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七四章 血战魔海(四)

第三七四章 血战魔海(四)

作品:紫气凛然 作者:紫气仙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死了,怎么会死?”

    唐染红的剑意爆发之后,就陷入了失落,鹤胥君是她父亲留下来的人,哪怕整个组织归入第一楼,她都没有忘记她父亲的命令,一直守护在周围。

    可笑的是,鹤胥君还不知道她的实力远远低于唐染红,竟然一次又一次地说要保护。

    没想到,不过分开几个时辰,人就没了。

    杀!

    一步瞬移,唐染红杀入魔海大军中,正巧魔君天竞十九派出的第三批杀手正疾速赶来。

    十六名杀手刚感知到一股可怕的威压时,就忽然感到一阵重击!

    反应过来时,就见心口都插着一柄下品飞剑。

    剑意爆发,瞬息裂魂!

    倏然,就在唐染红赶至前方时,上空空间节点内的魔阵异空爆发出可怕的空间震荡。

    这一处的魔阵异空之内,萧靖羽与忘长歌杀地难分难解,激战连连。

    九歌枪决之下,大荒神戟爆发出强劲地洪荒之威,初期让忘长歌也难以招架,但交手百招之后,这种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忘长歌渐渐地占据上风。

    与其说是忘长歌占据上风,其实不如说是忘长歌在拿萧靖羽练手。

    “九歌.云中君!”

    “任凤炎!”

    一枪穿云,极招刚刚爆发,就被突然出现的赦罪强行压下,打断极招,将萧靖羽打入地层之内。

    “太弱了,如果再不拿出让本座新奇的实力,这一战就到此为止了!”

    忘长歌手中赦罪喷出汹汹魔炎,魔威赫赫。

    萧靖羽感觉难以接受,可笑他在进入魔阵异空后还要嘲笑忘长歌,现在一番激战之后竟然是他落败!

    这怎么可以?

    这怎么能?

    不!

    戟还在!

    还没有败!

    怒气冲心,萧靖羽释放潜能,自坑中暴冲而出!

    “蛮荒诀.山鬼!”

    刹那间,萧靖羽气势一变,大荒神戟一动竟牵引出一尊诡异幽影。

    “山鬼。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种东西。”

    忘长歌嘴角微微翘起,萧靖羽的实力虽然看起来暴涨了许多,枪诀也有了变化,但还是太弱了。

    “任凤炎!”

    相同的一枪。不同地威能,同样的压制!

    轰!

    萧靖羽浑身是血,再一次地被轰入地层,不过他没注意到的是刚才刹那,忘长歌的手颤抖了一次。虽然幅度很小,但也足可了解到萧靖羽这次的攻击之强。

    极招之后,整个魔阵异空震动,也就在这一刻,恐怖地威能自空间节点泄露出来。

    “太差了!”

    忘长歌失去了耐性,在这魔阵异空之内,她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如果不能快速地击败萧靖羽去支援其他人,估计要惹得魔君不快了。

    “雪银霜!”

    赦罪凝雪落霜,忘长歌冷喝一声。魔能爆发,整个魔阵异空竟因承受不住她爆发出的恐怖威能而在刹那间崩毁!

    “万里硝烟烽火寂,衣沾红泪;三生昔酒为君愁,枪挑天狼!”

    胜如何,败又如何?

    萧靖羽自崩碎的空间中重新站起,面对如此强敌,虽然知道没有了一丝希望,但他还要做最后一搏!

    “蛮荒诀.国殇!”

    豁尽生命潜能,大荒神戟之上洪荒之能刹那爆发,直冲向忘长歌!

    禁招冲击。恐怖的魔能横荡四方,忘长歌手持赦罪被冲击地远退百丈之地,嘴角溢血,她的眼中首次露出一丝惊愕神色。

    怎么都没想到。在最后一刹那,这个废物竟然真地能伤到她。

    砰!

    暴冲的恐怖能量中,但见萧靖羽被冲击而出,重重地摔落在地,一直滚到突然出现的唐染红身前,一身银霜覆裹。血肉模糊。

    杀!

    无视还在暴冲的恐怖魔能,唐染红直接穿梭而过,手中骤现一柄极品飞剑,刺向忘长歌。

    身影挪移,忘长歌内心一震,赦罪横挡!

    刹那间,忘长歌只觉一股巨力冲击,浑身巨震,喉间一口鲜血再难压抑,直接喷出!

    “这是谁?难道是有谁败了?还是哪位接近无上境的血剑域大能?”

    爆退百丈,刚刚稳住身形,忘长歌就见前方有只银色面具一闪而逝,紧接着天空一暗!

    轰!

    抬头一看,竟是小乖变成巨熊之身,坠星砸下,镇压一切!

    “任凤炎!”

    赦罪一转,魔炎爆发,直刺天穹!

    不对!

    天空中的小乖刹那间变成小熊模样,避开魔炎极杀一击,跳到地上,躲开不见。

    在身后!

    唐染红如影随形,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忘长歌身后,双手之上各执一柄极品飞剑,左右刺下!

    魔炎爆发,赦罪回旋,忘长歌在危急间勉力爆发才回招挡下唐染红两柄极品飞剑!

    轰!

    对峙地刹那,忘长歌终于见到了银色面具,要杀她的竟然是一个萌萌的小女孩,不对,这一定是修炼到返老还童的千年老怪!

    “噗!”

    鲜血喷出,忘长歌被重重地轰到地上,犁地百丈,身陷土层之中。

    魔能爆发,地层爆炸,掀起百丈,一时间战场中飞沙走石,忘长歌冲击而出!

    唐染红的人影呢?

    神识放开,左右环顾,眼前竟不见唐染红的身影。

    与此同时,坐在魔海中军的魔君天竞十九再一次地握住了射月魔仪,弯弓凝箭,直指遁入虚空的唐染红。

    “闹剧该结束了!”

    魔贯夺魄!

    一箭射出,裂开虚空,震撼暗鸾!

    杀!

    身在虚空中准备击杀忘长歌的唐染红第一时间就感知到魔箭激射而来,当即抛去手中两柄极品飞剑,信手一引,百剑随行,聚拢为一,化成一道光剑,激射而出!

    轰!

    极招交击,唐染红口呕朱红。被恐怖的能量冲击地退后千丈,周围还幸存的魔海修士尽数陨灭,连带着想要接近唐染红的忘长歌在这一刻也身受重创!

    更可怕的是,被魔箭击碎的光剑竟分裂出五道碎剑破开虚空。瞬息间杀至魔君天竞十九面前。

    天竞十九没有动,周身空间扭曲,任由五道碎剑穿梭而过。

    “魔君!”

    周围的魔海修真大失惊色,但见魔君的脸颊上出现了一道血色划痕,一缕耳鬓的长发被截断。身上长袍破了三个剑洞。

    这唐染红究竟是什么人?

    明明不是无上境,却能伤到无上境的存在!

    “仙灵之气!”

    天竞十九一抹脸上剑痕,自伤痕中提取出一丝纯粹的仙气,看了一眼后直接捻碎。

    稳定下身形的唐染红看向高高在上的魔君天竞十九,比了一个中指。

    倏然,唐染红看向魔海大军中的一道散发狂澜的人影。

    “暗夜生死路,绝命无魂归!”

    陈秋水正拖着他的沥血长枪,缓步走向前方正奋力厮杀的叶韵林,此人是破虚中期的武道剑修,实力非凡。诸多魔修在他近身后几乎没有人能够幸存。

    尤其是叶韵林挥剑时产生的剑韵,竟然能制造让人沉迷的幻景,以至于诸多魔修高手在面对叶韵林时凭空被削弱三层战力。

    现在,该终结此人了。

    这……

    就在沥血长枪将动之时,陈秋水看到眼前出现一张银色面具,面具下的虎牙萌萌一笑。

    “是你杀了鹤胥君?”

    唐染红歪着头问道。

    陈秋水没有见过唐染红,对于战场内激烈的战斗也很少观察,他只是根据感觉行走在战场中,寻找他认为需要的对手,因此并不知道唐染红的可怕。

    如果让陈秋水知道唐染红刚刚接下魔君一箭。说不定他就会第一时间逃走了!

    开什么玩笑,连无上境的一击都能接下,他这个半步无上都没达到的人留在这里那不是等死吗?

    恐怖的威压骤然降临,陈秋水这才感知到唐染红的可怕。手中的沥血长枪不由握地更紧!

    是高手!

    不,是剑道大能!

    不知为何,陈秋水握住沥血长枪的手开始颤抖。

    这,这,这怎样可怕的存在?

    陈秋水看着唐染红露出惊恐的神色,想要转身就逃。却发现周围的空间都被禁锢了!

    此时,戴着银色面具,唐染红萌萌的微笑变得那么地可怕!

    “你,值得此剑!”

    一柄满是荆棘的血色长剑自唐染红的手掌中冒出,通天剑意席卷万里,连准备出第二箭的天竞十九都出现了一瞬地迟疑,不知该不该将手中凝聚的魔箭射出!

    陈秋水已经由恐惧转化为纯粹地颤抖了!

    一枪断魂!

    绝境之中,陈秋水刺出生平最后一枪,洞穿虚空!

    却见枪下的唐染红有如水纹般破碎,随即凛冽剑意刺破虚空,唐染红在他的周围无声无息地闪现一百七十五次,一次百剑,用时半息!

    怎会?

    陈秋水惨嚎一声,无数剑气自他体内纵横而出,倏然爆炸,化成一地血雨,仅留一个痛苦万分的首级残留在地。

    更为惨烈的是,自陈秋水体内爆射而出的剑气将周围十里内的魔道修士横扫一空,无一幸存!

    “仙灵之气,远古剑修,还有她的身份,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的收获。”

    魔君天竞十九第二箭射出,划破虚空,直射唐染红!

    就在此时,又一处节点异空爆炸,恐怖的威能冲击八方,天地再现地狱毁灭之景。

    《云外青史》展开,魔督赤豹血之红与天地阁长老愁君颜身陷暗鸾星道门一段不堪的往事之中了,刚刚落地,两人就各站在一座高峰绝顶之上。

    “道海度万物,三千世界无。崆峒问道处,天地道常存。”

    突然,远方高空上诗号朗朗,但见一位仙风道骨的道者手持玄天道扇,御风降临在一座绝峰之上,来人竟是山海宗宗主道光尊主圣不争!

    区区暗鸾星的道门盛会,竟然能让山海宗宗主亲临,可见这一场道门盛会的隆重!

    “道可道,非吾道;名可名,非吾名;剑定北落,道立玄霄。”

    道心斋宗主道始北落玄霄满头银发,手持拂尘,身背道一剑,飘然降临,占据一座高峰!

    天音渺渺,诗号未定,又见云天之上降下一位道门高人!

    “一叶可知天下意,循微见象观玄机,时逢秋风吹青霜,道心清肃涤尘寰!”

    暗鸾星道教紫金天阙执掌眇道子秋寒山手持拂尘,落于一座中心处的绝峰!

    “一人一句诗号,你们真是烦啊!”

    高高瘦瘦的逆流殇身背离返无极剑,拂尘一摆,直接从云空中坠下,站在松林之上!

    “朝霞映地,再汩神响,朝露流沙,再入人间,错错错!忘忧半夕因缘过,金铭化凋渡银河,鬼泣骄阳岁月拖,教非尘心慕红罗,往付去,归未生!”

    话语一落,金顶宗道承云希带着宗门高手出现在天穹之上,背后飞剑渡观梦痴瞬息出鞘,化作一道剑虹席贯空落下,轰地一声插在逆流殇身前,夷平百里松林!

    “逆流殇,你杀本宗清稀道主,需给众人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逆流殇笑笑,“当日贫道去你金顶宗作客不假,清稀老道请我看他的剑阵也是不假,可我从来都没有杀他!”

    云希:“哼,狡辩!分明是你看中清稀道主合六大道主之力炼制出的仿诛仙剑阵,因而生了觊觎之心。”

    “哈哈哈,天大的笑话!”逆流殇大笑,“暗鸾每年都会陨落不少修真高手,只因贫道遇到,就是贫道所杀?这是什么逻辑?”

    “那清稀道主身上的致命剑伤为什么是你的剑招,你又为何不配合调查?今天执掌眇道子秋寒山,山海宗宗主道光尊主,道心斋宗主道始北落玄霄,天地阁愁君颜等道门名宿都在此地,可敢认罪?”

    “认罪?可笑!”逆流殇神色之间显得有些不耐烦,离返无极剑出鞘,疯狂的剑意震荡八方,“让贫道去紫金天阙参加公审就是给贫道下毒,暗中害贫道亲人吗?”

    杀意爆发,几近无上境的剑意竟直接让天空开裂,现出苍茫星空!

    “事到如今你还要挣扎,交出仿诛仙剑阵,自废修为,金顶宗就放了你的弟子,否则,渡观梦痴之下,绝不留情!

    战事一触即发!

    赤豹血之红站在高峰之上看着一脸迷茫,不过从感知上了解到附近的绝峰之上的暗鸾星道教高手真的很强悍,不比他弱的就有十几位,甚至有几位直接就是无上境的可怕存在了。

    “会不会这牛鼻子想借这些人的手将他除掉?”

    内心一颤,看着另一座高峰上没有一点动手想法的愁君颜,血之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