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 > 紫气凛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八九章 魔煞天征
    等花千寻、司马沁、玄苦赶来时,乾元剑宗的剑修已然出手,一剑惊涛,划开百丈海浪,剑气直趋慕未名,声势极为惊人

    小岛已经送人,这次就不需要护着了。

    剑指凝芒,瞬息点出,顿时激射而来的两道剑气各自偏斜,斩在慕未名左右两侧,裂地百丈,刹那间,海水倒灌,魔染大地。

    一剑未中,那乾元剑宗的两位返虚初期的剑修展开护体剑光,抵抗者魔海上的煞气,极速杀至慕未名身旁,慕未名身形仰倒,挡下逼命而来的剑芒,随即双掌按在紫玉明灯之上,极寒灯元催动,光耀四方。

    寒灯紫芒

    两名剑者紧急闭眼,各自凭借敏锐的灵识挡下、避过极寒灯芒,再剑势大开,携杀而来

    不愧是七大圣宗的剑修。

    慕未名依旧站在原地,脚步未移,在双剑即将临身之时,极寒灯元爆催,霎时间,万千流光自紫玉明灯中激射而来

    事出紧急,这一次,两名剑者竟是避无可避,决心硬撼慕未名极招。

    然而,他们却是忘却了情报中关于慕未名修炼法诀的介绍,中极寒流光者,必备极寒冻意封体,是生是死将任凭慕未名处置,最为可怕的是慕未名的极寒连真元法力乃至阵法结界都可以冻结。

    咻

    慕未名侧身,被剑气削去耳边一缕黑发,而两名剑者则是被直接冰封,嘭地一声坠落于地,碎成两团冰屑残渣。

    不过短短五息时间,乾元剑宗两位返虚初期的剑修竟然就这么简单地陨落在慕未名手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船舰停岸,魔海生涛,三宗人马看着慕未名秒杀两位返虚初期的剑者。震惊不已。

    尤其是剑破真君,他曾在远处观望过慕未名与邪主帝流胤交战,慕未名竟能在邪氛密布的环境下坚持近一天而不败,不得不说他十分可怕。

    就是现在,在他的眼前,慕未名站在沙滩上,脚步未移一步,就杀了两位宗门高手,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面前。

    “哈,原来是你。”

    慕未名的目光定格在剑破真君身上。看的剑破真君心神一颤,丝毫都没有昔日在昆虚修真界的绝尘风姿。

    “放肆”

    钟离心一声怒喝,总共就带来宗门六名内门弟子,六人中仅有的两名返虚初期,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慕未名杀了,这让他的面子要往哪里搁

    “哈,你是谁,不能换一句吗”慕未名目光转向他人,“大约是昨晚。说这两个字的人已经不在了,不然你们应该会谈的很投机。”

    言谈间,花千寻、司马沁、玄苦也赶到了战场,看着慕未名左右倒灌的魔海。以及两堆寒气森森的冰屑,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慕月白见到两人,眉宇一沉:“花千寻、司马沁,你们怎么和魔道妖人在一起。也不通知宗门”

    花千寻、司马沁被问的无比尴尬,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玄苦大师则是安静地站在一旁,口中诵佛。一副十足的旁观者姿态。

    钟离心喝道:“本座乃是乾元剑宗长老钟离心,慕未名,你这魔道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以免皮肉之苦”

    慕未名翻翻白眼,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打不过就让别人束手就擒,也不知这是不是就是七大圣宗的行为至理。

    “钟离心听起来有点熟悉,恩,你也是乾元剑宗的,本道向你打听一个人。”

    “你要打听谁”

    “钟镰”

    “放肆,老祖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钟离心大怒,指着慕未名,然后向慕月白拱手道,“慕师姐,这魔道与你同姓,委实是辱没师姐姓氏,还请师姐出手,收拾魔道。”

    商卿影、慕月白等人听着钟离心的话,想笑又不能笑,这特么的哪跟哪啊

    “哈,何必呢本道这里确有仙界真传法诀,想要直接出手不就可以了吗”

    慕未名说的清描淡写,挑衅意味极其明显,没办法,脚下聚集的魔煞已经越来越强,再过片刻恐怕就要露馅了。

    商卿影、慕月白心中一动,但谁也没动手,而商卿影心中阴影越来越浓郁,让她不得不慎重再慎重,至于慕月白更不能因为钟离心的请求就直接出手,传出去的话对她的名声不大好。

    “花千寻、司马沁,慕未名真有仙界真传法诀”

    花千寻、司马沁不知道该怎么答,只能点点头,这是慕未名亲口承认,如今宗门前辈在前,她们也只能心向宗门,哪怕慕未名曾经救过她们。

    “好”慕月白点点头,“你们二人今天之事,宗门将不再计较。商师叔,月白就先出手了”

    临离开战舰,慕月白鄙夷地看了眼钟离心,带着九位返虚弟子直接飞出海面,奇花绽放,花香流转,向着慕未名围杀而来。

    在慕未名身后,司马沁、花千寻、玄苦与先前海船上幸存的修士纷纷远远退开,渡劫中期的前辈出手,一旦被他们的激战气劲扫到,他们哪里还能活命。

    只是退到半途,花千寻松开牵着司马沁的手,一咬银牙,竟率先出掌,攻向正背对她的慕未名

    “师姐”

    哈

    邪煞禁元开始疯狂运转,无穷魔煞汇成漩涡向着慕未名周身极速聚集,声势骇人,如果再疯狂一下,恐怕要被人误认为魔煞风暴要再次爆发一般。

    魔煞疯狂汇聚之下,合围而来的十位天晴岛返虚修士身形瞬间一挫,尤其是距离慕未名最近的花千寻,几乎是一掌打在几乎凝成实质的煞罡之上,右掌瞬间被煞气侵染,乌黑一片,痛入心扉。

    煞罡中心,慕未名冷冷说道:“在魔海上漂流了那么久,即便有本道洞府内的圣灵之气压制,你以为又能压制多久”

    其余九位返虚初期修士也不得不转攻为守,专心防御这魔煞罡气,一时受困,情况危急

    “在这魔煞压制下,实力无法完全发挥的你们有谁能是本道对手而你既然要恩将仇报,后果你应该也明白了”

    花千寻面色发白,惊恐万分地盯着慕未名,骤然她只觉体内被压制的魔煞在这一刻突然变成了剑气,爆射而出,将她撕碎在虚空

    剑修

    这是花千寻最后的念头,她想要提醒同门,却再无可能了,并且在她死后,那残留的剑气也被煞罡瞬间融合,完全没有人能够注意。

    “花师姐”司马沁在远处看得泪水横流,呜咽无声。

    “魔道妖孽,你该死啊”

    慕月白怒不可遏,指捏灵诀,激发手中奇花异能,顿时枝上月季轻摇,一道彩色花流化虹飞出,径直轰向慕未名周身的魔煞罡气。

    为防布置被破,慕未名煞元饱提,借煞罡之力硬撼渡劫中期的极招。

    轰然一声爆炸,大地震动,海岛陆沉,魔法浪涛狂涌而下,而慕未名周围竟成一座孤零零的岛礁。

    丝丝鲜血自慕未名嘴角溢出,九位返虚期修士也趁势脱出煞罡控制范围,各自脸色泛白,心悸不已,慕月白见状,身影瞬移,掌凝花香,一掌近身,直取慕未名

    这一掌若是打实了,慕未名将会受到花香麻痹,失去抵抗能力,到时是擒是杀,都将在她的掌控之中。

    但是,真能如她所愿吗

    “渡劫中期,也算足够了”慕未名噙着口中的鲜血,邪邪一笑,一身邪煞禁元开始极速聚集于右掌,“魔煞天征”

    刹那间,地层下继续已久的地煞循着慕未名极招的爆发而爆发,连带着凝练的魔海煞罡一同异变,化成凝练至极的邪煞,逆冲慕月白。

    极招发出,又被慕未名禁招锁定的慕月白竟是避无可避,只能再催法力,狠心杀下

    轰然惊爆,魔海倾覆,小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海浪所淹没,片刻后才狼藉无比的重新出现,此时的小岛已然只剩下了半边。

    在禁招爆发中心,慕未名闷哼一声,抽身爆退,提着紫玉明灯定立虚空,并凭借极寒灯光将冲击而来的气劲尽数化消。

    而慕月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不相信区区分神后期的慕未名能伤的了她,更不信在这等恶劣的环境下,慕未名真能抵抗那无孔不入的魔海煞气。

    于是,她悲剧了,生生了承受了魔煞天征的大半威能,再被无穷的气劲冲击,当场重创,然后在天空中划出数百丈的弧线后重重地跌落在魔海之中,炸起千层海浪。

    擦去嘴角的鲜血,慕未名提着紫玉明灯看着巨浪翻腾的魔海,无视面露骇然神色的三宗人马,静静等待。

    接下来的效果才是最为重要的,也必须有慕月白来配合。

    少顷,众人只见浑身是血,被魔煞缠绕的慕月白飞出海面,她手中的月季花花叶凋零,渐渐枯萎,如同她的身躯一般。

    蓦然,慕月白在虚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她想要再提法力,击杀眼前的慕未名,却发现她的法力和功体正在被那可怕的真元飞速吞噬,炼狱般的痛苦更是在无时无刻冲击她的心门

    短短六十息时间,伴随着慕月白最后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堂堂七大圣宗之一天晴岛渡劫中期的月白仙子竟化成一缕黑煞在魔海上空飘散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