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一五章 归冥
    就在宋思危急时刻,那轮炽目的白色寒阳终于赶到了!

    “交给我!”慕未名心念传音。

    宋思闻声,当即全力催动剑元,化虹远退!

    虚空生莲!

    寒耀荡魔!

    慕未名一身法力激荡,左右极招同运,但见激射而来的黑焰雨滴尽数被冰霜冻结,而准备自爆的三名渡劫后期变异化身也被脚下突然出现的青色剑莲禁锢在虚空。

    三尊变异化身努力挣扎,却是无济于事,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启动自爆之后。

    不等乐无异做出调整,慕未名面露狠色,剑元一提,虚空青莲爆发出更强劲的青莲剑意,直接穿透变异化身的护体气罩,刺入关键之中。

    轰然三声!

    三尊渡劫后期的变异化身自爆虚空,恐怖的威能横荡四方,慕未名双手扶灯,紫玉明灯上白光暴涨,极寒降临,冻气成墙,但见虚空中瞬间凝聚出一道十丈余厚,六丈余高的冰墙。

    轰!

    惊爆连连,天地混沌,因为三尊变异化身自爆的突然,让临近的变异化身都受到了不小的损伤,甚至有一尊化身难以维系体内的平衡,爆散当场!

    身处雷网之顶的乐无异眼中变色一变,不论是黑色焰火还是黑色水滴,对宋思的攻击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而云体化身更能觉察那神出鬼没的心剑,让宋思的实力施展有所虚弱。

    但是这慕未名,能接近他的黑色焰火与黑色水滴几乎都在瞬息间被冻成了冰雕,掉落虚空,而完全由黑水云气凝聚成的云体化身若是接近慕未名。其中结局不用想都能知道。

    最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因为三尊云体化身的就近自爆,让他坐镇雷网上的五道影身湮灭了,致使大阵有缺,能不能在这里将宋思困杀成了一个大问题。

    “胜负开始逆转了!”远处观战的若溪禾儿磅礴气势一放。树下一面令旗,“本店坐庄,赌注已经饱和,现在只能继续押乐无异域主获胜!”

    “卧槽,卑鄙!现在有慕未名与宋思联手,凭什么不让我们押宋思赢?!”有个贼眉鼠眼尖鼻的高瘦修士不满地道。

    “就凭这里是本宫…子坐庄!”

    若溪禾儿单手一按赌桌。手中华光一闪,赫然是一柄在剑鞘剑柄上镶嵌满各类珍稀难寻的灵珠宝玉的仙剑。

    仙剑不出鞘,其中灵压已经让很多修士望而生却了,尤其是上前表达不满的尖鼻修士,更是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被无形气劲震飞出去后就灰溜溜地不见了身影。

    不过,由于赌桌上富比数域的赌资,加上那柄仙剑,无可避免地引来了很多人的觊觎,只不过因为没有人知道若溪禾儿的实力,暂时还没有人敢上前试探。

    “本道押乐无异胜!”

    有位掩盖在黑色斗篷中的修士走过来,甩出一个乾坤袋,直直地落向赌桌reads;勇敢追爱,酷酷总裁好难追。

    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庞。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容。

    储物袋上有一缕微不可查的真魔气!

    “放肆!”

    这一次出手的花莫笑,也不见她怎样动作,不过一挥衣袖就震散了乾坤袋上的真魔气。随后凌虚一掌,但见一道清光闪过,隐藏在黑色斗篷中的修士被当场击飞,血溅百尺,倒地后就再无生息。

    几个猥琐的修士见状,连忙上前。将此人的法袍、储物袋等悉数收刮一空,向着若溪禾儿、花莫笑两人拱拱手。而后隐入人群,消失不见。

    “这手法可真是熟练。”

    “是拾荒者。那些不要命的修士!”

    有人检查了一下,刚才被花莫笑击飞的那名魔道修真在几个拾荒者清理装备时,就已经被他们用不知道的手法击杀了。

    可怜那魔道修真好歹也是渡劫初期的人物,却要自作聪明,以至于命丧于此。

    战场中,只是稍稍受创的慕未名不等宋思重新回到战场便主动杀向剩余的变异化身,寒灯诀运转之下,极寒冻意极速降低,濒临九重冰点之境。

    刹那间,黑雨成冰,黑焰化铁,两尊想要阻挡慕未名的变异化身更在与紫玉明灯的寒芒初次交接时就被冻成了两座冰雕,毫无反抗能力地坠落虚空。

    “第六篇章,归冥!”

    眼见慕未名杀的疯狂,变异化身节节倒退,乐无异开始吹奏《天青云影歌》的最终篇章,准备一绝胜负!

    最终篇章《归冥》的演奏要求极高,乐无异其实至今都没能修炼完成,但雷网之阵被破,逼得他不得不吹奏最终一章,否则在慕未名和宋思联手进攻下,他胜负难料。

    因此,在吹奏开始,乐无异的嘴角便有鲜血溢出,整个黑色异景在一瞬间变成了染血的青冥!

    这一刻,残存的五尊变异化身再一次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他们由黑变青,最后转化为青冥幽体,一往无前地杀向慕未名。

    寒耀荡魔!

    五尊青冥幽体化身同时来袭,慕未名不敢怠慢,双手按在紫玉提杆之上,极寒灯元催动,倏然发出一团刺目寒光。

    青冥幽体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其中一尊法力爆摧,直冲寒光,轰然自爆,幽冥之气逸冲八荒。

    慕未名首当其冲,饶是他修炼了《寒灯诀》,本身又受北寒域的极寒冻意淬体,但在接触到幽冥之色的瞬间,他感受到了寒冷。

    来自神魂体验到的寒冷。

    “嘟!”

    一口鲜血喷出,慕未名抽身爆退,余下四名青冥幽体极速追杀而来,抬手连环,配合无间,狠辣强攻。

    元神不稳的慕未名不得不与这四名青冥幽体快速交战,如果这样一直拖下去,恐怕他会身受重创,甚至是陨落。

    就在此时,宋思再次回归战场,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邪异的血色。

    一身气息暴涨,极致的虚无剑意中更是显露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可怕威能。

    “发生了什么?”有围在若溪禾儿赌桌前的修士不明情况地高声问道reads;霸神特工。

    “不!不!本道不押注了!快给本道还回来!”有修士怒吼。

    “本座也不下注了!”有人跟声道。

    若溪禾儿对这样的人早就看多了,还不见他的仙剑是如何出鞘入鞘,那名狂吼的修士还没迈出几步,就倒头陨灭。

    后续想要跟进的修士愣住了,低头想要看看他的情况,然后就这么落首倒地了。

    余下的修士见到这种状况,一个个呆在了原地,不敢妄动,生怕他们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人群中,板砖队的几名队员赫然在场,他们看着堆积在押乐无异胜的一个储物袋,内心苦涩无比,那是他们辛苦数百年才赚来的家当啊!

    可偏偏不知道这位坐庄的年轻公子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们不敢动手,求助于队长九赋,九赋不说话,询问万古凃,万古凃就这么笑笑也不说话。

    无奈之下,他们对万古凃的恨意再增添了几分。

    高空中的战场越趋激烈,不论是血剑军团,还是血峥军团,两军人马都看的呆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位的实力会如此逆天。

    而今,不论是乐无异、还是宋思、慕未名,都已受伤了,但战斗的层级在无形中又增加了几成。

    方圆三万里之内,已找不到一片完好的地方。

    寒霜碎冰,黑水焰池,深谷剑壑,雷陨亟地,各种奇观,无所不有,高空中更有无数的空间裂缝游离其间,为这片战场在无形中增添了无数的危机。

    也有血峥军团的大乘期高手想要插手战场,不论是阻挡宋思、或者截下慕未名,都能为乐无异争取时间,减少压力。

    但他还没能进入战场千里,就遭受了三人激战余波的无差别攻击,退却时再被空间裂缝刮到,险些丢了双手,最后他不得不暂时退回。

    血剑军团上,南宫逸枫握着手中的符笔,盯着战场中混战的身影,一动不动。

    另外一边,稍稍偏僻的所在,唐染红与鹤胥君出现在虚空,饶有兴趣地看着战场。

    “你说,宋思是不是赢定了?”唐染红问道。

    鹤胥君点点头:“乐无异快败了,传闻他《天青云影歌》最后一篇章数百年没有练成,而今他贸然使用,对自身的损伤是难以估量的。只要宋思能拖延一定的时间,乐无异不须宋思出手,就要自绝于阵前了!”

    “细细,假如我要让宋思败呢?”

    “姑娘,别冲动啊!宋思的可怕还不在今天表现出的这些,如果我们和他结仇,那会颠覆整片天地啊!”

    “为什么不呢?就算整个暗鸾星就此崩毁,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姑娘,千万不要冲动!”

    “咦?”

    唐染红诧异间,看向若溪禾儿开的赌桌,正巧见到抛着铜钱的星罗殿少主荆决悠闲地返回,他的腰间别这五六只上品乾坤袋,手上还有几只忽隐忽现的乾坤戒,俨然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至于妖琴冷白轩、紫煞老魔云落木,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有修士眼尖,发现荆决腰间两只乾坤袋正是冷白轩和云落木随身所用。

    众人看向荆决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杂乱,有些惊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