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九二章 退敌
    “虚空生莲”

    一剑方尽,慕未名不等气机回复,再发绝招,只见遁逃的秃顶独眼斗篷剑魔周围突然出现数朵青翠欲滴的莲花,缓缓绽放。

    秃顶独眼斗篷剑魔在青莲剑意的压制下,顿感无限死亡阴影。

    “小心”

    陆雪烧惊见此景,再难稳坐战舰之上,一步瞬移,来到最近的斗篷剑魔身侧,魔掌排山倒海般打出,将合围而来的青色剑莲尽数打爆。

    但断去一臂的秃顶独眼魔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虚空生莲之后,慕未名又补上了一式“青莲出尘”,让他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青莲剑气碎成一团血雨零散。

    接连使用青莲剑诀,越境击杀强敌,慕未名这一次嘴角溢出的鲜血比之前多了一些。

    “没有天蓝仙剑,果然麻烦,现在多余的剑元已经释放的差不多了,该用那一招了吗?”

    慕未名擦去嘴角的血迹,盯着虚空中心惊胆战的两名渡劫初期魔修,以及内心七上八下的陆雪烧,冰冷一笑,与暗剑盟有关的魔修都该死啊

    陆雪烧心中莫名一寒,他总算明白商卿影为什么要退让了,这不是惧怕他们真魔岛的强势,而是眼前的慕未名太过变态。

    倏然,慕未名散去指尖的青色剑芒,令人心悸的青莲剑意也在这一瞬消弭不见。

    好机会

    第一个出手的渡劫初期魔修猛提魔元,也不知会陆雪烧,再一次凝煞成罡,逐海破虚,强势杀下

    “本道说过,魔海是本道的领域”

    邪煞禁元提起,慕未名一掌雷霆,迎上对手煞罡,魔掌嚣嚣间,竟将对手魔煞尽数纳为己用。更可怕的是那魔修竟发现他连收招都不能。

    随着慕未名越来越近,渐渐他发现他体内的魔元都被一股无形异力所禁锢,甚至是核心处的真魔气都无法突破。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功法?

    带着不明不白,这位渡劫初期的魔修被慕未名一掌打爆身躯。化成黑湮飘散虚空。

    从那位真魔岛长老出手,到他被慕未名击毙,实在发生的太快,快的让陆雪烧完全无法做出准备。

    “你只有分神后期的修为,不可能连续爆发出这等战力?”

    接受了三位长老的惨死。陆雪烧彻底平静下来,看着慕未名嘴角不停溢出的鲜血,冷冷地说道。

    “哈,还请陆岛主出手,将本道拿下吧,不然本道不知会杀到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慕未名冰冷一笑,看向两千海里之外,“你看,素玉天宫的商仙子还在等岛主你大发魔威。”

    陆雪烧将受创严重的斗篷剑魔送回战舰,飞上高空。居高临下地看着慕未名:“本座不得不说你的实力很强,不论是不知名的魔诀还是青莲剑诀,都能力压渡劫修士,可是在渡过天劫的大乘修士,仍不过是蝼蚁。”

    “天劫很强吗?”曾硬抗过昆虚天罚的慕未名擦去嘴角的鲜血,笑道:“还请岛主动手,或者由本道出手”

    “身为后辈,不要太狂妄了”

    “岛主,请”

    请字一落,陆雪烧眼神一沉。眼前的慕未名已是残影一道,真身不知所踪。

    陆雪烧连忙在周身布下层层结界,同时放开神识,搜索周遭十里。只等慕未名一现身,就进行雷霆打击,务必要将慕未名擒杀。

    但是,慕未名从出手到现在,目标从来就不是七大圣宗的高手或者是真魔岛的魔修,杀只是顺带。他们所用的旗舰才是慕未名真正的目标。

    在天噬深渊上行驶的海船战舰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防护罩要么是几近纯净的灵气阵法结界,要么就似真魔岛所用的类似魔海魔煞的罡煞结界。

    这样一来,慕未名要突破真魔岛战舰的难度比去突破素玉天宫战舰的难度要低上数百倍

    等陆雪烧回神过来,慕未名已经成功地突破战舰防护结界,踏上了战舰的甲板,随即紫玉明灯光华一闪,不等众魔修反应过来,就将船上惊乱的修士悉数冻杀,其中甚至包括刚刚返回战舰的斗篷剑魔。

    真魔岛总共有七位渡劫期长老,被慕未名一次干掉四个。一位大乘中期,就是陆雪烧本人。还有一位五劫散魔,名为楼云生,是前任岛主,也是陆雪烧花沐歌冷若枫三人的师尊,但离开真魔岛已久,至今没有消息。

    陆雪烧看着慕未名在战舰上打开杀戒,呀呲欲裂,正欲动手,却见战舰上升起一轮刺目白阳,霎时间,天地冻结,魔海消声,极寒冰霜将整艘战舰冻结,连带着战舰上两百余名魔修被瞬间冰封,无一幸存。

    等到陆雪烧再睁开眼睛时,正见慕未名将冻成冰雕的战舰收入储物戒中,而魔海下,百里凝冰,厚二十余丈,连带着数艘海船被同时冻住,船上魔修也有不少损伤。

    远处的商卿影见到这一幕对陆雪烧很失望,堂堂真魔岛岛主对阵一个分神后期小辈,竟然连战舰都被人夺走,实在可笑

    收拾了真魔岛旗舰,慕未名的嘴角再一次溢出一丝鲜血,终究是有些小看真魔岛战舰的防护了,没想到破入防御煞罡后竟会第一时间遭遇魔阵攻击,让他不小心之下吃了不小的亏。

    好在这一切都已经解决了。

    慕未名擦去嘴角的鲜血,冷笑着道:“多谢陆岛主的战舰”

    陆雪烧盯着慕未名的眼睛,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更恨不得将他给生撕了,可一看慕未名身后幸存的那些被冰住的真魔岛海船,如果再被慕未名一锅端了,恐怕他这位岛主要成为光杆司令了

    动手,他不能不动手,他不甘

    总之,他被商卿影给坑了,被慕未名给阴了

    “此仇,本座记下了”

    陆雪烧撤回船队,魔元鼓动,崩碎寒冰,开出海道,率领着幸存的海船开始撤离小岛,而慕未名就站在虚空中看着,丝毫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真魔岛,这是一个和暗剑盟有关的势力,他记下了。

    商卿影远远地看着陆雪烧撤离,看了一眼大隋供奉所在的海船,三位供奉纠结万分地向着商卿影行了一礼,然后脱离船队战战兢兢地向慕未名所在小岛驶去。

    “这天杀的商卿影……”

    三位供奉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小岛,看着沙滩上大白天都提着一盏紫色灯笼的慕未名,心中的恐惧开始蔓延。

    这是一个杀人就让人闭眼的魔头啊

    哈

    慕未名瞥了一眼海船,见到船上那三位可怜的大隋帝国供奉,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司马沁,你该离开了”

    司马沁停止了哭泣,神情复杂地看着慕未名,是啊,她该离开了

    “你看,我杀了你的师姐,杀了你的师叔……”

    慕未名想说出这句话,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而是直接丢下两人,飞回洞府。

    “他们是来接你的”

    末了,慕未名还是留下了一句。

    司马沁转身,盯着慕未名洞府所在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直到三位大隋供奉小心地将海船停靠在森寒冰层前。

    萧末竹喊道:“司马前辈,请随我们回去”

    羽白衣云照影一脸担忧地站在一旁,生怕萧末竹的声音太大,惊扰了那魔头,把他们都留在这里。

    不到一个时辰,连渡劫期的前辈都死在那魔头手中六人了,更别说他们这些分神期的小虾米了。

    还好,慕未名没有出现,司马沁最终不甘地转过身来。

    玄苦劝道:“施主,还是离去吧。”

    对于这一位天真纯良的少女,玄苦也极不忍心,可偏偏她与慕未名对立,处于慕未名的位置又绝对不能留手,以至于酿成现在这般局面。

    “恩,多谢大师的照顾”

    司马沁最后望了一眼慕未名的洞府,化成一道虹光落在三供奉的海船上,三位供奉当即发动法阵,催动海船急速离开。

    这地方实在太危险了,哪怕多留一秒钟,他们也不愿意。

    看着海船上仍望着这里的泪眼,玄苦大师叹息一声,唱了一声佛号。

    按照司马沁的性格与修为,其实不该被派遣到天噬深渊这般险地,而天晴岛内部发布任务的人想必也清楚其中的凶险,却偏偏将她给派来了,这七大圣宗内部看来也并非真如修真界传言的那般美好。

    等到海船回归,商卿影看了一眼司马沁,什么都没说,就下令船队离开。

    “阿弥陀佛,慕真人,真魔岛与三宗船队都已经离开了。”

    玄苦返回洞府,开口说道,忽见地上多出了一大滩血迹,显然这些血都是来自慕未名。

    刚才那一战中,慕未名应该是使用了什么禁术,以至于现在受了重伤,他并非无敌

    “慕真人”

    循着血迹,玄苦来到密室之前,只见密室外六柄极品灵剑闻声识人,铿锵铮鸣,剑意连结成阵,一朵硕大的青莲开始缓缓绽放,惊的玄苦瞬移倒退,直至剑阵警告范围之外才停下。

    看着青莲消隐,玄苦这才稍稍放心,阿弥陀佛一声,再后退几步,看着密室。

    突然,一道又一道极其可怕的仙道剑意自密室之中爆发而出,一瞬间,玄苦感觉身临剑意汪洋,只要他稍稍一动,就极有可能被撕成丝丝血雾。

    死亡的阴影,已然降临……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