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零六章 祭旗
    “哈哈哈!不论是仙葬秘境还是其他十一宗的道子,都没有人敢对本座这样说话,宋思,你可知如此冒犯本座的后果?!”

    傅宁狂笑,仿佛他是天地间的至尊一般,蔑视宋思:“也许你不会是最后一个,但绝对会因为你的失败臣服在本座的手下!”

    宋思轻咳一声:“不好意思,你抢了本道的台词!”

    傅宁怒了,一句不说,额头白发上甚至有水雾蒸腾而出。

    就在这时,手提紫玉明灯的慕未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傅宁的身后,关注情势的东风宗众人竟没有一人发现慕未名的出现,而看到慕未名出现的血剑军团修士集体噤声,没有发出一丝的异常响动。

    “一剑!”

    “一剑。”

    傅宁彻底地怒了,浑厚如渊的法力提起,准备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剑修擒下,等调教好以后再放出来使用。

    毕竟事关仙界之门,否则他也不会忍耐到现在。

    但是,宋思和慕未名的剑更快!

    “一剑破虚!”

    “虚空生莲!”

    六朵青莲在傅宁周身倏然出现,瞬息成阵,化成一朵三十丈大小的青莲将傅宁禁锢在中心,青莲剑气生生不息地向着中心处绞杀而下!

    傅宁面色一变,他怎么都没想到慕未名会突然出现,突然出手,突然地让他措手不及,聚起的法力在这一刻也被迫散去,不得不转化为体外的护体气罩,暂时化解这该死的青莲剑气。

    天蓝惊霄,宋思双手握剑,骤然施展一剑破虚,化光杀向被困住的傅宁。

    无法表达威能的仙道剑意让在场的八十万血剑军团修士内心惊骇,纷纷倒退,尤其曾见过一剑破虚威能的张书秧、卓青阳等人,更是忍不住想要将眼睛闭起。或者飞身遁逃。

    不过,这一次宋思施展的一剑破虚,剑芒不过九尺,天空也没有空间裂缝出现。但没有人敢用神识去接近那道剑芒。

    感知到宋思一剑破虚的傅宁神色骤变,这是死亡的征兆!

    但是,他除了被动防御,竟什么都做不了!

    “合!”

    慕未名剑诀瞬变,只见围住傅宁的青色剑莲顿时爆发出无以名状的光芒。在一剑破虚将临的刹那化成六道青莲剑气,旋杀而落。

    仓促间,傅宁一卷袖袍,只能以自身浑厚法力凝成壁障抵挡,同时准备接下宋思的剑!

    一面龟盾出现在傅宁的左手,法力注入,刹那暴涨,不等化至半米直径时,天蓝仙剑已经到了!

    轰然惊爆!

    傅宁吐血倒飞,手中龟盾在这一刻化成两半散落。天蓝仙剑直接贯穿傅宁的肉掌,刺入他的胸口,剑气爆射四方。

    天蓝仙剑一入体,傅宁就感受到体内多出一股可怕的虚无剑气,其中携带的极致寒意几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冻结,甚至是丹田紫府,法力运转在这一刻凝滞。

    傅宁瞪大了双眼,感知到受创处生机地流逝,那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在天蓝仙剑极致的虚无剑意下不停地分解。

    什么时候。他这样弱了?!

    傅宁愤怒,他想调用残存的法力做最后一搏。

    这时,慕未名出现在了傅宁背后,掌聚滔天血煞。一掌雷霆,拍在傅宁后心,邪煞禁元疯狂侵入筋脉,直入紫府,侵蚀元神。

    “啊!”

    傅宁骤遭如此重创,只觉痛苦无尽。识海沉沦。

    怎么会这样?

    怎会这样?

    他可是大乘中期的隐世宗门道子!

    他是东风宗的太上长老!

    仙葬秘境的魁首!

    怎会?!

    傅宁想到了自爆,但是生的意念从来都没有放弃,他想反抗,被血煞侵染的识海突然灵光一闪,他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色。

    这是,血煞入魔!

    大乘中期的修士入魔,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没有人能想到!

    但慕未名、宋思无疑是第一个体验到这种后果的人。

    魔煞汹汹,傅宁释放出无可抵御的气势,两人被冲击地同时吐血倒飞而出,虚空中傅宁周身魔煞缠绕,胸口的血洞显得狰狞可怖。

    “玩大了!看来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宋思拭去嘴角的鲜血,心念传音。

    “邪煞禁元开始发挥作用了。”慕未名侧移紫玉明灯,寒霜凝血,血晶零落。

    “我要你们死!”

    傅宁怒吼一声,浩瀚魔威有如灭世陨星即将撞击地壳一般,八十万血剑军团在指挥的命令下共同结阵,合力抗衡,饶是如此,仍有许多低阶修士在一开始就被恐怖的魔威所碾压爆体而亡。

    一团恐怖无比的魔煞能量在傅宁手中聚集,他的目光的骄傲已经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仇恨。

    但是,站在高空中的宋思拿着天蓝仙剑,正看着他面带微笑,而慕未名站在另一侧,就这么看着他施展极招,无动于衷。

    尽管入魔,傅宁的神智依旧存留。

    他的内心咯噔一声,情况不对!

    傅宁想要先察看状况,但身体的糟糕程度已不容他多想,除非击杀宋思或慕未名中任何一人,否则绝无生路。

    可极招已出,又怎是他这样糟糕的状态下能收放自如的?

    很快地,他就知道不对的地方来自何处了。

    他体内的血煞魔气在运转到最关键的时刻时突然出现了断层,一股诡谲的魔煞之气梗阻在了他的筋脉之中,此外,被临时压制的虚无剑气突然爆发,极致的寒意开始将他的法力魔煞冰封。

    为什么这股寒意比极北地狱的冰修还要可怕?!

    傅宁不甘心!

    怒火滔天!

    可是他已什么都做不了,极招被中断,聚集起的恐怖魔煞顿时逆冲反噬,与体内另外两股能量冲击爆发,一代大乘中期的道子就这么憋屈无比地爆碎虚空,形神俱灭!

    这还不算,跟随傅宁的东风宗高手大部分在爆炸范围之内,这些人中除了六个返虚期、一个合体期修士逃得快,重伤存活下来,其余尽数惨亡。

    至于慕未名和宋思,就在傅宁极招反噬的刹那,就各自瞬移离开,留在虚空中的不过是个残影。

    血剑大军中,张书秧嘴角溢血,他预料到了宋思会和太上长老傅宁动手,却怎么都没料到宋思会和慕未名联手偷袭,将傅宁镇杀当场。

    这分明是拿东风宗为血剑军团的出征祭旗!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傅宁一死,整个血剑军团军容整肃,所有的暗中算计都被这几息间的激战所镇压。

    “可以找你宗门送第二批人来了。”宋思拭去嘴角的鲜血,走到张书秧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我不希望有第二个傅宁,或者不来也无妨。”

    张书秧浑身一颤,应声称是!

    “出征!血月州!”

    一艘艘战船被放出,一队队修士开始有序地登船,一艘艘战船升空,向着血月州进发!

    唐染红站在远处,看着血月军团中慕未名的背影,若有所思。

    似有感应,慕未名转身,看了一眼唐染红,然后转过身,继续入定疗伤。

    唐染红问道:“你知道慕未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鹤胥君无奈答道:“鹤胥君不知。”

    唐染红拍拍小乖:“也对,连大乘中期的傅宁都不知道,更别说你了。”

    鹤胥君只觉喉中气息一噎,没有接话。

    “我也没看到。”唐染红放下小乖,看着血剑军团离去的方向,单手托着下巴,“似乎战争也挺有趣的,你说是吗?”

    “是。”

    “小乖?”

    唐染红拎起在地上翻滚的小乖,鹤胥君再次语噎。

    沥河州鱼龙城,自血冕一战中亡命脱逃的夏磊自虚空中挪移而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大乘初期的气势让鱼龙城上值守的修士大失惊色。

    “什么人?!”

    鱼龙城内,一位渡劫中期的红袍老者率先飞出,盯着浑身是血的夏磊,第一时间就发出一级警戒信号,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鱼龙城的防御大阵就已升起。

    一位大乘初期的修士能身受重创,并如此狼狈地逃到这里,说明他的身后可能还会有更为可怕的人物在追杀他,一旦让他们进入鱼龙城,对被动成为战场的鱼龙城绝对是一场灾难。

    信号的发出终究是慢了一拍,夏磊眼中寒光一闪,在第一时间就挪移进了鱼龙城,被随后赶到的三位渡劫期修士围在中心。

    “你是何人?”

    红袍老者喝问,他看出现在重伤状态的夏磊实力不过返虚后期到渡劫中期间浮动,而他们现在有四位渡劫期长老在,如果动手,他们有一定的把握拿下此人。

    “血冕州主夏磊,我要见你们州主!”夏磊压制体内逆行的气血法力,盯着四人,“如果不见,夏某的下场就是你们州主接下来的后尘!”

    “满口胡言!”另外一位中年道者模样的修士喝道。

    “是吗?”

    一股极强的威压突然降临,刹那间风起云涌,只见天空中有鱼状白云一跃天穹,化龙翻腾,朗朗诗号,自云中传来:“独照高台雪夜光,红楼软帐,醉熏一场;梦断西楼明月乡,孤枕鸳鸯,半缕沉香。”(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