界吗?越界又怎样?到是你,华楼先座,竟将外界的活人带进来,也不怕打乱空间的平衡吗?”

    “齐梦楼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话说回来,你不也带回两个人?”

    “你说他们吗?”司徒昭景挥挥手,身后的一名黑袍道人当即会意,丢出两个人头,正是羽清扬和言谏的首级。

    “你还是这样嗜杀。”华楼隽秀长袍一动,白雾飘动,将两颗人头化成两堆飞灰消散。

    “你还这样的伪善!”司徒昭景神色依旧不屑,“哼,抛弃道友独自逃走的人,死有余辜。倒是那老头硬气,自碎元婴引动紫阳火,烧死我十万鬼众,五名鬼将。你说,这两人,本座怎么能放过他们?”

    “怎样?华楼先座,你要继续保持的你的伪善吗?别忘了,你我都不属于这个世界,呆在这个鬼地方,本座早就受够了!”

    “但是,这不是你杀戮的理由。”华楼隽秀侧身说道。

    “本座不甘在这个鬼地方被束缚在金丹期,该死的,蝼蚁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是本座!所以,他们都该死!”司徒昭景剑指上漆黑的剑芒指向华楼隽秀,坚定地道:“所以,本座要你破开封印,打开死界大门!”

    华楼隽秀向右微移一步,死亡的气势随之散开,和司徒昭景的死亡剑势分庭抗礼:“有本座在,死界就不能开启!”

    “悲哀的决定!”司徒昭景剑指点落,誓杀眼前极其厌恶的存在!

    虚步移,拂尘扬,华楼隽秀将司徒昭景的攻击一一化解,瞬杀无影,无穷的剑气死气被轰入两人交战的绝峰悬崖,无数的黑影在两人的交战中被扫成飞灰。

    “可恨,你还不出剑吗?你的创生诀呢?你的修身剑呢?你的出神式呢?”司徒昭景越打越恨,越杀越强,直至癫狂。

    华楼隽秀在司徒昭景疯狂的攻击下,由攻转守,渐渐进入劣势了。

    “出招啊!你的天择剑,是废铁吗?”司徒昭景一剑惊若雷霆,竟将华楼隽秀击飞二十余里。

    “出剑啊!华楼先座!你三千年前的成名之剑呢?”司徒昭景一招得利,继续疯狂逼杀而来。

    “三千年了,是啊,不知不觉就过去三千年了!”华楼隽秀身后的天择剑飞旋而出,落在他的身前,“老朋友,你该出鞘了!”

    天择出鞘,五彩光华闪耀千里,光华中竟然现出浓厚生机,和周围浓郁的死气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华楼隽秀最后问道:“司徒昭景,你真要如此吗?”

    “三千年了!本座受够了!”攻势不止,司徒昭景剑指上黑色剑芒再强数层,竟然有无比强盛的夺魂气息。

    轻叹一声,华楼隽秀不再防守,握住天择,成名绝式出手!

    “创生诀·一剑动穷荒!”

    七彩剑华斩落,死寂的孤峰悬崖竟然出现生机,青青绿草钻土而出,瞬息间铺满了整座孤峰。

    “来的好!”

    司徒昭景夺魂剑芒直接冲击天择七彩剑华,禁招相冲,两人脚下孤峰受到冲击,峰顶顿时崩塌。

    原本被打入峰内的剑气、死气也在这一刻瞬间爆发,使得孤峰整体碎裂。

    “夭寿啊!”阙庭芳受到冲击,再次喷出一口蓝色鲜血,御剑远避。

    六名黑袍道人也被两人的恐怖气劲冲飞,飞速远遁,至于他们带来的数万诡异黑影,竟有半数诡异黑影被扫荡成灰。

    一息、两息时间,司徒昭景终究不敌华楼隽秀的创生诀,被重创击飞数百里后,狼狈落地,披头散发,不复王者风范。

    华楼隽秀击飞司徒昭景后,一剑挥入崩塌的山峰之地,无数的飞石围着七彩剑气回旋,不过十个呼吸,被打崩碎的孤峰竟然重新凝聚,恢复为原样。

    天择飞回剑鞘,华楼隽秀缓缓地从高空落下,抹去嘴角的一丝蓝色鲜血,淡然的目光穿过重重死亡白雾,落在司徒昭景身上。

    “本座败了!三百年内,本座不会再来!退!”司徒昭景转身,带着他的大军离开齐梦楼的地盘。

    “我的好友,华楼先座,没想到你竟然藏的这么深!”阙庭芳咳着鲜血,拍着他的好友肩膀,例行讥讽道。

    噗!

    华楼隽秀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收起天择剑:“我们回吧!”

    “好…友…?”

    “无妨,金丹期终究是太低了。”华楼隽秀又一次抹去嘴角的鲜血,踏上死亡云阶,回返齐梦楼。

    慕未名,差不多也该恢复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