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八五章 道袍血染,紫木沥血

第五八五章 道袍血染,紫木沥血

作品:紫气凛然 作者:紫气仙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诶,真是麻烦啊”

    道德宗好人快速介入战场,将重伤的南宫逸枫带走,至于宋思,那不是他能干涉的。

    他虽然陷入这圣魔天地局之中,但也仅仅能护住自身,却不能过度插手其他人,因为一旦控阵之人全力对付他,纵然他已近功德道体大成,也未必能扛得住。

    宋思转身,想看看相助他的人是谁,但来人已经离开。

    “嘟”

    七患大帝的实力还是超出了他的预估,哪怕他得到南宫逸枫的支援,在刚才的硬拼之下,仍是阻止不住魔气灌体,侵蚀筋脉腑脏。

    鲜血滴落,宋思握着紫木剑,踉跄倒在一旁,体内魔气爆发,鲜血飞洒,惨不忍睹。

    七患大帝捂着胸口,轻笑一声:“紫耀仙帝宋思,邪剑域的域主,原来,如此,本帝,败得,不冤”

    剑气爆冲,七患大帝吐血三尺飘飞,体内龙骨彻底粉碎,连带着魔心也变得千疮百孔

    七患大帝陨落,圣魔天地局上一颗黑子灰飞烟灭,执白棋的圣者虚影对此似乎并不意外,执黑棋的魔者虚影依旧淡然,因为眼下,是白棋反攻,黑棋占优势

    “紫耀仙帝,邪剑域域主”

    宋思自嘲一笑,他不明白七患大帝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甚至根本没有一点概念。

    仙帝是什么,邪剑域又在哪里

    不管如何,好在七患大帝死了,一股更为庞大的能量在他的丹田自生,液态真气汇聚,在这一瞬转化为淡紫色的剑元,流转周身,一身伤势也在这刹那凭空恢复大半。

    这就是宗师之境吗

    还不等宋思体验宗师之境的感觉,眼前一掌如风,取命而来

    剑

    宋思眼睛一眨,紫木剑竟是直接飞出,电光及火间,自偷袭者的喉间穿刺而过

    厉掌停留在宋思的头顶,掌风拂过,堪堪吹起宋思的一缕头发。

    凝聚在掌心的真气早已离散。

    但偷袭者赫然就是袭杀葛姓老者的那位宗师,他怎么都没想到宋思竟会达到驱物之境,更可怕的是初入宗师就凝练出真元,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事实上,在这片天地内,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因为一切都不过是圣魔天地局中的一部分。

    击杀偷袭的宗师,宋思狼狈地爬起来,深吸一口气,压下体内混乱的真元,只身离开。

    讲真,交战至今,他还没吃过什么东西,好不容易带来的干粮也在刚才的一战中全部遗失了。

    这座城市太危险了,如果宋思还是以前的宋思,这方天地还是正常的天地,恐怕他早就在连番交战中陨落了。

    幸好每次击杀对手后,都能让他的实力增长一大截,唯一遗憾的是此次交战,他损失的鲜血也太多了一些。

    一位宗师诞生,一位宗师陨落,八位先天巅峰消失,顿时令刚刚建立秩序的宗师城再一次陷入混乱,但这一些都和宋思无关了。

    十步吐一血,宋思没有换他身上被染红的道袍,离开宗师城后就开始狂奔。

    他不能留在城中,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过来追杀他

    总之,他感觉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想杀他

    同样的,宋思也很想击杀更多的人,提升实力。

    “这样做不对”

    “不,都是他们想杀我,所以必须还击”

    “他们都是无辜的,杀他们反而会落入某种圈套”

    “是圈套就打破他,不管是谁,都不能掌控我们”

    “该怎么办”

    “杀,继续杀,杀下去”

    混乱的意识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脑海之中,不停地争吵,争吵的最后只是让宋思变得更为混乱,手中的紫木剑染血也越来越多。

    甚至于宋思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地人出现,为什么这些人都想杀他

    没有询问,没有疑问,唯有紫木向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更多的时候,宋思都在疑惑,为什么很多要杀他的人会在最后的说上一句:“域主”

    域主

    紫耀仙帝

    是他自己吗

    宋思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丝毫相关的记忆,甚至于为了知道这些结果,很多后来被他所杀的人都会稍微留手,能让这些人在死前能有说上一句话的气力留存。

    听得越多,疑惑就越多,但不论有多少疑惑,最终都被眼中的血红给湮没。

    紫木剑,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成为一把灵剑,或者说是一柄染血的邪剑

    凡是见到血剑的人呢,都会知道那个可怕的人物出现了

    “灭樊能死在域主之手,不枉此生,只愿域主能早日破阵”

    “嘟谁让我踏血惹到了你,第一次见面就开打,今天技不如人,即便栽了,也是值了”

    “紫耀仙帝宋思,哈哈哈,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本座五锥期待你的灭亡”

    “圣魔使暗,本帝与你势不两立”

    “宋思,哈哈哈,不知你被昔日的好友圣魔使暗算计,如今是怎样的感觉”

    “不管你怎样地杀,终究会落在我魔神殿手中”

    “本帝探寻了许久,只能说宋思你永远都走不出去了”

    “老子只是一个小小的魔尊,不服啊”

    “覆天至尊,到如今,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宋思,你将要走上紫邪大帝的道路了吗”

    “挣扎吧,杀戮吧,暗大人会为我们复仇的”

    “作为一个爱好旅游的妖,今天被你宋思所杀,真是不甘啊”

    “为什么你们仙魔的杀戮要扯上我们凡人,哪怕你是邪剑域域主,一样该死呸”

    “域主,琴书,无悔”

    “鬼剑一生,从无后悔,但要陨落在这里,不甘愿”

    “域主,快清醒,快清醒”

    “没有人会记得我了”

    “邪剑域,不过是个笑话,紫邪大帝,你好狠的心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都怪你们,害死了我铃儿,还我铃儿”

    一幕幕死亡前的痛楚在宋思的脑海浮现,身后,在不知什么时候,留下了一条无尽血路。

    在血路的尽头,道袍血染,紫木沥血,孤影不知归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