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霸气侧漏的黑店
    好大的风沙!

    只有亲身来到龙门荒漠,才能知晓这风沙的大。

    “喵咪的,护体罡气消耗太大了,都不能防范这风沙了。”以逍遥游疾速赶路的宋思不得不自空中落下,行走在这无垠的沙漠上。

    感受着无尽沙漠,体内真气运转不息,一股淡淡的紫气浮动在宋思脸上,连带着满头白发也有向紫色转化的趋势。

    “咦?紫霞功要突破了!”宋思顾不得环境恶劣,当即盘膝坐下,关闭五识,开始突破。

    真说起来,也只有这样的神经病才会选择这样恶劣的地方突破了,万一冒出一只蝎,一条蛇,甚至食人蚁,咬上几口,不死也成白骨。甚至,让沙漠中的恶狼发现这么肥妹的鲜肉,不生撕了他才怪。

    这不,一条沙土色的蛇正从沙中穿行而来,每游一段,就伸出脑袋,看看远处鲜美的猎物,再一次没入沙中,向前穿行,终于到了。

    蝮蛇缓缓地冒出头,嘶嘶吞吐蛇杏,张开大嘴,两颗弯弯的獠牙在日光下反射出点点冷光。

    一口咬下去!

    哦,尼玛,这是什么东西?

    蝮蛇只感觉咬到一口坚硬无比的空气,紧接着就被反弹出去,滚了五六尺后,蝮蛇呆呆地摇晃了下尖尖的脑袋,一秒,两秒,三秒,嗖地一下钻入沙中不见了。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原本宋思盘坐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座小沙丘,至于他被埋到哪里去了,或者跟随流沙的移动什么的,就不得而知了。

    某一天,也许是过半个月,或者一个月。

    一匹快马正向此处奔逃,滚滚尘沙中隐约可见一名黑衣人正抓着一个包裹伏在马背上。他的身后,是一十六骑的武林高手。看服饰,分明是三位清秀的天山派女子,白衣飘渺,颇有雪山清冷气息。逍遥派一男一女,都是一身绿衣,二十左右,看两人默契程度,应该是对青梅竹马。此外,还有位宽袍大袖的大和尚,三位素衣蒙面女子以及七位身穿深蓝道袍的龙门派道长。

    “哈哈哈,你们妄想抓我盗神,太嫩了!”这位盗神在临近沙山之巅时,不知犯了什么蛇精病,突然站在马鞍上,面向众人,挥着手中的包裹。

    “哈哈哈!来追啊,来追爷啊!”欠揍,无比的欠揍,可追击的十六人没有一人愤怒,或者讥笑,原本从洛阳出城三百余武林高手,如今只剩下他们十六人,怎么可能被区区盗贼给搅动心绪呢?

    就在盗神即将登上沙山之巅,十六高手准备跃马扬鞭追击之时,只见沙山骤然爆炸开来,飞沙四射,紫气绽放,一道蓝白身影从中跃出,高呼道:“哈哈哈,我已经天下无敌啦!”

    声动荒漠,随风远传几十里,十六骑高手吐血落马飞退。

    这,正是《紫霞功》突破第九重,境界突破、修为大涨的的宋思道长。

    盗神,可怜的盗神被炸出的飞沙射的浑身是血,至于坐下黑马,早已命绝。

    “哎呀,这位朋友,这位道友,挺住,挺住。我不是有意的,真不是有意的,不小心啊。哎呀,这位兄弟,我这还有一些药,你要不试一试,说不定还有救。”宋思抱着浑身是血的黑衣盗神,晃动着他的身躯。

    盗神,两眼泪汪汪,想哭,可眼中的泪落不下;想骂,喉间却被直冒的鲜血所堵住;想伸出手甩眼前的道人一巴掌,却是无力抬手。

    他只能盯着宋思,泪水模糊双眼,不能说一个字。

    “哎呀,你快不行了,你不要感动啊,先吃下这个药。”

    感动你麻痹啊!

    这是盗神闭上双眼时,内心最后一句话。

    苍天可怜,纵横江湖,名闻一世的一代盗神,竟然是这样死的。呜呼哀哉

    见眼前的黑衣人闭上双眼,宋思知道他死了,毕竟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死,他的心中很是愧疚。

    黑衣人手中的包裹一直抓的很紧,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宋思先代为收下,再整理黑衣人身上物件,发现腰间有块黑铁令牌,取到眼前一看“盗神”,宋思不由惊叹,这位黑衣人竟然是当代盗神。

    “失敬失敬!”宋思不敢再冒犯,对着盗神遗体拱拱手,而后抱起盗神快速离开。

    宋思打算为盗神寻一个不错的地方安葬,以免他受到流沙移动而曝尸荒野,这也是对一代盗神的敬意。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好强的气劲,竟然让洒家翻了个大跟头。”十六人,十四人在闭目调息,唯独这大和尚和一位龙门道人跟没事人一般看向远方。

    可惜,尘沙散去,再也不见盗神踪影。

    “嘿,老牛鼻子梁兴扬,你看到盗神小子逃哪里去没?”大和尚浑身赘肉颤了一颤,顿时将浑身沙尘尽抖而出,恢复干净的感觉。

    梁兴扬道长见和尚这样作态,浮尘一甩,将飘来的沙尘扫落于地,深蓝色道袍依旧尘沙不染。

    “嘿,就知道牛鼻子门道多。快说,快说,盗神小子跑哪边去了?”大和尚想靠近拍拍梁兴扬的肩膀,可想到他浮尘厉害,万一扫到手,以后喝酒吃肉都麻烦,于是缩回黄色僧袍大袖,装作没事人一般问道。

    “盗神应该死了,刚才有高手破关而出,而他离得的过近,以他的根基,难逃此劫。福生无量天尊!”梁兴扬走到沙山前,看到死去的黑马,一脚落下,一道气劲冲出去,只见黑马身下流沙移动,不一时就将黑马埋入沙地。

    “嘿,你这牛鼻子真是,这黑马肉可香甜了,不懂享受,不懂享受,真是浪费!”大和尚摇摇头,不再理会众人,独自徒步向龙门客栈走去。

    因刚才变故,十六人的马都因受惊而逃走了,眼下,太阳即将落山,最近的落脚点也只有龙门客栈了。

    六道人调息完毕,向梁兴扬见礼。

    “诸位师弟,我们也去龙门客栈。”梁兴扬稍稍查看了下众师弟的伤势后说道:“这批宝物中有我龙门祖师长春真人遗宝,必须追回。”

    将盗神安葬在一座石山后,宋思从储物袋中找到一个竹篾编织的斗笠戴上,这才拎着大包裹低头顶着风沙向龙门客栈走去。

    这风沙越来越大了,不会出现沙暴吧。宋思心中没底,只是不停地加快脚步,希望快点到达客栈。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宋思终于见到了月牙泉侧的龙门客栈。

    站在沙山巅,只见龙门客栈中一队队商旅正排队等待进入客栈,很有秩序,很有现代大酒店的气派。

    这是天下第一黑店吗?

    宋思怀着好奇走下沙山,来到龙门客栈门前:“纵横隋唐两宋元明,闻名中原漠北西域,横批:天下第一黑店!”

    不论多大的风沙,都难以掩盖宋思此刻额头的黑线,这天下第一黑店真是霸气侧漏!

    踏着风沙进入店中,宋思摘下斗笠,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不算干净,不算脏,干燥,空中的气味很怪异,掌柜和店小二都很古怪。

    观察别人的同时,殊不知别人也在悄悄地观察宋思。

    将宋思迎入店中的小二在擦完桌子板凳上的灰尘,邀请宋思坐下后,看似普通习惯地将抹布搭在肩上,实际上以一种特殊的手语通知众人:这是位绝顶高手。

    记账先生将小二的暗语记下,摸出几枚铜钱丢到正在抚琴的瞎子碗中。抚琴的瞎子大约觉得盘坐的太久有些不舒服,伸开双腿交叉,换了个上下,而后稍稍调高了几个音调,反馈给记账先生。

    记账先生微微皱眉,在账本上写上一个“伍”。

    “盗神令?”记账先生看到宋思那大包裹上系的小令牌,摸了下胡须,掀开灰布门帘,转身走入内屋。

    “嘘!”龙门客栈的大当家——年轻貌美的老板娘龙酒酒趴在桌上看向记账先生、厨子以及两个逗比伙夫。

    “听他说!”龙酒酒一指记账先生。

    记账先生心中一突,正准备说话,谁知龙酒酒左手又是一推,使他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这次我们五爷说的话一定很重要,你们三个浑球一定要听清楚了,特别是你——于白亦,你他娘的别睡了!”

    说罢,龙酒酒就是一脚踹过去将抱着酒坛睡着香的于白亦给踹醒了。

    “啊,咋啦?咋着啦?东厂的崽子又杀来了吗?”于白亦抹去鼻涕,坐在地上左看右看。

    “特么的给老娘醒醒!”龙酒酒一巴掌甩过去,这才将于白亦打清醒了,“还有你,楚惊枭,看好你表弟,妈蛋,上次就是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

    楚惊枭咬着草根瞥了眼于白亦:“行了,行了,我晓得,瞧你把颜汐先生吓的。老颜,这次是发现大鱼了还是什么?”

    颜汐捧着账本,推开布帘一角再看了眼厅堂中吃的正欢的宋思,心中嘀咕:“怎么就不怕被毒死,在咱第一黑店吃饭都这么嚣张。”

    “大鱼,超级大鱼,我们吃不下的大鱼。”颜汐压低声音说道。

    “切,只要是大鱼,还有我们吃不下的?笑话。”楚惊枭吐出口中草根,从石柜上跳下来,一把推开厨子许尘埃,翘着腿坐在板凳上。

    “嘿嘿,最近厨房缺白肉了,我得准备点。”许尘埃跌坐在地上,阴森森地说道。

    楚惊枭忙不迭地跳起来,扶起许尘埃:“许大哥,您坐,您坐,我这不是看这凳子上脏吗?帮您擦擦。”

    楚惊枭一边扶着徐尘埃,一边用右衣袖在板凳上装模作样的擦了擦,好生让许尘埃坐了回去,并为他敲起肩膀来。

    “别玩了!听颜先生说完!”龙酒酒大手一拍,在距离桌子几毫米处停了下来,震起尘灰无数。

    啪嗒,一块手印模子的木块落下下去,颜汐、楚惊枭、于白亦、许尘埃伸长脖子看着桌上的手印,互相对了几眼,默默无语。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