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二零章 月族圣子
    钟镰法力饱提,极招爆发,准备一剑将宋思重伤擒拿,却不知这是宋思故意露出的破绽,故意制造疯狂的进攻的假象,而后在疯狂中露出破绽,吸引他进入圈套!

    现在,时机到了!

    宋思发出一句剑识传音,重击钟镰的心神。

    “钟离心,是本道杀的啊!”

    钟镰闻声,体内无穷法力顿时激荡不休,就趁此时,宋思一跃赤天,心剑、虚剑同运,剑气由实化虚,由虚入实,直至虚实相生之境。

    仙道剑意,震撼赤穹!

    一剑破虚!

    极招相击,万里地陷,剑气纵横,飞沙走石。

    一道长达六千余里的剑壑出现在大地之上,隐约可见熔岩翻滚,灼热的气息直冲地层,不过受到残留的虚无剑气冲击,瞬间凝聚成岩石,又在几息间碎灭,如此循环不休。

    “嘟!”

    心神被分,没能完全发挥出极招威能的钟镰就这么惊骇万分地倒飞出去,吐血连连,体内更有无穷无尽的虚无剑气疯狂肆虐,毁灭他的神机。

    最可怕的是,宋思的虚无剑气中不知什么时候蕴含了一缕死亡精华,在吞噬他的神机。

    “宋思就是慕未名!慕未名就是宋思!”

    钟镰到现在还没法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孙子是宋思所杀,该杀!

    但是,他现在该想的是怎样逃脱死劫<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剑破虚,是宋思的最终杀招,传闻中此招的修士还没有能完整无缺活下来的,估计连他都不会例外。既然如此,他要将这个秘密传播出去!

    只是,还有可能吗?

    “心剑.白驹过隙!”

    宋思剑诀一变,天蓝仙剑向着钟镰一遥遥一指,旋即身受重创的钟镰就感受一股莫大的死亡危机。

    还不等钟镰祭出什么法宝防御。又感到心口一空,一道凝练至极的剑气已然穿透了他的心脏,贯胸而过。

    一剑之后是十剑、千剑、百剑、万剑……

    最终,钟镰重重地跌落在地,浑身血肉模糊,再无一点生息。

    杀的似乎太容易了一些!

    宋思在灰原星一战中是亲身经历过七大圣宗散仙的威能的。以当时的情况,他们几乎能直接碾死他,即便他现在达到了合体中期的境界,也不可能这么快地逆转。

    提着天蓝仙剑,宋思信手一划。虚无剑气断去钟镰首级,这才接近尸体,将乾坤袋、乾坤戒等尽数收起,神识一探,内中的宝物灵石竟然只有这么点,这也太穷太吝啬了。

    与乐无异想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能比。

    这不是本体。是钟镰的一具分身!

    宋思看了一眼护阵大阵几近破碎的香裕城,一步惊鸿,消失在虚空中。一刻钟后,返回到张虚静所率的道门队伍这。

    至于凤卿离等乾元剑宗修士,在钟镰的剑意消失的刹那,他们就快速撤离了战场,也没有趁机去寻神秘剑客等人的麻烦。

    仿佛今天这一战,是乾元剑宗特地为引出宋思而设的局。

    宋思稽首一礼:“慈悲慈悲。张真人,久违了!”

    张虚静拱手回礼:“宋真人。许久不见!门下弟子多有受伤,接下来就看宋真人了。”

    宋思笑笑:“好说!”

    道袍长袖一挥。黑晶战舰出现在高空中,随着宋思指诀的引导,降落在地。

    “诸位,上战舰,我带你们一程!”

    众人道谢,神秘剑客阿东走过宋思时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没说,转身登上战舰。

    ……

    暗鸾星大气层外,一艘远古战舰横陈真空,庞大的舰体以及其中散发出的威能,让附近的星空战舰惊惶不已。

    这艘战舰不属于血凰星域,甚至不属于衡冲星域,放佛是凭空出现一般。

    “这里就是暗鸾星吗?”

    战舰指挥室内,一位头戴羽冠的年轻公子负手而立,看着屏幕中显示的暗鸾星风景,有些厌烦地问道。

    暗鸾星上红霾弥天,让喜欢无菌环境的他极为不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回禀圣子,这里正是衡冲星域的暗鸾星。”

    “此地我不喜欢,寻一干净之地降落!”

    “遵命!”白发老道领命退下,开始吩咐控制室内值班的修士寻找暗鸾星上较为洁净的地方,作为圣子月羽衣的休憩之所。

    “衡冲星域,三千星域中排行十七,昔日的道魔圣战之地,也不知如今的衡冲星域能否让人满意?”月羽衣看着舰外的茫茫星空。

    “根据月族修士传报,衡冲星域如今有七大圣宗统御之五成星域世界,分别是圣痕宗、乾元剑宗、离魂魔宗、天晴岛、素玉天宫、山海宗、阿鼻妖盟,此外就剩下一个圣佛宗勉强能与七宗抗衡。”

    “就这样吗?”

    老者犹豫了下,接着道:“传闻在圣佛宗东部,穿过碎星域就是昔日衡冲星域魔宗的圣地,如今因碎星域的存在,双方已有近二十万年没有接触了。”

    “可惜了!”月羽衣摇摇头,“有古玉简记载说,昔日衡冲星域有真魔圣宗,力压正道联盟近万年,更有历代真魔宗魔子,接连镇压正道圣子,今次来到这里却不能与这等人物交手,实在可惜。”

    老者笑笑:“原来圣子是担心没有对手?老朽已经为圣子打听好了,如今衡冲星域年轻一代,最为瞩目的或许是血剑域之主,宋思!”

    “血剑域之主,在这暗鸾星吗?”

    “正在暗鸾星。传闻宋思本是昆虚修士,经过异域通道到达衡冲星域,被七大圣宗围杀,当时的宋思还是分神后期。玉石俱焚之下,一剑斩杀七大圣宗之首圣痕宗的两位二劫散仙,重创三劫散仙一人!”

    “这等战力,确实不弱了,不过战区区三劫散仙就要如此拼命。还是有些让人失望。”

    “还有一人,也是昆虚修士,因他境界浮动,让人难以知晓他的真正实力,此人也是宋思好友,名叫慕未名。”

    “慕未名?”

    “这名字。似乎被她提到过。”

    月羽衣回想起准备来衡冲星域之前,他刚刚击败了金刚宗的蛮力圣子牧筹,遇到了她,身背神剑,倩影似仙。

    “她实在太美了。美的甚至动摇了我的道心。”

    “司徒初夏……”

    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被月羽衣觉察,月羽衣对此并不见怪:“徐长老不必如此,这虽然是我唯一没有胜的一战,阻碍了我的道途,但我却可以击败慕未名来越过她。”

    “圣子,恕老朽直言,圣子若不能跨越这心魔。在争取仙界之门的机缘时,恐有危险!”

    “心魔何必去斩,倘若能爱上心魔。何尝不是一种胜利!”月羽衣笑着摆手,“徐长老,不必再劝了,继续介绍吧。”

    “慕未名也在血剑域,至于他的战绩,这就让人疑惑了。”

    “低调扮猪吃虎的魔道修真吗?难怪会让她吃亏<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接下来就是七大圣宗圣痕宗道子叶笑尘。山海宗道子商云寒,素玉天宫圣女顾素衣。离魂魔宗魔子冷寂雨,乾元剑宗圣子云沐之。阿鼻妖盟妖子北冥秋夜,天晴岛圣女司马沁,以及圣佛宗佛子如法!”

    “说出他们中实力最强的。”

    老者扫了眼名单:“根据衡冲星域天机星的排名,八人中最强的当是山海宗道子商云寒,只是此人极为低调,无人得知具体实力。不过,有人传闻他是素玉天宫太上长老商卿影的亲弟。”

    “徐长老的意思是通过商卿影来让商云寒出手?”

    “不,如此行事有违修真者间的规矩,圣子不如等待其余几大星域的人到来。”

    “也好,在此之前,我就先寻宋思、慕未名一叙,希望他们的实力不会让我失望。”

    “圣子,那是否要直接降临血剑域?”

    月羽衣看了徐长老一眼,说道:“我们不是为了灭域而来,不必如此。”

    就在月族的远古战舰准备调整方向时,茫茫星空中,祭月星上亮起一道惊人的光芒,照亮幽邃的真空宇宙,紧接着就是磅礴的远古苍茫气息传遍八方,顿时引动星空骚乱。

    身在远古战舰内的月羽衣眼神一亮,徐长老更是浑身一震。

    “这是祭月星的远古圣城出世了!”

    “远古圣城?!”

    “没错!传闻是血凰星域的两位巅峰剑者在祭月星上进行剑决,因剑招威能超越人界界限,引动了三座古城出世,将二人重伤镇压,这才平息大战。想必远古圣城也是因此而出!”

    “血凰星域曾是仙魔战场的一隅,若真是远古圣城,内中必有诸多仙缘,即刻调转方向,去祭月星!”

    “遵命!”

    月羽衣眼睛发亮,此刻什么宋思、慕未名,统统都被他丢在了脑后,争夺远古圣城内的机缘才是最为主要,如果预料没错,他会在这远古圣城内遇到他需要的对手!

    “远古圣城,终于出世了吗?”

    星空中,山海宗道子商云寒掌控星盘,看着祭月星的方向,神色淡然,脚下战舰的速度却是在瞬息间爆增数倍。

    “哈哈哈,还没见到仙界之门,就有一座远古圣城,这衡冲星域欢迎老子的仪式可真是隆重!”

    有一位散发狂澜,身披鳄皮,肩扛狼牙棒的少年人赤足出现在真空中,狂笑一声便化作一颗陨星,极速向着祭月星坠去!

    相似的一幕出现在血凰星域各处,无数修士纷纷惊醒,开始赶往祭月星。

    正在血剑域闭关的宋思也在这一刻苏醒,他走出密室,遥望祭月星。在那里,他感受到了强烈无比的召唤,这召唤与他近来经常出现在识海的催促声遥相呼应!

    “祭月星,远古圣城,既然如此,我就走上这一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