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四五章 荡魂山毁
    魔凤天洲太危险了!

    这道红光是一道剑气,不知从何处发出,带着远古时的绝强气息,完全将慕未名锁定。

    避无可避,慕未名将体内剩余的剑元尽数灌入紫箫之中,狠狠地向前掷去。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谁知这道红色剑光即将遭遇紫箫撞击时竟直接消失在虚空,而紫箫则是在虚空逡巡一番,最后回到一脸莫其妙的慕未名手中。

    这次冥河之行遇到的怪事太多,以至于现在慕未名对这道剑光的消失也没有了追究的兴趣,直接化光远去。

    大约是离开冥河足够遥远,慕未名之后再没有遇到什么怪事,终于在三天后有惊无险地回到荡魂山。

    “君临天下,万里红尘;魔毁道途,九炼灭魂!”蓝袍玉带,头戴金冠,道影魔形,手执拂尘的炼红尘走出草芦,“你比我预料的时间还要晚了三个时辰,路上遇到了什么?”

    “魔蜃丹,冥河魂菇,都取到了。”慕未名没有回答炼红尘的问题,而是直接取出这两件被层层封印的材料。

    炼红尘接过,魔识一扫,点点头:“没想到这头魔蜃还差两步就能成为魔帝了,损耗虽然多了些,但也足够了。”

    封禁接触,玉盒打开,炼红尘拿起魔蜃丹,刹那间魔蜃丹中爆发出强大的蜃能,竟要覆盖整座荡魂山。

    却听到炼红尘咦了一声,随即一切恢复正常。

    “比原来的品质还要好上一些,可以说是意外之喜。”炼红尘收起魔蜃丹,又将冥河魂菇处理了一下说道:“使用青莲剑气摘取冥河魂菇,手段粗糙了一些,也不失是个好方法。”

    慕未名没有多在意炼红尘所说。既然他说会出手相助,且不问原因,他便相信炼红尘会救人。

    “这些是其他的药材,你看需要什么。”慕未名直接将帝鸢岛所送的药材拿出来。

    炼红尘选了几株后道:“好了,剩下的事交我。对了,越神宗已经醒了。”

    说罢。炼红尘便不理会慕未名,消失不见。

    小院中,越神宗睁开双眼,目光复杂:“好友,多谢救命之恩。”

    慕未名说:“不用谢,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越神宗散开印诀,换了一个手印,继续调息:“先在这里将伤势养好,说到底还得感谢你寻来的应龙骨。让我解决体内剧毒的同时,修为和境界都获得了很高的提升。”

    慕未名这才注意到虚弱无比的越神宗已拥有了中位魔尊的实力,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上位魔尊的境界了。

    “炼红尘不是简单的人物,你真要留在这里?”

    越神宗笑笑:“炼前辈说我的先祖和他有一面之缘,要我在这里将境界提升到魔君巅峰才会让我出去。”

    和越神宗的先祖有缘?

    慕未名听到这个理由后,心中不知该怎样吐槽,炼红尘这等存在不知活了多久,怎么会和下界之人的先祖有缘?

    实在是难以理解。偏偏越神宗信了他的话,而慕未名又不能说出来。

    “其实。炼前辈说和你也有缘。”越神宗说道。

    慕未名的脸色有点黑,和他有缘,这就更让人难以理解了。

    但没有缘的话,确实不会无缘无故地送他慕未名三份大礼,并在知道他身份后没有对他出手。

    慕未名想起以前看到的小说中,经常会出现出口就是“你与贫道有缘;你与我佛有缘”的人物。这些人往往实力高强,又极为麻烦,坑人于无形之中。

    再对比一下炼红尘,慕未名正好是刚刚被坑的那位,如果不是他的运气还算不错。更险些要陨落在冥河旁。

    “你先继续疗伤。”慕未名准备离开,他不想说太多的话。

    “前辈说你是宋思,这是真的吗?”这句话不是直接说出,而是慕未名使用传音的手段。

    慕未名闻声一停,没有转身,而是继续离开。

    许久,才有一段声音远远传来:“是与不是,重要吗?”

    “这些不重要,如果是,前辈说你的前路坎坷无比,希望我有一天能帮到你!”越神宗看向屋外,缓缓地闭上双眼,继续疗伤。

    剧毒已经被炼红尘用玄奇的手段炼入越神宗的体内,残留的剧毒将不再危害越神宗的身体,反而会不断地促进越神宗的实力增长,哪怕某一天剧毒真的被解除,也不会对越神宗造成任何影响。

    这就是应龙骨与炼红尘二炼禁招的玄妙之处了。

    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在草芦周围转了一圈,有路就走,没有路就停,如此逛了大半个荡魂山,没有遇到一点危险,也没有遇到任何能引起他注意的事物。

    最后,慕未名来到一个平静的浅溪旁,盘膝坐下,开始调整体内混乱的剑元。

    冥河一行,慕未名的消耗极大,尤其是与金色骷髅的交手,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急需调养。

    尽管如此,他的收获也是非常巨大,冥界、魔界的空间扭曲、撕扯力让他在空间之道上有了更大的领悟。

    等到真正地掌握这些领悟,虚剑诀的威能将会更上一层楼。

    此外,因为这次的意外,《心剑诀》传承玉简中出现了新的一篇,名为《心之剑域》,刹那间,还沉浸在这寥寥数百字的剑诀中的慕未名再一次地进入了无垠黄沙之地。

    黄沙之上,万剑林立,折射着天穹炙热的阳光,为剑林增添数分杀意。

    风不知什么时候吹了起来,拂过慕未名的长发,玄寒消失,蓝白云纹道袍猎猎,身背天蓝仙剑的宋思出现在剑林之前。

    如果宋思现在能腾空而起,大致就可以看到前面的剑在沙漠中摆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字。

    但可惜,宋思此时无法飞起。也没法用他的神识穿过剑林。

    一抬头,就能看到呼啸而过的剑风,剑风中的剑气不是虚无剑气,就是心剑,由无形凝聚为有形,可见天空中的剑风是何等的恐怖。

    宋思还不想尝试个中威能。哪怕他能转化为虚无剑体的形态暂时避过其中的危险。

    而在剑林之中,插在黄沙中的每一柄剑都似一位修炼到巅峰状态的剑仙,每位剑仙都有着独特的剑意,只要宋思的神识接近,就会被他们的剑意在刹那间粉碎。

    要怎么做?

    铮鸣一声,天蓝出鞘,在空中划过一道剑虹,悬停在宋思的身旁。

    宋思抓住剑柄,抬头看向天空。再看向身前的剑林,闭上双眼,感知着风中飘散而来的凌乱剑意,在不知不觉中,仿佛他也化成了一柄剑,屹立于万剑之林。

    大约是察觉到宋思的出现,附近仙剑顿时受到牵引,发出强大的剑意向宋思冲袭而来。

    本命剑意交锋。危险程度完全不下于神识斗法,因为一旦本命剑意被击碎。往往将意味着这柄仙剑的死亡,而身与天蓝仙剑相化的宋思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轰!

    宋思只觉他被二十几位同阶存在的剑仙同时攻击,几乎在瞬息间就能将他撕碎成渣,凶险非常。

    亏得天蓝仙剑在关键时刻泛起淡淡的水蓝色光华,帮他挡下大部分剑意攻击的威能。

    可怕!

    一击之后,几十柄仙剑恢复短暂的平静。他们在蓄势,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宋思体内气息不稳,感知着那隐而不发的二十几柄仙剑,他们的合力一击,不知道还能发出几次。而他又能承受几次?

    被动挨打,太过危险,也从来不是剑仙的选择!

    他要主动出手!

    心剑!

    心之剑域!

    宋思屏息凝神,继续推演,他的周围已出现了数万道寸许大小的心剑,回旋不定。

    第二波的剑意攻击到来,迅若雷霆,冲击在宋思周围的心剑之上,发出刺耳至极的剑爆声。

    等到剑爆声停,宋思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洁净的道袍,双眼之中更露出无限的迷惑。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在他集中精神使用心剑时,紫府内的紫耀仙剑就会发出血紫色的剑意光华,快速地扩散至全身筋脉,阻断可能形成的心之剑域。

    剑意、剑势、剑场、剑域……

    电流、电势、电场、电域……

    蓦然之间,宋思想起久远前学到的那些科学定义,电子的定向移动形成电流,电流的移动产生了电场,电场的存在又使其中有了电势,或者说因为无数电势的存在才组成了完整的电场,最终形成难以描述的电域!

    那么,将这些自然规律应用到剑道之中,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念一剑,雷之剑!

    雷剑一出,宋思感知着其中恐怖的雷霆剑意,而剑意的扩散,形成偌大的剑意场,剑意场与他这个剑意的源头相参照,便存在了无穷无尽的剑势,有了剑势,便存在了剑势差,所以距离宋思越远,能感知到的剑意强度就越弱。

    既然如此,那要如何用这雷之剑形成一片雷剑之域。

    倏然,宋思散开剑指,凝聚在剑指上的雷剑刹那爆散,在虚空中形成一片微小的雷电之域,眨眼即消。

    宋思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清晰地看到在雷电之域消失的刹那,其中还存在着强大的雷霆剑意。

    只要将这眨眼消散的雷电之域稳固下来,那就是一片雷霆剑域!

    同理,心之剑域也是类似!

    一道三尺长的心剑开始在宋思的面前凝聚,散发出极端可怕的威势,哪怕心剑无形,可坐在小溪旁的慕未名仍让无数的凶兽感到了恐惧。

    被心剑惊动的炼红尘走出草芦,向着南山方向看了一眼,随手在草芦周围布下层层阵法后头也不回地返回草芦中。

    炼红尘知道,他的荡魂山在今天之后恐怕要遭受难以想象地灾劫了。

    可是,如果他居住的荡魂山突然被难以想象的剑气给炸了,想想看,这不将非常地刺激吗?

    大不了换个地方,搬一次家就好,关于下一座洞府的建造地点,炼红尘都在很久以前就找好了宋思不知道他在传承玉简幻景内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映射到了现实。

    眼前,他的心剑凝练地越来越强,现实,慕未名身前的心剑也凝练地越来越强,甚至渐渐透露出毁天灭地的气息。

    一旦这道心剑如之前的雷之剑一样爆碎,完全不能想象将会发生怎样可怕的灾难。

    这一切,已不是能用恐怖两字可以形容。

    但不论如何,尝试仍需要继续!

    在心剑凝练到一定程度后,宋思开始尝试分解心剑,而不是突然散去,因为他需要控制这道心剑开始分解到它的剑势场中,最终形成心剑剑域。

    之所以不说是心之剑域,因为即便宋思这样成功,形成的剑域也不过是个伪剑域,没有资格被称为“心之剑域”!

    剑气的凝聚,在剑仙之中往往很简单,可要是分解,如果分解不多,那还好说,可要似宋思这样分解,那就极端可怕,甚至完全不可能完成。

    原理上类似于核聚变、核裂变,不论凝聚还是分裂,都将发出极强的威能,大规模分解后更可能给宋思产生难以想象的强大剑压。

    终究还是差了一线,额头沁出汗水的宋思没能维持他分解出的“心剑剑域”,一根心剑剑丝崩碎,竟引发周围无数剑丝碎裂。

    灾难刹那降临!

    黄沙之地上,顿时掀起无形的心剑风暴,让宋思面前的数百把仙剑拔地而起,汇入心剑风暴之中。

    但在慕未名面前,就是心剑回旋,飞沙走石,一片毁天灭地的可怕景象了。

    他身前的小溪更是早就在心剑风暴产生的刹那消失不见。

    轰!

    心剑风暴没能维持多久,宋思就被极端恐怖的心剑爆发所重创,而后重重地摔在黄沙中,口呕朱红。

    这一刻他只觉全身筋脉寸寸碎裂,五脏俱碎,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完好的存在。

    哪怕是紫府中的紫耀仙剑,这一瞬间都变得千疮百孔,气息微弱。

    而在外界,草芦中的炼红尘停下炼药,微微皱眉,看向灰暗的苍穹:“小子,你玩大了……”

    轰霆爆震,地荡山摇,魔神惊惧,整个荡魂山几乎在刹那间陷入了崩溃湮灭之中!

    而慕未名的气息,更在这瞬间在这荡魂山上点滴不存……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