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二八章 邪剑仙
    空间之道,不论在仙界还是魔界,都是极为强悍的一道,谁能掌控空间之道,哪怕是一点皮毛,往往能取得笑傲同阶的实力。</p>

    但是,不论是什么道,都有相生相克的对应属性,只不过是双方的实力强弱将最终决定生克的结果。</p>

    因此能纵横魔界初始魔地的线量五魔君会在慕未名面前折戟沉沙,谁让他们遇上一位攻击强横地没话说,又具有专门破灭空间知道的剑仙呢?</p>

    秦风蜈手持丹锋,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准备破阵逃离的计划,而变量魔君云阶也做出了应对。</p>

    “哈,这就暴露了要逃的目的吗!”</p>

    光芒闪耀间,一袭蓝白云纹道袍白发飘逸,肩负天蓝仙剑的宋思出现在矢量魔君秦风蜈、变量魔君云阶的面前。</p>

    宋思侧身,双眼之中发出淡淡的血芒,天蓝仙剑还未出鞘,就给秦风蜈、云阶两人无穷无尽的压力。</p>

    “这是,紫耀剑仙宋思,魔之令指名要杀之人!”变量魔君云阶骇然说道,眼中说不出是喜,还是担忧。</p>

    慕未名手中紫玉明灯散发出淡淡的寒芒,玄寒冻意席卷八方:“你们果然与魔神殿有关联。”</p>

    “魔神殿,没错!我们是魔神殿外使,慕未名你杀了战凌风、仓邑、顾书辞,这就已注定了你死亡的结果。”秦风蜈手中丹锋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剑芒,直指慕未名。</p>

    “宇宙无尽,变化无常!今日一战,能逼出宋思,也算是我们一大功绩了!”变量魔君云阶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p>

    “哈!”</p>

    一声轻叹,这是宋思在魔界第一次出声,身后天蓝仙剑出鞘半寸,凛冽的虚无剑意直令整个魔阵陷入崩溃的边缘。</p>

    “你们错了,是因为二对二,才算得上公平。”</p>

    听闻此声,又感知到如此压力。矢量魔君秦风蜈、变量魔君云阶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眼前的慕未名的境界实力竟无法让他们感知清楚,更加可怕的是他身后的天蓝仙剑……</p>

    “不过,你们终究是没有在魔界讲究公平的资格。”</p>

    天蓝出鞘,变量魔君云阶忽然察觉到他再难调用周围的空间之力,更是无法挪移方寸,放佛周围的空间早就被禁锢一般。</p>

    怎么可能?!</p>

    难道要使用那招吗?</p>

    “生死之刻。还要迟疑,不知你是傻还是痴?魔君。可笑!”</p>

    一剑化虚!</p>

    宋思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云阶身前,一剑斩落,死亡的危机瞬间降临。</p>

    不好!</p>

    云阶想也不想身体化成一团魔光,周身幻变出层层魔甲,就要硬接下这毫无征兆的一剑!</p>

    却见,他所幻变出的层层魔甲有如不存在一般,任由那剑气切割而下,哪怕是魔甲上的空间防御阵法也是毫无反抗之力地寸寸碎裂。</p>

    “啊!”</p>

    一声惨叫,魔甲魔光爆碎。变量魔君现出身形,却已是被剑分成两半了。</p>

    变量魔君云阶,陨落!</p>

    线量五魔君仅剩下了矢量魔君秦风蜈,秦风蜈即便是祭出了压箱底的丹锋剑,显露出了他剑魔的身份,此刻见到变量魔君云阶被杀的场景,仍是止不住恐惧。</p>

    一个冰煞魔君慕未名已经难以对付了。现在又来了一位极端可怕的紫耀剑仙宋思,还让不让他活?</p>

    目光所及,尽是这座冰霜封禁的魔阵场景,布置魔阵是为了截杀慕未名,如今却成给他们自己准备了埋葬的墓地了。</p>

    矢量魔君秦风蜈看看剑不沾血的宋思,再看看提着紫玉明灯的慕未名。该对那位出手,他都没有了目标,甚至于向其中一位出剑的勇气都在宋思刚才的一剑下失去了。</p>

    不论攻击谁,只要另一外在后出手,他秦风蜈还不是必死一途?</p>

    特么的,一位剑魔,一位剑仙。怎么会走到一起的?!</p>

    天蓝归鞘,宋思瞥了眼失去剑者勇气的秦风蜈:“哈,此人就交给你了。”</p>

    说吧,宋思化作一道淡紫色的剑光冲入紫玉明灯之内,这一幕让秦风蜈看得真真切切,原来一直如魔神殿所判断的一样,宋思在魔界,却不曾想是躲在慕未名的紫玉明灯之中。</p>

    然而,如今这个秘密被他发现了,也就意味着慕未名准备杀人灭口。</p>

    如果是以前,一位魔君对另外一位说,本座要杀人灭口了,另一位肯定会认为这是天方奇谭,但今天却是另外一种情景!</p>

    丹锋在手,对手又少了一位,矢量魔君秦风蜈终究还是找回了一点信心。</p>

    “一招分胜负!”面对生平最强劲的敌手,秦风蜈全身魔元鼓荡,决定使用他所学的最强禁忌之剑。</p>

    慕未名收起青虚仙剑,手中紫玉明灯化为紫玉冰剑,玄寒冻意凛冽八方!</p>

    “不,是一招分生死!”</p>

    “一念一剑,玄寒之剑!”</p>

    一剑出,天地冻结,万里冰封,魔阵内的温度急剧下降,哪怕是在魔阵之外,已经逃出千里的唐绣卿骤感玄寒袭身,坠落于地。</p>

    他手中有与线量五魔君签订的合作契约,只要签订契约的人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谁都不得违背。</p>

    但是,倘若签订契约的人陨落,那么他的名字也会在契约上第一时间消失。</p>

    第一个消失的是矩阵魔君仓邑,第二个是法线魔君战凌风,随后是曲线魔君顾书辞,原本三位魔君陨落,他就已感到恐惧了,六招之内击败他的慕未名竟然是如此的可怕。</p>

    不过,唐绣卿知道线量五魔君中最强的其实是矢量魔君秦风蜈,而变量魔君云阶同样深不可测,哪怕慕未名杀掉另外三人,恐怕他也已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接下来要面对秦风蜈和云阶,绝对不会更多的变故。</p>

    谁知他刚刚作出如此猜测,云阶的名字也从契约上消失了。</p>

    颤抖、恐惧,这一刻在唐绣卿的心中蔓延,重伤之躯的他看向被霜寒冻结的魔阵,仿佛见到了生命中最为恐惧的存在。</p>

    逃!</p>

    哪怕豁出生命。也要逃走,否则,他将绝无生路!</p>

    魔阵之内,矢量魔君秦风蜈豁尽全身魔元,使用出最强的禁忌之剑,决心在慕未名这里一搏生死。</p>

    “极限矢量,空无剑尽!”</p>

    然而。当他的剑刺出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p>

    丹锋剑上的禁忌之威竟在刹那间被直接禁锢。随后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玄寒冻意竟在这一瞬顺着丹锋剑侵入他的体内,直接将他的元神冰封,随后剑意爆冲,矢量魔君秦风蜈只觉得他如纱纸一般片片碎裂。</p>

    禁招相冲,天地尽毁,万物沉沦,残存的魔阵更是直接破灭,玄寒冻意侵蚀八方。扩散三万里之远。</p>

    灰色的雪,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落下,纷纷扬扬,覆盖着坚硬的霜层。</p>

    唐绣卿!</p>

    神识一扫,慕未名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还在灰雪下挣扎逃命的唐绣卿,只不过他的伤势太重,加上又受到玄寒冻意的影响。飞的太慢了!</p>

    一阵心悸,看向契约上仅存的名字,唐绣卿脸上一片惨白。</p>

    矢量魔君秦风蜈竟然也陨落了!</p>

    抬头,模糊的道影正提灯站在他不远处,唐绣卿知道,他的性命即将来到终途。</p>

    但是他不甘。绝不甘心……</p>

    或许,将那个秘密说出,能换取一个生存的机会,毕竟魔凤天洲内那个秘境,只有他才能够开启!</p>

    然而,就在唐绣卿露出笑容时,却看到眼前一道寒芒闪过。紧接着颈部冰凉,玄寒刹那入体,侵入他的元神之中。</p>

    完全不按常理出剑,怎么能这样……</p>

    击杀唐绣卿,慕未名走到尸体面前,收了他的玄戒,再看向唐绣卿手中拿的契约卷轴,还没接近,就见契约上唐绣卿的名字在瞬间消失,紧接着整张卷轴被一股神秘的能量包裹,刹那间燃烧起来,消失无踪。</p>

    似乎错过了什么重大的秘密啊?</p>

    慕未名摇摇头,身化寒光消失在战场,蛟魔王还被留在望月城,他得赶回去,万一又人趁他不在,就将蛟魔王抓走,那么他要再找回人就麻烦了!</p>

    毕竟要在魔界拥有一条黑蛟作为坐骑,那也是极为拉风的事情。</p>

    返回望月城,慕未名所化的寒光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没有一人敢露出敌意。</p>

    蛟魔王此时正可怜巴巴地站在街上,周围有三十多道神识正盯着他,只要一有慕未名失踪的消息,恐怕就要悲剧了。</p>

    好在慕未名回来了,蛟魔王顿觉周围的压力一轻,此刻连哭出来的心都有了。</p>

    “走吧!”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说道,“过几日我们再来。”</p>

    “尊者,您终于回来了……”蛟魔王擦擦额头的汗水。</p>

    ……</p>

    “望月新闻,葵花海内的魔君之战已经结束,有修士见到冰煞魔君慕未名平安返回望月城。”</p>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魔君称,葵花海内有三万里之地被化为玄寒冰川,普通魔兽一接近冰川就会直接被冻成冰雕。这位魔君做了一项实验,抓取实力等阶不同的魔族丢入冰川内,除了中位魔主外,其他都会被冰封……”</p>

    “……与冰煞魔君慕未名交战的是线量五魔君、以及唐绣卿,目前没有任何六人生还的消息,疑似陨落……”</p>

    望月城是初始魔地内高等级魔城,因为次元航线的存在,所以这里常有魔君居住,偶尔还有一两位魔帝作短暂的逗留。</p>

    得知有将近六位魔君陨落在冰煞魔君的手中,暂时没有人再找慕未名的麻烦了。</p>

    诸葛嗷停下炮制药材,听到音圭中的新闻,顿时一愣。</p>

    “没想到慕未名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连六位魔君都折损在他的手中。”道海升平越神宗听到这个消息后,颇为感慨。</p>

    诸葛嗷点点头:“或许我们可以去寻找他的庇护,只是……”</p>

    “他还在被魔神殿通缉,我们过去也许会成为他的累赘。”越神宗摇头。</p>

    “嗯,先前往魔凤城,再有几日就到了圣舟起航的时间了。”</p>

    “如果我能早点解毒……咳咳……”</p>

    越神宗看向窗外,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体内的毒再一次地发作了。</p>

    “还缺几项药材,我先出去一趟。”诸葛嗷看了下桌上已装好灵药精华的瓶瓶罐罐,拿起一旁的遮幕,想了下,又取出一枚黑色的灵丹,“这枚丹药你先服下,可以暂时压制一下。”</p>

    越神宗睁开眼睛,接过丹药服下:“外面很危险,或许可以过几天出去。”</p>

    “不行,在没炼制出解药前,你体内的毒若是得不到压制,恐怕会很快被发作。”</p>

    “这……诸事小心!”</p>

    “无妨,我诸葛嗷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却是一流。”</p>

    没有多说话,诸葛嗷走出房间,踏出阵法,很快就隐匿在黑暗之中。</p>

    数个时辰过后,暂时用诸葛嗷丹药压制剧毒后的越神宗皱了皱眉,算算时间,诸葛嗷不可能会这么长时间还不会回来,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p>

    信手一招,离返无极剑背上肩,一拍胸口,又喷出一口黑血,这才踏出房间。</p>

    然而,当他走出小院不远,前方就出现了十位黑袍魔者,无一不是中位魔主之境。</p>

    “越神宗,你以为逃得了吗?东西交出来!”为首的中位魔主往前一步,锁定越神宗。</p>

    “哼,当初是你们违背契约,欺骗本座,尤其是你,枉本座如此信你,竟然下毒!”</p>

    “下毒?哈哈哈,身在魔界竟然还有信任这种可笑情感!再者,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邪剑仙!凡是邪剑仙,我魔界之人誓杀之!”</p>

    “哈哈哈,可笑!没想到我越神宗能遇到你这种渣滓。”</p>

    离返无极剑出鞘,逆反伤悲剑意刹那间弥散开来,仿佛这一瞬有难以表述的情感侵蚀魔心。</p>

    身为魔道,操纵情感本就是他们自带的天赋能力,却没想到还有邪剑仙直接在他们面前使用,这样的情景不论怎样说都有些可笑。</p>

    尽管越神宗的手段确实见效了,但也不过如此。</p>

    “劫开元道之初,剑谛八荒神话。欲沧桑,睨苍穹,业海瀚涛履中行,负手定乾坤!”</p>

    诗号朗朗,越神宗握住离返无极剑,剑意飙升,无视毒痛,极招瞬出!</p>

    (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