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三九章 覆天教圣子
    “大人,一个伤患而已,应该不那么重要吧?”

    “嗯,你在质疑本座?”悬侠魔主冷声道:“小子,你要不是族长看中的孙子,我怎么都不会带着这么愚蠢的你!不论唐家那小子是否能成功,既然他会在最后一次献祭中带上这样一个伤患,那么此人对他一定非常重要!”

    一把情报甩出来,悬侠魔主冷笑道:“看看,哪怕明知登至尊祭坛是赴死,他仍在这个伤患的房间里停留了半个时辰。万一他真的成功了,我们还有反制的筹码!”

    “我明白了,这就去办!”

    看着离去的年轻人,悬侠魔主的眼中带着点蔑视:“真不知族长怎么会看中你这样的废物,任何结果没有出现前就妄下结论,那都是极为愚蠢的行为!”

    ……

    覆天祭坛山道上,唐锦年几乎彻底迷失了,他趴在石阶上,一步一步地向上爬着。

    爬上去!

    爬上去!

    内心在一遍又一遍地呼唤,除了这些再没有其他。

    痛感早已失去,哪怕他的双手血肉模糊,指骨暴露,哪怕他的双膝膝盖骨因多次地撞击石阶而爆碎。

    大约他唯一能感知到的一件事,就是爬上去!

    大祭司站在山巅,看着鲜血如溪往上攀爬的唐锦年,脸上笑容越发浓郁。

    “被至尊青睐的少年,未来覆天教的圣子,就要在今天诞生了吗?”

    “坚持吧,孩子!爬上来,孩子!只剩下二十一阶了!”

    唐锦年流血的双眼中看到了模糊的大祭司身影,然后他一步一步继续往前爬,直到最后一阶前。

    倏然,气力一空,任由唐锦年怎样挣扎,都难以再往前一步。

    脑袋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暗。整个身躯都似在这一刻失去了控制。

    无形的黑暗在这一瞬降临。

    然后,唐锦年伸出的手软了下去,脑袋沉了下去,一动不动。除了他身上的血在继续流淌。

    笑容满面的大祭司愣住了,看着几乎毫无生机的唐锦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这样?谁来告诉我?”

    大祭司走近前,俯身看看唐锦年,生机在流逝。俨然是处于死亡的边缘了。

    “妈蛋的,只要再往前一步,老夫就能救你了啊!特么的这是坑老夫呢!”

    拐杖拄在山巅,震动着整个山脉,宣泄着大祭司的愤怒。

    一步,就差一步!

    还剩下一步啊!

    大祭司只差咆哮出来了,只差一步,他就可以结束在这顾守覆天至尊的清苦生活,回到城市,回到他喜欢的地方。好好享受。

    特么的,偏偏在最后一步,唐锦年“死”了!

    没错,即便不死,也离死不远。

    欲哭无泪!

    山巅下,刘伯捧着公子唐锦年的命简,看着命简内的魂火变得芝麻大小时,一颗心彻底地沉了下去。

    失败了吗……

    唐家车队的其他人,看着刘伯的神情,心都沉了下去。

    失败了?

    这代表唐家要彻底灭族了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他们谁都逃不了,为什么公子不能成功?为什么不能成功?

    其实大家都知道,公子唐锦年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就在唐家众人以及大祭司都在暗自伤心时,没有人注意到虚空中落下点点紫色的光芒。落入唐锦年的体内。

    与此同时,山顶祭坛上的覆天魔尊石像发出了强大的威能,让大祭司登时清醒过来。

    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还来不及回头就看到假死过去的唐锦年动了一下。

    没错,他的右手动了一下。

    活了,又活了!

    大祭司真的很想欢呼!

    回光返照?

    没事。哪怕真是回光返照也好!

    只要唐锦年能爬上来,大祭司就能救他!

    没有辜负大祭司的希望,唐锦年在努力着,一寸一寸地往前挣扎着。

    手上的血印,终于印在了山巅。

    大约是经过了半个时辰,或者是一年,千年?

    唐锦年终于爬了上来,看到了眼前模糊的人影全身,他知道成功了。

    未完成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定格,然后彻底地昏迷了过去。

    ……

    客栈中,古越魔族的青年顺着人流走了进来,找到了慕未名休息的房间,手中魔光一闪,房间打开。

    那个被唐锦年带来的重伤病患就这样躺在床上,对他的到来毫无反应。

    “伤到这等程度,得来毫不费功夫!”古越族青年讥笑一声,“太没挑战难度了。”

    他走到慕未名的床前,伸手向前抓去。

    倏然,古越魔族的青年手僵在空中,旋即一朵青色剑莲在他的眼前一闪而逝,再接着他的身躯似最基本的粒子般直接散离湮灭,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悬侠魔主神色一变,他竟然失去了族长心爱小儿子的气息,点滴无存。

    “不过是去拿一个昏迷不醒病患,怎么可能?”

    为了验证他心中的想法,悬侠魔主直接瞬移进入唐家入住的那家客栈,直奔黑衣少年所在房间。

    族长小儿子的气息就在这里中断,没有丝毫差错。

    他走进了房间,看到那黑衣少年仍毫发无损地躺在床上,而族长小儿子的气息在床前就彻底消失,这非常地步正常。

    哪怕是他,要这样让人这样直接消失,却又不留一点痕迹,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个黑衣少年的伤势非常严重,以至于他的气息非常的微弱,但偏偏又给他极度危险的感觉。

    悬侠魔主迟疑了。

    他用魔识仔细地看了方圆千里之地,没有任何的危险,万里范围内,也没有可能会对他出手的存在。

    究竟是什么原因?

    尽管迟疑,悬侠魔主仍是走到了黑衣少年的床前,一如先前的年轻人。

    然后他伸出了手,这不过是个重伤昏迷的少年,毫无危险可言。竟然会让他的决定有所迟疑!

    倏然,一朵青莲在他的眼中放大,再然后,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一切。同样陷入昏迷唐锦年并不知晓,而留在覆天至尊祭坛山下的唐家众人也不知晓。

    第二天,一则消息传遍了迷航城,飘飞到魔凤城,甚至于整个魔凤天洲。所有的覆天教教徒从黑暗中走出,在万魔面前狂欢。

    覆天教,圣子诞生了!

    大祭司在覆天至尊祭坛举办了盛大的祭典,覆天教的声威再一次地在魔凤天洲开始传扬,甚至消息传向了遥远的魔源星海。

    在魔界大帝消失的纪元,有魔界至尊开始觉醒,仙魔纪元要到开始更名的纪元了吗?

    三个月后,唐锦年醒来,在覆天至尊祭坛山外十万里处渡劫,这一次渡劫就经历了六个月。等到唐锦年再现时,已拥有了上位魔主的境界,成为了真正的覆天教圣子。

    一位古老的魔界至尊的教统,开始在魔界传播。

    至于曾经要给唐家带来毁灭的古月魔族,则在一夕之间便被毁灭,唯一没能寻到的是悬侠魔主与古月魔族的小儿子。

    “冒犯圣子,必须被毁灭!”覆天教的使者带着大量教徒在迷航城内进行疯狂的搜寻,最终的线索被指向一间不起眼的客栈。

    “那家客栈里安置着一位圣子救下的人,他的房钱教内已经代付。”

    “他没有陨落,也没有醒来。连智慧祭祀都无法看清他的状况。”

    “神秘的人物,不该存在的存在。”

    “魔源星海将陷入战争!”

    “预言,那是冒犯!”

    成为覆天教圣子的唐锦年感觉他遗忘了点什么,不过对救回的黑衣少年仍记忆清晰。他在几位教使的引领下来到了客栈。

    “圣子,冒昧的问一下,此人和您是什么关系?”一位教使问道。

    唐锦年微微一怔,有些疑惑:“我似乎忘记了点什么,他好像是我在来迷航城的路上救的。”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教使恭敬地回道。“圣子,此人已经许久没醒来,且一直没有好转,不如将他送去其他地方疗养?”

    “嗯,那就交给你们了。”唐锦年点点头,看着床上的黑衣少年,发现和这少年相关联的事都记不清了。

    也许就是路上随手救的,罢了,就交给他们吧。

    唐锦年转身离开客栈,不再注意。

    教使见圣子唐锦年离开,挥挥手:“你们两个,去把此人抬****内,随便找个洞府安置下。”

    还以为和圣子有莫大的关系,没想到就是随手救的,那他也用不着多客气。

    可是听到命令的教徒就很不爽快了,看着昏迷的黑衣少年,怎么看怎么不爽。

    两人对视一眼,带着怨念要将床上的慕未名抬起。

    倏然,恐怖的剑意在一闪而逝,青色剑莲再现,两名教徒就在教使的余光中直接粒子化。

    发生了什么?!

    教使满脸惊恐地看向床上的黑衣少年,一步都难以挪动。

    可怕!

    圣子唐锦年去而复返,看着满目惊恐的教使,质问道:“发生了什么?”

    “回,回圣子。属下安排人去挪动此人,却不曾想两人都直接被他给镇杀了!”教使哆哆嗦嗦地回复,“我,我明白了,当初线索上显示古越魔族有两人来过这里,然后他们就消失了,消失了……”

    圣子唐锦年看着床上的黑衣少年,一步一步地走近,满脸的疑惑。

    “圣子,不可靠近!”

    教使拼了命地冲上前,顾不得等阶差距,直接扯住唐锦年,不让他靠近。

    “此人是我所救,为什么就接近不了?”

    “圣子,危险啊!”

    几位教使几乎都跪下了,愣是不让唐锦年再接近一步。

    刚才那两位教徒,怎么都有着魔王境的实力啊,不过是要接近床上的黑衣少年,就直接被粒子化,简直比神魂俱灭还要可怕。

    僵持了半天,圣子唐锦年终于放弃了接近的想法,但紧随而来的是几位教使请求制裁黑衣少年。

    两位教徒不能这样白死了,否则刚刚拥有了圣子的覆天教颜面何存?

    其实,充其量是几位教使看唐锦年不过上位魔主的境界而已,正好借这个机会给他们争取更多的利益罢了。

    从小家族出来的唐锦年尽管是位修炼上的天才,对权势毫无眷恋的他又哪里理解这些人的手段。

    愤怒,除了愤怒,他实在想不出又更多的解决办法。

    最关键的是两名教徒确实是在众目睽睽下被黑衣少年所杀,偏偏这位黑衣少年仍处于深度昏迷之中。

    “身为圣子,当有圣子的决断!”

    大祭司在唐锦年离开至尊祭坛山时,如此嘱咐。

    唐锦年当时还不明白大祭司的意思,但在此时多少有点明白了。

    他是幸运的人,但既然成为了覆天教的圣子,就应该有他的主见与决断了。

    或许这里的一切也都是考验!

    “既然如此,就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教内任何人都不得再接近。”

    就在此时,客栈小二例行走了进来,见到唐锦年在,当即行礼,然后来到黑衣少年的床前,给他换了床被枕头,至始至终都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手下被杀的教使当时就懵圈了,连带着圣子唐锦年也一脸狐疑地看向他。

    “圣子,这,这不可能!”教使跪了下来,“当时他们两人要移动他时确实……”

    店小二感到这里的覆天教大人物都很奇怪,不敢多作停留,快步地退了出去。

    “本圣子需要一个解释!”

    ……

    “就在这里吗?”客栈外,两名魔神殿高手悄然接近,“你确定圣魔使暗大人就在这里?”

    “绝对不会有错,就在这里!”另外一人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多覆天教的人,传闻他们教中出了个圣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蹦跶起来了。”

    满脸怒容的圣子唐锦年带着几位教使离开了客栈,此事棘手,他要去请教智慧祭祀。

    “不要节外生枝,别忘了我们是来找暗大人的!”

    “嗯。”

    等到覆天教的人离开,两人快速地潜入,来到慕未名所在的房间:“不对,是慕未名,他身上有暗大人留下来的标记!”

    “一定是暗大人的要求,一个身受重创的慕未名,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黑袍下的人眼露精光,“先带走慕未名,暗大人定会循着标记找到我们!”

    “没错。”说罢,此人伸手抓向昏迷的慕未名……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