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零五章 道子的智商
    宋思攻下血冕州城后就停下了攻势,而是向血冕州内其他没有归附的主城发去了通告。

    自通告之日起,半月之内不降,血剑旗下,寸草不生!

    做完这一切,宋思就闭关疗伤了,外界的政务都交给了张书秧处理,而卓青阳则隐隐有成为血剑军团副总指挥的位置,洪照炉因为攻城一战中遭到一位返虚修士偷袭,险些陨落,现在还在昏迷抢救之中。

    攻血冕之前,血剑军团有六十余万修士,六万高阶机甲、十五万普通机甲,可攻下城池后,血剑军团仅存十五万,机甲数更是不足两万,损毁的无法统计。

    血剑军团的胜利只能说是惨胜!

    在暂时休整的时间里,张书秧、卓青阳以及另外两军的指挥共同来到一座酒楼商谈。

    叫上一桌好菜,四人有味无味地吃着,气氛沉闷非常。

    尽管这包间的隔音阵法很好。

    终于,过了很久,张书秧道:“大家聚在一起,目的都是一致的,血冕一战,我们的战损不该如此巨大。”

    卓青阳面色一紧,放下苦涩的灵酒,另外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看向张书秧,没有说话。

    “总是有人要说的。”张书秧猛地喝了一杯,目光一凝,沉声说道,“这一战,我们的战损不该这般巨大,因为他们,打破了规则。”

    卓青阳与另外两人的呼吸顿时变的急促起来,他们害怕这里会被窃听,会被人发现,到时以宋思的手段,他们幸存的可能将会十分渺小,至于逃跑,那就更不行了。

    因为他们是血剑军团的人,以他们的修为一旦被人发现,必死无疑!

    而他们所说的规则,是指修真界两大势力交战时。高阶修士开战,一定会避开主战场,以免战斗的余波扫到低阶修士,造成大规模的死亡。

    就在血冕之战中。宋思一剑破西门,剑下至少增加了十万亡魂,之后慕未名与夏磊开战,两人的战斗气劲少说也残杀了三十余万修士。

    就是因为他们不去另辟战场,导致了这等结果。

    可偏偏。宋思、慕未名两人的境界修为连返虚期都不到,让他们找不出理由来反驳,要骂也只能骂血冕州主夏磊不讲规则,残杀低阶修士。

    不管如何,规则一旦被打破,造成的后果将会无法估算,尤其是宋思在打算攻下整个血峥域,将之变成血剑域的情况下,后面的杀劫将是何等的可怕,他们无法想象。

    “暗鸾星强者为尊。我们只能管眼下,后面的事……”

    卓青阳眉头一皱,没有继续说下去,至少在现在,张书秧说的话几乎无法让人反驳。

    “张道友,你说的我们都懂,可是你想怎么做?”

    坐在西位的中年修士说道。

    “这……”

    张书秧没有答案,或者说他不敢将那个答案说出来。

    “你是想让宋思、慕未名在开战时,先和对方的高层交战,不管我们低阶战场的争斗?”卓青阳笑笑。“就血冕一战中,如果没有宋思、慕未名在场,我问你,那十二位渡劫期老怪要谁去负责。是你,还是我?”

    卓青阳盯着张书秧的眼睛,从他闪烁的目光中似乎是察觉到了点什么:“或者,是你师门中的人要来了?”

    听到这个推断,另外两人勃然变色,直接站了起来。看着张书秧。

    “张书秧,你想害死我们吗?”

    张书秧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确实是接受了宗门的授意来接触这三人,只要拉拢了这三人,就等于是掌控了整个血剑军团。

    如果有一天真正的打下了整个血剑域,血剑军团将永远与他的宗门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届时宗门的获益将会无比巨大,哪怕是要跻身超级宗门都有可能。

    “张书秧,不论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这样做了,就不要告诉我们了,万一宋真人知道了,你的宗门会有怎样的结果?”

    卓青阳留下三枚中品灵石,转身走出了包厢,另外两人一样留下几块灵石,转身走了出去。

    他们不想被绑上张书秧背后宗门的战车,跟随宋思或许会有危险,但真上了张书秧的贼船,他们就等于直接叛离,宋思一旦察觉,估计会把整个血剑域重新用剑气扫荡一次。

    张书秧喝完杯中的灵酒,看也不看桌上几乎没有动过的菜,就走出了包厢,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痕迹。

    唐染红抱着小乖从另一处包厢走出来,走到窗边,看了眼大街上离去的张书秧以及不同方向的卓青阳三人,若有所思。

    “你知道张书秧背后的宗门是哪一个吗?”

    鹤胥君摇摇头:“第一楼还在整合两大杀手组织收集的资料,张书秧背后的宗门具体是哪一个还不清楚。”

    “哦。”唐染红歪头笑道,“那你知道慕未名是怎么出现在血剑军团的吗?”

    鹤胥君再次摇头:“昆虚玉碟紫星榜上的人物,除了宋思、龙卧先生外,其余一个也不知道,现在我们仅能确定慕未名在宋思闭关的别院之中。”

    唐染红浅浅一笑,露出口中萌萌的小虎牙:“既然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不离开,去做你的第一楼执事?”

    鹤胥君默然,低头不语。

    “没劲!小乖,我们走!”

    唐染红拍拍小乖的头,单手抓起小乖一只前爪,就这么拎着走出了酒楼,鹤胥君默默地跟在唐染红身后,一句话也不说。

    半个月后,血冕州内剩余几城的城主纷纷派遣他们的嫡系血亲,带着各城的亲信来到血冕城,拜见宋思,表示愿意归附,成为血剑旗下一城。

    对于此事,宋思传令让张书秧全权处理,至于方式,很简单,每城出兵五万,各成一军,编入血剑军团,准备向赵步柱的血月州出兵。

    当然,如果各城愿意出更多的兵,宋思也不会介意,打下多少城池,就有多少份的利益分配。

    只不过,对于背后宗门到来的张书秧来说,这项工作实在是折磨人,因为这些新来的宗门长辈对他的事指手画脚,甚至想要亲身代劳。

    尤其是那位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看模样都有收宋思为追随者的打算。

    没办法,谁让他曾是宗门内百年前的道子,是各种光环加身的骄傲人物,如今让他来成为比他还要低几个大境界的修士的手下,岂不可笑?

    张书秧对于这位太上长老,只能一直拖延,不反对,不抗议,不申辩。

    最后,这位太上长老也怒了,干脆就闭关了,跟随而来的宗门高手也一个个看向太上长老,暂时不敢应下张书秧的任何安排。

    这下子张书秧背后的宗门来到血冕城,没成为助力,反倒变成随时可能发作的鸡肋了。

    一个月后,各城大军云集,血剑军团一次性扩充到了八十万,其中渡劫期修士十人,返虚期五十九人,合体期三百二十一人,分神期一千四百人,高阶机甲三万,元婴机甲十一万,军威浩荡,哪怕是张书秧背后大乘中期的太上长老见到了也不禁为之心动。

    “不行,一定要收服宋思成为本座的追随者,这里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东风宗的!”

    东风宗的太上长老目光灼灼地看向十丈剑台上的身穿蓝白云纹道袍的宋思。

    正准备下令开拔的宋思感知到这道肆无忌惮的目光,皱眉:“张书秧,你宗门的人呢?”

    张书秧站在高台下,脸色一变,这时他也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直到他看到他家太上长老的目光,心中咯噔一声。

    完了!

    “宋思,成为本座的追随者,本座可以让你继续统领血剑军团,并且拥有仙门的机缘。”东风宗太上长老飞上高空,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地道,“本座是东风宗太上长老,两百年前争夺仙葬禁地的道子傅宁!追随本座,将是你最好的选择!”

    张书秧此时手心手背都是汗,连跪下来哭诉的心情都有了,尤其是当宋思那道颇感兴趣的目光扫过他时。

    血剑军团中,卓青阳三人冷笑一声,而刚刚归附的各城大军的高手则是神色古怪地看向宋思,看向那位大乘中期的傅宁。

    他竟是暗鸾星上十二隐世宗门的道子?!

    但智商……

    从始至终,宋思都没有转身,仿佛他的背后一个人都没有。

    傅宁被无视了,他被当成了空气。

    主帅没有发话,血剑军团的修士也不敢关注高空中的傅宁,因为隐世宗门距离他们太遥远,而血冕城西城楼还残存的空间裂缝以及深达千丈的剑壑却是十分地近。

    血河汤汤,还在向着这条剑壑流淌而去,时过五十余天,至今没有填满。

    “宋思!”

    傅宁怒了,大乘中期的气势爆发,冲击地血剑军团修士站立不稳,但站在剑台上的宋思岿然不动,仿佛他身后傅宁不过是团会起狂风的空气。

    大乘中期的气势完全爆发,临近的血剑军团低阶修士因承受不住威压纷纷吐血,甚至有数人倒地昏迷。

    宋思,终于转身了!

    他没有看高空中的傅宁,而是直接剑指一动,背后天蓝仙剑铮鸣出鞘,化成一道蓝紫色虹光,直冲云霄,眨眼不见!

    傅宁愣住了,他抬头看了眼天空,没有发现天蓝仙剑的踪影,他不明白宋思这样做的意图。

    “哈,在天蓝仙剑回到这里的一刻前,看在张书秧的面子上,你可以交出你的一缕神魂,或者,在这里陨落!”

    仙道剑意,霎时惊霄,剑风云散,战火,一触即发!(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