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六七章 炼药精简
    返回房间,宋思开始闭关修习飘絮仙帝送来的两枚玉简,如果说《炼药精简》是炼红尘为了增强他对心之剑域的掌控力的话,那给他送《剑阵精简》的又是谁?

    飘絮仙帝没有说,宋思也无从去知道答案,一切都处于云里雾里。

    唯一的好消息大约就是墨雪在仙界一切都好的消息了,但是,这位大名鼎鼎的飘絮仙帝又在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师兄了?

    倘若说炼红尘、琉璃仙帝是他的前辈的话,他还能好好理解,毕竟《寒灯诀》是来自于黑暗天,尽管是四代灯主李纯阳所传,虽没有师徒名分,却也将他的辈分定在了之下。

    若是宋思真到了仙界的黑暗天,就会发现他在黑暗天的辈分高的吓人了。

    宋思仔细查看手中的两枚玉简,发现这两枚玉简的制作时间相差不会太久,甚至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究竟来自于哪里呢?

    他不喜欢这样的谜团,偏偏又毫无办法。

    “炼药者,取药之精粹,析其毒也。”

    神识探入,宋思仿佛置身于无尽药海之中,无穷无尽的药草遮蔽天穹,竟压迫地他难以喘过气来。

    这些药草,从最简单的凡尘草药,到仙界的无上不死长生药,应有尽有。

    一篇炼药精简,不过短短九百字,就道尽了炼药的一切法则道理,让宋思沉浸不能。

    但紧接着的炼药试炼,就让他感到更为恐怖了。

    不论是凡药还是仙药,都要他同时淬炼。

    玄寒冰焰!

    心神一动,玄寒冰焰飞旋而出,裹着一株株药草开始炼化,宋思一次淬炼百株,很快虚空中就出现了一滴滴晶莹的药液精华。

    紧接着数千株灵药被裹入玄寒冰焰之中,继续炼化。

    随着药草的年份品阶提升,让宋思炼药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及至炼化那些仙草魔草时。又受到灵药本身的影响,险些功亏一篑。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当天空的玄寒冰焰上悬浮着数百万的灵药精华时,宋思已感到快支撑不住了。

    因为这已不仅仅是炼药了。在保护这些药液精华的同时,玄寒冰焰更在不知不觉中煅烧消耗着他的神识。

    终于在一株二十万年的魔草被炼化失败之时,可怕的魔气汹汹,竟将玄寒冰焰上的诸多药液精华给侵染,整个炼药空间竟在瞬息间破碎。紧接着无穷无尽的灵药再现虚空,遮天蔽日。

    一切,重来!

    宋思调息了片刻,开始继续炼药,他终于发现炼红尘当初让他炼药还是减轻了无数的难度的,这里的考验比起当日难了不知多少。

    尤其是其中不少灵药还是具有攻击性的。

    炼化过程中,一不小心就可能受到它们的攻击,毕竟是被称为灵药的存在,要被人炼化,多少会挣扎抵抗一番。

    也有传闻。某位炼药师在炼药过程中,反被炼药吞噬夺舍的事件,让无数的丹师、药师惊恐。

    毕竟在他们的眼中,灵药与生俱来就是供他们炼化的,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自此之后,这些极具有攻击性的灵药就很少出现在药典药经之中了。

    显然,这部《炼药精简》没有将这些灵药精简掉。

    比如其中一味仙草名为剑叶草,能发出极为精纯的剑意,凛冽无比,纵然是以宋思的境界修为。在炼化这株十万年份的剑叶草时都需小心一二。

    还有一味不知名的红色花朵,是炼化之中竟然能影响他的神识,让他难以很好的掌控,竟险些让玄寒冰焰暴乱起来。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因此宋思的炼化难度也提升了不知道多少。

    一次次炼化,一次次失败,宋思完全沉浸于传承玉简的炼药空间之中,开始疯狂地炼化。

    拍卖会结束了一场又一场,诸葛嗷见到还沉浸于闭关中的宋思一阵无语。好在有宋思提供的那一大把玄戒,让他在拍卖会中获得了不少珍品,其中的价值早就超过那株百万年份的神蕴草了。

    最关键的是即便如此,玄戒中剩下的那些材料还够他拍卖很多的东西,因此在拍卖后的玄戒内剩下的海量材料魔宝都让他送到了自由交易场内快速出手,再次收获了大量的灵药与魔晶。

    为此,诸葛嗷越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干脆趁着还剩下的一个月时间炼制了三炉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

    星船的一处高等舱前,圣魔使暗戴着斗篷,扣动阵法。

    “是圣魔使暗,他来了!”

    “哼,符云、康杰的死和他脱不了关系,竟然还敢来见我们!”

    “他既然来了,见一见又何妨?”

    光门开启,魔光浮动,圣魔使暗露出满意的微笑,踏入其中,倏尔来到客厅之中,见到两位来自魔源星海魔神殿总坛的魔帝。

    圣魔使暗:“两位,总坛一别,别来无恙!”

    知凉魔帝:“暗,你做的太过!”

    知秋魔帝:“众妙之门事情结束,你就将受到至尊的制裁,好自为之。”

    圣魔使暗笑笑,从容坐下:“这样说,是两位对赤律、符云、康杰所谓默许了?殊不知因为他们的恶意,吾之好友,玄烛灼月华陨落在下界,吾之部署被他们葬送十之**,何等凄凉?”

    知凉魔帝:“荡魂山一战,你对他们的战舰动手脚又要怎么解释?”

    圣魔使暗一脸痛心:“您怎么能如此诬陷?却忘了符云破坏圣舟,葬送吾之部署后得意嚣张之事?他们的战舰,暗绝对没有动手脚,要怪也只能怪他们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知秋魔帝大怒:“狡辩!”

    谁知暗对知秋魔帝的气势毫无反应,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讥讽道:“狡辩?敢问您是否了解绝炼魔帝炼红尘?又可知道心之剑域这一禁剑代表什么?”

    知凉魔帝心中一惊,与知秋魔帝对视一眼,初始魔地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群杂鱼,即便难得蹦出那么一两个存在,还能让他们仰望不成?

    因此,他们对绝炼魔帝炼红尘确实不大熟悉,可偏偏这个名字似乎有那么点耳熟。

    当然,最让他们震惊的还是“心之剑域”四字!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