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漫漫武道:至尊女帝最新章节 > 漫漫武道:至尊女帝最新章节列表 > 348.第348章 古怪(四)
    本来还想着在奥斯迪玛城多待几天,可是云青黛此时却没了兴致。

    匆匆告别了侍道,云青黛的心情是有些沉重的。

    侍道,一生只为侍道。

    雾阳,迷雾中窥见阳光。

    可是说的再好听,他终究还是那个‘邪主雾阳’!

    “我又能控制你多久?”

    已经回到岚岐学院的云青黛喃喃自语道,她此时的脑海里一片混乱,她很烦躁,真的很烦躁。

    “除非他将你摄入他体内的剑意消除,否则不可能拜托你的控制!”

    镜仙的声音再一次在她脑海里响起。

    “是吗?那不是很简单吗?只是一丝剑意而已,他想要弄掉很简单。”

    云青黛一脸的无所谓。

    “蠢!那一丝剑意跟你有本质的关系,倘若她真的将那一丝剑意消除,你一定会发觉!”

    “我该如何控制他?”

    云青黛有些疲惫的问道。

    “我们在开天堑的事儿上做手脚吧!”

    “什么?”

    云青黛有些惊异。

    “我也不太懂,你可以去询问一下你的师傅。”

    云青黛……

    果然小镜所有的事儿都由涉猎,但却没有真正涉及。

    “啊喂,你那是什么思想,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在须弥镜中问道的,和你可不一样,虽然我并没有走过很多地方,我所知道的都是从别人的记忆中提炼出来的,啊哼!”

    镜仙有些糗迫的解释着。

    “我知道,所以小镜一直都很寂寞吧!”

    云青黛有些疼惜他的问道。

    “不寂寞啊!因为肖想须弥镜的人特别的多,他们一直给我带来很多乐趣!”

    镜仙桀桀的怪笑着。

    “很难听啊小镜!笑够了就停下来吧!”

    镜仙绵绵不绝的笑声让她有些头昏脑胀。

    闯入须弥镜中的人,无一不是想要得宝之人,他们又能带给小镜多少乐趣!

    包括自己在内,都是贪婪之辈!

    “小镜,终有一天,你可以自己看到、触到这个世界的!”

    镜仙默不作声,对于云青黛的话充耳不闻。

    “请相信我!小镜!”

    “我……我相信!”

    镜仙似乎有些犹疑的回答着。

    云青黛开怀的笑了。

    小镜,我想我知道自己和别人哪里不一样了。

    “去找你师傅吧!她会告诉你怎样开天堑的方法!”

    “嗯。”

    这是云青黛第一次想要找到自己的师傅——越红菱!

    越红菱住的地方有结界,穿过那一层结界,云青黛有些目瞪口呆。

    血红的曼陀罗花异样的盛开着,红色遍布了整片地域。

    一条黑色的石路,像是绵绵不尽,像极了地狱里的黄泉路。

    这种张扬颜色还真是越娘的性格,可是她竟然喜欢曼陀罗花,还真是……品味独特!

    呵呵……

    云青黛心中不知该怎样去评价她!

    曼陀罗花,绝望的爱,深沉的守护!辗转千年,不变的心意……

    看来越娘也是一个极有故事的人呢!

    ……

    一步一步的漫步在小路上,云青黛的心情似乎也被着花海渲染的很沉重,不知不觉的放缓了呼吸。

    一袭红衣,越娘还是那么张扬。

    越红菱安静的坐在石桌旁,细长的手指一页一页的翻着一本古籍,给人一种极美的画面感。

    “青黛,你来了。”

    不急不躁的问话声,让云青黛有些沉醉。仿佛以前那一副张狂的模样只是一个错觉。

    “越娘,几日不见,你倒是变得更加的安静了。”

    云青黛有些打趣的说着。

    “在自己的家里,自然不用太过张扬,再说了这满地的花儿自己将我张狂的模样都显露出来了,我自然不会与它们相争。”

    越红菱娇笑,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掩面。

    “找我何事?为师一直觉得青黛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今日既然来了,肯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吧!”

    云青黛脸颊有些微红。

    这话说得真是让人有些尴尬。

    “越娘,这话说得,以后我有事儿都不敢来找你了。”

    越红菱合上了自己手中的古籍“好了,说吧,虽然我平时的性子大大咧咧的,可是也极爱好看书,涉猎的东西也是很多的,你有事儿来找我就对了。”

    “我想问问开天堑有什么要准备的?”

    越红菱有些古怪的望了一眼云青黛,问道“开天堑,你是开玩笑吧,这东西可不是说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我知道,可我也只是了解一下,这东西我听人说起过蛮好奇的!”

    云青黛上前一把抓住越红菱的胳膊,不住的摇晃着。

    “好好好,别晃我了,都快被你晃晕了。”越红菱用手按住了云青黛作怪的手,“开天堑一般是一种极恶毒的诅咒,一旦在身上开了天堑,这辈子也就完了,你可别随随便便的为人开天堑,或者在自己身上试验。”

    越红菱的神情有些凝重,提醒着自己第一个徒弟,生怕她一时想不开开了天堑。

    “天堑,是一种永不愈合的伤口,开了天堑的人只能眼睁睁得看着自己的鲜血流出体外,直到血尽而亡。

    这种称为诅咒的东西,需要施咒者自身的心头血,在月圆之夜,月色正浓之时动手,以心头血为媒介将其点入即将开启天堑的地方,用‘墨印’将其封印住,划写墨印要用自己的指尖血才行。”

    听着越红菱的解释,云青黛心中暗叫‘麻烦’二字!

    “第一次听说还有诅咒这个东西的存在!”

    云青黛嘀嘀咕咕的说着。

    “虽然这些东西你没有见过,可是以前它确确实实存在过,流传下来的也就那么一点,不足为据。”

    越红菱掩面娇笑。

    “蠢女人,快问墨印如何画的,否则你怎么给雾阳开天堑!”

    镜仙的声音在云青黛脑海里咆哮着。

    云青黛的嘴角有些微抽。

    泥垢了!

    “越娘,‘墨印’你可会画?”

    云青黛得到的依旧是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能不用这种眼神看我不?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了,不逗你了!这人啊,谁没几个对头,用这种方式惩罚也算的上很有创意了!”

    云青黛满头黑线!

    很有创意,很有创意!

    呵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