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三七章 飘絮仙帝
    次元空间内,四窍流血的慕未名终于睁开了双眼,眼神一如往常那般寒冷,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

    那位魔神殿的一品魔帝果然还是陨落了。

    琉璃仙帝离月小钗有些讶异地看了眼慕未名,原本她还有些担心,隐藏实力碾压魔神殿的一品魔帝,怎么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意外,一旦慕未名实力不济,真的被夺舍了,那她还真不知该怎么回去交待。

    “诸位道友,你们还要继续战下去吗?”一位隐藏在蓝色光影中的魔帝说道。

    魔神殿的一品魔帝虽然陨落,但其余几位对琉璃仙帝的敌意仍没有散去分毫,魔元饱提,随时准备继续出手。

    “如今流落次元空间,诸位道友还是想办法离开此处才是。”

    “道友莫不是想要用剑斩裂这次元通道?别看此处暂时风平浪静,一旦通道被毁,空间能量灌注,纵然是我们这等境界也难免会有不测风险。”

    “哼,仙界中人莫不是忘记这魔凤天洲是因何产生的了?”

    “魔凤天洲产生于血邪纪元,这几个魔帝说的没错,如果通道真的被毁,若是远古时大帝的手段顺着空间漂流过来,我们都会有不小的麻烦。”

    “说起来,魔界血邪纪元时期的那位大帝和你还有些关联,你应当知道,这里确实是他所造成。”

    皓月剑意收敛,月华之内的仙帝冷哼了一声,停下即将发出的极招。

    “哼,那说说该怎么离开此地?”

    说实话,如果不破开这次元通道,到底该怎么脱离现在的困境,确实是个麻烦。

    “也许我们可以沿着这通道继续前行。”

    “没有次元航向针,我们很难找到正确的方向。也许就在我们谈话的时间,早就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所以即便这位道友将这次元通道壁给破坏,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说来说去。还是不知道怎么离开。哼,那位得了破界帝凤羽的道友,本帝知道你在这里,何不表明身份一见?”

    “道友真是说笑了。既然他得了破界帝凤羽,自然不会如我等这般被困在此地了。”

    “几位慢聊,本帝还有事情,不奉陪了。”

    但见那位一直不说话的魔帝在刹那间爆发出六品魔帝的修为,向着一处破碎的虚空一划。一道漆黑的洞口出现在他身前。

    随即光影一闪,这位魔帝便消失无踪了。

    “竟然还有魔源星海的魔帝在此,莫非……”

    有位隐藏在灰色光影中的魔帝声音很轻,但他表达的信息就已足够引起很多人的遐想了。

    一时间,竟有六人同时锁定月华之中的那位仙帝。

    慕未名若有所感,手中紫玉明灯一晃,身影瞬移,暂时远离战场。

    琉璃仙帝离月小钗则是稍稍让开,手中琉璃灯光影闪烁。

    “哼,以为你们六人就能对本座有更多的想法了?”

    得知破坏这里的空间和不破坏其实处境并不会坏到哪里后。皓月之中的仙帝全身剑意直接爆发,一道散发出凛冽月华剑芒的极品仙剑倏然动作,一化六剑,极射而出!

    “竖子,你敢?!”

    “仙界中人也敢在魔界放肆!”

    “找死!”

    “杀!”

    “以一敌六,你真以为是仙界大帝吗?”

    六位魔帝动作丝毫不慢,各自祭出魔宝,迎向身前剑芒!

    轰霆剑爆,虚空湮灭,六位魔帝各自震撼。有两人当场被剑芒打破护体魔罡,现出身形。

    正是一位蓝发锦衣,手握金叶的碧眼魔帝,轻视之下。竟受了轻伤,嘴角溢血。

    另一位则是头顶独龙角的银发老者,此时他的手上有着一道清晰可见的血痕,伤口处的龙鳞若隐若现。

    “嗯?邪龙魔帝和碧海魔帝受伤了!”

    “倒是小看了你!”

    “这小子实力不差,诸位道友小心!”

    邪龙魔帝提醒一声,体内魔元鼓荡。消去手上血痕。

    这里的仙帝除了这位皓月之中的仙帝,还有手提琉璃灯的那位,此外,因为魔神殿的事,谷雨会的那位一品飞雪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但他们有心防备,那位狂妄无比的仙帝却不打算就此罢手,但见眼前皓月光华暴涨,随即万道剑芒自皓月周围流转,瞬息间斩向就近杀来的三尊魔帝。

    交手一瞬,这几位仙帝就感知到一股势不可挡的剑意横扫方圆,直冲肺腑,直让他们感到气血逆冲,血止不住地从口中流淌而出。

    受创之时,这三位魔帝周身的护体魔罡这才在肉眼可见之下刹那爆碎。

    “嘟!”

    三位魔帝倒飞而出,看着虚空中的皓月,满眼地不可置信。

    这就是数百万年前的存在,望月商行的神秘贵宾六十一号,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强?

    “真是弱的可笑!”

    皓月之内的仙帝冷笑一声,看向最后一位护体魔罡还没破碎的魔帝。

    “怎么,这位道友,你还想继续出手吗?”

    剑一斜,凛冽剑芒指向这尊魔帝。

    “出手吧!”

    一座巨大的魔阵凭空浮现,将他和皓月囊括在其中,魔威赫赫,竟短暂地将外界的空间能量隔绝。

    “魔之变·困仙!”

    受困魔阵之中,无数的魔光携带着粉色的火焰向着虚空中的皓月射去。

    “区区魔阵,也想困住本帝,尤其还是这等低阶魔阵,荒唐!

    刹那间,虚空现异境,月明星稀,寒鸦凄切,一剑如弯月,瞬息不见!

    与此同时,皓月身后竟现魔神虚影,双拳蓄力,并击而下!

    轰!

    光影明灭,庞大的魔阵竟在刹那间崩灭,黑色光影破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握圆轮魔杖,出现在虚空。

    “啊。竟然是天罗魔帝,他,受伤了!”

    “天罗魔帝怎么会受伤!”

    “可怕!”

    另一边,虚空中的皓月也终于受到魔神虚影双拳一击。当场破碎开来。

    但见一位剑眉星目,银发挽巾,左手拿着一柄银色道扇的年轻仙帝。

    至于那柄仙剑则是完全不见踪影,这让慕未名想到了一种可能。

    “是你!”天罗魔帝盯着眼前的银发仙帝,“当年你不是陨落了吗?”

    “陨落?可笑!”银发仙帝盯着天罗魔帝。右手剑指微扬,“不过,当年师尊说过一件事,如果有人怀疑本脉仙帝陨落之魔,必然是当年之事的参与者!”

    听到这句话,天罗魔帝这才反应过来:“不对,你是当年那个少年,风飘絮,他的弟子,飘絮仙帝!”

    飘絮仙帝轻笑一声:“能让你们这些魔界的老狗记得这么清楚。也是难为了!”

    剑指现芒,皓月初升,天地异景再现,凛冽剑意贯穿次元空间。

    “速退!”

    琉璃仙帝向着慕未名传音的同时,远退万里之地,慕未名闻声同时退后,因为他从飘絮仙帝的剑指中感知到了那股熟悉的剑意,同样也是极为可怕的剑意。

    看着另外几位蠢蠢欲动的魔帝,飘絮仙帝冷笑一声:“愚蠢的魔,你们见过本帝何曾畏惧过群挑!”

    一身剑意飙升到极限。原本淡化的次元通道壁障竟在此时全数破碎,狂暴的空间能量想要注入却又被隔绝在外。

    “魔阵·天罗神降!”

    惊见如此剑威,天罗魔帝顾不得隐藏实力,磅礴魔元滚滚。疯狂地注入身前魔阵之中,意图挡下身前一剑。

    “飘絮仙帝,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你可知你在魔源星海的悬赏有多高了吗?!”

    “区区仙帝,不好好的留在仙界,却来魔界装什么仙界大帝。可笑!”

    “你的师叔祖紫邪剑帝当年还不是一样陨落在魔界,而你不过是仙帝,死来吧!”

    ……

    “算起来,飘絮仙帝是你的师兄。”

    琉璃仙帝离月小钗站在慕未名不远处,一边关注战场,一边向慕未名传音道。

    慕未名闻声愕然,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孤身一人,无门无派,即便是得到传承也是毫无头绪,却不曾想这位大名鼎鼎的仙帝会是他的师兄辈。但是,眼前这位仙帝又是谁?

    “我来自黑暗天,原本是来接引你前往仙界的,不过看到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没有现身。”

    慕未名觉得突然冒出的这位琉璃仙帝,额,怎么说呢。

    不过她刚才确实杀了魔神殿的一品魔帝,但又险些让他遭遇夺舍的风险,倘若识海中没有那支紫箫坐镇,天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万一又是一个陷阱。

    “传你《寒灯诀》的纯阳灯李纯阳是我师兄!”

    这个秘密只有几个当事人知道,当琉璃仙帝说出此事后,慕未名便信了大半。

    “是你们!”

    “是!”

    “魔界我暂时不能离开。”

    慕未名看向战场,此事双方蓄势已成,禁招瞬落!

    诗人描绘的月光总是如同流水一般,美妙非常,但眼前的月光绝非是什么细腻流水,而是在剑势下三千里范围形成了一片剑域,剑域皓月剑气如同惊涛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冲袭向眼前的六位魔帝。

    “魔禁·邪龙杀!”

    “黑夜绝行!”

    “唤冥术·魑魅夜游!”

    “圣皇杀!”

    “五岳龙斩!”

    霎时间,空间崩灭,无穷无尽的空间风暴倒灌而来,慕未名没有被眼前的帝级之战惊异,却被空间风暴中的一道血线所惊异,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道剑气!

    不好!

    琉璃仙帝离月小钗也没注意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想要阻止之时,却见这道剑气已射入皓月剑域之中。

    剑浪滚滚,无穷皓月剑气瞬息崩灭,与空间能量一眼肆虐冲袭八方。

    等到空间稍微稳定下来,除了战场中那一道淡淡的月痕之外,哪里还有飘絮仙帝的踪影?

    而六魔帝一方,六人中一人陨落,一人直接消失,最终仅存下身受重创的天罗魔帝、邪龙魔帝、碧海魔帝、南昆魔帝,每一位的眼神中都透露出难以置信的恐惧神色。

    “孤冥道友陨落,七戮道友不见,难道……”

    “那道剑气,太可怕了!”

    “飘絮仙帝呢?”

    “他似乎被那剑气所伤,不知踪影了。”

    “这是某位大帝的手段,经历了数百万年年,竟然还有如此威能……”

    “天罗道友,接下来该如何?”

    “离开此地,通知魔源星海的各位道友,务必不能让风飘絮逃回仙界!”天罗魔帝刚开口,胸口的血就止不住地流淌而出,流血之处,月华闪耀,异常地惊艳,“嘶……”

    “风飘絮中了那道剑气,难道还能存活?”碧海魔帝说道。

    痛苦难耐地天罗魔帝再次调动魔元,镇压体内伤势:“你真以为历经数百年万的仙帝是如此容易陨落的?风飘絮绝不是简单人物,假以时日必成一代仙界大帝。”

    天罗魔帝没有说的是,飘絮魔帝在刚才竟然隐藏实力,如果没有那道剑气,恐怕他们都得陨落。

    即便如此,他们六人中也陨落了两人。

    只可惜了那枚道果。

    慕未名手中的紫玉明灯寒光闪烁,将迸射而来的剑浪与空间能量隔绝在外,随后看向还停留在战场边缘的那些魔神殿诸魔君。

    “各位道友,该交出你们的玄戒了!”

    魔神殿众人刚才就从几位魔帝口中验证了慕未名拥有魔帝实力的事实。

    谷雨会一品飞雪,就代表着魔帝的身份。

    这点知识,他们也终于深刻地记下了。

    原本任务无法完成,他们都将受到严厉地处罚,可若是任务发布地步合理,那么发布相关任务的人就将受到严厉地处罚,而他们将根据任务的难度而减轻相应的处罚!

    总之就是他们在这里保住性命,回去也能保住性命,并且修为上不会受到影响。

    几位实力最高的魔君看着徐步走来的慕未名,想也没想,就将身上的储物玄戒等全部送出。

    请报上有写慕未名打扫战场的各种高端技巧,想来送出玄戒后,不会太为难他们。

    “一百零五枚,哈,代本座多谢魔神殿的馈赠。”慕未名表示感谢后,侧身看向那位天罗魔帝,“诶,这位天罗道友,看本座的眼神很是不善,这是为何?”

    天罗魔帝眼皮一跳,眼中煞气浮现:“小子,你……”(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