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8章 精神虚弱,换房
    安静的午夜,这一声怒吼惊醒了不少人,不少人家的灯啪啪打开了,五楼的租户并不算少,马上就有人打开门,一个穿着汗衫的大个子冲出来,见着老曹,双手掐在腰上,恶声恶气地说道:“老子忍了你很久了,都说你出过事,精神有点毛病,你特么也不能老犯病啊!”

    老曹红着眼,哑着嗓子说道:“你们没听到吗?有人拍皮球!”

    “我特么地想拍你!”大个子抡起胳膊想开打,一个穿着大红睡衣的女人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别吵了,你看他这样,多半是精神衰弱,别置气。”

    女人的轻声细语让大个子冷静下来,但仍恶狠狠地瞪了老曹一眼,五楼看热闹的人群稀稀落落地站在门口,见要开打,便凑在一起,津津有味地观赏着。

    除了那个女人,再没半个劝架的出来,老曹左看看,右看看,大家那种半信半疑,还有与已无关的眼神让他的脑袋炸开了,他痛苦不已地说道:“为什么你们没有听到,这么明显的拍皮球的声音,还有人唱歌。”

    “好像是有人拍皮球的声音,但是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吧,”终于一位老人家站出来,说道:“这几个晚上我也听到了,但动静不算大,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这么晚还出来玩。”

    “你们听到没有,真有声音。”曹先生无力地往后退,身子抵在墙上,无可奈何地说道:“这几个晚上把我折腾死了,死活也合不上眼。”

    苏雪突然暗喝一声:“不好,让他跑了。”

    老曹惹这一出,那只小鬼居然不知所踪,生生地从两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宁北辰与苏雪懊恼,但眼下骚动正在扩大,曹先生的精神状态很是不佳,再这样闹下去,继人体自燃以后,又得多出一桩事,北安公寓最近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曹先生,是有动静,我看找物业经理帮你换一间房好了。”宁北辰快步走过去,说道:“合约好说,我让他给你换一换,物业经理人好,一定同意,这五楼和您好像不太合?”

    这话可说到曹先生心坎上了,他红着双眼,重重地点头:“我也觉得。”

    两人心上划过一丝内疚,要不是他们惹来了张猛,也不会让曹先生被那只恶鬼利用,受惊受伤不说,现在还留下了后遗症,现在体质发生改变,并不是他的错。

    苏雪轻声劝慰邻居道:“大家,时间不早了,别耽误休息,曹先生交给我们照顾,好吗?”

    大个子邻居也不再追究,毕竟美女当前柔声细语,火气顿消,大家各自散去,宁北辰和苏雪领着曹先生走进他的屋里,刚一进去,就被屋子里的一股馊味惊住了,屋子里堆满了吃剩的饭盒,里面的饭菜早就馊掉,全部堆在垃圾筒里,已经满满的也没有倒。

    客厅里就一张茶几,餐桌也没有,沙发皱皱巴巴地,茶几上摆着一部笔记本电脑,上面还停留着端游,是啥来着,宁北辰忘记了。

    曹先生一进屋就坐在沙发上,顺势拿起茶几上的烟,点燃了含在嘴里,狠狠地吸了好几口,这才烦闷地说道:“你们说话算话?真替我换房子?”

    “放心,我明天就找物业经理帮你求情。”这里的住户除了苏雪都不知道自己与这公寓的关系,宁北辰也不点破,说道:“他要不同意,我天天和他磨,这样吧,你搬到楼顶。”

    此举另有深意,楼顶是阳光直射的直接一层,阳气接受更直接,这对曹先生很有帮助,但楼顶素来是出租率最低的楼层之一,因为阳光直射,屋子里温度较高,再加上有漏雨的风险,租客们往往避开顶楼。

    果然,曹先生露出狐疑的视色:“顶楼,你们两个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现在是秋天,马上入冬,正冷的时候,阳光直射屋子更暖和,等天气热了,你再换也不迟,不是吗?”宁北辰说道:“这楼和你不和,你没觉得?自从住进五楼,两回了,上回差点把命丢了,现在又总是听到不对劲的声音,再这样下去,邻居们得排挤你,唉。”

    苏雪默默地翻个白眼,这货危言耸听的能力强悍得很,曹先生果然动容:“好,听你的。”

    宁北辰与苏雪同时松口气,从曹先生家出来时,闻到新鲜的空气,苏雪居然有一丝窃喜,临走时,苏雪悄悄地将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纸塞进门缝里,在换房子前,曹先生应该不会打扫自己的屋子了,这张符能一直呆着,见着苏雪的举动,宁北辰满意地点头。

    因是他们种下的,如今,也应该他们来还。

    这一番折腾过去,已经是凌晨一点,两人回屋,依然一人在床,一人在地,双双睡去……

    他们不知道,此时,在郊区的别墅里,沈大林正双手紧握,紧张不已看着昆爷手里的瓶子,时至凌晨,他没有丝毫困意,从自己回来到现在,昆爷始终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忙活着自己的事儿解降毒。

    昆爷手中握着一条活蛇,掐住了七寸,那条蛇反身想去咬昆爷的手,却始终咬不到,昆爷带来的手下规矩地站在一边,手里各自捧着一个瓶子,瓶子里都是鲜活的毒虫,就拿那只五彩斑斓的蜘蛛来说吧,颜色艳丽,张着爪子,不停地抓着玻璃瓶的杯壁。

    咕咚,沈大林紧张地咽下一口口水,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岳父还在等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昆爷手上突然用力,指甲划进蛇身子,掐进肉里,血流出来,腥臭无比,刺啦一声,蛇的身子剖开了,蛇胆挤出来,马上就有一名汉子拿着杯子举过去,蛇胆掉进杯子里,粘液附在杯壁上,鲜活得很。

    “很新鲜的蛇胆。”沈大林没话找话说道。

    蛇胆取出,捧着蜘蛛的汉子将瓶盖打开,手里多了一个小铁杵,趁着蜘蛛挣扎的空当,一下又一下地锤下去,生生地将蜘蛛捣得稀烂……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