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姐要被你害死了

第十一章 姐要被你害死了

作品:紫气凛然 作者:紫气仙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没想到是锦衣卫指挥使逆大人也在此地,咱家方才的琴音没将大人的手下弄伤吧?若是弄伤了几个,咱家在此先向逆大人道歉了。”花子衿尖声细语地说道,丝毫没有道歉的诚意。

    逆水魄呵呵一笑,望着东边的滚滚尘沙,淡淡地道:“不劳花公公费心,到是厂公你孤身犯险,小心身有有不测。”

    “有逆大人你在,咱家的安全还是还会没有保证?”

    “这可不好说。”逆水魄说罢,看向近乎倒塌的龙门客栈,里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大,逸散出的气劲也越来越强。

    突然,龙门客栈大当家龙酒酒被客栈中某位神秘人直接击飞,穿破客栈两层楼,狼狈地落在沙丘上,吐血三尺。

    颜汐,许尘埃立即飞身赶到,扶起嘴角溢血的龙酒酒。

    “他娘的楚惊枭,竟然是魔域派来的奸细。”龙酒酒抹去嘴角的鲜血:“好在老娘功力深厚,这才没被群殴死。但是那些宝物,都落到这群混蛋手中了。”

    “恩?琴先生那假瞎子呢?”龙酒酒看了眼周围,并没见到琴然枫的身影,觉得很奇怪。

    “喏,在那躺着,死了。”许尘埃指了指远处的沙地。

    “他娘的谁杀的?给老娘站出来!”龙酒酒大怒,豪气的喊道。

    “喏,这个老太监。”许尘埃再指了指西厂厂公花子衿。

    厂公花子衿听到有人点他,转过身来,说道:“哟,小姑娘家家的,不在家绣花,跑这荒郊野外开黑店。现在身受重创,还要逞强?要不要咱家给你弹上半曲?”

    “噗!”龙酒酒一口血喷出,面色惨白地赔笑道:“原来是西厂厂公大人,小女子不知道是您……”

    “算了,咱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还是小心里面出来的人吧。”花子衿说完,就转身向逆水魄走去。他能感觉到龙门客栈内还有高手未出,在敌人未知的情况下,还是多做防范,不随意树敌的好。

    “师姐,他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凌霜看了看墨雪背上的宋思,“不过他受伤能得到师姐这样照顾,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墨雪面色微红,嗔怒道:“小丫头片子,不许胡说!后面有东厂大军,前面情况不明,我们先找个地方把他放下来。”

    “嘁,你从来都不会喊我小丫头片子的。”凌霜不高兴地嘟囔了句,不过在下一秒就提议道:“我们先去对面,至少不用担心东厂的太监们骑马从我们身上踩过去。”

    “有道理。”墨雪点点头,背着宋思绕向龙门客栈西面,随后停下,将宋思暂时放了下来。

    “师姐,你看这家伙真坏,血都流在你的肩上了。”凌霜心疼地用手绢为墨雪擦了擦肩上的污血后,咬着牙齿向昏迷的宋思挥挥小拳头。

    “没事,凌霜,冰心丹拿出来。”墨雪从凌霜那接过冰心丹,取出一粒给宋思服下,再托着宋思的下巴喂了些水,使得冰心丹顺着喉咙落下去。

    兴许是被水呛到,或者是被伊人给放在沙地上,宋思连咳了数声,醒了过来。

    “哼!”

    一醒来就听到一声极为不满的轻哼,宋思隐隐约约见到了不远处的凌霜,还有眼前仿若仙子般的墨雪。

    “多谢,咳咳,麻烦扶我起来。”墨雪小心地扶起宋思。

    呃……噗!

    起身的宋思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显得更加苍白起来,

    “重伤就不要逞强,又要让我师姐担心。”凌霜小声的啐道。

    看到墨雪、凌霜紧张的神情,宋思勉力一笑:“吐出来舒服多了,没事,我先运功调息下,麻烦你们了。”

    说罢,宋思开始运功疗伤,但见宋思周身浮起淡淡的紫气,旋转不息,淡淡的剑势散开,将风沙隔绝在外。

    片刻后,恢复一些元气的宋思睁开眼睛,从腰间的迷你包中取出一些上品回气丹,上品展凤丹等服下,然后继续运功,将服下的丹药一一化开,开始修复自己的伤势。

    同时,宋思开始驱动体内的真气开始驱散体内逸散的紫阳真气,在驱散的同时,宋思意外的发现这些紫阳真气自己竟然可以吞噬同化,转忧为喜,这样疗伤的进度就可以大大的加快了。

    在另一边,龙门客栈大当家龙酒酒在入定中醒来,一身功力恢复了九成,容光焕发,似乎根本没有受过重伤一般。

    “哼,他娘的楚惊枭,你以为龙门客栈的地下密道是这么容易走的吗?哈哈哈!”龙酒酒仰天大笑,脚踩许尘埃,弯腰看向坍塌的客栈。

    “当家的,你踩着我了。”许尘埃阴沉地道。

    “意外,意外。”龙酒酒放下脚,走到一块裸露的岩石旁,一脚踩上去,再次弯腰盯着龙门客栈。

    “算算时间,好戏快开始了!”龙酒酒阴森森地一笑,让她身侧的许尘埃,颜汐感到一阵自骨髓升起的寒意。

    这就是女魔头的真面目吗?颜汐想到,忽然感到平日里的嬉皮笑脸,偶尔拍碎桌子的少女是多么的可爱亲切。他在内心默默地为楚惊枭擦了一把汗。

    “督公出巡,缉拿叛逆,寰宇清平,千岁千岁!”

    “督公出巡,缉拿叛逆,寰宇清平,千岁千岁!”

    “督公出巡,缉拿叛逆,寰宇清平,千岁千岁!”

    ……

    尖细的呼声由远及近,一骑骑手持东厂旗帜的东厂厂卫从沙山上跃下,扬起数里尘沙。

    马蹄哒哒,向着锦衣卫冲去,似乎是要向逆水魄示威。

    “哼!”逆水魄冷笑一声,锦衣卫中一人出列,取出信号烟花。

    红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顿时,脚下的沙地再次震动起来,一列黑衣骑士出现在五里外的沙山上,快马扬鞭地向着龙门客栈奔来。

    将至逆水魄所在沙丘时,一杆写着“锦衣卫指挥使”的大旗竖起,东厂众骑受惊绕道退去。

    “属下锦衣卫副指挥使王承龙拜见大人!”

    “属下指挥同知张磊、王力拜见大人!”

    ……

    “六扇门白晓飞见过逆大人!”白晓飞上前一步,从怀中拿出一封红点密信交到逆水魄手中,“这是首辅大人要我交给你的。”

    逆水魄看过密信,将手中的密信化作齑粉后道:“此事我已知晓,没想到他竟然把你都派来了。”

    白晓飞无奈的说道:“谁都知道,那位经常犯二,若非此事事关重大,我也不会来。另外,那位似乎被某些更严重的事拖住了。”

    逆水魄皱眉,抬头看了眼远方疗伤的宋思:“既然如此的话,我们要改变一下计划了。”

    “哈哈哈!没想到是逆大人和花公公。”颇具威严的老太监声音响起,东厂厂卫勒马分出一条通道,一辆八匹骏马所拉的战车缓缓驶出。

    “咱家道是谁?原来是刚上任的林之风林公公!”花子衿阴阳怪气的道,“你用八匹神骏拉马,也不怕天颜圣怒吗?”

    这位正是东厂新任督主林之风,说是新任也是上任,只因五年前林之风被调离东厂进入内院,由安逸羊接任东厂督主。谁知道安逸羊被宋思杀死,于是不得不回到东厂,继续主事。

    “哟?这不是花子衿花公公吗?没想到几日没见,和逆大人这般亲热了。”

    “咱家做事不用你管,倒是我们的林大督主让杀你们东厂安逸羊的凶手都逍遥了一个多月都没缉拿归案,东厂的办事效率还是一如既往的低啊!”

    “哈哈,这凶手就在那里安然疗伤,倒是花公公和逆大人你们都不动手,咱家可以认为你们在纵容朝廷通缉要犯吗?”

    “啧啧,八匹神骏!林公公,你该减肥了,若不然,就是天子为你减肥了!”

    “你……”林之风一掌将右侧的扶手拍碎,不再看得意洋洋的花子衿,以及一直对他无视的锦衣卫指挥使逆水魄。

    他明白花子衿威胁的是什么?使用八匹神骏的车架仪仗,这是极其严重的逾制。常人惧他势力不敢弹劾,但眼前的花子衿和逆水魄却是不怕他,否则真撕破了脸皮,纵然自己能让他们不好过,他也逃不过凌迟处死的结局。于是,他只能忍!

    抬头看到远处仍安然自若疗伤的宋思,林之风简直要气炸了,什么是嚣张?身为一个通缉要犯,而且深受重伤的状态,仍然敢在霸气侧漏的东厂林督主面前疗伤,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简直是罪无可恕!必须千刀万剐才能一泄心头怒火。

    林之风缓缓地举起右手,准备下令让东厂高手将通缉要犯就地格杀!

    墨雪见东厂督主林之风举起右手,看向这里,哪里还不明白这死太监的意思,当即脸色一变,拔剑戒备!凌霜、柳璃、木欣、木蓉、也同时拔出长剑,一脸凝重。

    妈蛋,宋思你这家伙,怎么还不醒来,姐都要被你这混蛋害死了!

    墨雪用余光愤恨地“杀死”宋思几百遍、几万遍,同时调整体内真气,将状态调整到巅峰,只等死太监林之风的右手落下,出剑接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