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二九章 照魂镜
    离返无极剑已有多年未曾出鞘,尤其是自它原先的主人陨落之后,但在多年的魔界,它又恢复了,并且真正地进阶为一柄仙剑。

    或许是认可了越神宗,离返无极剑主动地吸收邪煞,将它自身转化为一柄邪剑!

    离返无极,逆乱伤悲!

    杀入人群,越神宗似找到了往昔的感觉,剑意尽情挥洒,三境剑意毫无顾忌地施展开来。

    大道戡乱,坠入邪道,那又如何?

    为仙所弃,飞升魔界,那又如何?

    伏尸百万,正邪唯剑,那又如何?

    杀!杀!杀!

    不知不觉中,被剧毒压抑数百年的越神宗在这一次出剑后,一身剑意竟直接发送了蜕变,达到他前所未有的高度,更令前来围杀他的十余位魔主内心震惊!

    什么时候中了剧毒的人还能变得如此凶残了?

    忘了?越神宗可是被他们称为邪剑仙!

    “杀了他!”

    为首的魔主身影一错,避开越神宗极速一剑,心惊肉跳的同时怒火爆燃,不过是个身重剧毒的邪剑仙,竟然还能在他的面前跳。

    “或许本座真的错了,误认为魔界中的魔至少还会有一些良善之心,至少会懂得报恩,哪怕不报恩,也不会直接出卖。”越神宗剑芒激闪,挡下两位魔主合力一剑,瞬步退开,“错了!真的错了!或许魔界会有这样的人,但绝不会是你!”

    三位站的较为靠后的魔主一跃而起,飞上高空,运转雄浑魔元,极招上手!

    地下围杀越神宗的五位魔主心有所感,第一时间在逼回越神宗后。快速倒退!

    “你们也只配得上刍狗之流!”越神宗无视十几位魔主层层叠叠的攻击,剑诀捏起,邪元冲体。上境剑意直攀巅峰,“剑上境·万物刍狗!”

    一剑破三极。高空中的三位魔主露出惊骇之色,竟见上境剑气直接破灭他们的极招,极速刺杀而来!

    咻!咻!咻!

    刚刚发出极招的三位魔主连忙提元抵挡,却终究是魔威不继,同遭重创!

    “小心,他的剑气中有毒!”

    三位魔主捂住受创的伤口,面色忽黑忽白,众人再看越神宗手中的离返无极剑时。剑上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血纹所包裹,丝丝邪意在剑芒中显露。

    “卑鄙!”

    为首的魔主见到这一幕后,内心愤慨,怒骂道。

    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越神宗体内中的是什么毒,对魔主境的魔来说,几乎是无解,甚至是魔尊、魔君境的遇上,都会感到棘手无比。

    因此,他没有告知那三位中毒的魔主,他们几乎是无救了。至少在现在还需要他们的力量。

    尽管不断地运转魔元会加速毒素的入侵,可这样的废物如果不多加利用,那就太可惜了。

    追杀越神宗至今。对于偶尔中毒的人员,他一向是如此处理的。

    不过,好在后来有个死胖子诸葛嗷为越神宗挡招,为他们省去很多的麻烦。

    “先牵制他,耗死他!”

    又四位魔主各自祭出魔宝,极招瞬发,杀向越神宗。

    随后有三位魔主同时蓄力,准备在这四位魔主攻击后跟进!

    这样的目的,越神宗如何看不出来?

    越神宗轻笑一声。紧接着竟释放部分压制剧毒的剑元,体内生灭道韵流转。上境剑意刹那变换,撕裂苍穹!

    “剑源境·万剑殊途裂寰宇!”

    魔界初始之地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得在城池之内发生冲突,一旦发生,必将被制裁!

    假如你有魔君境,在城市内没有人能制裁,那将是你的幸运,但正好有魔帝坐镇,而他又闲的发慌的话,那就是你的悲剧了。

    以此类推,哪怕是魔帝境,也有可能遭遇制裁,不过到魔帝境还因为在城市内战斗遭到制裁的可能就太少太少了。

    至于魔主境,还在望月城这等大城内肆无忌惮地使用群攻类技能,几乎与寻死无异。

    当看到天空中无数道剑气之后,为首的黑袍魔主懵逼了,原本他们来此围杀就是秘密的,更可恶的是他们事先布置下的隔音阵法等都不知在什么时候被破去了。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一剑为什么那么强,甚至是给他们难以抗衡的感觉。

    “各位小心!”

    十几位魔主看着空中的暴烈剑雨,各自运起魔元在身前聚起层层护盾,希望能挡下这无穷无尽的剑气。

    没办法,现在这种时候要他们再使用极招去打断或者抗衡这无穷剑气,无异于放弃防御寻死,因此他们只有挡住这波剑雨后才能趁着越神宗换气的时间将他一举拿下!

    乌黑的血自嘴角溢出,越神宗看着下方的黑袍魔主,对体内剧毒造成的痛苦仿若未觉,继续疯狂催动剑元,禁招斩落,剑雨倾盆,万里湮灭……

    正带着蛟魔王回返居住地的慕未名忽有所感,看向东南方。

    这是,源境剑意!

    魔界中还有人修炼三境剑意吗?

    “尊者,这剑意……”

    “过去看看!”

    慕未名直接拎起蛟魔王一步踏出,瞬息千里,转眼就到了战场附近,见到了眼前这惊人的一幕。

    被围困在核心的竟然是千年未见的朋友道海升平越神宗!

    禁招之后,望月城内万里方圆尽遭毁灭,因暴烈剑雨毁灭的低阶魔族更不知有多少,甚至连参与围杀的十几位魔主也当场陨落六人,仅存的七人中也有大半重创,一身战力所存无几。

    但这一剑之后,慕未名体内的剧毒也彻底爆发,七窍流血,黑色的血开始模糊他的视野,模糊他的感知,渐渐地连痛苦都难以感知了。

    越神宗自高空中坠下!

    离返无极剑嗡嗡悲鸣。急忙将越神宗接下,不至于让他重摔于地。

    千年前,它的主人陨落。千年后,他的第二位主人难道也要这样陨落吗?

    都是因为中毒……

    “越神宗。你真该死!”

    为首的黑袍魔主这次是真怒了,也慌了!

    越来越多的魔识扫荡而来,其中仅与他同阶的就有数百道,更有几十道让他无法推测实力的魔识,甚至于有几道魔识他无法察觉,却能感受到发至内心地恐惧。

    为今之计,他已没有了退路,除非是他的身份。也许还能给他争取那么点的机会。

    杀了越神宗,在其他人赶到之前!

    越神宗已无了任何反抗之力,现在要杀越神宗不过是举手之劳。

    为首的黑袍魔主再次出手,手中魔兵带着汹汹魔锋,杀向越神宗。

    慕未名带着蛟魔王站在远处,没有出手相救,因为他感知到另外一位故友的到来!

    雷霆一掌,挡下取命魔锋,诸葛嗷及时地出现在越神宗身前,直面仅存的七位魔主。

    “快服下丹药。不是让你不要出来的吗?”诸葛嗷几乎无视被暂时击退的黑袍魔主,快速地给几近昏迷的越神宗服下丹药,然后运功助越神宗催化。“你先疗伤,剩下的交给我!”

    “诸葛嗷,好!好!好!你也在!”黑袍魔主咳出一口鲜血,没有一点意外,他也中了越神宗的血毒。

    当初他算是越神宗在魔界最好的朋友,能从魔将级快速地成为上位魔主也是依靠越神宗的机缘造化,然而给越神宗下毒,他却是主谋人之一。

    什么是自作自受,他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可越神宗的运气不错。遇到了这个诸葛嗷,愣是带着越神宗在初始魔地内东躲西藏。逃了三百余年,并且用各种手段。将越神宗的毒患生生地压制了下来。

    直到今天才真正地爆发了开来,却又被诸葛嗷及时救下了。

    于是,他又喷出了一口血。

    接下来的时间,他知道什么机会都不会有了,他们这次的围杀犯了魔界的大忌,恐怕连他的身份也无法曝光了。

    “敢在望月城开杀,真是有胆气!”

    一位魔尊直接出手,抓向诸葛嗷与越神宗,却是将黑袍魔主等人选择性地遗忘在了一旁。

    这一只魔掌,威能汹汹,一抓之下恐怕越神宗与诸葛嗷不死也残,除非诸葛嗷能爆发出拥有魔尊境的战力。

    “你眼瞎吗?没看到我朋友是被他们围杀?!”

    诸葛嗷双手一动,瞬息间凝聚出一道魔印,直接轰散了魔掌!

    出手的魔尊闷哼一声,怒火生起:“可恶的小子,你竟然还敢反抗,该杀!”

    紧接着,天雷轰动,魔尊运起七成魔元,要将可能拥有魔尊境的诸葛嗷直接击杀。

    可是出招瞬移到半途,却见诸葛嗷不慌不忙地取出一面小镜子,镜子周围有着古老的荆棘魔纹缠绕,编织出诡异的魔兽图形,看得令人心悸。

    “照魂镜?!”

    有魔界的强者认出这件魔宝,内心惊颤不已。

    但见照魂镜上光芒一闪,正好照在这位魔尊的身上,一道透明的魔魂顿时顺着镜光离体而出,茫茫然地停留在虚空,而他的身体却因为失去魂体的操纵,重重地坠落下去。

    如此一幕,让前来围观的魔界强者更为震惊了,尤其是望月城的执法队,他们看到反击的诸葛嗷后,顿时觉得无语了。

    区区魔主,竟然还敢如此猖狂。

    不过,这照魂镜确实很可怕啊,你看这位魔尊,魂体被照出后不久,就见魂体下出现了一枚漆黑的丹药,将这尊者境的魔魂直接吸收了。

    收回丹药,诸葛嗷右手拿着照魂镜,直面众人:“今天你们谁敢动我兄弟一步,照魂镜下不留魂!”

    “少年人,照魂镜有不详,劝你最好不要使用。”有位白衣老者看起来很好心地劝说道。

    “不详?老东西,你是不是傻!没有这面照魂镜,本道就挂了,有这面镜子,本道还活着,不详你大爷!”

    “你……”老者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干脆冷哼一声,转身离开,随后隐匿于黑暗之中去了。

    没错,他也想得到这面照魂镜,一照之下就能取魔尊性命,这是得多么强大的魔宝啊。

    好了,接下来,望月城的那些魔尊境的长老对下方的诸葛嗷、越神宗无语了,但出奇地是,还没有一人去处理重创的七位黑袍魔者。

    不公平?

    正如某位强者所说,在魔界实力就是公平!

    也许今天会在这里陨落,但能让望月城这么多的魔尊忌惮,他们也算值得了。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诗号朗朗,一位白衫儒巾,鹤发朱颜,手摇纸扇,君子形象的魔君缓步走出,来到众人面前。

    “是望月城城主本善魔君,他竟然亲自到来了!”

    “嘿嘿,望月城城主本善魔君可是一直自诩魔界儒修第一人,要发扬儒教的仁德之义。”

    “额,儒教的浩然正气与魔气冲突极为严重……”

    “愚蠢!”

    插话的人问题还没完整地问出就被前方讨论的人直接给拍飞了,如果被本善魔君听到,到时被牵连到的就是他们了。

    本善魔君虽说修儒,可谁要信了他纸扇上写的“仁德”二字,估计什么时候死,怎么死都不知道。

    微微一笑,本善魔君的笑容令在场众人如沐春风,他将目光移向黑袍魔主等人,看得七位魔主内心一颤,进退不得!

    “是你们来围杀此人,而后让他爆发出刚才一剑,致使我望月城数万死伤,是这样吗?”

    黑袍魔主看着本善魔君微笑的眼睛,心中的寒意越来越冷,但仍鼓起勇气道:“没错,此人乃是邪……”

    话还没说完,黑袍魔主就感到他再难说出一句话,紧接着就一阵天旋地转,入目所见是另外六颗飞旋而起的头颅,以及七具魔血喷洒的无头身躯……

    全场俱寂,风止尘定。

    “不撒谎是一种美德,儒教有云,我们当发扬光大。但犯错也需获得惩罚,才能让更多人牢记!”本善魔君摇着他的纸扇,凸显出他扇面上的“仁德”二字。

    “接下来,就是你们了!照魂镜,确实是件了不得的魔宝,但你认为能挡得住本座吗?”本善魔君微笑地看向诸葛嗷与越神宗,“邪剑仙,魔界必除之,你还要护着他吗?”

    “这是我的兄弟!”诸葛嗷手持照魂镜,直视本善魔君的目光,毫无惧意!

    “那么……”本善魔君折扇收起,周身气势陡然一变,杀意爆发!(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