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姐想丢下你不管
    “客栈里有我们都不清楚的势力进来了!”龙酒酒查看了下于白亦的尸体,没有发现任何受伤或者中毒的迹象,仿佛他是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死去。

    许尘埃看看楚惊枭,看看颜汐,看看琴先生,再看看厨房的几个伙夫,其他人同样如此,将目光扫过来扫过去,想看出谁最像凶手。

    “他娘的别看了!不要怀疑自己人,我杀小凡只是为了保住大家,杀死于白亦的绝不是我们中的人,这种杀死于白亦的手段绝不是我们所能拥有的。”龙酒酒说着说着陷入沉思,似乎想起了什么。

    琴先生解开装瞎子的黑布条,查看了下于白亦的百会、凤池、印堂等穴位,再翻开他的眼皮看了一眼,而后在于白亦的胸口按了按,观察越多,琴先生的眉头便皱的越紧。

    “如果我没猜错,小于有可能死于三种方式,其一是音攻,其二是精神武功,其三是类似于巫术的魂系手段。”琴先生摸了摸自己的古琴,“若对方是精通音律攻击的高手,我不可能不感觉到,所以这条可以排除。剩下的就是精神武功和类巫术的魂系手段了。我们客栈内,暂时还没有发现巫师和邪师进入,而道门的人也都来自江湖上有名的正道,不会修习这些手段,一一排除下来,小于最有可能是死于精神武功了。”

    食指点了点桌子,龙酒酒问道:“精神武功修炼起来非常困难,一般没有百年以上的根基是难以有所成就的,可我看店里来的人都没有百年以上的老怪物?”

    琴先生正想继续说话,忽然听到屋外细微的脚步声,此人的目标就是这间屋子。

    微微一笑,琴先生一边拿起琴,一边说道:“这也未必,有些天赋异禀的高手仅仅凭借几十年时间就可以练就一些精神类武功,只是这类人万中无一罢了。比如,这一位!”

    说罢,琴先生在琴弦上轻轻一拨,无形的音波扩散出去,周围的人只感到周身一震,大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唯有龙酒酒眨眨眼,不受丝毫影响的样子。

    悄悄接近的神秘人却是没能反应过来,被诡异的音波震晕三秒。

    “去!”龙酒酒甩出五枚瓜子,这一次不再是普通的瓜子,而是铁瓜子。瓜子射穿两层门窗,直接击中受到音波束缚的来人。

    一群人鱼跃而出,屋外了无人影,不过神秘人留下了两枚铁瓜子和一滩血迹。

    “高手!”龙酒说道,忽然想起了什么,向着自己房间奔去,众人随后跟来。

    打开房间,整个屋内凌乱非常,装着银两珠宝的箱子被打碎,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珠宝和银两。

    原本宝箱下的地砖也被翻开,露出一道黑漆漆的暗道。

    “该死!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武林至宝!”龙酒酒随手拿了一根未点燃的火把跳入暗道,楚惊枭,随后跟入。

    许尘埃由于体型较大,就不再进去,琴先生因怕手中古琴受损,也没有进去,便在上面守着。

    不一时,暗道内传出了刀剑打斗的声音,许尘埃与琴先生当即后退数十步,紧张地盯着出口。如果是盗宝的人出来,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将之击杀。

    突然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琴音,忽而流水潺潺,忽而鸟语花香,忽而刀戈交鸣,只是每一次的变调都显得特别诡异并且隐秘,捉摸不得,以至于让听曲的人气血浮动,内息不稳。

    哈哈哈!哈哈哈!阵阵尖细的笑声响起,震动整个龙门客栈。

    西厂厂公花子衿抱琴虚步踏着夜空而来,稳稳地落在龙门客栈的旗杆之上,旗杆上的四个灯笼中的灯火当场熄灭。

    “琴然枫,琴大家!你果然隐藏在这第一黑店中装瞎子,今儿个,咱家再与你会一会五十年前未完的琴艺!”花公公盘膝坐在旗杆之上,开始抚琴,音波所过之处,人魂俱迷,分不清现实与虚幻,陷入诡异的幻境之中,难以自拔。

    “花子衿这逗比太监,真是该死!”逆水魄看了眼抱头躺地的锦衣卫众人,“一个个,结成战阵,气息相连,抗衡音波!”

    听到指挥使大人的命令,锦衣卫众人遂结成战阵,由张小楼、乌幻雪主阵,抗衡音波。每每众人抵抗不住时,逆水魄就会轻弹一次刀刃,以特殊的音波为众人抵消部分压力。

    “哈哈哈,琴大家,你再不出手,咱家今儿个可要催动琴音毁了你的贼窝了!”花子衿再增加一层功力,琴音过处,爆炸连连,龙门客栈的屋顶登时被毁去一层。

    “叛徒!你太过分了!”琴然枫抱琴冲破屋顶,站在屋檐上坐下,开始抚琴对抗花子衿。颜汐拿着毛笔账本和许尘埃在另外两处冲出客栈,停在三百丈外观望。对于如此恐怖的音波,他们自肘无力对抗。

    “哈哈哈,叛徒?!你竟然能说的出口,咱家今日算是见到了什么是无耻!”花子衿仰天大笑,目光骤然一愣,手下发力,六道音刃向着琴然枫飞射而去。

    琴然枫右耳微动,手下瞬间变调,同样六道音刃还击而出。

    轰!轰!轰!……

    六道尖锐的爆炸声响起,余波四散,尽被两人音波消去。

    “无耻?!当年你投靠西厂厂公,引贼入室,加害恩师!让我东林书院乐部诸生尽遭屠戮,掌乐君子战死,你还有何话说?”琴然枫越说越怒,加催手上内功,将音波攻击的威能再次提升三层。

    “什么?休要胡言!当年我赴礼部宴会担任裁令,怎会和上任厂公见面?当年你妒忌我的才能,屡次在掌乐君子面前打小报告,甚至弄出屠戮乐部惨案来!”

    “哈哈哈,狡辩之徒!”琴然枫愤怒无比:“今日我将代恩师击毙你这叛徒!”

    花子衿细声冷哼,内元再提,音波中幻象化形,虎豹财狼,剑师刀客,一一杀向琴然枫。

    “你竟然到了琴音化形的境界!?”琴然枫心中一惊,不敢再有所保留,琴音骤变,一道道音波汇聚,化成一只十二丈大的飞鹰,向着花子衿扑杀过去。

    “不自量力,纵然你的音刃汇聚成飞鹰,能挡住我一波两波攻击,你还能挡下第三波不成?!”花子衿右手在古琴上轻轻一拂,顿时六道细微的音剑激射而出。

    “琴音化剑!”

    “飞鹰烈羽!”

    音刃飞鹰双翅一扬,三十六道音刃羽毛飞射而出,在飞行中汇聚成六道正中花子衿六道音剑。

    轰然一声爆炸,音场震荡,琴然枫的飞鹰竟在这剧烈的爆炸中当场毁灭,更激发了狂暴的音波席卷四方。

    挂着“龙门客栈”的旗杆当场被四射的音刃断成数段,花子衿抱琴飞升而起,手指不停,弹出一道道音剑将余波抵消。

    琴然枫座下屋顶当场爆炸坍塌,在爆炸的一刻,琴然枫抱琴飞身后退,琴音铮铮,却是没拦下所有音刃,身重数道,吐血跌落半空。

    “叛徒!今日纵然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站在沙中的琴然枫将古琴插入沙地中,运功一按,琴碎音断,斩弦剑出!

    天地第一缕晨辉照射在剑身之上,激起剑内历代君子的浩然正气,一时间斩弦剑散发出耀眼刺目的白光,令观战众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叛徒!”花子衿遮住眼睛,愤怒地咆哮道:“乐部斩弦剑怎会在你手中?!掌乐君子不是你害死是谁害死?哈哈哈,为师尊,为掌乐君子,我净身进入西厂,一步一步走上巅峰,苍天有眼,最终让咱家杀掉前任厂公,为东林乐部报仇雪恨!”

    “哈哈哈,多年来,你的人格分裂与臆想症是越来越严重了,今日我将用掌乐君子的斩仙剑斩去你这叛徒!”琴然枫燃烧一身真气,短暂提升自己的境界与实力,化作一道残影杀向花子衿。

    琴虽断,琴音不停,斩弦剑上爆发出更强的音波,强大的音波几乎要将方圆百丈之地尽数毁灭。

    龙门客栈中的人早在两人琴音停歇的一刻就疯狂的奔逃出来,至于那些不会武功的商旅则早已暴毙当场。

    “不自量力!”花子衿冷笑一声,勾指搭弦,向后拉出五尺,一道无形箭影在指尖的弦上凝聚而成。

    “叮!”花子衿松开琴弦,无形箭疾射而出,正中琴然枫的心脉。琴然枫紧握着斩弦剑,停在了花子衿的面前,这一剑最终没能落下去。

    琴然枫看着花子衿,无声一笑,“我…明白了,我…们…都…中…计…你…不是…”

    沾血的斩弦剑掉落沙地,琴然枫仰天倒下,一代古琴大家,就此陨落。

    “呵呵,中计,当年的事,谁又真正清楚呢?当初若是你们信我,又怎会有后来?”花子衿拾起斩弦剑,这柄代表东林掌乐的君子剑,掏出手绢,将上面的血迹擦拭干净。

    “我不是,不是什么?这天下间,还有谁在乎吗?谁在乎?呵呵…呵呵…”

    手帕丢在琴然枫的尸体上,不过数息时间,就被风吹走,吹远。

    收起斩弦剑与古琴,花子衿看向远处的逆水魄,冷哼一声。

    一道白色倩影背着一个人出现在东边的沙山上,这正是背着重伤昏迷的宋思想要回到龙门客栈取药的墨雪仙子。

    “师姐!”凌霜见墨雪出现,带着天山派三人和墨雪汇合。

    “后面有东厂大军,前面是锦衣卫指挥使与西厂厂公,这下麻烦了。”墨雪忧心忡忡,思量着该怎样离开这重重包围。

    这可真是刚出狼群,又入虎穴。宋思啊,你快醒醒,这样姐就可以丢下你不管了。墨雪在心中默默地呼唤。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