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三零章 天乾道院
    c_t;刀剑夹杀,生死一瞬!

    青莲绽放!

    但见一朵青莲刹那绽放,将慕未名包裹在内,夹杀而来的刀客、剑者眨眼被震飞出云桥,与罡风同化。[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眨眼,又有三刀两剑极速袭杀而来,慕未名手中紫玉明灯刹那转化为紫玉冰剑,青莲剑意爆发,剑光分影,瞬息穿过刀剑,冲向前方冲杀来的刀剑!

    而在身后,那三刀两剑已然溃散,但没过多久就被罡风同化,重新化出形体,杀向后方的唐染红!

    “妈咪呀!”

    唐染红尖叫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玄龟甲,挡下刀剑冲击,而龟甲上竟连一丝白痕都没有留下。

    慕未名返虚中期的实力尽展,一身剑元澎湃,听见阵阵刀剑破碎声响,而后青莲剑气如虹,直贯云桥尽头!

    剑气消,罡风止,慕未名已站在绝峰之巅。

    与此同时,唐染红趁着云桥上刀剑迸碎的刹那,一收龟盾,祭出一件圆锥灵器,瞬息穿风而过,来到慕未名身后。

    “呼,呼,吓死本宝宝了废目!”唐染红拍着平胸,从兽囊中取出小乖,蹂躏着小乖的平整的发型。

    慕未名没有关注唐染红,手中的紫玉冰剑重新化为紫玉明灯,看向云桥之上,此时桥上的刀客剑者已经在罡风的同化下重新凝聚。

    就在此时,一道白痕贯穿虚空,几乎是在罡风间切割出一条空间裂缝后擦着慕未名耳鬓飘然远去。

    一瞬之后,先前失去踪影的司徒初夏出现在两人面前。

    至于叶笑尘,此时他还在云桥之上。每走一段距离就停下来一段时间,任由罡风冲体,似在感悟什么极其高深的道诀。

    “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慕未名盯着司徒初夏,眼中丝毫没有因为司徒初夏的绝色而产生异样的神情,“直觉告诉我。以前你很想杀我?”

    司徒初夏瞳孔微缩,她几乎可以肯定慕未名现在的状态不正常,但就算他不正常,强大的实力仍然没有丝毫减弱。

    “是!”

    她如实说道,掌心神力暴增,预防可能发生的变故。

    “那为什么现在不想杀了呢?”

    “魔之令被人夺走了!”

    “魔之令……”慕未名喃喃。“我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你能告诉我吗?”

    “不能!”

    “恩?”

    “怎么?”

    “我似乎在你的身上感知到一道好友的气息,奇怪,你为什么会有他的气息?”

    司徒初夏在心中冷笑一声:“宋思吗?”

    “宋思?”

    慕未名又陷入了沉思,眼中闪过一线挣扎。然后提灯往山下走去了。

    原本唐染红、司徒初夏以为慕未名这种状态已经算是正常了,但看着慕未名的身影,二人蓦然惊悚,只见慕未名的身影越走越模糊,偶尔竟出现三个慕未名同行的诡异状态。[ 超多好看小说]

    “你看到了吗?”唐染红紧抱着小乖,满脸怪异。

    “魔气、邪气、极寒!”司徒初夏说道,“他隐藏地太深了!”

    “你是说慕未名拥有两道化身?”唐染红有些好奇,“那会不会宋思也是他的化身呢。或者他是宋思的化身?”

    “慕未名修炼的是纯阳、虚剑诀、心剑诀,和慕未名的功法相冲,难以融合。应该不会。”

    见慕未名的身影即将消失,司徒初夏一步瞬移,跟了上去。

    唐染红露出她的虎牙,拉着小乖随后跟上。

    至于圣痕宗的叶笑尘,仍在云桥之上,此时他还没走到最危险的那一段。

    慕未名走下山巅。来到山腰,因为树林的山峰的遮掩。对面那座道院已经暂时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山道崎岖,虬木横亘。长挂巨树,宛若龙蟒,荆棘刺草,怪虫独行。

    没有任何意外,慕未名手中的紫玉明灯洒下片片寒辉,前方的草木荆棘怪虫都在瞬间被冻成冰雕,眨眼崩碎,化成一条无有阻碍的冰霜之路。

    唐染红、司徒初夏跟在后方,踏在冰路上,只觉霜寒刺骨,好在这点温度以他们的修为完全能够忍受,最主要的是不需要再为山林间的毛虫荆棘烦恼神仙极境。

    “呜呜呜,他身上有死气!”

    “啊,太寒冷了,我受不了,不敢接近!”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这里?”

    “快通知王,此人我们拿不下!”

    “呜呜,太危险了!”

    冰霜之路外的密林中,黑影怨气游走,盯着正在提灯开路的慕未名,徘徊左右,不敢接近。

    突然,整个密林都安静了下来。

    慕未名停下脚步,好奇地看向右侧的三丈外的一株古树,古树上的一应怨灵黑影瞬间匍匐,大气不敢出一下。

    皱了皱眉,慕未名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往前走出,差不多走过前方的一座山就可以到达那座道院了。

    “呜呜呜,他发现我们了,危险!”

    “太可怕了,我要回去找妈妈!”

    “呜呜,他一定是魔王,除了魔王,谁也不能发现我们。”

    “你是不是傻,还有大王!他去大王那里了!”

    “呜呜呜。”

    密林阴森,除了冰霜之路带来的一点亮光,就再无其他,司徒初夏与唐染红一前一后走在冰霜之路上,她们也感受了这条路之外的诡异情景。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呢,小乖你说是不是?”

    唐染红拍拍趴在她肩上的小乖,小乖打了个哈哈,偶尔伸一下爪子,抓到一团黑乎乎的灵体,直接吞入口中,吃的香甜。

    “你养的熊猫似乎是一只异种。”

    司徒初夏眼睛一亮。瞥了一眼周围的密林阴影。

    “不是异种,小乖就是小乖!”

    唐染红摇头,露出她的虎牙,依旧萌萌,但在这样的氛围里却是看上去非常地邪异。

    不知不觉。慕未名已经走到了之前看到的道院前,天乾道院,但是道院此时与水泽道院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残垣断壁,杂草狼藉,哪里有什么仙人道音?

    走入道院。慕未名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继续往内前行。

    唐染红、司徒初夏随后跟入,倏然,空间变幻,天乾道院内的仙人一个个行色匆匆。向着道院外疾走。

    “慕未名呢?”

    唐染红看向街道内,可哪里还有慕未名的身影。

    司徒初夏看着这里的一切,心神悚然。

    她们再一次穿越远古了,而慕未名不在这里!

    慕未名走在荒废的天乾道院,走进一间间屋舍洞府,收获有限,大约是时间久远,许多的东西都因仙灵之力的散佚而化成了尘埃。

    “太过久远了吗?这里的一切都成为了飞灰。”

    四顾茫然再问天道。慕未名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里,来这里又是因为什么。

    “连仙人都落得如此下场,我们这些还没飞升的蝼蚁。又算得了什么?”

    慕未名继续向内行走,终于来到天乾道院内最大的天乾殿,大殿内空无一人,没有座椅,没有蒲团,没有塑像。

    或许这里曾经有些什么。只是都随着时间的碾压,变成灰了。

    慕未名没有停留。在灰灰的地上留下一窜脚印,穿过大殿。来到殿,泉水声声,流过小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溪水,是血色的,带着邪异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reads;。

    就在此时,慕未名一枚乾坤袋突然发出血异的光芒,似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一般。

    不好!

    乾坤袋刹那破碎,灵石洒了一地,那一截仙帝佩剑的碎片竟飞了出来,向着溪水激射而去,刹那回返,绕着慕未名飞旋不停,邪煞狂嚣。

    似乎是想寻找什么,结果它自己的实力不行,只能回来求助慕未名,同时放出邪煞之气作为威胁。

    对于这片断剑有这样的智商,慕未名也是醉了,不过他没有管这里,而是第一时间将落了一地的灵石收回,虽然他的手速很快,但仍有数枚落入了血色溪水中,眨眼被吞噬。

    慕未名盯着仙帝佩剑的碎片,微微皱眉。

    这种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似乎感知到了慕未名的不善,这枚不知名仙帝佩剑的碎片倒也没有胡来,而是直接飞到慕未名背后,不等他有所反应,向着青虚剑激射而去!

    砰!

    慕未名只觉受到一股巨力冲击,不自然地腾空而来,飞向血溪源头!

    似受那碎片逸散出的邪煞气息牵引,慕未名体内的邪煞气息疯狂涌出,与此同时,三阶极品的青虚仙剑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那枚碎片竟是直接嵌入青虚,最终在青虚剑身上化为三道血色痕槽!

    正是这血色痕槽内在疯狂地汲取慕未名体内的邪煞气息,好好的一柄仙剑,在这一刻就这么变成了邪仙之剑。

    唯一不曾变化的是青虚剑上被设下的封印还在,慕未名能够使用,但无法完全发挥它的威能。

    铮!

    青虚剑出鞘,直趋密林,眨眼就来到血溪源头,一剑扎入水中,消失不见。

    随后赶到的慕未名看着青虚剑消失的地方,脸色变得很差,很差!

    这特么的是跑掉的第二柄剑了!

    “奇怪,为什么会是第二柄?”慕未名的眼中又陷入了迷茫,“第一柄剑是什么剑?”

    慕未名呆呆地停留在血泉旁,陷入了混乱的记忆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慕未名睁开眼睛,身前的血溪在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十分清澈,甚至有仙灵气息逸出,血泉周围原本枯萎的土地在这一刻也生出翠绿如玉的灵草,随风盈盈。

    一朵五彩斑斓的蝴蝶飞来,在慕未名的面前左右飞舞。

    数息之后,蝴蝶变成了一位身穿黑色薄纱的仙子,浮在慕未名面前翩翩起舞拒作帝妃公主不风流。

    但没过多久,妖娆的蝴蝶仙子露出邪魅的笑容,正准备做出什么不当的事情时,她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

    慕未名抓住了蝴蝶妖灵,指尖邪煞汇聚,只听得一声凄厉的尖啸,这蝴蝶就燃起了熊熊邪火,仿佛要将慕未名的手都烧化。

    可惜火焰还没扩散,就被冻成了冰雕,冰雕深处仅存了一点飞灰。

    “什么东西?”

    慕未名松开手,冰雕坠落,摔成一地冰屑,那团邪火再也没能燃烧起来。

    就在此时,丛林内飞出大量五彩斑斓的蝴蝶,足有数千只,每一只都散发出返虚后期的气息,中心处的几只更是有着渡劫、大乘的实力。

    看着这些蝴蝶,慕未名习惯性地将手放到背后,搭上剑柄。

    不是天蓝仙剑,这是青虚剑。

    是,青虚剑!

    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慕未名抽出青虚剑,左手紫玉明灯寒光闪耀。

    一时间,青莲剑意、极寒冻意在这仙泉畔交织扩散,恐怖的气息,震荡八方。

    寒霜,在了无声息间已覆盖了半边山林。

    五彩斑斓蝶似乎感知到了慕未名的危险,它们决定率先出手,兵分三路,围剿而来!

    寒灯紫芒!

    青莲出尘!

    寒芒刺目,剑气裂空,冲杀来的五彩斑斓蝶还来不及变招,就被剑气撕裂,寒意冻结,碎化成齑粉。

    太弱了!

    数只蝴蝶侵袭至慕未名眼前,蝶粉飞扬,妄图毒杀他!

    但眼前突现寒耀,涤荡十丈,路径之上的五彩斑斓蝶尽数被冻杀。

    其中更有一只是渡劫后期。

    实在是太弱了!

    慕未名想不明白,这些五彩斑斓蝶如此之弱,为什么还要这样悍不畏死的冲杀而来!

    为首的五彩斑斓蝶王似乎也意识到了慕未名的强悍,当即下令群蝶飞上高空,同时散出剧毒蝶粉,洒向慕未名!

    同时九只渡劫后期的五彩斑斓蝶聚在一起,组合成阵,刹那间就爆发出堪比一劫散仙的合击,最可怕的是它们这一击中竟然蕴含着极其浓郁的血煞威能。

    一击之后,九只渡劫后期的五彩斑斓蝶的气息瞬间摔落下来,萎靡不顿。

    慕未名施展寒焰,剑气不停,挡下了千蝶毒粉,却是没能躲过血煞一击,当场呕红,倒飞三十余步,露出古怪的神情。

    受到血煞冲击,慕未名内心的迷茫越来越严重,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脑海中冲出!

    “我是谁?”

    “为什么我会这感到熟悉?”

    见慕未名受到合击后陷入呆滞状态,五彩斑斓蝶王周身血煞狂舞,倏然化为婀娜人影,手中玉刺一点,黑芒一闪,直刺慕未名眉心!(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